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施然再见梅丛林
    弓子亚无奈的递给沈禾一杯水,说道:“好像越是优秀的人,就越有这样的麻烦。你看,普通人就没这个烦心事。大家能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已经很不容易,哪里还有这个时间想这种事情?”

    沈禾苦笑一声,说道:“我宁肯没有这些糟心事,还是让我安安稳稳的赚钱好了。”

    弓子亚看着沈禾喝掉了水,又给沈禾倒了一杯,继续说道:“跟你汇报个事情,来自国内的情况。”

    沈禾点点头。

    “是关于m省梅家的事情。梅丛林前些年的身体就大不如从前,这两年更是缠绵病榻很久了。”弓子亚低声说道:“所以,我刚刚得到的消息,梅丛林看着是不行了。梅岭已经回到了家里,看来是真的没什么时间了。施然他……”

    沈禾眉头一动,紧接着问道:“小然哥哥过去了?”

    弓子亚点点头,说道:“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愿,梅丛林能想明白这个道理,好好的跟施然相处吧。毕竟,他是施然的亲生父亲啊!”

    沈禾摇摇头,说道:“只怕未必!前些年的时候,梅丛林还只是重病,没想到才几年的光景,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梅家,好吧,现在也不能说是梅家了。梅家也只是一个空壳子了。在小然哥哥十八岁那年,梅家就已经易主了。”

    弓子亚眼神一垂,低声说道:“这个事情,施然没有告诉你,大概也是不想让你分心吧。不过我觉得还是要跟你说一声才好。”

    沈禾点点头,却不再说话,眼神看向车外,瞬间悠远了几分。

    人生短短几十年,生老病死,皆不由人。

    活着,真是大不易啊!

    就在沈禾跟弓子亚长吁短叹的时候,在国内此时却是凌晨时分。

    施然天不亮就开车到了m市的医院重症监护室。

    他一到,就有一群人迎了上来。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拦住施然的,只能让出一条路,让施然过去。

    在四年前,施然就已经掌控了整个梅家。

    所以,现在的施然,对梅家来说,那就是当家的人了。

    施然隔着窗户看向室内的梅丛林,上次见到梅丛林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不好了。

    现在躺在床上,带着呼吸机,全身干瘦的让人很难相信,这个人曾经是m市有名的大才子,曾经的梅家当家人。

    梅丛林的女儿梅岭,如今也已经是人在中年。

    岁月在她的脸庞上留下了清浅的痕迹,眼神也浑浊了很多。

    显然,这些年过的并不是很好。

    “他在昏迷前,惦记的人依然是你。就算你始终不认这个父亲,他惦记的人,还是你。”梅岭站在施然的身边轻轻开口说道:“我现在都不知道,究竟该用什么样子的心情跟你说话。按理说,我跟你也算有血亲,我也算你的亲姐姐。可是,我对你就是始终亲近不起来。想必,你也是如此。你也从来没有把我们这些人当成过你的亲人。我都能理解。设身处地,我站在你的位置上我也没办法原谅。”

    施然没有说话,就那么一直看着病房里一直昏迷的梅丛林。

    梅岭继续说道:“闹腾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看着父亲这个下场,忽然觉得人生没劲,特别的没劲。我身为他的女儿,按理说,我该是风光无限的。可是命运就是这么可笑,我活的还不如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然而,这就是命。不服也得服的命运。现在的梅家已经是一个空壳子了,也已经谈不上继承不继承。你还肯过来,他如果清醒的话,大概也是很欣慰的吧。”

    施然慢慢转身看着梅岭。

    梅岭的眼眶里泛着一丝的泪意。

    她说不怨恨,大概也是委屈的吧?

    明明都是梅丛林的孩子,亲生女儿不受宠,私生子却眼巴巴的求而不得。

    她心底怎么会没有落差?

    “他这身体也是多年反复了,好几次都下了病危通知书,又好几次又挺过来了。然而这一次,怕是悬了。”梅岭继续开口说道:“这一次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医生说,身体亏空的厉害,已经没什么抢救的意义了。”

    施然点点头,说道:“我不认这个父亲,跟我来看他最后一眼,是完全两回事。就算是一个员工,他病危的时候,我都会过来看一眼。所以,你也不必跟我说这些。”

    梅岭眼神复杂的看了施然一眼,说道:“我只是不想让你后悔。”

    “我做的任何事情,都不曾后悔。你不曾经历过我的那些无助、彷徨、绝望和冷漠,你自然就不懂我现在的决绝和永不回头。这种事情,可以感动你,却没办法感动我!一个要生生逼死我亲生母亲的男人,抱歉,我没办法称之为父亲。”施然平静的看着梅岭:“你跟我不同。他生你,养你。就算曾经薄待于你,那也已经尽了责任和义务。所以,你对他有感情那是你的事情,只是这一切,与我无关。所以,不要再跟我说类似的话。这里的医院我已经打过了招呼,他的全部费用都算到我头上,你可以放手去救治。只要还有一线生机。”

    梅岭全身一僵:“你还是不肯见他最后一面吗?”

    “我不是已经见过了吗?”施然反问。

    梅岭竟然无言以对。

    就在这个时候,屋里的梅丛林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朝着外面就看了过去。

    医生和护士看到梅丛林醒过来,都纷纷进去做了一下检查。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一个医生出来,摘下口罩对施然说道:“这位病人大概是到了回光返照,他想见你最后一面。”

    施然还在犹豫。

    医生叹息一声说道:“他大概也没几分钟了,如果你愿意尽一下人道主义的话……”

    医生接下来的话,没再继续说下去。

    施然已经听懂了。

    施然眼眸一沉,转头看向房间里的梅丛林。

    梅丛林动动嘴唇,说话都已经很费力了。

    梅岭开口说道:“就算我求你了!是的!他对你来说,或许只是一个陌生人。可是你既然愿意为一个陌生人付药费,就不能满足一个陌生人的心愿,陪他走完最后的几分钟吗?”

    说完,梅岭已经泣不成声。

    那毕竟是她的父亲。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