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越王够贱
    第一百零二章 越王够贱

    关掉和逍遥子的谈话,刘辉马上又联系上了虫族的泽格。

    “尊敬的刘辉阁下,你又有生意要照顾我吗?”泽格笑道。

    “不错,尊敬的泽格阁下,我今天又有生意要和你谈。”刘辉也笑道。

    “难道是前几天和你交易过的那种返老还童器吗,你这次需要年轻多少年的?”泽格问道。

    “哦,我很满意你上次提供给我的返老还童器,而且它的效果非常的好。它一次性就将一位垂垂老矣的老人救活了,而且年轻了五十岁,除了价格贵了点之外还没有发现什么缺陷。不过我们这次谈的不是返老还童器的生意,我这次想在你哪里订购二千万份的治疗眼睛近视的药品。”刘辉连忙摇头。

    “什么?你确定是要交易二千万份治疗眼睛近视的药品,也就是说这次交易的神奇粉末数量为二千单位?我没有听错?”泽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追问。

    “尊敬的泽格阁下,你没有听错,我的确是需要在你哪里交易二千万份治疗眼睛近视的药物,交易的神奇粉末数量正是二千单位。”刘辉说道。

    “天啦,尊敬的刘辉阁下,这是我们交易以来最大的一笔单子了,我可以一次性的得到二千单位的神奇粉末。而有了这二千单位的神奇粉末,我们虫族至少在侦查方面将远远领先神族,我们虫族的整体实力将会有一个明显的提升。”泽格这个虫族也开始yy起自己的虫族大军大发神威的场面来。

    “咳咳,尊敬的泽格阁下,你能在短时间内生产出这么多药品来吗?”刘辉打断了泽格的yy。

    “尊敬的刘辉阁下,请原谅我,我失态了。这些药品我们虫族可以在十五天之内生产出来。”泽格从yy中清醒过来。

    “那就好,我们十五天之后交易吧!”刘辉说道。

    “好的,十五天之后交易。”

    刘辉挂断通话,这次和泽格的生意一下子就要交易掉两吨毒品。上次在日本警视厅里面,刘辉才得到了五吨的毒品。他后来打开那些顺手牵羊得到的箱子,里面是些涉及案件的证物,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被他放在储物空间里了。加上前几天在码头得到的那四百公斤毒品,他现在手里面剩下的毒品数量也不多了,这次交易之后只有三吨多一点,只能够满足他两个月的消耗。以他规划的年产三亿份“星空近视灵”的产量来看,他每年至少需要三十吨毒品才能支撑起他的发展计划,这样看起来他手中的毒品就远远不够了。而这些差额的毒品从哪里来呢?看来必须得找一个稳定的获得毒品的渠道。刘辉好不容易才轻松了一下,就又要开始为毒品而头疼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星空集团的“星空近视灵”继续热卖,而整个市场经常断货,呈现出一种有价无市的状态。黑市上居然有人开始倒卖起“星空近视灵”来,每份商品被那些黄牛炒到了一万美元以上,就算是这样,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货。

    俗话说“财帛动人心”,星空集团的一个区域二级经销商和一些小药店,为了获取巨大的利益,居然囤货居奇,悄悄将货物在黑市上进行销售,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幸好李智在建设分销渠道的时候就预计到这种情况,早就建立了完善的市场监管制度,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个漏洞,马上对这家二级经销商和小药店停止供货,并扣除对方缴纳的保证金和取消经销资格。在第一时间内将这起事件的处理结果通报了全体经销商和销售药店,让大家引起重视,才杜绝了这种投机的行为。

    在那些痊愈的近视患者的言传身教之下,那些还没有买到产品的消费者更是对“星空近视灵”充满了热情。

    就在这几天之内,星空集团先前发往各个区域总经销商的一千一百万份产品已经全部卖完,就连那些总经销商紧急追加生产出来的五百万份药品也快要售罄了。而星空集团这边暂时又生产不过来,眼看着市场上就要断货。

    那些总经销商连忙和星空集团紧急沟通,知道星空集团正在想办法扩大产能解决问题,但是也只能在之后的一个月内才能勉强满足市场需求的时候,于是采取了预约订货的方法。预约订货就是先交一部分定金,然后排队等候产品的方法。

    就算不能当场拿到“星空近视灵”,全世界预约订货的产品用户居然达到了三千万人之多。就算是销售人员告诉他们三个月后才能得到药品他们也毫不在意。

    那些经销商现在是痛并快乐着,虽然不断的缺货让他们焦头烂额,但是超高的销售却让他们的利润水涨船高。更让他们感觉美妙的是,通过“星空近视灵”的总代理,本区域内的二级经销商对他们言听计从,他们已经完成了对自己区域内医药网络的建设,这个建设完善的药品销售网络对他们其他产品的销售是个绝好的消息。

    各国媒体这几天也在大量的报道“星空近视灵”的销售盛况,“星空近视灵”连续好多天都是当地媒体的头版头条。有家网站甚至列出一个专题,专门报道“星空近视灵”的消息,他们特别列出一个时间进度表,来统计“星空近视灵”的销售数据,看看这个产品到底在什么时候超过千亿美元以及最后达到什么高度。

    在媒体连篇累牍的的报道中,人们才发现这个世界上除矿产资源外还没有那个产品在短期内能达到“星空近视灵”这个产品的销售高度。光是已经销售出去的和预约的总销量已经达到了四千万份,销售金额更是达到了恐怖的六百亿美元之巨。而且这个产品的市场潜力巨大,随着销售的继续进行,谁也不知道这个产品的最终销量能够达到多少,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星空近视灵”必将创造营销历史上的一个新的奇迹。

    而那些经过“星空近视灵”治疗后痊愈的患者,更是在网络上大力宣传着自己的幸运。他们纷纷描绘着自己的治疗过程,以及治疗前后的效果对比,并附上图片作证。一时间那些没能在第一时间买到药品的消费者非常羡慕,强烈要求星空集团加快产品生产,尽快满足他们的消费需求。

    刘辉很是满意现在的状况,他利用“星空近视灵”这个纽带,把各区域的总经销商、二级经销商、药店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群体,星空集团的利益就是他们的利益。而从这一次全世界的媒体一边倒的赞美“星空近视灵”就可以看出端倪来。

    刘辉这几天一直在忙着星空制药厂的扩大产能的工作安排,经过几天的安排,在整个星空集团的全力支持下,产能扩大的工作基本完成,现在就等着生产线调试完后就可以正式扩大成产能力了。

    这天,刘辉有点事情要找梅鹏商量,于是去到梅鹏的办公室,结果梅鹏办公室的秘书告诉刘辉,梅鹏出去了。

    刘辉该忙的事情忙完了,一时有些无聊,他随便的在厂区内闲逛。现在的星空集团蒸蒸日上,整个厂区到处都是忙碌的工人。不过在那些工作人员的调度下却并不忙乱,一切都井井有条。

    刘辉看着眼前这一切,觉得非常的有成就感,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厂区的后山,后山是一片森林。刘辉刚刚走了两步就听见了有人正在发出争执的声音,而且争执的一方居然是梅鹏。

    刘辉心里一动,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发现梅鹏和刘琳正站在一棵大树下面说着什么。刘辉虽然好奇,不过却不会做偷听兄弟谈话的这种事情,他正准备走开,却听见了刘琳的一句话,于是马上停了下来,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开始偷听。

    “梅鹏,你说现在不能结婚,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刘琳看起来有些生气,转过身去,不理梅鹏。

    “琳琳,不是我不想结婚。而是情况特殊啊,你看老大都还没有结婚,我这个做兄弟的怎么能比他先结婚呢?”梅鹏连忙解释。

    “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硬要同我那个,而且还不肯戴那个东西,现在搞出人命来了,你让我怎么办?”刘琳开始流泪。

    “琳琳,你不是不知道老大经历过了那么悲惨的事情。我们现在很幸福的跑到他的面前,然后告诉他,说我们有孩子了,要结婚了,这样老大会怎么想,这不是在他流血的心头上撒盐吗?”梅鹏说道。

    “我也知道这样不好,我也不想这样的。不过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办才好啊?梁静月也是,看着多么好的一个姑娘啊,怎么就这样背叛了老大呢?也不知道老大现在心里多么的伤心,而且他在我们面前还表现得好像没事人一样,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的苦。我说梅鹏,你以后不会这样背叛我吧?”刘琳转过身来,看着梅鹏。

    “琳琳,我不是那种人,我是绝对不会背叛你的。”梅鹏连忙表白,这种黑锅是绝对不能背的,哪怕只有一丝嫌疑也要马上撇清。

    “那梁静月也不是那种人呢!最后还不是……”刘琳说道。

    “那不是有特殊的原因吗,老大现在也很后悔呢!”梅鹏说道。

    “再有特殊的原因,也不能背叛自己的感情啊。”刘琳愤愤的说道。

    “哎呀,我们怎么说着说着就把话题扯到老大身上了,我们不是要解决我们的问题吗?”梅鹏忽然一拍自己的脑袋,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下去了,连忙岔开话题。

    “那你说怎么办?我现在才刚刚怀上,如果马上举办婚礼的话其他人还看不出来,如果以后肚子大了,再举办婚礼,那不是要出洋相吗?我都没脸见人了。”刘琳担心的说道。

    “那要不我们先把孩子生出来,以后咱们在补办婚礼?”梅鹏建议道。

    “那怎么行?非婚生子,我爸还不把我打死。”刘琳坚决反对。

    “那要不先把这孩子做掉。”梅鹏咬了咬牙,无可奈何之下出了个馊主意。

    “可是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怎么忍心这么做。”刘琳说到这里,忍不住又痛哭起来。

    “琳琳,你别哭啊,我们在商量商量。”梅鹏连忙劝道。

    刘辉听到这里,只觉心里一阵酸楚,他的身体一晃,就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第二天,刘辉来到办公室,让胡仙儿将梅鹏和刘琳叫过来。结果先到达刘辉办公室的,却是消失很久不见的周腾云,看来是他那边的行动有了结果了。周腾云正准备向刘辉讲述这段时间的动静,梅鹏就带着刘琳赶了过来。

    “老大,你找我们啊。咦,老三,好久不见了,你跑哪里去了?”梅鹏笑嘻嘻的打着招呼。

    “老二、老三、琳琳,正好你们都在,我有点事情要和你们说一下。”刘辉笑着让他们坐下。

    “呵呵,老大,有什么好事情要关照我吗?”梅鹏一副不正经的样子,结果马上被旁边坐着的刘琳敲了一下头,马上变得老实起来。

    “其实是这样的……”刘辉刚刚开了个头,还没有说下去,胡仙儿就走了进来。

    “老板,外面有人找你。”胡仙儿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是奇怪。

    “仙儿,我现在有事情要办,你让他等我一下。”刘辉有些奇怪,这胡仙儿平时很是懂事,一般不会在自己有事情谈的时候来打扰自己的。

    “老板,他说他是你的老大,还说你一听见他的名字马上就会见他。”胡仙儿说道。

    “哦,还有这样的人,他叫什么?”刘辉随口问道。

    “他说他叫越王。”胡仙儿小心的回答道。

    “什么,是老四越王,越王够贱!”不光是刘辉,这次就连梅鹏和周腾云也异口同声的说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