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7章 你太弱了
    “这……这个……”

    吴枉瞳孔微微一缩,犹豫道。

    “前辈你可不可以……”

    “吴姓小子,你不想活了吗?”

    没等吴枉说完,黑山便打断下来,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吴姓小子,你要知道,我这是看你这一声内力功法修行不易,这才放你一命。”

    “要知道……”

    黑山说着,嘴角勾起了一抹狞笑,双手猛然间向上一兜,便摘下两根树枝,朝着张瑞虎的方向劲射而去,只是那目标却不是他,而是张瑞虎旁边的几名专业打手。

    那几名打手都已经跟着张瑞虎厮混已久,便是放到地下世界,那也算的上不错的打手,然而即使是这样,他们甚至连掏出手枪的时间都没有,便被黑山的树枝刺中手臂,惨叫不止。

    而一旁的张瑞虎,更是看的心脏都要蹦出嘴来,恨不得先一步给逃出这是非之地。

    “要知道,就是你的同门师兄,我黑山,可都未必会给他们面子。”

    似乎只是随手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黑山又恢复了先前的样子,嘿嘿笑道。

    只可惜他的笑容,此时落在众人眼里,那可就比魔鬼还要让人害怕。

    甚至就连吴枉,此时也是瞳孔收缩,在他心里,对黑山的某些猜测,也验证下来。

    “前辈做事,晚辈必然不敢插手,若前辈需要,晚辈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哈哈,那不用,那不用……”

    黑山显然不把吴枉现在说的话放在眼里,看着吴枉在那抱拳,只是说道。

    “毕竟就你这种实力,到也还没有资格,为我上那刀山。”

    而听到黑山的话语,吴枉眼底显然闪过了一抹羞恼,然而尽管如此,他依然握紧了拳头,在那一言不发。

    仿佛……就跟没听到似得。

    “吴枉!你不能抛下我,我花了整整五百万,可不是让你在那站着的。”

    张瑞虎自然不是傻子,他看到吴枉那个样子,显然已经不打算出手保护住他,顿时癫狂喊道。

    “住嘴!”

    吴枉气急。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这种事情,你这个王八蛋,居然蛊惑我前来对前辈不利?我现在就替前辈杀了你!”

    吴枉此时已经受伤,兴许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多少,哪里还管张瑞虎的死活,顿时喊道。

    毕竟,就是钱能有再多,那也得有命花啊……

    而看着这一幕的黑山,此时只是在那一边虚眯着眼,冷冷的旁观着一切,仿若场上的事情,根本就与他无关一样,就吴枉飞扑而去,一拳砸向张瑞虎的时候,他的嘴角才勾起了一抹冷笑。

    只不过……他的冷笑才刚刚勾起,便慢慢僵在了那里。

    “这……这怎么可能?”

    吴枉虎目圆睁,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就连黑山的脸上,这一刻也失去了笑容,满脸错愕。

    只见,吴枉那沙包般大小的拳头上,骇然正顶着一根手指……

    而在场的各位,也只有吴枉才能明白,此时他的拳头,就如同砸中了一根硕大钢筋,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无法动摇那根手指分毫。

    那……那可是自己的全力一击啊……这怎么可能?

    吴枉想不明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那跟手指的主人单手伸了个拦腰,懒洋洋的说道,只有那根手指,还顶着吴枉的拳头。

    “你太弱了,所以……”

    “就这样咯。”

    他那手指一顶,吴枉顿时只感觉一股比刚才黑山那一记贴山靠还要大的力道,猛的朝着自己袭来,一个踉跄,就向着身后退去。

    而他……正是王爵。

    “不可能!”

    退后了好几步的吴枉回过神来,脸上的震惊顿时消散而去,换而言之的是浓浓的不信。

    他不相信,自己那可是盛怒这下的全力一拳,王爵能够凭借一根手指就能抵挡自己?

    那一拳,就是黑山也不能如此轻易的抵挡吧。

    吴枉心里想着,嘴角顿时勾起了一抹阴森森的笑容。

    “小子,我不知道刚刚你到底用了些什么法门,但这一次,我不信你还能挡住!”

    吴枉说着,眼里顿时闪过一抹精光,整个身体也如同闪电一般向着王爵扑去。

    先前,吴枉不敌黑山,那也有着年龄的差别,吴枉自信,等他到了黑山的年纪,便是不敌,也不会相差太远。

    然而王爵却是那般年轻……

    吴枉越想,便越是觉得不可能,越是思考,便越是觉得王爵是动用了什么秘术,过来虚张声势。

    而黑山显然也如同吴枉一般,一抹冷笑,再次挂上了嘴边,只是他的眼睛,却死死的盯住了王爵。

    显然他的内心,似乎还在期待着什么。

    只听“砰”地一声巨响,吴枉的拳头便如同炮弹一般,砸在了王爵的……

    那根手指之上。

    “这……这不可能!”

    一拳并未得手,再次被王爵一指拦下,吴枉先是一怔,随即大怒。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吴枉几近疯狂,拳头如雨点一般落下,但却被王爵轻描淡写般的连点数指,而每一指都恰恰如同雨滴一般点在了吴枉的拳头上,把那浑然拳劲,尽数化解……

    而王爵越是这样,吴枉便越是癫狂。

    “我不信,我不信啊!我吴枉从小习武,现如今整整数十载岁月,天道酬勤,我怎么可能连你一个小屁话都打不破!”

    “我可已经内力小成,浑身内力融于浑身,力大如牛,跑若奔马,拳脚皆可劈石裂树……”

    “我怎么可能连你一指,都不能破开!”

    吴枉说道最后,整个人都仰天狂吼,拳势一收,整个人如风般退后几步,便如同流星一般砸向王爵。

    这一击,甚至就连一旁的黑山,都虚眯着眼睛,脸色凝重。

    显然吴枉这一下,就连是他,兴许也不能如同之前那般从容对待,需要认真起来。

    只听“唰”地一声,仿佛吴枉拳头旁边都空气,都被他撕裂了一般,猛然地朝着王爵砸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