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婚前偷吃
    第一百零九章 婚前偷吃

    罗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这个,我只是做个比喻,可能比喻有些不恰当。上面并没有这个意思,而且也没有这个可能。你的公司在香港,而且是由注册的离岸公司控制的,他们已经管不了你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只要你有需要,我们都有足够的实力来解决你的麻烦。”

    “罗少,你们为什么看上星空集团?要知道,你就算代理我们的产品,按照我们对国内市场的预测,你们最多只能赚一千亿左右,而且还是人民币。这么点利益,在你们的眼里应该不算很多吧,你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刘辉问道。

    “呵呵,我们罗家虽然在国内非常的低调,但是我们的实力却让任何人都不敢小视。我们能做到这一点,靠的就是精准的眼光和准确的投资。我们很看好你,认为你的星空集团的未来不可限量,我们罗家和你合作,不但可以从中得到巨大的利益,甚至有可能靠着你登顶天下,所以我们家的老爷子才让我们尽全力和你合作。”罗玉峰笑道。

    “居然是提前投资,我真的这么值得你们投资吗?”刘辉恍然大悟。

    “刘老板当然是值得我们投资的。不说你以后可能取得的巨大成就,光是靠着代理这个“星空近视灵”,就能给我们带来非常巨大的利润,就能让我们罗家赚得盆满钵肥。更不用说我们通过这个产品,整合了国内的医药流通渠道,所建设起来的营销网络,这些都是无价之宝,无论多少钱都无法取得的。现在的郭嘉在京城被几大家族的人所嘲笑。大家都笑他目光短浅,毫无战略眼光,居然为了一颗芝麻,丢了一个大西瓜,而且还得罪了刘老板你。”罗玉峰笑道。

    “我虽然相信你们罗家的诚意,但是我却只能将”星空近视灵”的大中华区代理权暂时授予你们三个月时间,如果三个月后我们双方合作愉快,我们再正式签订总代理协议。”刘辉想了想,觉得汉唐医院的事情可能在最近就会败露,现在先拉一个盟友。如果这个盟友能够解决自己即将到来的麻烦,那么自己作为回报,就将“星空近视灵”的代理权交给他。如果这个盟友不能帮自己解决问题,那么自然是分道扬镳,互不相欠。刘辉久经风浪,自然不可能几句话就被罗玉峰说动,愚蠢的全盘答应他们的要求。

    罗玉峰考虑了一下,点头道:“这样也行,我们就在这段时间内让刘老板见识一下我们的实力,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刘辉大笑:“那就这样说定了,你们明天来我办公室,我们谈谈详细的合作细节。”

    罗少笑道:“我们明天一定准时到达。辉少,现在我们已经是合作伙伴关系了,我这里有一个建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双方的合作关系一旦敲定,两人的称呼就亲热起来,罗少就直接称呼刘辉为辉少了。

    刘辉笑道:“罗少的建议我自然是要听听的,但说无妨。”

    罗少笑道:“我觉得你们星空集团的产品定价策略有一点小问题。”

    “我们的产品定价策略有问题?”刘辉顿时来了兴趣。

    “不错,我听说你们在定价的时候,国内的价格是出厂价一千人民币,其他地区是一千美元。”罗少问道。

    “不错,我们是这样说过。不过现在大中华区还只有香港市场有销售,执行的是这个价格,其他的地区的市场还没有启动。”刘辉说道。

    “辉少是华夏人,照顾自己国家的人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却有可能造成负面的效果。”程少道。

    “哦,居然有负面效果,罗少请说详细一点。”刘辉好奇的问道。

    “按照现在的人民币同美元的汇率,“星空近视灵”国内外市场价格相差达到了6.5倍。这6.5倍的价差会造成市场的混乱。比如说一个国内的销售商,他们在国内销售你们的产品,能够保证有一定的利润。但是如果他将你们的产品走私到其他国家去销售呢?那他至少可以多赚取五倍以上的利润。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能让人铤而走险,更不用说百分之五百以上的利润了,而且他这样操作基本上没有风险。”

    罗少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道:“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你的这个产品的市场价格就会混乱不堪,价格只会越来越低。而且会出现严重的串货行为,削弱你的区域总经销商对市场的掌控力度,最终影响经销商的积极性,并损害他们的利益。”程少分析道。

    刘辉大惊,他也是市场经验非常丰富的人,一下子就想清楚了这里面的奥秘,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幸好大中华区还没有真正的启动,不然到时候真的按照内外有别的原则进行定价,那么自己绝对无法控制住国内的销售商们串货的冲动。他可是对国内商人的道德没有丝毫的信心,他们在食品里面都可以添加各种违规添加剂,更不用说以串货来谋取暴利的行为了。到时候各区域总经销商们的利益受到损害,自己和他们的关系必然出现破裂,自己打造利益共同体的目的也将落空,说不定双方还将成为仇人。

    “多谢罗少的提醒,我差点犯了一个大错误。我以前在汉唐医院的时候实行内外有别的收费制度,那时候的汉唐医院规模小,全部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所以非常容易就执行了这个政策。但是现在市场大了,我又不能完全掌控整个市场,就很可能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刘辉连忙道谢。

    “辉少不必客气,就算没有我的提醒,你们公司自己也肯定能发现这个问题。”罗少笑道。

    “既然是这样,难道真的要国内国外一个价格吗?难道为自己国家的国民做一点好事就这么的难?”刘辉摸了摸头,有些感慨。

    “恐怕是必须这样的。”罗少也叹息道。

    刘辉忽然笑道:“罗少好算计,恐怕只有你是最希望我们的产品国内销售也按美元结算的吧?”

    罗玉峰一愣,苦笑道:“就知道我的这点小心思瞒不过辉少的眼睛。”

    “呵呵,你先不将这个问题提出来,一直到我们将代理权谈妥才说出来,肯定是为了获取最大利益吧。如果国内也按一千美元来算的话,你们可以多赚6.5倍的利润吧!”刘辉笑道。

    “呵呵,大家还不是一样,彼此彼此。”罗少也笑道。

    “虽然我内心很不赞成调高价格,不过却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回去后安排一下!我也不是圣人,如果照顾国内消费者让我的事业受到威胁,那么自然要放弃这个决定了。”刘辉无奈的说道。

    “辉少果然英明。”罗少大笑。

    生意已经谈妥,两人随便聊了几句,然后走出小包间。周腾云正和王语嫣站在一起,密切关注着过往的人群。见刘辉和罗玉峰出来,连忙迎了上来。

    罗玉峰向王语嫣一点头,王语嫣顿时兴奋得浑身发抖,看起来非常的高兴。

    “辉少,既然如此,我们明天就到贵公司,详谈合作细节。”罗少同刘辉握手。

    “那我们就恭候大驾了。”刘辉笑道。

    于是罗少和刘辉招呼一声,就和王语嫣告辞离开。

    “老大,你还好吧?”周腾云走了上来。

    “我很好啊,而且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好过。”刘辉今天晚上解决了好几个心结,心情那是相当的好。

    “那几个红衣大主教……”周腾云没有继续说下去。

    “老三,没有事情的,之前是我们太多虑了。”刘辉知道周腾云在想什么,安慰道。

    周腾云得到肯定答复,登时不在说话,就跟在刘辉身后,而这时今天晚上的最重要议程开始了——慈善拍卖。

    这些用于拍卖的东西都是香港和澳门各界知名人士捐赠的,都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不过却很有纪念价值。之所以将这些东西用于拍卖,只不过是为慈善捐赠找个由头而已。

    刘辉第一次参加这种拍卖活动,有些兴致勃勃。随着拍卖的不断进行,刘辉也拍下了一些有纪念价值的物品。比如已故巨星梅艳芳用过的一张书桌,就花了他一百万港币。最后,刘辉在这个慈善拍卖会上花了足足八百万港币,而整场拍卖会一共筹集到善款三千万元。

    这个慈善酒会,刘辉得到了很多之前一直没有得到的东西和承诺,虽然他花了八百万港币,不过他却认为却物有所值,相当的划算。而酒会主办方筹集到三千万港币的善款,也是非常的满意。几方各取所需,都是皆大欢喜。

    慈善酒会结束。刘辉带着周腾云出来,就看见梅鹏和越王勾肩搭背,笑嘻嘻的走了出来。梅鹏满脸的红光,而越王脸上还有口红的印子,显然两人刚刚混到女人堆里面去了,而且还占了不少的便宜。

    “你们两个还真是风采依旧,和你们的学生时代没有任何的分别啊!”刘辉取笑道。

    “老大,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就让我最后疯狂一次吧,结婚后我会专心的对待琳琳的。”梅鹏不好意思的说道。

    “嘿嘿,刘老二,婚前出去打打牙祭,偷吃一下,是我们香港男人的优良传统,你就不要将梅老三管得那么紧嘛!不如我带你们去见识一下香港美女的温柔。包你们乐不思蜀,食髓知味。我们兄弟这么多年不见了,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交流一下在这方面的经验。”越王鼓惑道。

    “老大,我们就去见识一下嘛!而且我们来香港这么久了,都还没有出去见识过呢。”梅鹏明显有点春心萌动,积极响应着越王的勾引。

    “老三,你怎么说?”刘辉转头问周腾云。

    “你去我就去。”周腾云说道。

    “好吧,我们就出见识一下,满足一下老二的需求。”刘辉也笑道。

    还在大学的时候,刘辉他们四个人住一个寝室。刘辉、梅鹏、周腾云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而越王却是来自香港的富二代。不过他们四人却没有身份上的隔阂,四人之间非常的投缘。刘辉他们没有看不起越王,而越王也没有嫌弃刘辉他们三个,四人还搞了个另类的结拜。四人在学习期间也一起出去玩过很多次,当然每次都是由越王买单。不过周腾云是个老实人,而且正和蔡露凤谈着恋爱,每次去都是干坐着喝饮料。而那个时候的刘辉思想有些守旧,每次都不积极,只是被动的被小姐勾引。只有梅鹏,每次能和越王玩得忘乎所以,非常开心。不过梅鹏也不敢太过分,他只是玩玩而已,外出开房是绝对不去的。不像越王,每次都带几个女人出去开房,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下来,他的身体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于是今天晚上越王一提议,刘辉就想起了从前的日子。顿时勾起了对以前无忧无虑日子的怀恋,同意了越王的建议。

    越王在前面带路,来到中环的一家隐秘的商务会所中心。看来越王也是这家商务会所中心的常客,迎宾的小妹看见越王到来,就叫了一个“越少”。

    会所的一个美妇人走了出来,看见越王,顿时眼睛一亮,将身子贴在越王身上,将越王的手放在自己的酥胸上。笑道:“越少,你可是好久没来了。”

    越王淫笑着在她的胸口掏了一把,笑道:“花姐,几天没摸,好像大了一些,有没有想我啊?”

    “越少,你真是坏死了,我可是日夜都在想念你,想你想得连觉都睡不着呢!”花姐娇笑道。

    “呵呵,今天不是就来看望你了吗?对了,我今天带了几位兄弟过来,快将你们这里的头牌姑娘都叫出来。只要她们将我的兄弟伺候舒服了,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越王笑嘻嘻的搂着和花姐说道。

    “既然是越少的兄弟,那我们自然是要伺候好的。对了,越少还是要平平来陪你吗?”花姐问道。

    “呵呵,那是必须的。”越王大笑,然后在花姐的带领下,进入一个豪华包房。

    四兄弟坐在沙发上,越王得意的说道:“我越王在香港的娱乐界,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随便哪个场所都是战果辉煌,那些小姐都天天盼着我前来,还叫我床上小超人。”

    刘辉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四,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为什么不找个正经的女朋友,就算是贪图新鲜,多找几个情人也可以理解,怎么偏偏喜欢来这种地方呢?”

    越王有些尴尬,说道:“这个嘛……你们也知道,我的博爱是出了名的,哪里肯为了一颗歪脖子树放弃整个森林呢。所以我要布种天下,多玩几年,争取实现我的梦想。”

    刘辉嗤之以鼻,说道:“还布种天下?我看再过几年你的身体就该完全垮掉了,后半身就在病床上缅怀你曾经的梦想吧!而且我看你是因为在圈内臭名昭著,没有女人看上你,所以只好来这里向小姐们展示你的强大吧?”

    越王哪里肯承认,辩道:“谁我没有人看上了?就凭着我这英俊的外表,就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愿意自荐枕席。你刚刚难道没有看见我脸上的口红印子吗?那就可以证明我在女人中有多受欢迎。”

    两人正说着话,那花姐就带着一群莺莺燕燕的美女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年轻很轻的娇小美女欢喜的叫了声“越哥”,就跑上来依偎在越王的身上,看起来就是越王口中的那个平平了,其他的那些小姐看着平平,眼里露出嫉妒的光芒。

    越王拥着那个小美女,亲了一口,大声的道:“各位兄弟,大家不要客气,自己选吧!一个不够就两个,如果你有能力,全部挑完也没关系。”

    梅鹏两眼放光,眼光不停的在那群美女身上逡巡,结果点了一个胸大的美女。而周腾云点了一个个子高的美女,刘辉选了一个皮肤好的美女。

    花姐娇笑一声,说道:“各位老板,慢慢玩,有事再叫我。”然后就退了出去,看起来她是这家会所的老鸨了。

    越王等花姐一出去,就搂着那个叫平平的小美女亲了起来,一双手更是伸进平平的衣服内乱摸,一下子将平平搞得气喘吁吁,房间的气氛一下变得非常的淫靡。

    刘辉也不去管越王的急色表现,他只是随意的喝着饮料。在进来的时候,他略微将自己的形象做了改变,他旁边的那个皮肤好的小姐居然没有将他认出来,只是很职业的和刘辉调笑着,时不时的勾引一下刘辉。刘辉逢场作戏,倒也算气氛融洽。

    旁边的周腾云完全只是喝饮料,碰也不碰那个小姐一下,连那个小姐的挑逗也无动于衷,搞得那个小姐好不尴尬。而梅鹏好像真的有婚前恐惧症,通过偷吃来缓解症状,他正沉溺在小姐的温柔之中。他不断的讲些小笑话,将那个小姐逗得大笑,然后抱住就是一阵狂亲。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