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零七章 查尔斯的后事
    和管家没有回答,站在一边静默不语。

    贺老夫人轻叹一声,慢慢转身,在和管家的搀扶下,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她怔忪了片刻,才说道:“小七在那边,送他最后一程,也挺好的。”

    “老夫人,您别太伤心了。”和管家只能这样劝慰贺老夫人。

    贺老夫人轻轻一笑,仿佛在笑自己,也仿佛在笑这个世间苍生,更仿佛在笑所有还活着的人。

    “活到这个岁数,还有什么看不开的?逸宁呢?”贺老夫人转移了话题。

    “二少爷已经启程去法国了。”和管家低声回答说道:“处理完了查尔斯先生的后事,会跟少奶奶一起回来。听说,少奶奶已经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了。查尔斯先生对少奶奶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少奶奶又是个感恩的人,也把查尔斯先生当成了自己的父亲。所以,查尔斯先生的离开,少奶奶挺难受的。不过,听说查尔斯先生临终的时候,惦记的人却是——”

    “好了,别说了。”贺老夫人打断了和管家的话,说道:“逸宁跟小七的婚礼也快到了。你去准备吧。我累了,休息一会儿。”

    “是,老夫人。”和管家轻轻退下了。

    没过多久,和管家却再次过来了,手里捧着一个盒子。

    “老夫人,这是少奶奶送回来的。指名是给您的。”和管家说完这句话,就放在了桌子上,转身离开了。

    贺老夫人慢慢打开盒子,眼眸瞬间一凝。

    那是一副画卷。

    舒展开画卷,一个女子俏然挺立,回眸一笑。

    正是她年轻时候的样子。

    正是这一回头,攫住了那个男人一生的眷恋。

    贺老夫人将画卷再次卷好,放回了盒子之中,摆在了房间的一个角落里。

    那里还放着贺老先生的一副遗作。

    人已去,情无悔。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贺老夫人转身离开了房间,她想,她该去看看孩子们了。

    如今,那些情情爱爱,早就过眼云烟。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护着沈柒足够挑起贺家大梁,护着沈睿和沈禾平安长大,接棒贺家大业。

    在走到门口的那一刻,贺老夫人的脊梁慢慢挺直。

    她依然是多年前的那个撑得起天下的女王!

    贺逸宁一飞到法国,就看到了国内外铺天盖地的缅怀查尔斯的各种报道。

    查尔斯身为设计界的泰山北斗,创作了无数经典,更是将贺氏财团旗下的品牌,推向了全新的高度。

    贺家当年风雨飘摇之时,查尔斯先生不离不弃,一力扛鼎。

    真真是功不可没。

    如今,查尔斯在法国溘然长逝,贺逸宁身为贺家财团的当家人,自然是要亲自来吊唁的。

    只是查尔斯生前就立下了遗嘱,丧礼不必大办,所以,只邀请了查尔斯生前的几个好友。

    沈柒一身黑色长裙,脸上无妆,以家属的身份答礼。

    当贺逸宁出现在沈柒面前的时候,沈柒的泪珠再度滚滚而落。

    贺逸宁一把抱住了沈柒,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力的抱住了她。

    “老师走的很安详。”沈柒低声开口说道:“老师说,他很喜欢自由。所以,我给他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安放他最后的灵魂。”

    贺逸宁点点头:“好。”

    “逸宁,如果几十年之后,我们也要走这一步的时候,我也想跟老师一样,选择尊严的离去。”沈柒泪眼朦胧的说道:“好不好?”

    “好。我陪你。不管到什么时候,一直都陪着你。”贺逸宁拍着沈柒的后背:“我们永不分离。”

    沈柒用力点头。

    查尔斯先生下葬的那天,天上飘着小雨。

    所有人都静静的站在墓碑前,默默哀悼。

    沈柒最后一个将手里的花放了上去,静立在那很久很久。

    天色渐晚,只剩下了沈柒跟贺逸宁两个人。

    沈柒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

    贺逸宁也不着急,就那么的默默陪着她。

    这个时候,一个人打着伞,朝着两个人慢慢的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年纪跟查尔斯差不多的白人老太太。

    她一身漆黑,胸口别着一支茱萸。

    映衬的她脸色越发的苍白。

    “你大概就是他口中那个一直念念不忘的学生吧?”白人老太太用法语对沈柒说道。

    沈柒惊讶的转头看着她。

    “他说,你就像是他的女儿。总是放心不下。”白人老太太定定的看着沈柒:“如果真的是你,可不可以帮一个忙?”

    沈柒越发惊讶的看着她:“你是?”

    沈柒的法语不太利索,她德语还行,法语实在是差了点火候。

    “查尔斯有没有告诉过你,他过去的事情?”白人老太太反问沈柒。

    沈柒点点头。

    “我现在说的这个事情就是关于他以前的身世。你知道的,他原本出身的家庭很普通很一般,因为他,他的父母失去了工作,所以被丢给了远房的亲戚照看。结果他的那个亲戚因为太过贪婪,剥削了他不少的创作。”白人老太太开口说道。

    贺逸宁知道沈柒听的费劲,马上翻译给了沈柒。

    沈柒点头:“是的,我知道这个事情。”

    “查尔斯年轻的时候,的确是很生父母的气。可是到了后来,他逐渐放下了仇恨,选择了原谅。当他回头去找父母的时候,却发现他们早就不在人世了。连带着那些兄弟姐妹也是都失散了,听说他们都过的不好,死的死,走失的走失,最后只剩下妹妹远嫁到了你们国家,可是却一直没有具体的线索。”白人老太太继续说道:“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查尔斯找到这个妹妹的下落呢?”

    贺逸宁翻译完了之后,沈柒马上回答:“当然可以。不知道您有具体的消息线索吗?”

    “我听说查尔斯的妹妹生了个女儿,然后女儿嫁给了你们国家h省h市的一个富豪子弟,也生了一个女儿。”白人老太太微笑着说道:“好像,那个孩子叫诸葛悠悠。”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