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4.侯爷打脸宝典(十二)
    您的订阅率没有过半,  oo开启了12个时的防盗指令

    a

    a原女主不仅识人的眼光太差,而且智商长期掉线。

    谢嫣与其期待她早点向慕君尧剖白心迹,  倒不如伸手推她一把来得干脆利落。

    谢嫣低低笑出声,嘴角犹自带着事不关己的冷漠讥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幼稚可笑的言辞,  “碧云姑娘此番言论真是可笑至极此乃我同少爷之间的私事,  无论我背叛他也好对他忠心也罢,  都同你毫无干系。”a

    a她顿了顿,  不无嘲弄睨着云碧水一张怒容,“你也不过是个粗使丫鬟,都是一个林子的乌鸦同我讲什么仁义。”

    她话音方落,脸颊边却猛得掀起一股疾风。云碧水灌满夜风的广袖狠狠挥上谢嫣的左脸,她下手毫不留情,  拼了命使出这一掌就是为了泄自己心头的怒火。

    谢嫣没有躲开,生生挨上她这一掌,只偷偷侧开脸卸掉些力道。

    然而这样的躲避无怪乎杯水车薪,谢嫣脸上顿时激起火辣辣的疼意,  连风扫过面皮时都疼痛难忍。

    云碧水抱膝瘫坐于地,嗓音里带了哭腔,灵动杏眸里浸满泪水:“慕君尧那样好的男子,  你竟也忍心这样害他”

    她哭哭啼啼个不停却又不出个所以然,  谢嫣听得心烦,  跨过云碧水身边径直朝着屋里走去。

    云碧水呆呆瞧着庭中栽种的金钱绿萼,  视线渐渐模糊似乎又现出他着素衣长身立于树下的身影。

    他嘴角凝笑,  眉眼雅致柔和,顾而望时,满树的绿萼一夜之间香飘满园。

  &shu29.ccnbsp; 她无数次躺在芝兰阁的榻上,聆听外头雨打芭蕉声,脑海里所想的全是慕君尧。

    那个该是她夫君,与她白不离的翩翩公子。

    今夜嫣红给予她重重一击,云碧水想着即便他们有缘无分,但是远远地在太师府看他一眼,抑或是隐瞒身份与他交心,这样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如今所有人都背弃了慕君尧,他唯一信任的侍女背地里与慕成尧勾勾搭搭,弃他如敝屣。

    若她再袖手旁观,或许同他连机缘都会散尽。

    思绪转到此处云碧水突然起身,她来不及拍开迤逦裙摆上沾染的灰尘,急急忙忙提起见裙冲入慕君尧房中。

    途中数次被繁复的裙角绊倒,她咬牙忍痛起身,跌跌撞撞赶至他房门前已是鬓散乱,衣衫不整。

    a

    a馥梅苑在太师府里是最冷清的一个院落,院子里除了三个侍女伺候再无旁人靠近。

    母妃曾叮咛过她女儿家要矜持,不可随意与男子接触免得失了女儿家的体统。

    可若是这男子换成慕君尧,哪怕被人在身后指指点点一辈子,云碧水也甘之如饴。

    她屏住呼吸放慢脚步轻轻推开隔扇,慕君尧躺在榻上呼吸绵长,显然已经熟睡。

    借着轩窗投进来的光云碧水注意到一旁的桌上还搁了只空碗,她端起碗嗅了嗅,碗上残留着药汁的苦涩味。

    他的身子弱到竟需要天天以药维持,云碧水心疼不已。a

    a她双目一酸再度潸然泪下,慕君尧似被她的动静弄醒,低声咳嗽几声,在黑暗中道:“嫣儿,是你么”

    这个称呼对于云碧水来,不亚于兜头浇下的一盆冰水那样令人心寒。

    他并不知晓身边坐着的不是他口中念出的那个人,语气疲惫又带着安心:“你还在生我的气罢嫣儿,聪慧如你,我对你的爱慕你难道看不出来”

    云碧水犹坠冰窟,亲耳听见始终比从别处获知的更绝望。她放纵自己自私一次,得来的却是心上人心有所属的噩耗。

    宛若鬼使神差,云碧水没有急于戳穿谢嫣与慕成尧的阴谋,一计灵光一闪涌上心头,她眼底蓄起抹厉色缓缓道:“奴婢只是将少爷当做主子和恩人断没有旁的心思,少爷这样问了,奴婢今个便直出来。”

    她双手死死攥住裙角,面上有种大仇得解的快意,“奴婢实则仰慕之人唯有二少爷。”

    能让慕君尧彻底对嫣红死心的不是她仅仅几句就能言的背叛,只有让他真正亲身体会被嫣红抛弃背叛的痛苦,他才会懂得这个世上对他表里如一的是她。

    慕君尧不再多言,云碧水瞧他睡得沉于是回到芝兰阁换了件侍女衣衫,收拾齐全复又坐到慕君尧床边替他守夜。

    云碧水昏昏沉沉醒来时,抬眼正对上慕君尧一双沉寂的长眸,他望向桌上的药碗神色有些恹恹:“昨夜之事我记不太清,是你一直陪着我”

    她不胜娇羞低下头,转着灵动眼珠答:“嫣姐姐唤奴婢给少爷送汤药,奴婢怕少爷夜里身子不爽利,就在此候着。”

    慕君尧眼尾的笑纹忽然绽开,那点若有似无的笑意令面容上的病气消散殆尽,他莞尔一笑:“那便多谢碧云姑娘。”

    谢嫣因同慕君尧闹了别扭,除了修剪花枝洒扫之类的粗活,其余近身伺候的活能不做的都交待给王香去做。

    王香欢天喜地领下差事去服侍,慕君尧偶尔见不到她也没多问,省得谢嫣为了应付他绞尽脑汁。

    慕成尧对此十分满意,含情脉脉抚上她手背:“听闻你与慕君尧划清界限极少往来,我虽信你一片忠心,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不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该如何为我所用”

    很少有人能将利用得如此冠冕堂皇,如果她拥有云碧水的智商或许真会被慕成尧的花言巧语迷惑,然而她早知他的真面目就不会蠢到一意孤行往火坑里跳。

    谢嫣微不可察收回手,笑靥如花撑腮伏在铁梨翘头书案上:“二少爷不必担忧,奴婢已将卖身契从大少爷屋里偷给二少爷,左右都算二少爷的人,事事必先以二少爷的荣辱安危为先。”

    念着手里捏着关乎嫣红生死的卖身契,慕成尧心底最后一丝疑虑也被打消。

    没有人愿意为了博取信任以性命做赌注,且这嫣红不过是有些聪明的卑贱婢女,慕成尧自负她翻不出什么浪花遂将计谋一五一十对谢嫣明。

    这厮心肠黑得肯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弑杀嫡母,诬陷兄长,强夺人妻a

    a反正是坏事做尽还能顶着男主光环一路同风直上的神一般存在。

    他最后联合皇后设下的局更是异想天开,皇后的眼中钉是淑妃,而他的肉中刺是慕君尧,两个臭味相投的辣鸡一拍即合共同布下了天罗地。

  &nbsshu17.ccp; 按照这两人的打算,会由皇后遣太监引慕君尧与淑妃二人至燃了催情香的偏殿碰面,再由慕成尧借口陪新帝一观,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一顶绿帽子就狠狠扣在叱咤风云的新帝头上。

    “若非你半途横插一脚,慕君尧如今早是个臭名昭著的阉人,没了名声也没了底子,何故我再多此一举你可知他一番政论深受圣上赞誉,甚至不日便会提拔他”

    谢嫣心中愉悦,表面却挑眉不甚在乎,以他的口吻还击:“二少爷先前不开口,到时候钱财两空,奴婢何故自作多情做这一回菩萨”

    “再者,二少爷的计策什么都好就是未免让旁人觉着太刻意。圣上非等闲之辈,奴婢都能看出破绽他怎会看不出来”

    “哦”慕成尧来了兴致,深邃眼瞳中满是赞许和兴味。

    “二少爷不妨再将郡主牵扯进来奴婢听闻郡主颇与皇后淑妃交好,由她一个局外人牵线,日后也不至于惹圣上疑心。”

    原男主慕成尧对他只见过两面的原女主云碧水实在算不上爱慕,他甚至连她的脸都记不太清。

    她屡屡拒绝自己,态度高傲而蔑然。

    云碧水无视他的良苦用心,一味践踏他的尊严,不拉她一起趟这浑水是个男人都咽不下这口气

    谢嫣从慕成尧院子里出来时,秋阳一动不动窝在云头后躲懒,天地皆披上层不浓不淡的阴影。

    云碧水一身华衣领着十数个侍女,翩然立在离她不远的长亭里朝她望过来。

    她眉心绘了只昳丽柔软的朱蝶,肤色白皙如瓷,一身红衣潋滟晴光,这么瞧着与沈烟歌更是神似。

    谢嫣揉揉笑僵的脸,摆出个惊诧万分的神情。

    她身边的巧儿性子泼辣率直,居高临下命令她:“还不快过来见过我们郡主”

    谢嫣木然靠近云碧水,她半晌开不了口,愣怔怔地:“你你”

    云碧水讽刺道:“你能骗得了他,就不许我骗你我原先应嫁应是安王府云碧水,你既要害他,那我便豁出命去保他。”

    谢嫣看着她消失在慕成尧院落前的背影,又是怅然又是欣慰。

    a

    a脑海预料之中再度shu28.cc响起提示音,系统尽职尽责解:“任务完成度已达百分之九十,请宿主做好脱离世界的准备。”

    不知不觉过去数月,这一切终于快到尽头。

    慕君尧废除察举制的政见与新帝高度统一,新帝欲削弱世家豪族可与皇权抗衡的地位,慕君尧倡导的即是从选拔官员上开始着手。

    改革之初遇到的阻力非常人所能想象,为避免朝中反对之声太多,慕君尧只是新设几个官职供寒门子弟选择,并未引起贵族勋贵太多注目。

    慕君尧深得新帝宠幸,巴结奉承他的人因此越来越多。美女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