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二章 消失的记忆
    第三百一十二章 消失的记忆

    “不要……”刘辉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

    刘辉一时间不能接受舒妍离他而去的现实,他有些手足无措,不停的拉起舒妍的手,想要和她再次来一次触电的感觉。可惜从舒妍的手上只是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却再也没有那种让人惊心动魄的触电感觉了。

    见到舒妍忽然去世,房间里面的人都悲伤不已,舒妍的父母更是欲哭无泪,直接瘫倒在地上,刘辉的老爸老妈则是小心的扶着他们。

    刘辉回过头来,对着自己的老爸大声说道:“老爸,你告诉我,妍妍只是睡过去了。”他见自己的老爸不说话,大吼道:“老爸,你快说啊,说妍妍只是睡过去了……”

    刘辉的老爸见刘辉的情绪不对,他担心的说道:“儿子,你不要这个样子,妍妍是个好孩子,不过她已经走了,你要正视这个现实……”

    “不,她没有走,她就在这里,我可以感觉到他。老爸,你为什么要骗我……”刘辉愤怒的对着自己的老爸吼道。

    “儿子,你要冷静一点,现在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你去做啊!”刘辉的老妈见刘辉陷入一种极端的情绪之中,马上安慰道。

    “哼哼,你们都在骗我,我的妍妍好好的,她就在我的身边,我感觉得到,我要和她永远在一起……”刘辉大声吼道,却忽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多日来已经极度虚弱的身体终于坚持不住,晕倒在地。

    当刘辉再次醒了过来之后,发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他就这样躺在床上,默默的看着头上的天花板,不停的流着眼泪。

    过了一段时间,刘辉才下了床,来到舒妍的房间里面。舒妍正躺在床上,她的脸上盖着一块白布,舒妍的父母无助的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舒妍父母的头发就已经全白了。

    刘辉已经彻底的冷静下来了,他的心里也有了决断。他对舒妍的父母说道:“爸、妈,舒妍走了,你们二老一定要节哀顺变。”

    舒妍的父亲不做声,她的母亲说道:“小辉,我们的年纪大了,没有精力来处理妍妍的后事了,妍妍的后事就交给你来办吧!”

    刘辉说道:“二老请放心,你们好好的休息,妍妍的一切就交给我吧!”

    舒妍的父亲忽然说道:“小辉,妍妍最后说的蜀州的那个地方在哪里?”

    刘辉说道:“那个地方在蜀州道教名胜的一个偏僻山区里。”

    舒妍的父亲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妍妍喜欢哪里,就将她安葬在那个地方吧!”

    舒妍的母亲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将女儿埋葬到那么远的地方,她万一想家了回不来怎么办?”

    舒妍的父亲说道:“你没有听见妍妍最后的话吗?我看她也想死后埋在那个地方,只不过怕我们为难才没有说出来而已。”

    于是舒妍的母亲就不再说话,只是不停的流泪。

    舒妍的父亲说道:“小辉,我的这个女儿,从小就怕火,所以一定不能将她火化。我想要她能真实的看见那里的美景,而不是成为一堆骨灰后再去那里。”

    刘辉点头道:“二老请放心,我一定会办得妥妥帖帖。”

    舒妍的父母再也坚持不住,回到房间休息去了。刘辉则是开始整理起舒妍的东西来。他将舒妍最喜欢的铁盒子里面的那些日记本和视频光盘全部拿出来,依次放好,然后再将舒妍最后一次拍摄视频的储存卡也取出来,将这些东西用防潮的布条包在一起,小心的放在舒妍的身边。

    刘辉不是没想过看一看舒妍日记本和光盘里面的内容,只是他想起了舒妍曾经说过的话,说没有她的允许,谁也不能看她的日记本和光盘,所以刘辉才准备将这些东西放在舒妍的身边,永远的陪伴着她。

    刘辉慢慢的揭开盖在舒妍面上的那块白布,温柔的注视着舒妍的脸。舒妍在去世之后,她的脸上虽然还是那样的血淋淋,但是在她的脸上却再也看不见痛苦了,这对她来说,也许是一种幸福也说不定。

    刘辉小心的摩挲着舒妍的脸,想起了两人以前在一起的幸福和快乐,眼前仿佛还能够看见舒妍笑吟吟的样子。可是手上的冰冷触感却告诉他,舒妍已经彻底的离开了他,他们现在已经是天人永隔了,刘辉默默的想着这些,忍不住泪流满面。

    在这个时候,舒妍去世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舒妍的亲朋好友开始前来祭拜,院子里面响起了鞭炮的声音。楚楚也赶到了舒妍家里,她在看见舒妍的遗体之后,忍不住扑在舒妍身上失声痛哭。

    刘辉让自己的父母和楚楚帮忙看着舒妍的遗体,他自己出门在商店里面买了一些设备,回到家里,用一把电弧枪将几块厚钢板焊接成一个无缝的密闭盒子,然后将舒妍的日记本和视频光盘小心的放了进去,再在里面放了一些吸潮的物品,最后用电弧枪将这个盒子彻底的密闭起来。接下来又在这个密闭的盒子外面焊接了几层钢板,尽量使得放在这个密闭盒子里面的东西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腐蚀。

    做完这些之后,刘辉又来到楚州东门的黑车市场,花了一万元雇了一辆货运黑车和两名司机,然后到寿材店选了一口上好的棺材,由这个黑车拉着回到舒妍的家里。

    舒妍的家人朋友已经开始在大厅里面祭拜舒妍,到了晚上的时候,等到这些祭拜的人全部离开之后,刘辉开始给舒妍清洁全身。舒妍的身子变得僵硬,面对刘辉的清洗,没有任何的反应。刘辉一想到舒妍往日的活波快乐,但是现在却变得冰冷僵硬,忍不住潸然泪下。

    等到将舒妍的身体清洗完毕后,刘辉又为舒妍换上了她平时最喜欢的一套鹅黄色漂亮衣服,再为舒妍简单的打扮了一下。等到刘辉做完这一切,他将舒妍的父母和自己的父母叫了过来。

    大家聚在一起为舒妍进行着最后的哀悼,然后刘辉将舒妍放进了棺材里面,他和自己的父亲,黑车司机一起将这口棺材抬上了黑车里。

    接着他们一起坐上这辆黑车,黑车在夜幕的掩护之下,开始从楚州向着蜀州方向疾驰而去。刘辉害怕这辆车在路上的时候被截查,被人发现车上的舒妍尸体引起麻烦,于是在熟人的指引下,贿赂了高速收费站的管理人员,直接将这辆黑车开上了高速公路。

    两名黑车司机轮流驾驶,除了在中途的时候休息了一下之外,整整一个晚上,他们全部都在赶路,终于在第二天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赶到了蜀州的道家名胜山区。

    刘辉下了车,在附近的山区里,用四千元请了四名身强力壮的山民,他们绕过风景区,将舒妍的棺材抬进了风景区里面。然后刘辉凭借着惊人的记忆力,准确的找到了上次他和舒妍一起找到的那条山路,那几个山民抬着棺材,在刘辉的指引之下,向着山涧平台进发。舒妍的父母在刘辉父母的帮助之下,也紧跟在他们后面。

    在经过三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之后,舒妍的棺材终于被那四个山民抬到了山涧平台上。那四个山民在得到刘辉的钱之后,马上就离开了这里,他们可不想长时间的陪着一个死人。

    这四个山民离开之后,这里就剩下刘辉和她的父母,舒妍的父母五人了。大家的心里都充满了哀伤,根本就没有心情观赏这里美丽的风景。

    刘辉休息了一下之后,拿起旁边预先准备好的铁锹,开始在山涧平台上挖起墓穴来。刘辉的老爸也拿起另外一把铁锹,帮助开挖。两人也不做声,只是使劲开挖。舒妍的父亲身体无力,只能坐在舒妍棺材旁边,不断的流泪。

    刘辉两父子一直挖了两个小时,这时候天色已经渐渐了黑了起来,他们终于挖出了一个可以容纳舒妍棺材的墓穴来。刘辉坐着休息了一阵,然后和自己的老爸一起,将舒妍的棺材抬入墓穴之中,然后他打开棺材盖子,露出里面舒妍的样子来。

    “妍妍……”舒妍的父母一见舒妍的遗容,顿时悲从中来,呼天抢地的痛哭起来,刘辉的父母站在旁边也是眼红红的。

    刘辉则是显得冷静得多,他最后摩挲了一下舒妍的脸,然后将装着舒妍日记本和视频光盘的密闭铁盒子放进舒妍的怀里,他最后看了舒妍几眼,然后一狠心,将棺材的盖子盖上,用钉子将棺材盖子钉死。

    见刘辉钉死了棺材盖子,舒妍的父母再次痛哭出声。刘辉则是和父亲用铁锹将刚刚挖出来的土壤填回墓穴之中,最后在这个山涧平台上堆起了一个坟堆。

    刘辉从身边的袋子里面拿起一块早就准备好的墓碑,立在坟墓之前,墓碑上面写着“爱妻舒妍之墓——巴山刘辉立!”

    这些事情做好之后,天色已经全部黑了下来,大家也早就疲惫不堪了,于是大家记下了这里的地形,准备离开这里,等到明天的时候再来善后。可是刘辉却笑着说,他会在这里陪伴舒妍,让大家先回去,不用管他了。

    刘辉的母亲一愣,马上想到了一种可能,她着急的说道:“小辉,你想做什么?你可不要胡来。”

    刘辉笑道:“我曾经在这里答应过妍妍的,她如果去世了,我就在她的旁边挖一个坑,就在这里永远的陪她。现在该我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我也该做自己的选择了。”

    刘辉的老爸大吃一惊,说道:“傻儿子,你想做什么?”

    刘辉忽然给自己的父母磕了几个响头,然后又给舒妍的父母磕了几个响头,说道:“妍妍离我而去,我已经生无可恋了,我决定随她而去,你们就不要阻拦我的。”

    刘辉的老爸大怒,使劲的给了刘辉一巴掌,将刘辉抽到在地,他怒骂道:“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这么自私?你如果和妍妍去了,那么我和你妈以后怎么办?舒妍的父母怎么办?你难道就这样抛下我们不管了吗?”

    刘辉倒在地上,也不起来,就这样躺在地上,也不说话,眼睛里面一片死灰。

    舒妍的父亲这时也从失神状态中清醒过来,劝道:“小辉,你不要做傻事啊!我相信妍妍的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这样做的。”

    刘辉笑道:“你们不用劝我了,我意已决,不管你们怎么说,也改变不了我追随妍妍而去的决心。”

    刘辉的老妈说道:“儿子,要不你先随我们下山,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好吗?”

    刘辉摇头道:“我不会离开这里的,这里有妍妍。我知道,她害怕黑暗和寂寞,我就要在这里陪她,永远不离开她。”

    刘辉的老妈见缓兵之计失败,而且刘辉态度坚决,顿时没有了主意。大家刚刚才有所平缓的心情,马上就因为刘辉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再次高高悬起。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劝说,刘辉就是没有反应,一门心思的求死。

    见刘辉已经处于极端状态之中,刘辉的父母根本就不敢离开刘辉。而舒妍的父母也很是喜欢刘辉,不想刘辉为了舒妍殉情,也是在这个山涧平台上陪着刘辉。

    就这样,四个人不断的劝着刘辉,但是刘辉却一直躺在舒妍的坟墓前,没有任何的反应。随着时间的不断过去,他眼中的死志越来越浓烈,就算他不采取极端行动,也要马上追随舒妍而去了。

    刘辉这样的状态让他的父母不知所措,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加上这里远离城市,电话也打不通,他们一下子就陷入了绝境之中。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刘辉已经变得脸如金纸,看样子也快不行了。

    刘辉的老妈劝了一个晚上,早就咽喉嘶哑,说不出话来了,现在见到刘辉的这个状况,更是急得连连掉泪。

    太阳慢慢的升起,鲜红的阳光照射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从旁边传来一声洪亮的佛号:“阿弥陀佛!”

    众人一怔,就看见旁边不远处的树梢上面站着一个身穿黄色僧袍的和尚,这个和尚白眉低垂,满面慈悲之色,一看就是有道高僧。

    刘辉的老妈一愣,顿时向着这个老和尚拜了下去,说道:“请大师大发慈悲,救救我的孩儿。”

    那个老和尚站在树梢上面,看着远处的山脉,低声说道:“天地之间马上就有一场大浩劫,我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解救万民于水火之中,这叫我如何去见得佛主?”

    刘辉的老妈见这个老和尚没有反应,只是看着远处自言自语,她再次大声的说道:“请大师大发慈悲,救救我的孩儿。”

    那个老和尚这才将目光转到刘辉的母亲身上,说道:“阿弥陀佛,贫僧法号智光,请问施主有何为难之事?”

    舒妍的父亲听见这个老和尚的法号,连忙问道:“大师可是楚州归元寺的智光禅师?”

    这个老和尚合十道:“不错,贫僧正是归元寺的智光。”

    舒妍的父亲喃喃的说道:“看来这果然是命,我家妍妍在病重的时候找不到禅师的身影,现在禅师却又忽然出现了。”

    刘辉的老妈说道:“禅师,我的孩子恋人病逝,他的心里了无生趣,只想追随恋人而去,还请禅师救救我家孩儿的性命。”

    智光转过目光,看向地上的刘辉。他的眼神犹如实质,一眼看过去,刘辉就觉得自己好像被智光给看穿了一样。

    智光收回目光,说道:“这位施主忧郁难解,一心想死,我却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刘辉的父亲见这个智光禅师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而且看得出刘辉现在面临的状态,顿时心里有了一丝希望,也跟着跪了下来,求道:“还请禅师施加援手,救我儿子一命。”

    就是舒妍的父母也是充满希望的看着智光,智光看次看了一眼刘辉,再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峦,叹了口气,说道:“马上就要发生的大灾难我不能救,那么就救一下眼前的人吧!也算是缓解一下我心里的愧疚之情。”

    刘辉的父母大喜,连连磕头,智光从大树上飘下来,轻飘飘的落在刘辉的面前,不住的打量着刘辉。刘辉心如死灰,他闭上眼睛,不理智光。

    “大师,我儿子的情况怎么样?”刘辉的老妈着急的说道。

    智光闭上眼睛,过了一会才说道:“令郎心伤爱侣去世,导致自绝心脉,命不久矣。”

    智光一席话让众人面色大变,智光接着说道:“要将这位施主的心脉接续,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关键是施主的心结难解,除非……”

    刘辉的老妈马上问道:“大师,除非怎么样?”

    智光禅师合十说道:“除非由贫僧出手,将令郎脑海内关于爱侣的所有消息封印,令郎没有了心腹之患,才能真正的痊愈。”

    刘辉的老妈和老爸互相看了一样,用眼光交流了一下,再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已经了无生趣的刘辉,说道:“那就麻烦大师出手,将我儿子的这段记忆封印,救我儿子一命。”

    智光禅师弯下腰,一指点在刘辉的眉心上,刘辉顿时感觉自己的所有秘密都被智光禅师给看穿了,他的心里一惊,顿时知道这个和尚真的有封印自己记忆的能力,他一下子变得恐慌起来,大喊道:“臭和尚,快点住手,你是出家人,世俗的事情和你无关,你为何要强行介入?”

    智光禅师一收手,站了起来,对刘辉的父母说道:“令郎体内的状况的确是非常的危险,如果不将他的记忆马上封印的话,他很难活过今天中午。”

    刘辉的父母齐齐说道:“还请大师马上出手。”

    刘辉则是大怒:“臭和尚,你敢对我出手,我在将来一定不会放过你。”

    刘辉的父母见智光禅师有些犹豫,连忙说道:“大师不要有顾虑,我家孩儿如果怨恨,就让他怨恨到我们身上就是。”

    旁边的舒妍父母见刘辉身体出现了危险,也是在旁求助智光禅师,让他马上动手,延长刘辉的性命。

    智光禅师重新弯下腰,满脸慈悲的看着刘辉,说道:“小施主,死者已矣,你要节哀顺变。就算为了你的父母和关心你的长者,为了死去的亡者,你也应该振作起来。”

    刘辉大骂道:“臭和尚,我不要你来多事,一个出家人,哪里知道我们的痛苦与快乐。”

    智光禅师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然后右手中指闪电般的点向刘辉的眉心,刘辉凡人一个,哪里避得开智光禅师的手指,被智光禅师一指点中眉心。

    智光禅师的强大精神力进入刘辉体内,只是瞬间就明白了刘辉心里的症结所在,他略一思索,就使出了佛门奇术,开始封印起刘辉关于舒妍的记忆来。

    刘辉被智光禅师点中眉心,顿时动惮不得。他感觉到智光禅师的精神力进入自己体内,然后自己关于舒妍的记忆就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刘辉心里大惊,可惜口不能言,只能看着舒妍逐渐从他的脑海里面消失。

    在刘辉的记忆中,他和舒妍在一起的记忆犹如倒带一般迅速的消失,舒妍去世的记忆消失了,舒妍生病的记忆消失了,和舒妍到蜀州旅游的记忆消失了,和舒妍在一起快乐恋爱的记忆消失了……

    刘辉见到自己心里最珍贵的东西逐渐的消失,他心急如焚。他虽然口不能言,但是却眼睛凸出,开始往外流血,面部的表情恐怖得让他的父母和舒妍的父母惊心。

    当和舒妍因为撞车而相识产生的触电感觉也从刘辉的脑海里面消失的时候,刘辉终于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不……”然后就彻底的昏迷过去了。

    当刘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在一辆车上,他的父母正守在他的旁边。

    刘辉歉意的笑了一下,说道:“老爸老妈,对不起,我一个人在楚州的工厂上班,因为水土不服,身体出现了营养不良的情况,现在还要劳烦你们来接我回家。”

    刘辉的父母却面有惊慌之色,他们一边安慰自己的儿子,说没有事情,只要回到巴山就好了,一边却惊恐的看着窗外。

    刘辉好奇的问道:“老妈,你们在看什么?”

    刘辉的老妈惊魂未定的说道:“儿子,蜀州省刚刚发生了一场超级大地震,幸好我们刚刚躲了过去……”

    刘辉一愣,他们正在从楚州回巴山的路上,根本就不会经过蜀州,那么怎么会遇见蜀州的这场超级大地震呢?不过现在他们一家团聚,自然是心情愉悦,不去想这个偶然出现在他脑海里面的奇怪问题了。

    ……

    ~~~~~~~~~~~~~~~~~~~~~~~~~~~

    感谢书友:幻魔‰ 的打赏!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