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四章 告状
    ♂nbsp;   安青刚解决了宋思琴,从外面正要进来,没想到遇到了怒气冲冲的宁婉。www.25shu.com

    “你要干嘛去?”

    贺少林出现安青身后,没心没肺笑着,“小嫂子不会是生气闹离家出走吧?”

    宁婉没有回答两个人的话,低着头往外走。

    “宁婉,发生什么事了?”安青追上去,与宁婉一起大步往外面走,“他欺负你了?你别不说话啊,我着急!”

    “没事!”宁婉连外套都没有拿,身上还挂着围裙,身上只有一部手机。

    安青看到宁婉如此,急忙拽住了她,“你这个样子要去哪?”

    “去哪都行,总之不能继续待在这里!”

    这段时间长期的压都爆发出来,她只有离开这里才能得到暂时的喘息机会。

    “如果你只是在气头上,我建议你在院子里冷静一下,不要出去。如果你真的想离开,我劝你打包好自己的衣物和证件,不要没头没脑的往外走。”

    宁婉像是被定住一般,停下了脚步。

    “以前的时候,你说可以说走就走,回来也十分容易,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傅家现在有一个宋思琴,还有一直维护她的爷爷,更又对你不满的傅霆。”安青仿佛年长了宁婉好多,语重心长的说,“这次走了,可能真的回不来了。”

    “我……”宁婉有些不知所措。

    安青张开双臂,抱住了宁婉,“亲爱的,我现在没结婚,可以肆无忌惮的疯狂,但你现在不一样,做事之前一定要想清楚。”

    宁婉也抱住了安青,声音悲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自从宋思琴怀孕以来,我的心像是被人凌迟了一般。有时候,即便我和傅霆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相爱,我的内心却十分荒凉。当我得知她怀孕的那一刻,我头晕目眩,恨不得抓着傅霆好好质问一番。”

    |“可是我知道不能!我一再隐忍,想要通过别的方式化解心中的怒火和怨气,然而事情偏离轨道,朝着我越来无法掌控的方向发展,我想要脱离这个地方,即便是短暂的逃离也行……”

    看到好友如此伤心难过,安青怒骂道:“宋思琴虽然有错,但傅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这个时候,他怎么能不相信你?他忘了你是如何不计前嫌接受他和宋思琴的事吗?”

    宁婉趴在安青肩头,拼命点头,委屈的像个孩子。

    房门口,傅霆负手而立,一直望着宁婉和安青的方向。

    “你不追上去?”贺少林道。

    傅霆不语,眼睛发直,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想要点上却怎么也点不着火。贺少林慢慢叹了口气,拿着打火机给他点上,又从他的口袋里摸索着,给自己也点了一支。

    两个男人各自捏着一支烟,痴痴望着远处。

    “你怎么想的?”

    “……”

    贺少林深深吸了口烟,“都这个时候了,你倒是说句话啊,不然媳妇都要跑了。”

    傅霆还是不说话,一个劲的吸烟。

    忽明忽暗的烟头静静燃烧着,很快已经燃尽。烟头差点烧到他的手指,疼了一下,他迅速扔到一边。

    “喂,说话啊。”

    傅霆依然是一言不语,又从口袋里拿出烟。

    这次他的手稳了很多,一次成功点上,吸着烟朝宁婉走去。

    “靠,原来是想通了。”贺少林大喜,高兴的跟了过去。

    宁婉和安青还抱在一起,根本不知道傅霆已经走近。忽然,一阵熟悉的烟草味传来,那是傅霆身上惯有的味道。

    看到傅霆过来,安青放开了宁婉,拉着走过来的贺少林往一边走。

    “我们去哪?”贺少林想留下来听听。

    “我们太亮了,去一边。”安青暗自祈祷,希望傅霆能说些软话,希望宁婉不再闹别扭。

    之前恩爱的夫妻,现在面对面站着,像是不太熟悉的朋友。

    一个神色冰冷,叼着烟,一个神色紧绷,闭着嘴。

    “你……”

    慢了半拍的傅霆突然开口,“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不能走!”

    原来要和你说这个。宁婉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凉,就连手都有些颤抖。

    许久,她缓缓开口,“在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我先住在外面。”

    “不准!”傅霆冷然道。

    对方越是这般冷硬霸道,宁婉心里越是难受,“我不想看到不想看到的人!”

    “你这是在威胁我!”

    宁婉目视着他冰冷的眸光,在他毫无温度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温存,她的心很冷,“我没有在威胁你,我只是不想看到某些人。”

    “你必须留下!”傅霆霸道依旧,声音冰冷依旧。

    “今天过年,你不要让大家都不愉快!尤其是……爷爷。”不想让爷爷糟心是一方面,不想看到某人是另一方面。

    傅霆却误解了她的意思,“你在埋怨我没有帮你!”

    “我不需要你帮我!”宁婉的背挺的笔直,一字字说,“事情不是我干的,终有一天我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狠狠吸了一口烟,傅霆将手中一半烟丢到一侧,“先进去再说!”

    宁婉知道他已经让步,可还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我要先出去冷静一下。”

    在宁婉即将转身的时候,傅霆抓住来了她的手腕,极力隐忍着即将喷发的怒火,“我说了,不许走!”

    “你没有权利干涉我!”宁婉看着他的大手,忽然轻笑,“再说你不是同意要离婚了吗?”

    “是不是你想离婚才会这么说?”傅霆语气冰冷,怒火中烧。

    一辆白色轿车不知何时停在了两人身边,宁修禹从车上下来,那张冰块脸上带着一丝惊慌,“你们在干什么?说什么离婚?”

    傅霆松开了宁婉的手,“你妈妈要离家出走,你劝劝她!”

    宁修禹没好气的说:“你们都是大人了,闹什么别扭?还离家出走呢?也不怕我这个小朋友会笑话。”

    看到儿子,宁婉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宋思琴要住进来,还她冤枉我放火想要烧死爷爷……”

    “放火的事情我听到了一些,”宁修禹递给宁婉一个安抚的表情,看向傅霆,“爸爸不会也在怀疑妈妈吧?”

    傅霆不语。

    宁婉把这种不语当成了默认,心中悲愤不已,“我和他认识这么久,他竟然因为几张照片不相信我!”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