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谢谢你,我的姑娘
    五年了,就算她跟樊篱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实质关系,可是这五年,樊篱确实是一直护着她。

    她不能就这么走掉。

    她不能。

    在场的其他人都没有说话。

    除了樊盛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料到五年了,他们俩竟然还没在一起过!

    难怪五年了,潘润一直没消息……

    原来,根本不曾在一起。

    潘润猛然转身,问医生:“他现在必须发泄出来吗?”

    “是。最好是现在立刻马上!拖延一分钟,后患无穷。”医生凝重的说道:“我已经给他打了针了,然而……”

    “我懂了。”潘润一下子踢掉了自己的高跟鞋,转身对其他人说道:“那麻烦诸位帮我把门关上。”

    沈柒忍不住说道:“潘润,你没事吧?”

    潘润摇摇头,眼神坚定的说道:“我是他女朋友,我不能不管他。就算过了今天,他要跟我分手,我也认了!你们出去吧!”

    沈柒还要说话,贺逸宁拉了拉她的手指,两夫妻先出去了。

    樊盛跟闻一博也跟着出去了。

    医生护士和其他人都出去了。

    房间里只有潘润跟昏迷中的樊篱了。

    潘润轻轻揭开了樊篱身上的衣服,叹息一声,说道:“或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了!”

    门外,几个人都靠在了门框上,听保镖和助理说完整个事情的经过,樊盛气得转身就要去找木青拼命,被闻一博给死死的抓住了。

    “那个混蛋!竟然敢对樊篱下药!”樊盛是真的急疯了,他跟樊篱从小到大一起长大,樊篱身上的痛他都能感同身受。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明明是健全正常的身体,却一直没有结婚。

    那是为了樊篱!

    樊篱的心结一直都在,只要解不开这个疙瘩,他就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就算是沈柒,贺逸宁和闻一博都没办法解开这个疙瘩。

    大家都一直小心翼翼的不去碰触樊篱心底的那个死结疙瘩。

    哪里知道木青这个不知道底细且胆大妄为的,竟然敢给樊篱下药!

    这不是雪上加霜是什么?

    当年樊篱就是被人下药差点给侮辱了!

    这是樊篱多少年来的噩梦啊!

    整个樊家都不敢提这个事情,这个木青居然敢……

    “你冷静点。”闻一博抱住樊盛说道:“就算是要让那个女人死,也是樊篱动手,不是你!”

    沈柒担忧的说道:“我担心的是,樊篱醒来之后怎么办?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那个木青怎么会有这种药?樊篱身边的人怎么一点防备都没有?”

    “这个事情,一定会调查清楚的。”樊盛恨恨的一捶墙壁,他懊悔的肠子都要断了。

    都是他不好,他这个做哥哥的,没有看好木青!

    “调查是必须调查的。”贺逸宁说道:“小七的意思是,樊篱醒来之后,会不会再度因为这个事情自闭。毕竟,小时候发生的那次事故,就让樊篱自闭了一段时间。”

    贺逸宁的话音一落,在场的都沉默了。

    是啊,这是他们最最担心的事情。

    现在樊篱好不容易恢复的跟正常人差不多了,可是,谁能想到,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呢?

    “但愿不会有事。”沈柒双手合十:“樊篱经受的不幸,该远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樊篱逐渐从昏迷之中清醒了过来。

    他身上的灼热已经渐渐褪去,他轻轻抬抬手臂,手臂上挂着的点滴晃了晃,他马上停止了动作。

    他看到一个女人蜷缩在他的身边,狼狈至极。

    他低头朝着自己的身上看了过去,身上的衣服整整齐齐,虽然有褶皱,可是依然遮住了他的身体。

    维护住了他最后的尊严。

    他没有忘记刚才发生了什么,却不知道昏迷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既然手臂上吊着针,那么想必是潘润救了他吧?

    不过,他的药性这么猛,仅仅靠打针是不是不够?

    木青临走前不是说,时间来不及了吗?

    那么……他到底碰了潘润了没有?

    樊篱挣扎着想从地上起来,他的动作一下子惊醒了潘润。

    潘润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在看到樊篱苏醒过来之后,整个人大大的松口气。

    樊篱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潘润。

    潘润狼狈的拢了拢长发,光着脚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说道:“我知道,经过今天,我们怕是要分开了。抱歉,我没办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过,你放心,你没有碰我,我没有让你碰到我。我知道你有洁癖,你不喜欢碰女人。可是刚刚我为了救你我真的是情非得已,我……”

    潘润一回头,就对上了樊篱亮晶晶的眼睛。

    潘润的话,忽然就说不下去了。

    “你都知道?”樊篱轻轻开口。

    潘润胡乱的点点头。

    眼下,到了这个程度,不承认也没什么意义了。

    “我的过去,你都知道?”樊篱继续问道:“包括我那些不堪的历史?”

    “首先 我不觉得那是不堪的历史,而只是你的一个噩梦。”潘润纠正樊篱的话:“我能理解。儿时的心灵创伤没那么容易痊愈。不然的话,你也不会等到现在……对不起,我说多了。我不该过问你的事情的,我也不是有心打听,而是娱乐圈里原本就没什么秘密,所以我自然会知道一些。我真的对你保证,你今天真的没有碰过我。你还是干净的。 我也知道,我知道的秘密太多,已经没有资格站在你的身边。所以,我消失。并且保证不会对外面的人说一个字。”

    潘润还想再说下去,樊篱的眼神却沉静了下来,一下子打断了她的话:“谢谢你,我的姑娘。”

    潘润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扶我起来,好吗?”樊篱开口。

    潘润马上光着脚过来,小心翼翼的将樊篱从地上扶了起来。

    在樊篱站稳的那一刻,樊篱忽然张开怀抱,一下子抱住了潘润。

    潘润顿时愣住了。

    她以为,樊篱醒来第一件事会怪罪她且跟她断绝关系的。

    毕竟,她碰了樊篱。

    却没想到樊篱醒来第一件事,是拥抱了她。

    “樊篱,你没事吧?”潘润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