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零二章 个性的妈妈
    金健坐在书桌前,抬头看了一眼闻夫人,说道:“你没有告诉我,家里今天会来这么多客人。你让我如何自处?”

    闻夫人笑着走了进去,从后面抱住了金健,说道:“生气了?”

    金健被闻夫人这么一抱,那一点火气,倒是渐渐的消下去了。

    他今年不过四十出头的年纪,比闻一博也大不了多少。

    正是很尴尬的时期。

    况且,他现在的身份,是闻夫人的情人。

    所以,他会生气也是情理之中的。

    闻夫人松开了金健,将窗帘缓缓拉开,看着窗外的景色,迎着透窗的阳光,轻轻说道:“我们在一起,也有十几年,快二十年了吧?记得当时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你还是那么的年轻朝气。一晃这么多年过去,我岁数大了,你也有了白发。”

    金健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背对着闻夫人。

    “我只是觉得,这么多年,一直都让你处于地下,委屈你了。如今我儿子带着未婚妻回到这个家,我也想让你晒一晒太阳。”闻夫人缓缓转身,阳光打在她的身上,映衬的她的五官反而模糊了。

    “我跟他虽然没有离婚,可是我们分居已经二十多年了。闹了那么久,也都累了倦了,连坐在一起吃饭都觉得是那么的煎熬。”闻夫人继续说道:“可是,我们却不能离婚。因为在结婚的时候,就曾经立下了约定,提出离婚的一方,必须放弃全部的一切。健,你说我能放弃吗?就算我的儿子已经成年,就算他已经不再需要我这个母亲,可是,他依然是我的孩子!”

    “可是我爱你,所以,我跑到了这里,跟你相守。”闻夫人低垂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眼睛,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我只是想用这个方式,将你正式带到我的孩子面前。哪怕他并不接受你,我依然也要表明这个态度。那就是,我一定会跟你在一起的。”

    “在一起?怎么在一起?”金健嘲讽的笑了:“你说过的,你如果提离婚,你就要放弃一切。”

    “如果,我说,我愿意为你放弃那一切呢?”闻夫人忽然抬头看着金健,眼神灼灼的说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很快就要做奶奶了。到了那一天,就是我全部放弃的时候!”

    “什么?”金健一愣。

    “是的。”闻夫人笃定的回答说道:“只要我做了祖母,那就是我彻底离开这里的时候!健,你还愿意等我吗?”

    金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这么多年了,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

    可是,时间久了,他真的不敢奢望这一切了。

    “你不后悔吗?”金健久久才问出这么一句话。

    闻夫人淡淡一笑:“我已经后悔三十年了。我的余生不长,我不想再后悔最后一个三十年。”

    金健终于笑了出来。

    楼下,沈柒忍不住问贺逸宁:“逸宁,你说,一博的父母为什么明明没有感情,却还不离婚呢?”

    贺逸宁小声解释说道:“他们当时的结合,也是迫于无奈。我听一博说过,他从很小的时候,就记得他们已经分居了。结婚的时候便不相爱,婚后怎么能相敬如宾呢?”

    “啊?”沈柒略吃惊的看着贺逸宁。

    “当年阿姨嫁给叔叔的时候,就是心不甘情不愿。可是家族联姻,谁都逃不过。于是,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因为阿姨是私生女,所以地位不高,而叔叔当年也因为性格太软,没什么有效建树。两个家族因为利益,结合在了一起。当时生下一博之后,两个人就天天爆发争吵,最后直接分居,然后各玩各的。”贺逸宁算是最了解闻一博事情的人了。

    “阿姨性格火爆强势,叔叔懦弱没有主见。女强男弱的模式,也被简家所厌弃。所以,阿姨就一气之下搬了出来,并且找了个男朋友。一直维持了将近二十年,大概这也是真爱了吧?”贺逸宁无奈的说道:“只是两个人都在憋着一口气,谁也不提离婚,可是谁都不待见对方。”

    “我记得你说过,现在的闻家,其实都是一博一手打造出来的?他们的财产应该并不是很多,那有什么可纠结的?”沈柒不明白的问道。

    “大概是牵扯到了一些隐秘事件吧。我毕竟是外人,知道的也不真切。”贺逸宁摇头说道:“一博小时候,闻家其实真的很一般,只能算是二流世家,跟一流家族还很远很远。一博长大之后,早早的就开始接触家族事业,然后一步步的将家族做大的。以前那些旁支都比这一支厉害,所以,经常被其他旁支欺负。等一博成功之后,这一支反而成了闻家最瞩目的一支。现在提起闻家,只知道闻一博,而不知道其他人了。换句话说,那些人还在二流世界打转,而一博早就是一流世家的创世人了。所以,说一博是富三代富四代并不合适。严格的说,一博才是真正的一代。”

    沈柒一脸的恍然大悟。

    这个时候,樊盛樊篱过来了,补充说道:“不仅仅如此。阿姨跟叔叔互相有把柄捏在对方的手中。他们不能轻易离婚的。”

    沈柒的好奇心又来了:“怎么说?”

    “他们在婚前就签了协议,如果主动提出离婚的人,不仅要放弃财产,还要放弃对孩子的抚养权、监护权以及父母亲的身份。”樊盛抓起一个水果抛给了樊篱,两个人一起啃了起来,说道:“如果阿姨跟叔叔提出离婚的话,那么,一博就不能叫母亲了。”

    沈柒的眼睛瞬间睁大:“怎么会有这么残酷的约定?”

    樊篱一耸肩膀,说道:“就是防止他们离婚啊!”

    贺逸宁点点头说道:“这一点我倒是没有听一博说过。”

    樊盛樊篱笑嘻嘻的说道:“小时候一博跟我们玩游戏,输了的时候,才告诉我们的这个秘密。我们也不觉得这个秘密有什么,所以一直替他保密。”

    沈柒忧虑的说道:“那,一博现在还很介意吗?”

    沈柒看了一眼院子中间跟刘义正在聊天的闻一博,说道:“刚刚那个人进来的时候,一博的脸色还是很勉强。”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