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一章 父女关系被挑明
    在四年前,贺逸其偶遇蔺馨,那叫一个一见钟情,当即就展开了追求。

    贺逸其呢,也是个低调的贵公子。

    在外不会到处打着贺家大公子的头衔到处招摇,只是很低调的说,自己家里还算是有钱。

    蔺馨当时对贺逸其真心不是太感冒,可是看到贺逸其的气质很好,谈吐不凡,尽管贺逸其五大三粗的不符合她对美男子的定义,然而还是没有明确拒绝贺逸其。

    那年的贺逸其就是满世界溜达,所以多少有点不修边幅。

    加上不需要出席各种场合,所以衣着都是以休闲宽松舒适为主。

    蔺馨就真的相信贺逸其只是单纯的家里有点钱而已。

    后来的四年,贺逸其才逐步告诉蔺馨自己的情况。

    蔺馨挑挑拣拣也到了大龄的阶段,最后觉得跟贺逸其相处的也不错,所以也就跟他正式在一起了。

    在她听说贺逸其家庭情况的时候,确实是一厢情愿的把电视剧里的苦逼女主代入到了沈柒的身上去了。

    嘛,台言现代剧都是这样演的嘛。

    嘛,香港宫斗宅斗剧也都是这样演的嘛。

    嘛,国内除了偶像剧之外,就很少有反应豪门的影视剧嘛。

    嘛,反正蔺馨就是那么一厢情愿的认为豪门的女人都很苦逼了。

    然后蔺馨就一直不肯跟着贺逸其回家,直到今年贺老夫人的大寿,这么重要的日子,蔺馨再不来就不合适了。

    结果,她一到贺家,这里的一切分分钟推翻她对豪门的设定。

    她开始后悔了。

    她应该早点接受贺逸其的追求,然后也做一个精致的贵妇人的。

    谁说嫁进了豪门,就一定要相夫教子?

    看贺家这么开明,沈柒都能去德国进修,还能创立自己的公司品牌!

    她完全也可以这样啊!

    嫁给贺逸其,成为贺家大少奶奶之后,不就更有条件更有资源,去做她想做的事情了吗?

    此时的蔺馨,还不清楚贺逸其已经放弃了继承权,只以为贺逸其可以跟贺逸宁一样,可以对贺氏财团执掌江山。

    原本,贺逸其的确是可以进入公司高层,掌控一定的股份,跟贺逸宁一起决策公司的未来的。

    然而在四年多前,贺逸其为了逃避那个婚礼,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个权利。

    现在的贺逸其,只是一个闲散王爷,是真的闲云野鹤了。

    因为贺家的权利,都已经集中到贺逸宁手中了。

    然而,这一切,蔺馨都不知道。

    大家转移到了餐厅之后,按照顺序就坐。

    和管家安排厨师送来了头汤,让大家暖暖胃。

    菜上的很慢,就是为了让大家慢慢吃,慢慢聊。

    贺逸其在餐桌上,风趣的讲述了这几年自己的收货。

    他走遍了五大洲,看了很多以前想看却没时间看的风景。尝试了很多职业,品尝了很多市井百态,对人生有了一个新的领悟。

    后来他承包了一个山头,种植了很多的水果。

    不为了买卖,只是为了体验生活。

    他的水果大部分都是半卖半送,所以很快被抢购一空。

    赚来的钱,都捐给了慈善事业。

    所以,贺逸其这几年,真的是过的特别的充实。

    贺家并不觉得贺逸其这么做,有什么不好,反而觉得他选择了喜欢的生活方式,是一种很幸运的事情。

    所以贺逸宁、闻一博、樊盛樊篱都是非常认真的恭喜贺逸其,都是真心的为他高兴。

    贺逸其聊到开心的地方,也会说起自己最苦逼的样子。

    说他丢了钱包,没有钱坐车,不得不给人家做送水工赚路费。

    说他因为同情乞丐,结果被人骗。

    说他去酒吧喝酒,因为品出了假酒准确投诉,却被对方追的满大街跑。

    如此等等。

    的确是一些很新奇的体验和感受。

    沈柒一直都在微笑倾听,并没有打断贺逸其的讲述。

    蔺馨也没说话。

    两个人同样没说话,可是蔺馨却感觉出了差距。

    那就是,沈柒真的是很感兴趣的听,而蔺馨却是想嘲讽贺逸其很蠢。

    蔺馨忽然明白,原来这就是她跟沈柒最大的差距。

    每一道菜都做的极其精致,哪怕都是为了照顾贺老夫人的口味,可是依然很好吃很好吃。

    蔺馨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

    她对豪门的概念,才一点点的刷新着。

    沈柒看蔺馨喜欢某一道菜,就会很少动。

    蔺馨慢慢察觉了,冲着沈柒笑了笑,笑容却很勉强。

    孩子们吃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贺老夫人对和管家说道:“小孩子坐几个小时可坐不住,让人带着他们到处玩去!玩累了再回来吃!”

    沈睿跟沈禾眼前一亮。

    饭桌上确实有一些话题,并不适合小孩子,所以沈柒对沈睿沈禾说道:“别到处乱跑,上回的教训可记着了?”

    “记得了!”沈睿跟沈禾同时开口回答。

    上次在冯曼伦家里的遭遇,他们可是有生难忘了!

    “去吧。”沈柒点点头,沈睿跟沈禾开开心心的离开餐桌,跑到外面去玩了。

    贺家好玩的地方可是很多的。

    这里的小桥流水、假山林立,小岛悠然,可都是实打实的美景。

    别看是腊月时节,这里的景致依然是美不胜收。

    沈睿跟沈禾跑到了小岛上,看着湖水水汽氤氲,忍不住问道:“这里也是温泉吗?”

    负责跟着他们的佣人回答:“这里下面有一个天然泉眼,一年四季之中,就是冬天的时候才有这个景致。”

    “哇!”沈睿跟沈禾忍不住同时惊叹了起来:“这里的房子真的好赞啊!听说,贺家大宅当年建造的成本超过了五个亿?”

    佣人回答:“是的,这里全部的建材和人工都是精益求精,全国别无分号。”

    沈禾忍不住拍拍手说道:“我好喜欢这里。我如果能天天生活在这里该多好啊!我一定会更有灵感的!”

    “小禾,我们不如在这里画画好不好?”沈睿提议说道:“我好想把这里画下来!”

    “好!”沈禾拍拍手说道:“我要去那边画,我要把整个院子的景致都画下来!”

    沈睿马上对佣人说道:“可以麻烦帮我们拿画板过来吗?”

    “小少爷,小小姐,我这就去拿,你们不要到处乱跑啊!会有危险的!”佣人忍不住叮嘱说道。

    “放心啦,我们不会作死的!”沈禾笑嘻嘻的回答说道。

    佣人这才放心的去拿东西了。

    沈禾跑到假山上,坐在那个位置,正好可以将整个院子收入眼底,这个角度很适合绘画。

    一会儿功夫,有人拿来了画板递给了沈禾。

    沈禾支好了画架,挑好笔,就开始作画。

    旁边的佣人并没有离开,沈禾也不在意。

    沈禾专心致志的画着画,反正自己的画作也不是什么大作,比不得姥姥的作品都是值钱的,所以无所谓被看喽。

    画着画着,旁边的那个佣人突然开口了:“小小姐好有天分!一定是遗传的!”

    沈禾笑眯眯的道了谢:“我姥姥确实是很有天分!听妈咪说,姥姥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就是小有名气的画家、作家和诗人了呢!”

    “是啊,沈家确实是出人才。不过,小小姐也很像二少爷呢。”佣人继续说道。

    沈禾笑嘻嘻的说道:“怎么会呢?我跟准爹地是巧合啦!”

    “巧合?怎么会是巧合呢?”佣人一脸惊讶的说道:“这就是遗传啊!只有沈家跟贺家这么完美的基因,才会有小少爷和小小姐这么完美的存在啊!”

    沈禾的手指一顿,转头,大眼睛忽闪忽闪,不解的看着这个佣人:“你在说什么啊?”

    “天哪,小小姐,你不会不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吧?”佣人一脸惊讶的表情:“我以为你早就知道的。”

    “知道什么?”沈禾的心底升起一个不祥的预感!

    从前天开始,她的心底就莫名的闪过一个不安的预感。

    她从来没有这么慌乱过!

    “我不能说了!”佣人突然变得慌乱了起来,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副说错话的表情。

    “我让你说!”沈禾放下了画笔,攥在手心里,手心开始冒汗。

    那个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难道说.妈咪跟贺家.

    佣人这才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事情,我还以为你是知道的呢你妈咪跟你爹地四年前就已经结婚了,你不会真的不知道二少爷就是你的亲生父亲吧?”

    “你说什么?”沈禾尖锐的反问了一句:“你说.准爹地是我的亲生父亲?”

    沈禾一下子站了起来,小脸一片煞白。

    面前的画架,哗啦一声撞倒在了地上,瞬间散落一团。

    “是啊!不然的话,我们为什么叫你小小姐呢?因为你是贺家货真价实的小姐啊!”佣人回答说道。

    沈禾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眼前瞬间闪过了跟贺逸宁相处的每个片段,有开心的有甜蜜的有幸福的从来就没有过不开心的!

    可是,可是为什么?

    他为什么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他为什么就是那个当年抛妻弃子的坏男人?

    他为什么就是那个自己唾弃了这么久的不负责的大坏蛋!

    为什么?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

    难怪自己总是觉得跟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原来.竟然是因为这样!

    沈禾转身朝着沈睿飞奔了过去。

    女佣站在原地,拨通一个号码,低声说道:“第一步已经完成。”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