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八章 让他们知道一下距离
    贺逸宁突然抓起那足够买下四条命的红酒朝着墙壁狠狠一摔!

    哗啦——

    酒瓶的碎渣伴随着鲜红的酒业,就这么四散溅射。

    喷在了他们四个人的身上,他们竟然连躲都不敢躲。

    是的,贺逸宁这一刻爆发的气势真的太吓人了!

    他们甚至连躲避都不敢了。

    “呀,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砸烂了我的珍藏。”贺逸宁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四个人说道:“怎么办?这瓶酒是我在苏格兰花了上千万的美金才拍到手的!我很宝贝这瓶酒的,竟然被你们四个毁掉了!小夏,你说怎么办好?”

    小夏忍着笑意回答说道:“这瓶酒当时在拍卖的时候,就曾经附赠了一个条件和服务。如果有人恶意损坏掉的话,sse杀手组织,将免费接下这个任务,将毁坏这瓶酒的凶手,全部斩首。”

    小夏的几句话,让地上的四个人全身都在打摆子。

    “呀,我的岳母大人的男朋友,不小心被杀手组织的人干掉了呢。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呢?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呀呀呀呀。”贺逸宁故意做出一副惋惜的表情说道:“我到时候一定会好好的安慰一下我的岳母大人,顺便给她介绍一个更优质的男朋友了。我的圈子里,好像不是贵族就是豪门,找一个适合我岳母的人,应该很容易的吧?”

    岳老板彻底怂了,一下子朝着贺逸宁爬了过去,想过去求饶。

    可是他还没靠近,就被小夏给拦住了。

    “贺总,求您饶了他们吧!我们知道错了!”岳老板都不用刑讯逼供,直接全部坦白了:“是,是我们不自量力,不该贪图沈家和贺家的名望地位,不该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该奢望跟贺总您攀上关系。是我们错了,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求贺总放过他们吧!”

    贺逸宁挑眉,笑的极其灿烂:“岳老板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小夏,扶起岳老板来!岳老板岁数比我大,这可使不得啊!”

    小夏伸手去扶岳老板,岳老板却是不停的给贺逸宁磕头求饶:“贺总,我已经明白您的意思了!求您看在我一把年纪的份上,就饶了我那三个不肖子孙吧!”

    岳玲岳美跟岳常哆嗦的跟钟摆似的。

    他们终于明白,贺逸宁并不是威胁他们。

    而是真的会这么干的!

    贺氏财团的当家人,怎么是可以被威胁的存在呢?

    岳玲跟岳美已经浑身瘫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岳常身为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就差尿裤子了。

    贺逸宁也不想看他们的丑态,直奔主题,问道:“那岳老板打算怎么去做呢?”

    “我这就跟沈子瑶说清楚,我们我们不合适!”岳老板马上表态,就差指天发誓了:“我一定会从她的生活之中彻底消失的!我不会留下任何麻烦的!”

    贺逸宁一脸的惊讶表情:“啊呀呀呀,我什么都没说啊?”

    “是是是,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主意。我忽然觉得我跟沈家真的不合适,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单身的,我对发妻余情未了,不适合再婚。对,就是这样!”岳老板一边疯狂擦汗一边说道。

    贺逸宁嘴角一勾,一抬手,小春马上将湿巾递给了贺逸宁。

    贺逸宁擦干净手指,随手丢在了桌子上,转身离开了房间。

    小春脚步一顿,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岳老板,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小春马上跟上了贺逸宁的脚步,其他人纷纷跟上。

    小夏也跟着脚步一顿,想了想,补上一句:“哦,忘记跟你们说了。我们家总裁的母亲,其实就是个杀手。这种事情,下手还是很方便的。”

    小夏说完了也跟着走了。

    岳常终于尿裤子了。

    小夏嫌弃的摇摇头,跟着走了。

    小秋小冬看也不看,一起走了。

    等房间里只剩下岳老板和他的三个儿女之后,四个人一起瘫在了地上,很久很久都没回过神来。

    贺逸宁离开了酒店之后,马上说道:“明天就是除夕了,今儿该回了。收到小禾的礼物,这个年,就好过了。”

    小春低声说道:“小小姐好像给先生和夫人都送了一幅画,做新年贺礼。”

    贺逸宁凤眸微微一亮,随即一弯。

    怎么办?

    就是好骄傲怎么办?

    就是想告诉全世界,他的女儿是最可爱的怎么办?

    怎么办?

    就是想晒娃怎么办啊!

    唉,可惜现在还不能。

    贺逸宁喟叹一声,说道:“走吧,回去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正在帮忙挂灯笼的沈子瑶终于接到了岳老板的信息。

    岳老板甚至连打电话的勇气都没有,只敢给沈子瑶发了一条分手信息。

    “子瑶,对不起。邻近年关,我忽然忆起发妻,心中百感交集。往昔种种,皆历历在目。我可能还没有准备好重新组建一个新的家庭。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看到这条信息,沈子瑶的心底,瞬间百感交集。

    沈子瑶其实不以为这个结局。

    或许说,在那天下午回来之后,她已经料到了这个结局。

    只是收到这条分手信息,沈子瑶还是感觉到百感交集。

    沈柒挂好了灯笼,回头一看,看到沈子瑶正在发呆,马上下了梯子,抱住了沈子瑶:“妈?怎么了?”

    “没事。”沈子瑶收回手机,笑了笑,抬头看看挂了长长一溜的灯笼,说道:“每年的春节都要挂一串这样的灯笼,这是咱们家的传统。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小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哥哥们的肩膀上挂灯笼。没想到,一眨眼,我的小外孙们都可以做这样的事情了。岁月不饶人啊!”

    沈柒抱着沈子瑶的手臂撒娇:“哪里有,妈妈还是那么的年轻好看!”

    沈子瑶娇嗔一点沈柒的鼻尖:“就你嘴甜!对了,他们跟着老四去了那么久,怎么还没回来?”

    沈子瑶的话音刚刚落下,外面就传来了沈睿跟沈禾叽叽喳喳快乐的声音。

    “真是不经念叨。说曹操,曹操就到。”沈柒松开沈子瑶,朝着外面走过去。

    看到沈睿跟沈禾兴奋的通红的小脸蛋,沈柒蹲下,抱住两个孩子。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