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七章 久违重逢
    

    囚车驾驶室里的两名鬼子在经过短暂的昏厥后忽然挣扎着抬起头,副驾驶座的那名刚刚打开车门探出脑袋,林雨涛想都没想,抬手一枪,鬼子应声倒地。www.sthuojia.com

    驾驶座的鬼子反应机智,连忙低头矮身,并打开了驾驶室的车门,他要弃车逃跑。

    如果这名鬼子逃离了汽车,必会依据汽车作掩护,在囚车的另一侧进行还击,这对营救小组而言,又会增加一条不利的因素。

    不容林雨涛多想,他一个箭步从墙后冲出,紧接着一个翻滚,已逼近车头。

    囚车箱体里顽固抵抗的鬼子,在当前情景下,他们只有利用囚车右侧的洞口和正前方的窗口展开有效拒敌,这两个射击口控制的范围却很局限,尤其是车身右侧的洞口,虽然遮蔽的黑布已被鬼子扯掉,洞口上也没有铁条阻挠,枪口可以随意转动,但是,由于洞口面积有限,如果为了提高准度刻意瞄准,那露出的脑袋必然会优先成为营救小组的目标。

    这个道理,鬼子心知肚明。

    囚车里的鬼子在遭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后,马上冷静了下来,他们唯一所能做的就是一面反击,阻止敌人靠近囚车,一面固守待援。四名鬼子做了简单的分工,一名鬼子守护在右侧的洞口下,时不时把枪口探出外面,朝着可能的方向放上几枪,当然,他没有勇气把脑袋停留在洞口作长时间观察。

    另两名鬼子主要以正前方的窗口为阵地,这个窗口视野要开阔很多,几乎接近一百八十度。最后一名鬼子在车厢里机动,负责四处瞭望,并随时支援任何一处。

    林雨涛冲出墙后之际,他的整个身子完全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这一点林雨涛非常清楚,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好在储洪义几人非常默契,在林雨涛现身之际,他一声大吼,所有人立即集中火力对囚车的前窗进行火力压制。

    林雨涛不等身子翻滚到位,左手用力按地,一个旱地拔葱,迅速腾起,把身体隐身于车头,这个位置,对于前窗的鬼子来说,已相对安全,现在,他要专注对付囚车左侧的那名司机。

    鬼子司机心中清楚知道,他是现场目前最危险的目标,如果还傻乎乎守在原地顽抗,等待他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客死异乡。

    看到有人对他逼了过来,这名鬼子立即向车后退却,可他刚跑到车尾,迎面撞上已从另一个方向低头摸过来的钱奕。

    钱奕早有心理准备,当他和鬼子身体一接触,枪膛里的子弹就已怒射而出。

    车厢内机动的鬼子已感知到左侧的异常,枪口刚探出洞口,林雨涛眼疾手快,从车头飞身而起,一手已握住鬼子的枪口,利用身体在空中的惯性,生生地把对方的步枪向外拔出少许。

    握枪的鬼子不想脱手,死死地拽着,并极力踮起脚尖,尽量让枪口下探,准备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扣动扳机,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钱奕已抵近,见此情形,毫不犹豫对着洞口约摸着开了一枪。

    枪口顿时一松,那名鬼子成为囚车内的第一个牺牲品。

    这时赵阔海也已赶到,林雨涛手指了指车顶,给他使了个眼色,赵阔海会意,马上把手枪插到腰间,双手抱起林雨涛。

    林雨涛脚踩囚车外侧的凸起部位,一个飞跃,上了车顶。

    “去,设法打开车后门!”林雨涛大喝一声。

    钱奕和赵阔海转身来到车后门。后门是从里面反锁,要想打开谈何容易?无奈之下,二人只得猛踹铁门。

    踹门声立即把一名鬼子吸引过去,尽管此时鬼子已四面失据,但他们似乎还不想放弃,他们依旧想堵住所有可能出现的漏洞。

    营救小组有人跳起从右侧洞口射进一枪,这一枪虽然没伤到鬼子,但又把车前的一名鬼子吸引而去。

    林雨涛从车顶上探下脑袋,看准一名鬼子,射出了一颗子弹……

    前窗的压力一小,储洪义找准机会,攀上卡车的连接部位,一枪打在鬼子的手臂上,鬼子一个趔趄,另一名队员适时又补射了第二枪……

    车里的最后一名鬼子已陷入绝望之中,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有效反抗,干脆把身体藏在左前方的角落里,把枪口对准右侧的洞口,作垂死挣扎。

    此时,车顶上的林雨涛已无太多顾忌,一手握住洞口边缘,大胆把脑袋探到洞口,眼睛稍稍一扫,他对车内的状况已了如指掌。

    所有的囚犯均被蒙上了黑色的布套,双手被反铐在背后,排成两排坐在地上。

    林雨涛刚把手伸进去,鬼子已察觉,他在躲闪之际,忽然灵感大开。

    只见那名鬼子一矮身,从地上拎起一名囚犯,很快把身子藏在囚犯身后。

    这名鬼子开始哇哇狂叫,一抬枪,对准不远处一名囚犯扣动扳机。

    一声低闷的惨叫,囚犯倒地。

    林雨涛心急如焚,但又投鼠忌器,正在这时,不知又有谁惊恐大喊:“鬼子的增援来了!”

    林雨涛抬头,果见不远处烟尘滚滚。

    林雨涛再也管不了,把脑袋贴近洞口,对着洞口啸叫道:“干了这个鬼子,他现在没法开枪!”

    鬼子的三八式步枪需要拉动枪栓才能再次发射,此时的他正把控制囚犯的手缩回,并搭在枪栓上。

    这句话给了车厢里所有囚犯莫大的鼓舞,他们早就明白有人在劫囚车营救他们。

    林雨涛话音未了,十余名囚犯腾地而起,尤以被鬼子控制的那名囚犯反应最为强烈,他已感受到手臂上的力量忽然消失,当即身先士卒,用尽吃奶的力气把背后的双手朝着鬼子的下腹撞去!

    鬼子猝不及防,手里的长枪跌落于地,他的脑袋完全暴露在外。千钧一发之际,林雨涛把枪里面的最后一颗子弹埋进了他的大脑。

    鬼子一毙命,林雨涛对着车内大声道:“宜儿,你在吗?”

    “哥……”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正是林雪宜的声音。

    “哥带你回家!”

    这个时候,营救队员终于合力撞开后门,林雨涛心终于稍安。

    可是不远处的鬼子车队正呼啸而来。

    “所有人都上车!”林雨涛大声命令,不再迟疑,从车顶翻身下车,三两步冲到车前,闪进驾驶室,以最快的速度发动了汽车。

    支援的鬼子已距离不到一百米,有鬼子开始抬枪射击,纷乱的子弹如雨点般击在车身上。

    林雨涛一踩油门,汽车猛地撞在路中央的棺材上,他接着猛打方向,车头擦过障碍物,终于倔强地奔跑起来。

    八十米、七十米……转眼间,鬼子的部队已逼近上来,车厢后的营救小组成员纷纷躲在车门后举枪还击。

    这辆卡车的加速远远抵消不了敌人追击的速度,距离被进一步拉近,已清晰可辨鬼子脸上的愤怒表情,情况万分危急。

    正当营救小组以为,会不可避免再次遭遇一场恶战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奇迹的发生,一支十来人的队伍,从老虎桥路的马路东侧,悄无声息杀出,双方一言不发就交火,瞬息之间,已胶着在一起。

    林雨涛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他只是一门心思急于把车开出危险地带。

    油门已被他加到最大。

    数分钟后,后面的枪声渐渐稀落,林雨涛把车开出老虎桥路,拐上了中山北路,接着又左拐向西,朝着南京城西北方向的荒野之地疾驰而去。

    ……

    鼓楼广场上即将进行的授勋仪式,已准备妥当。

    嘉宾席上,鹰机关的机关长森川将军正在和刚步入会场的岩井先生亲切交谈。

    在森川的身后,已坐满了特邀前来观摩的嘉宾,有南京龙盟会的会长陶嘉渠,有下关和秦淮区公所的所长曾甫堂和唐易安,而鼓楼区公所的莫熙翰居然也在受邀之列,除了这些人,还有十余名大日本帝国的友好人士。

    在鼓楼广场的主席台的四周,是数十名荷枪实弹的鬼子,他们围城一圈,皆枪口平端,一致对外。再外围,是黑压的看热闹的人群。

    广场四周,布满了警戒的鬼子。

    古屋带着她的队员在外围巡视。除了这些,人群中,她还安排了为数不少的队员,穿成老百姓的模样,混迹在群众之中。

    时间已是八点四十五分,离九点开幕的授勋仪式仅仅相差十来分钟。

    现在,万事俱备,只等仪式的主角入场。他们是十位被授勋者和三位授勋者。

    在森川看来,所有的一切,异常的顺利。

    森川和岩井聊到中途,忽然想起台下的莫熙翰,于是他和岩井打了个招呼,向莫熙翰走来。

    利用这有限的时间空挡,他必须和莫熙翰所长好好谈谈了。

    “莫先生,你好呀!”森川远远招呼一句。

    莫熙翰慌忙起身,鞠了一躬,“将军!”

    森川笑容可掬,踱步而至。

    森川伸手握住他的手,正要进一步问话,忽然,就在这时,他的耳畔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