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两百九十五章 重要的事情
    第两百九十五章 重要的事情

    “妈,你这是怎么了?”胡仙儿捡起老妈掉到地上的大葱,疑惑的问道。

    “咳咳……没什么,我太吃惊了,没想到智光禅师居然圆寂了。要知道我在国内的时候,可是经常听见这个智光禅师的传说呢!德成,是这样的吧?”老妈回过神来,笑着说道。

    老爸也回过神来,看了刘辉一眼,说道:“恩,就是这样的。听说这个智光禅师慈悲为怀,救苦救难,很得当地的民心,你看电视里面都有好多人自发的前去祭拜他。”

    刘辉看着电视画面里的自发去祭拜智光禅师的市民,疑惑的说道:“可是我为什么觉得这个智光禅师有些眼熟呢?难道我在什么时候见过他,我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呢?”

    老妈笑道:“可能你只是见过智光禅师的画像了吧?如果你见过智光禅师的话,怎么可能会忘记他呢?”

    老爸也笑道:“就是就是,对了,你们的饭菜弄好了没有啊?我和儿子都饿坏了。”然后顺手就关掉了面前的电视机。

    老妈拍手笑道:“饭菜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吃了。儿子,还不快点去洗手,不要在这里呆站着。”

    刘辉想了一阵,实在是想不起这个智光禅师的事情来,于是只好做罢,他听话的去洗手,就像老妈小时候让他去洗手一样。胡仙儿则是完全搞不懂状态,因为她发现刘辉的父母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差了。

    一家人难得的聚在了一起,他们开心的吃饭和交谈。只是刘辉越吃越觉得别扭,如果不知道他们之间关系的人,一定不会以为在一起吃饭的几个人的关系是父子、母子,而会以为他们是兄弟、姐妹的关系。

    胡仙儿看出了刘辉的不自在,她悄悄的捏了捏刘辉的手心一下,然后调皮的向着他吐了一下自己的小舌头。

    在父母家吃完饭,刘辉和胡仙儿告辞回家,刘辉准备好好的静下心来,思索一下自己刚刚在父母家里看见智光禅师时候的疑惑,就看见胡仙儿穿着一套紧身西服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不时的还向他扭一下屁股和胸部,刘辉一下子看得火起,那里还有心思去思考问题,他一把将胡仙儿抱了起来。

    胡仙儿大惊,娇喘道:“不行,放开我,你这个性变态的老板……”

    刘辉狞笑道:“嘿嘿,你既然敢说我性变态,那我就变态一下给你看,喔呵呵……”

    然后刘辉就抱着胡仙儿上了床……

    刘辉的表现很威猛,因为胡仙儿娇滴滴的样子让他非常的有征服感,两人一直折腾到半夜的时候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当刘辉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外面的太阳光正照在他的眼睛上。他想起了自己昨天晚上的疯狂,笑了笑,正准备起床,忽然就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刘辉一愣,马上坐起身来,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自己到底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自从去年开始,刘辉在早上的时候就偶尔会发现自己有忘记了什么事情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却一直朦朦胧胧,让他很是苦恼。在今天早上,他又有了忘记事情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和清晰了,因为他现在已经知道他忘记的是一件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刘辉就这样坐在床上苦苦思索,从他一出生有记忆的时候开始,一直到他上小学、中学、大学,在楚州参加他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然后回到巴山打工创业,一直到创建星空集团,这几十年来的每一个时段的记忆他都觉得非常的的清晰,从中间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突出的问题,更不可能忘记什么重要的事情。

    刘辉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虽然可以想起每一件事情来,但是在他的脑海里面却始终觉得好像忘记了一件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事情。刘辉开始联想,难道他忘记的事情不是在这一世时候的记忆,而是在上一世他还是王进时候的记忆吗?

    刘辉就这样在床上整理着自己的回忆,胡仙儿也醒了过来,她看见刘辉一动不动的呆坐着,问道:“水牛,你怎么了?”

    刘辉苦恼的说道:“仙儿,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段时间以来,心里一直有一个感觉,就是觉得我忘记了什么事情,至于到底忘记了什么事情,却朦朦胧胧的根本就想不起来。而在今天早上,这种感觉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因为我已经很清楚的知道我忘记了一件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

    胡仙儿说道:“水牛,你是不是因为最近工作太累了,以至于出现了幻觉啊?”

    刘辉迟疑的说道:“这个应该不可能的吧?难道我真的出现幻觉了吗?”

    胡仙儿说道:“水牛,你出现的是不是幻觉我不知道。不如你找一个心理方面的专家看一看吧,说不定他们能够帮到你。”

    刘辉对自己现在的这种精神状态非常的苦恼,他已经无计可施了,说道:“可是我们“星空绝症医院”里面根本就没有心理医生啊!而且我也不认识什么心理医生,如果我到外面找心理医生的话,会不会被别人耻笑啊?”

    胡仙儿说道:“谁敢耻笑你呢?你今天所取得的成就无人能及。不要再给自己压力了,这个世界上难道有什么都会的人存在吗?”

    刘辉呵呵傻笑,说道:“可是以我现在的身份,如果被那些心理医生问出了心里的秘密,那岂不是很麻烦。”

    胡仙儿想了一下,忽然一拍手道:“水牛,记不记得你曾经在香港政府举办的一个酒会上见过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秦州。”

    刘辉说道:“我自然记得,那个秦州居然敢对你眉目传情,想要勾引你,幸好被我先下手为强了。”

    胡仙儿笑道:“不会吧,你连只见过一次面的人都记得这么清楚啊!”

    刘辉恶狠狠的说道:“我当然记得他,他凭借着是你的学长这个身份,居然想要成为我的情敌,所以我就对他印象深刻了。”

    胡仙儿抿嘴笑道:“真是一个醋坛子,人家只是和我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就变成你臆想中的情敌了,你可真是霸道。”

    刘辉笑道:“自己的老婆,自然要随时看得紧紧的了,万一不小心被人勾跑了怎么办?”

    胡仙儿正色的说道:“水牛,那你还记得这个秦州是什么职业吗?”

    刘辉说道:“他当时介绍说他是一名心理医生,在香港开了一间心理诊所。”说完他就看见胡仙儿笑眯眯的看着他。

    “仙儿,不会吧?难道你要我……”刘辉哀号道。

    胡仙儿眨巴着眼睛,笑道:“怎么?难道你不敢去吗?”

    刘辉说道:“这个世界上难道除了他就没有别的心理医生了吗?”

    胡仙儿正色的说道:“我之所以让你去找秦州,没有别的方面的原因,而是因为他够好,够专业。我曾经看过很多记者对秦州的采访报道,他们都对秦州的专业水平赞赏不已。现在的秦州在香港非常的出名,他已经成为了香港最顶尖的心理医生,很多的人要找他进行心理治疗都要提前几个月预约的。”

    刘辉说道:“可是……好吧,我先让人去打听一下,看一看他是不是象传说中那么厉害。”

    刘辉苦恼他所遇见的这个问题,于是在没有其他办法可想的情况下,只能病急乱投医,去看一看心理医生了。

    三天后,刘辉和得胜一起登上了一架悬浮式战斗机,这架悬浮式战斗机快速升空,向着香港飞过去。

    “得胜,这个秦州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刘辉问道。

    “老板,秦州不但在香港被尊为心理学研究领域的大师,更是在国际上都非常的有名。那些有钱人一旦有了什么心理方面的问题,都会去他那里进行治疗的。”得胜说道。

    “他居然这么厉害,可是我看他的年纪好像也不大吧?”刘辉问道。

    “老板,这个秦州的确很年轻,他只是比你小半个月而已。而且秦州非常的自傲,如果这次不是仙儿小姐打招呼,他还不肯为老板进行治疗呢!”得胜说道。

    “这样说起来的话,如果不是看在仙儿的面子上,我这次去对方还不愿意接待我们了?”刘辉郁闷的说道。

    “这个……好像是这样的,他们诊所的治疗预约都已经排到了半年之后了。”得胜回答道。

    于是刘辉不再说话,毕竟怀疑自己得了心理疾病,导致要去看心理医生,而且这个心理医生对自己还爱理不理的,这对他的自尊心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很快的,这架悬浮式战斗机在悄无声息间就飞到了星空集团在香港的总部,然后在十多个保全人员和得胜的亲自保护下,来到了秦州的诊所。

    得胜让那些保全人员散开,将这个小诊所周围给包围了,然后他亲自陪着刘辉进入秦州的诊所里面。

    他们一走进去,就在门口看见一个做清洁的老头,然后一个漂亮的女护士站在前台。

    “请问是刘辉先生吗?”这个漂亮的护士忽然一看见刘辉进来,低头看了一眼预约表格,甜甜的说道。

    “我就是,你们的秦医生呢?”刘辉说道。

    “刘先生,秦医生正在办公室里面等你,请跟我来。”这个漂亮的护士说完,就带着刘辉往办公室里面走去,得胜则是连忙跟上。

    护士带着刘辉进入一间办公室,对一个正在观看病例的白衣医生说道:“秦医生,刘先生已经到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