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一十二章 刘义的男装情结
    “那是什么事儿啊?”闻一博跟沈柒同时问道。

    刘义眼神闪了闪,欲言又止。

    沈柒马上对闻一博说道:“一博,我早上就没怎么吃了,午饭在这里吃。你能帮我们去看看,午餐准备的怎么样了吗?”

    闻一博多精明的人啊,一下子就听懂了,当即站了起来,说道:“行啊,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我这地儿小,可也不能亏着你的肚子!我下去看看的!”

    闻一博一走,沈柒马上问刘义:“怎么了?”

    刘义垂下眼眸说道:“小七,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喜欢穿男装吗?”

    沈柒摇头:“难道不是个人爱好?”

    “是个人爱好不假,可是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却依然喜欢男装。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刘义轻轻一笑,眼底一抹苦涩。

    沈柒一怔。

    她跟刘义认识这么久,还真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她真的一直以为刘义只是单纯的喜欢男装而已。

    就像有的人喜欢房子有的人喜欢车,纯粹个人爱好不同。

    刘义喟叹一声,轻轻抱住了沈柒。

    “小七,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拳击吗?”刘义闷闷的开口说道:“女孩子打拳击真的很少见,不是吗?”

    “不是因为干爸吗?”沈柒再次一愣。

    “是,也不是。”刘义轻轻说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多年,感情一直都是空白吗?”

    沈柒顿时坐不住了。

    她忽然好自责。

    身为刘义最好的朋友,身为她的姐妹,自己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太不合格了!

    沈柒握住刘义的手,说道:“小义,对不起。我竟然什么都没有问过你。是我不好,你骂我吧!”

    刘义哈哈一笑:“傻丫头,我骂你做什么。其实这个事情,我爸妈都不是很清楚。我爸爸你知道的,大老粗一个,我妈忙的要死,天天不着家,能知道什么?”

    “是啊,干妈太忙了。”沈柒忍不住感慨的说道:“成名也是很累的。”

    “这个事情要从小时候说起来了。”刘义眼神微微暗淡了下去,整个人陷入了回忆之中:“在我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刚有性别意识的,我其实能明确区分出来,我是个女孩子,我不是男孩子。我妈只是太忙,把我丢给了保姆,所以并不知道这个界限点在哪里。在那个时候,我遇见了一个小男孩。”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弱小。浑身脏兮兮的,像个流浪的小狗狗。我记得,那年我大概四岁的样子,跟小睿小禾差不多大。我属于启蒙晚的,很多事情,都是朦朦胧胧懵懵懂懂。但是我也知道,助人为乐的道理。所以我把那个小男生捡了回去,因为家里没什么人,所以我很顺利的带着他到了我的房间。”

    “他吓坏了,我让他洗澡也不听,就缩在了洗手间的地上,那么小小的一团。我拽着他,放了浴池的水,给他洗刷干净。他就像是个无助的小猫,缩在那里,任由我给他冲洗,一声不吭。洗干净之后,我才发现,他全身上下都是伤。我问他,这是谁打的?他不回答。我让女佣带来了药箱,笨拙的给他上药。”

    “他一开始还配合,可是后面他忽然变得特别紧张,听到外面的时钟报时,竟然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等我追出去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我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个阴暗的小巷子里,我去那边是为了找我爸,途径的时候,我发现了他的身影。他正在被人打,那么长的鞭子,抽在了他的身上。”

    “他一声不吭的就抱着头蹲在地上,任由那个人狠命的抽着他。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就让司机夺下了他的鞭子。可是,那个人告诉我们,那个小男孩是他的孩子,他在教育他的孩子。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想站出来帮他,可是我太弱小了,我甚至不如现在的小睿小禾。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蹲在那里,一下又一下的挨打。”

    “第三次见到他,我问他为什么不逃。他终于跟我说话了。他说,他是跟着妈妈改嫁过来的。如果他反抗的话,他妈妈会挨打的。小七,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的爸妈还很恩爱,我听到这样的消息,我的心里有多难过?”刘义的眼眶里泛着泪花:“那一刻,我忽然明白,我需要力量,只有我拥有足够的力量,我才能去保护别人。”

    沈柒的眼眶也跟着湿润了。她万万没想到,刘义竟然还有这样的经历。

    “我告诉他,以后我会保护他。他很开心,慢慢的对我敞开了心扉,会跟我聊天。有一天,我跟他在街头溜达,正好看到一个酒店里举行婚礼,花童穿着漂亮的小西装,他一脸羡慕的看着那些花童,对我说,他在跟着妈妈改嫁之前,他也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我拉着他跑到了附近的一个服装店,给他买了一身漂亮的小西装。他小心翼翼的摸着那件衣服,却不肯穿在身上,他说,他太脏,配不上这么好的衣服。”

    “我把衣服硬塞给了他,他眼底的欢喜,怎么都遮掩不住。这个时候他才告诉我,下周三是他的生日,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原来比我还大两岁。可是因为营养不良,看着比我还小。我告诉他,下周三我有礼物要送给他。他很开心的答应了。分开的时候,我目送他走了很远很远。”

    “小七,那个时候的我,大概还不懂什么叫异性的喜欢。我只是觉得,我很喜欢他笑的样子。所以,那天,我准备了一份特别特别大的礼物给他。我想看到他对我笑的样子。可是小七,你知道吗?当我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带着礼物去找他的时候,却——”刘义忽然情绪失控,一下子抱住了沈柒,泣不成声:“却看到了他奄奄一息的样子。”

    沈柒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他继父喝多了,就会拿他撒气。那天,他继父发现了他藏起来的小西装。说什么都要抢走卖掉换钱,他死死的拦着不肯。他继父没想到向来逆来顺受的孩子竟然会忤逆他,于是酒劲上来,就往死了打。他就算挨打,可是依然把衣服护在怀里,不让他的继父抢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