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遇到了雨墨的妈妈
    虞雨墨原本想问问贺沈洲怎么了,可是低头一看,看到贺沈洲拉着自己的手,就把下面的话都吞进了肚子里了。

    贺沈洲拽着虞雨墨快速离开,躲开人群,来到了一个圆拱桥上才松开了手。

    “怎么了?”虞雨墨将手里的串串递给了贺沈洲。

    贺沈洲抬手接了过来,却并没有吃,只是悠然看着道路两侧的行人们,轻轻开口说道:“没什么,只是忽然觉得那边太吵,还是这里舒服一点。”

    虞雨墨哦了一声,跟贺沈洲一起靠在桥上,一起看着行人如织。

    夜风徐徐吹过,真是舒服的很啊。

    就在这么惬意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从两个人的身后响起:“雨墨?你怎么会在这里?”

    虞雨墨跟贺沈洲慢慢转头,就看到虞雨墨的妈妈站在路边,惊讶的看着他们。

    “妈?”虞雨墨也愣住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真的是你!”虞雨墨的妈妈视线落在贺沈洲的身上,似乎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女儿强烈抗拒跟郑克奇在一起的原因了。

    这个男孩子,实在是太过好看了。

    她这么大岁数了,就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别说是小女生了,就算她这个年纪,都会忍不住回头多看两眼的。

    贺沈洲微微颔首点头行礼;“阿姨好!”

    “雨墨你来!”虞雨墨的妈妈脸色难看了几分,招招手将虞雨墨叫了过来。

    虞雨墨忐忑不安的过去,站在母亲的面前,说道:“妈,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是因为这个男孩子,你才拒绝跟郑克奇在一起的,是吗?”虞雨墨的妈妈低声问道:“我刚刚接了郑克奇的电话,他说,他有办法带着你出国一起读书,将来还能安排你一份很好的工作……”

    “妈!”虞雨墨顿时打断了母亲的话:“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我是绝对不会跟郑克奇在一起的!”

    “好了,你先回去。”虞雨墨的妈妈口气瞬间变得冷硬了起来:“快点回去。”

    “妈……”虞雨墨还要辩解。

    “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妈,你就先回去!听见没有!”虞雨墨的妈妈口气冷硬的说道:“否则你就永远别叫我妈妈!”

    “我……”虞雨墨憋屈的回头看了一眼贺沈洲,这才说道:“好吧。”

    说完这句话,虞雨墨就跑到了贺沈洲的身边,刚要开口,贺沈洲已经开口说道:“你先回去吧!我想,阿姨有话要跟我说。”

    “那你小心。”虞雨墨不放心的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贺沈洲慢慢走到了虞雨墨的妈妈面前,微笑着说道:“阿姨有何指教?”

    虞雨墨的妈妈非常意外的看了一眼贺沈洲,说道:“倒是是聪明的男孩子。你竟然猜到了我有话要跟你说。也好,既然是聪明人,那么我接下来的话,想必你也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

    “嗯,猜个八九不离十。阿姨是想让我,彻底断了虞雨墨的心思吧?”贺沈洲轻轻开口说道:“如果我能帮忙撮合一下她跟郑克奇的话,那就最好了。”

    虞雨墨的妈妈这次的真的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她忽然发现眼前这个长的好看的过分的男孩子,竟然聪明的出乎她的意料。

    或者说,她就从来没见过,在这个年龄段,聪明到这个程度的孩子!

    他几乎,洞察人心。

    “阿姨请坐,沈洲身为晚辈,不该让长辈站着说话的。”贺沈洲微笑着邀请虞雨墨的妈妈在旁边的一个太阳伞下的休闲吧座椅上坐下,顺便叫了一壶花茶。

    “花茶养颜明目,适合您。”贺沈洲亲手给虞雨墨的妈妈倒了一杯茶,微笑着说道:“而且不会导致失眠,影响您的休息。”

    虞雨墨的妈妈表情一缓,慢慢的说道:“真是心细如发的孩子。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家境太过贫寒,我都要动心,把我的女儿嫁给你了。可是,不行。我身为一个母亲,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重蹈覆辙,犯了我当年的错误,把自己的一生都给搭进去!小同学,你很好,不管哪方面都很好。可是,你不能跟她在一起。”

    “我想阿姨您误会了。”贺沈洲微微一笑,说道:“我跟虞雨墨同学,仅仅是同学,并不是您想的那样。”

    “是吗?我自己的女儿我知道。”虞雨墨的妈妈苦涩一笑,说道:“她现在的样子跟我当年何其相像?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贺沈洲。”贺沈洲轻轻回答说道。

    虞雨墨的妈妈点点头,说道:“好名字。可惜,是个穷人家的孩子。”

    “嗯,看来阿姨真的很在乎这个。”贺沈洲嘴角一挑,眼神带着一丝的迷离,说道:“阿姨就那么喜欢郑克奇?”

    “不是我喜欢,是这个世界喜欢。”虞雨墨的妈妈回答说道:“你还小,还不懂这个世界有多险恶。这个世界,对穷人很苛刻的!我们享受不到最好的资源,吃不到最干净的食物,呼吸不到最干净的空气,也没有最好的教育,没有最好的资源,我们什么都没有。而那一小部分的人,却可以轻松的拥有这一切。我让我的女儿走一个捷径,提前拥有这些,有什么不对吗?”

    “很对,我很赞成。”贺沈洲点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阿姨会这么想,会这么做,我一点都不意外。可是,我想问一句。阿姨说的这些,比女儿的幸福还要重要吗?”

    “不重要吗?”虞雨墨的妈妈反问:“你也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你应该知道寸步难行的滋味。”

    “额……”贺沈洲没有回答。这个嘛,他还真没体验过啊!

    “我不想让女儿再次走我的老路,有错吗?”虞雨墨的妈妈开口说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的来意,那么就请你跟我的女儿保持距离吧!听雨墨说,你是插班来补课的,等你补完了课就回去了。你们之间就将再也没有交集。既然如此,那就从现在开始保持距离吧!”

    贺沈洲轻轻笑了起来:“好。”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