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拒绝要果断
    贺沈洲跟闻涧清差点给沈从子鼓掌!

    说的漂亮!

    该拒绝的时候就一定要拒绝!

    而且还要果断拒绝!

    绝对不能在自己的立场上有半分动摇!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绝对不能模糊混淆!

    “从子,话不能这么说。”楚老师先是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沈从子今天会拒绝的这么明显,试探着说道:“我听楚歌说,你在外面认识了个女孩子,你是不是因为那个女孩子,才拒绝了我们家楚歌呢?外面的女人怎么能行呢?哪能有我们家楚歌好呢?好,我们就先不说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事情,也不谈知根知底的事情。我就说,咱们两家是门户相当,你家里就你一个孩子,我家也就只有楚歌一个女儿。将来两家的财富都是你们继承的,完全没有别人来跟你们争家产。这还不行吗?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能少了争夺财产这种纠纷吗?就算她也有钱,可是麻烦也更多吧?”

    贺沈洲、闻涧清,沈从子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这个论点还真是……有趣啊!

    “楚老师,我觉得有个事情得跟您好好的申辩一下啊!第一个事情:我外面有没有喜欢的人,跟楚歌都没有关系。就算我没有喜欢的人,我也不会喜欢楚歌。第二个事情:我对财产的事情,并没有那么太大的执念。沈家的事业已经不算小了,我有能力开拓领域是我的事情,跟我继承多少没关系。更何况,您觉得我缺钱花吗?我需要算妻子的财产吗?第三个事情:我喜欢的人,不管她有什么麻烦,我都有这个信心和能力去摆平。我也相信我的女人,也有这个能力,做到不需要仰仗家里的支持也能衣食无忧。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沈从子回答说道。

    贺沈洲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抱歉,插个话题。从子哥虽然是沈家的长子长孙,可是我妈也是沈家人。所以,严格意义上说,我们是一家人。楚老师,你觉得我哥哥生意上出现了危机,我这个做弟弟的,会袖手旁观吗?再或者说,楚老师,你觉得这个世界上,跟贺氏财团能对着干的企业,有几个呢?”

    闻涧清也举手说道:“还有我。虽然我跟从子哥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我姥姥跟沈家的沈子瑶是干姐妹,我妈,是贺家子孙的干妈,我,跟从子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好兄弟缺钱,我会不管不顾吗?另外,我们闻家本身就是投资企业,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全球投资。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钱。”

    于是,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楚老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楚老师现在也算是看明白了。

    沈从子是铁了心的不想跟楚歌在一起啊!

    “那你真的就不介意我们起诉你表弟?你要知道,你表弟可是犯了绑架罪!”楚老师看看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吧。

    “老师您随意。他犯的错,我为什么要为他买单?”沈从子回答说道:“他是该受点教训了!我小时候能让着他,惯着他,长大了,谁让着他,谁惯着他?我不是社会,我教不好他。那就找个能教好他的地方好好的教育教育他吧!如果老师要起诉他的话,我是绝对不会二话的。也请老师大义凛然,大义灭亲,不要顾忌我的情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你……”楚老师是真的无话可说了:“好好好,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说什么?告辞!”

    说完,楚老师起身就要往外走。

    “楚老师慢走,再见!”沈从子当即说道:“来人,送一下楚老师!”

    楚老师一个趔趄,差点摔那了。

    他算是知道,今天,铩羽而归了。

    等这个楚老师走了之后,贺沈洲跟闻涧清赞赏的看着沈从子说道:“对,就是要这样!早这样说,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

    沈从子叹息一声,说道:“我算是把老师给彻底得罪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总不能因为不得罪老师,就把自己的一生幸福给搭上了吧?”贺沈洲无语的摇摇头说道:“你呀,你以前就是太过重视这个,所以才让人家捏住了你的软肋。看,大舅妈都不敢在家。这都是自己的家,都能被外人逼的离家出走。这得多憋屈啊!”

    闻涧清说道:“是啊,何止是憋屈。我觉得,他们还会反扑一下的!我们还是要小心点。”

    沈从子说道:“我也觉得这个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

    “算了,不管这些了,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我都要饿死了!”贺沈洲笑嘻嘻的说道:“好不容易来东北了,从子哥,请我们吃顿好的吧?”

    “行啊,没问题!走走走走,出去吃!”沈从子出口气说道:“我爸妈今晚都不在家,就我们三个人吃饭也没意思。干脆出去吃,一边吃一边聊,还能躲开这些烦心事!”

    三个人相视一眼,哈哈笑着一起离开了家门。

    沈从子开车带着两个人左拐右拐来到了一家餐厅的门口。

    门口两侧的停车位都已经是满满当当,看来这家餐厅的生意还真是火爆。

    等了一会儿,才找了个停车位,将车停好。

    三个人一下车,就有迎宾过来打招呼:“请问先生们一共几位?”

    “三位。”沈从子熟稔的说道:“有没有安静一点的位置?”

    “有的,三位请随我来。”迎宾笑呵呵的带着三个人往里走。

    刚拐过楼梯,楼梯口的一个房间里敞着门,有声音飘了出来:“哎哎,楚歌,你不会就这么怂了吧?你不会就这么放弃了吧?”

    “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不信,走着瞧!”楚歌的声音传了出来,已经带着一丝的醉意了。

    沈从子眉头一皱,就要去找楚歌。

    贺沈洲一下子拉住了他:“哥,你要做什么去?”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喝这么多酒,不怕出事吗?”沈从子毕竟还是善良的。

    贺沈洲说道:“你知道她为什么会缠着你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