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5章 练气小成
    众人心中所想,都皆大欢喜,自然很快便酒入良宵,渐入佳境。

    张瑞虎更是连连拍桌,说三日之后,必将约战那名畜生,等到时吴大师出手,定将那孽畜打的人模狗样,滚出三江市,若有一个不字,就让他沉入三江,化作那江鱼之食,而吴枉听到,也只是满脸笑容,闭口不语。

    似乎在他眼里,这场还未拉开的大仗,却早就胜局已定。

    而那胜方,就是自己。

    看着自己老师这幅模样,吴枉那几位徒弟也愈发感觉骄傲,而看着王爵的眼神,也越发不屑。

    三日后,王爵便接到了张瑞虎的来电。

    “王哥,那日之后我下的战书,那凶人已经答应,今天就是我们决一胜负的日子了,不知玩王哥……”

    “我会过来的了。”

    王爵淡淡说道,询问了地址,便挂了电话。

    “城外郊区吗……”

    王爵轻声喃喃,但心里也大致猜到了一些。

    毕竟哪怕是张瑞虎这等游走于灰色边缘的大人物,动搁杀人这等勾当,肯定是不能当着别人面做,就是王爵之前救罗思思的时候,当时也没有人能看到。

    “只是不知道……这武道界的人,到底如何。”

    “还有那内力……着实让人有些好奇啊。”

    王爵微微一笑,却并不在意。

    好奇的事情,便亲眼看破就行了,哪怕身如吴枉,王爵自信如果他真要杀人,便是一百个,一千个吴枉在这,王爵都自信不是自己之前的对手。

    更何况王爵刚刚突破成功呢?

    按着王爵之前参照《太古御龙天帝真诀》的修炼法则,一共整整七个等级:

    分别是练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婴变、问鼎。

    哪怕区区一共练气期便有着入门、小成、大成、乃至圆满这四个境界划分。

    王爵之前刚刚修炼,也只是在体内凝结出一抹真气,而这,也就意味着王爵刚刚开始踏入修真行列,成为一个有望窥视长生的修仙者。

    而就算王爵只是刚刚入门,便已经能击杀那帮悍匪于无形,便是寻常人手上拿着枪,也未必能够打中王爵,更何况王爵怎么会让别人有出手的机会呢。

    可是就在最近,王爵便已经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已经愈发凝练,已经可以透体外放,不再需要借助外物,而这骇然已经达到了《太古御龙天帝真诀》中,练气小成的地步。

    也就是这样,王爵在之前一拳打向张瑞虎侄子的时候,才能隔空把他打飞,而这,也只是王爵试验自己的能力罢了。

    “不知道那武道界中人,能不能做到这般真气外放,吐气杀人呢?”

    王爵心中想着,不过转念便摇了摇头。

    自从上次看到苏炳龙孙女修炼,王爵便明白自己生活的地球之上的修习功夫,简直可以堪称原始,甚至连简陋二字都不配用上。

    若说王爵的修炼法门,已经精致到量子原子的层面,那苏炳龙他们修习的法门,就估计还在探讨齿轮应当如何转动。

    同是修炼,却天差地别。

    兴许到了苏炳龙的层次,哪怕不能外放内力,也能把内力略微掩盖在自己身上,增强自己的攻击方式,身敏若豹,弹指杀人。

    但王爵杀人,由何曾需要一个弹指?

    更何况,像苏炳龙这般年纪,也才能有如此建树,相比起他,吴枉简直就如同大人和小孩的差别,愈发不值一提。

    当即王爵心中对那武道界的好奇之心,便隐隐消散了不少。

    “不过既然答应下来,那就过去看看吧。”

    王爵淡淡说道,仿佛一会的生死大仗,在王爵眼里,就和小孩玩闹一般无异。

    打上出租,不一会王爵便来到了张瑞虎说的地方。

    此时的张瑞虎等人早便已经到了,更是摆出折叠桌椅,与那吴枉一起,端坐饮茶,而那吴枉的几个弟子更是与张瑞虎的一众手下一齐站在自家老大身后,虎虎生风。

    “哟,这不是王公子吗,你居然也来了,还不一起坐下饮茶?”

    吴枉低头品了一口茶水,这才微微眯起眼睛看了眼王爵,似乎有些惊讶王爵居然真敢过来。

    然而这抹惊讶也只是出现了一个瞬间罢了,转眼间便烟消云散,化作浓浓的不屑。

    在他眼里,王爵也不过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

    井底之蛙,安之天地之浩大?

    而吴枉的几名弟子,也都面容古怪,就好像王爵过来,是一个极其好笑的事情一般。

    张瑞虎两边都不好招惹,只能也伸了伸手,请王爵入座。

    可惜王爵却摇了摇头,视而不见。

    张瑞虎无奈,只能作罢。

    两人品茶交谈,时间顿时快速流逝,转瞬间便夕阳西下,就要步入傍晚。

    “那个凶徒,不会是听闻我师傅要来,吓得都不敢现身了吧?”

    有弟子耻笑道。

    “我看未必,在武道界,虽说有不成内力不成武者一说,但天地之浩大,拥有内力的武者又曾有几何,所拥有内力者,皆不是平凡之辈,这等凶人,是觉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又有一个弟子说话。

    “啧,尽管如此,师傅他成名已久,浩大一个三江市,又哪里有过一人能与他比肩,我也赞成三师弟的说法,那凶人定是吓得屁滚尿流,不敢现身了吧?”

    之前那目中挑衅王爵的弟子吱声说道,随着他的话语,他的几个师兄弟,顿时也笑做一团,就是那之前心中有所担忧的那名弟子,眼里此刻都闪过了一抹傲然。

    这……好是真正武者的傲气。

    只是就在大家眼里皆具笑意,以为那凶人真不敢现身的时候,忽然一阵狂风吹过,一个阴测测的声音这才从那林中传出。

    “到底是谁人敢说我不敢现身啊?”

    那声音传出,骇然连续有数十道影子从那远处飞过,目标却并非众人,而是众人旁边的一颗老树。

    而众人定睛看去,那哪是什么影子,骇然是一根根枯萎树枝,而那老树上面,骇然被声音的主人钉出一个大字:

    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