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一章 蔺馨的不安
    蔺馨眼神慌乱的躲闪着:“没,没有啊!你想多了!我怎么会生病呢?我就是,心情有点不太好。”

    贺逸其点点头,说道:“你也别太紧张了。工作失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只要能找到就没事了。”

    蔺馨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贺逸其的手臂,紧张的问道:“逸其,如果这些东西找不到,会怎么办?”

    “找不到?怎么可能?贺家大宅的东西,只要是贵重物品,每个物品上都有一个隐形码,没有奶奶和小七的许可,是走不出贺家这个大门的。”贺逸其笑了,说道:“好了,别紧张了,那个偷走东西的人,早晚会现行的。”

    蔺馨的脸色更绿了:“什么?走不出这个家门?”

    贺逸其顿时奇怪的看着她:“是啊,你怎么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你真的没生病?”

    蔺馨赶紧摇头:“没有啊!真的没事!我就是有点好奇啊。没事了,赶紧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贺逸其以为蔺馨还在担心自己的职位,忍不住说道:“我跟逸宁打过招呼了。你虽然因为工作失误会受到一定的惩罚,不过,逸宁说,还可以把你调到其他的岗位的。”

    蔺馨的脸色都黑如锅底了。

    贺逸其大概也是真的有点累了,没有看到蔺馨的脸色,说道:“睡吧。”

    蔺馨没有吭声,默默的看着贺逸其离开之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后半夜往往是人们睡的最深沉的时候。

    这个时候,正是防御最松懈的时候。

    蔺馨紧张了一天,也终于沉沉的睡过去了。

    一条黑影,倏然出现在了蔺馨的屋顶之上。

    这个人完美的躲过了监控,悄然潜进了蔺馨的房间之中。

    他轻盈的没有发出半分声音,轻巧的取走了蔺馨的笔记本电脑,一个灵巧的翻身就跳了出去。

    打开电脑,那些密码完全难不倒他,在笔记本上插上了一个优盘,轻松的就破解了所有的密码。

    通过这个电脑,顺利的摸到了蔺馨日常活动痕迹最多的几个网站,很快便查到了蔺馨的痕迹,顺着这些痕迹,顺藤摸瓜,不一会儿就摸到了很多的信息。

    蔺馨近期浏览过国内外的大型拍卖会。

    蔺馨近期有在同学圈里炫富,并自称是豪门准儿媳。

    蔺馨曾经在某论坛上留下了攻击性质的语言,只是因为对方才貌在她之上。

    蔺馨曾在同学群里声称要全资赞助同学们的新年聚会,聚会的地址是迪拜。

    蔺馨的所有痕迹,都被一一挖了出来。

    用完了电脑之后,黑影将电脑放回了远处,悄然离开。

    凌晨三点的时候,程天吉给沈柒发过来了一封邮件。

    沈柒听到电脑的叮咚声,马上就醒了。

    打开邮箱,是程天吉发过来的邮件。

    邮件很长。

    第一部分是蔺馨的生平资料。

    蔺馨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之中,但是也不算是贫困,算是比较富足的中产之家。

    因此,从小到大都是顺风顺水的长大了。

    因为长相漂亮,身边总是不乏男生的追求。

    也因为如此,蔺馨也养成了心高气傲的性子,总觉得只有王子才能配得上她。

    在四年多之前,贺逸其无意中就结识了蔺馨,对蔺馨算是一见钟情。

    为了这份感情,贺逸其真的是放下了贺家大少的架子,对蔺馨简直是予取予求,各种宠爱。

    蔺馨一开始并没有接受贺逸其,理由是贺逸其不够帅,或者是还达不到蔺馨对男朋友的标准要求。

    总之蔺馨一开始就是跟贺逸其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姿态,吊足了胃口,让贺逸其为她做了不少的事情。

    蔺馨在苦恋一个就把dj未果之后,终于接受了贺逸其的表白,跟贺逸其正式在一起了。

    而那个时候的贺逸其,依然不曾表露自己的身份和财富,总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因此蔺馨曾在跟贺逸其相恋的期间,跟一个富家子弟有过暧昧的关系。因为被贺逸其发现,蔺馨主动断绝了富家子弟的关系。

    贺逸其终于对蔺馨承认了自己是贺家长子的身份。

    蔺馨起先并不知道贺家长子意味着什么,因此跟贺逸其仍旧保持着平淡如水,但是也算是忠诚的恋人关系。

    直至去年冬天,贺老夫人大寿前夕,贺逸其主动对蔺馨提出带她回家。

    一开始蔺馨是拒绝的。

    可是当贺逸其告诉蔺馨,自己所在的贺家就是h省的贺家时,蔺馨欣然答应。

    蔺馨跟着贺逸其回到贺家之后,才知道贺家大少意味着什么。

    蔺馨从很小的时候就有拜金的倾向,只是家境尚可,所以表露的并不是特别明显。

    加上蔺馨心高气傲,以及身边并没有出现过什么真正的富二代,蔺馨的拜金属性被隐藏的很好,以至于贺逸其并未发现。

    这些资料都是蔺馨以前的事迹。

    虽然只有几个小时,程天吉搜集的还是挺全的。

    不得不说,网络真的是好强大。

    接下来,就是程天吉从蔺馨的笔记本电脑上找到的证据了。

    蔺馨浏览过的网站、咨询过的问题,虽然她都删掉了,可是在程天吉的努力下,还是都一一还原了出来。

    看到蔺馨详细的搜索过和田玉佛的价值以及琉璃珐琅的收藏价值还有字画的拍卖价值等等的问题之后,沈柒觉得问题似乎变得更严重了起来。

    难道说,这些东西,真的是蔺馨监守自盗?

    可是为什么呢?

    贺家的这些东西,在她结婚的时候就会送给她很多。

    到时候想有多少就有多少,何必监守自盗呢?

    然后偷了东西,再故意栽赃到和笑笑的身上?

    她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太过分了吧?

    沈柒看完了程天吉发来的邮件之后,忍不住一捶桌子。

    贺逸宁一下子醒了过来:“小七?怎么了?”

    沈柒实在是忍不住了,跳上床,一本正经的对贺逸宁说道:“逸宁,如果偷东西的人是蔺馨,我们真的可以秉公处理吗?”

    贺逸宁也清醒了几分:“什么?确定是蔺馨做的?”

    沈柒将程天吉发过来的邮件给贺逸宁看。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