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章 大寿下的危机涌动
    沈柒给沈睿做了跟贺逸宁相同的造型,俩人的相似度简直又上了一个台阶。

    沈禾都忍不住说道:“如果不是我后来才认识的准爹地,我都要以为准爹地就是我们的亲生爹地了!哥哥跟准爹地简直是越来越像了唉!”

    沈柒跟沈睿同时一噎,这话没法接!

    沈睿只是年纪小还没正式张开,所以还是偏秀气偏漂亮。

    可是沈睿跟贺逸宁是真的切切实实的翻版啊!

    沈禾见沈柒跟沈睿没说话,笑嘻嘻的说道:“所以这就是缘分啊!注定我们虽然是陌生人,却因为长相相近,终于会变成一家人的嘛。妈咪,哥哥,你们俩为什么脸色这么差?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沈柒跟沈睿同时摇头。

    “好奇怪,你们今天的样子,都好奇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呀?”沈禾开玩笑的问道:“不会是知道了我亲生爹地的下落,却不肯告诉我吧?”

    沈柒跟沈睿再次一噎,这话仍旧没法接!

    “哈哈哈,我跟你们开玩笑的啦!”沈禾笑嘻嘻的说道:“妈咪跟哥哥今天真好玩。你们如果知道我们亲生爹地的下落,怎么会不告诉我呢?走啦走啦,我们要出发啦!我要去看看准爹地今天是不是更帅!我最喜欢他啦!他做我的后爸最合格不过啦!”

    沈柒跟沈睿苦笑一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母子三个出了房间,看到刘义也打扮的超级帅气。

    沈禾一下子抱住刘义的大腿:“干妈好帅!将来等我长大了,我也要找个像干妈这么帅的男朋友!”

    刘义哈哈一笑,将沈禾举高高,说道:“那可不行,将来要找个比干妈还帅的才行!”

    沈禾笑嘻嘻的回答说道:“可是小禾就喜欢干妈这么帅的呀!”

    刘义狠狠亲了沈禾一口:“小禾的嘴巴这么甜,将来不知道得什么样子的男孩子才能驾驭的了啊!”

    贺逸宁跟闻一博都在楼下等着了,樊盛樊篱站在一边,彼此给对方整理着衣服。

    大家都是帅气的不行。

    沈陆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穿着一身深灰色正装,也是帅的不要不要的。

    沈柒跟刘义牵着沈睿沈禾的手,慢慢走下了楼梯。

    贺逸宁跟闻一博看的眼前一亮。

    他们各自看着自己的心上人,都是看的一团甜蜜。

    樊盛樊篱同时跑了过来,一起蹲下:“哇,我们的小王子小公主今天好漂亮!”

    沈睿跟沈禾一看到樊盛樊篱,顿时也笑开了花儿。

    这两天樊盛樊篱陪着他们玩,这俩孩子也跟樊盛樊篱玩成一团了。

    沈睿沈禾一下子扑进了樊盛樊篱的怀中,任由他们抱起自己,继续玩猜猜谁是樊盛谁是樊篱的游戏。

    “走了走了,别让奶奶等着急了!”沈柒笑着说道:“听说大哥已经带着女朋友回来了,我们也赶紧回去吧!:”

    “好!”大家应了一声,纷纷跟着一起转身离开。

    到了贺家大宅,整个宅子里都是一团喜气洋洋。

    路上遇到的工人们,也都穿上了喜气洋洋的红色薄绒外套,个个精神的很。

    一到贺老夫人的院子,就看到院子里到处都挂着大红灯笼,对联全都是以祝寿为主题的。

    贺老夫人正坐在软榻上,拉着一个女孩子的手说着话。

    这个女孩子大概就是贺逸其追了四年的蔺馨。

    “来了来了,他们都来了。”和管家一进门就跟贺老夫人打招呼。

    贺老夫人闻言,一下子松开了蔺馨的手。

    蔺馨嘴角的笑意多少有点僵,可是随即恢复了正常,转身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两帮人就这么一下子打了个照面。

    “祝曾祖母多福多寿,年年有今朝、岁岁皆平安!”沈睿跟沈禾一落地就蹦蹦哒哒的朝着贺老夫人跑了过去。

    “哎哎,好好!我的宝贝儿,慢点跑,别摔着了!”贺老夫人开心的脸上都笑成了一朵花。

    有人拿来了蒲团,沈睿跟沈禾一下跪在蒲团上,恭恭敬敬的给贺老夫人磕了三个头。

    “起来起来,快起来!来来来,这是曾祖母给的红包,拿着!”贺老夫人从和管家手里拿过两个红包,递给两个孩子:“古语说,长者赐不可辞。拿着!”

    沈睿跟沈禾甜甜的叫着:“谢谢曾祖母!”

    两个孩子开开心心的收下了红包,贺老夫人更加的开心了。

    今年的大寿是最简单的了,其他的礼节一切都免了,可是这个磕头行礼是不能免的。

    大家按照顺序,都给贺老夫人磕了头。

    这就算是礼成了。

    “好了好了,今天是真没外人了,就你们几个人,就当是家宴吃,别拘束着。”贺老夫人笑着说道:“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逸其带回来的女朋友,叫蔺馨,年纪跟小七差不多。逸其追了四年,可算是追回家了,不容易啊!”

    “奶奶说笑了,是蔺馨不敢高攀。”蔺馨在一边略带羞涩的回答说道。

    “这是我家老二,逸宁,这是他妻子,也是你的妯娌小七,这是他们的一双儿女,沈睿跟沈禾。这是闻家少爷,这是小七的干姐妹,也是未来的闻家少奶奶。这位是小七的哥哥,亲哥哥!也是我们贺家的亲家。”贺老夫人挨个给蔺馨介绍,介绍到沈陆的时候,蔺馨明显的呆了呆:“这是樊盛樊篱,樊家的双胞胎少爷。混娱乐圈的,就没人不认识他们的!”

    大家都是礼貌的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这个时候,贺逸其抱着一个果篮进来了:“奶奶,看我,新鲜采摘的水果逸宁,一博,樊盛樊篱你们都来了啊!小七也回来了?这两位是”

    贺逸其常年不着家,真心不认识几个人啊。

    贺老夫人再给贺逸其介绍了一下,贺逸其这才跟对方热情的握手说道:“原来都是亲戚!来来来,都坐都坐!尝尝我自己刚刚种的水果。保证你们喜欢吃!”

    沈柒忍不住说道::“大哥,你这四年不会去种果树了吧?”

    “为什么不可以?”贺逸其笑呵呵的说道:“生活是多种多样的,不一定做豪门少爷就会开心,不一定在山上种果树就不开心!再说了,有蔺馨给我做支持,那是甜到心里啊!”

    听着贺逸其公开秀恩爱,大家都笑了起来。

    “今天的饭吃一整天,大家都别拘束,走走走,我们去餐桌上,一边吃一边聊。”贺逸其身为大哥,虽然在外面疯跑了四年,该有的贵气还是有的。

    大家纷纷响应。

    蔺馨跟沈柒同时去搀扶贺老夫人。

    贺老夫人把手放在了沈柒的手心里,蔺馨眼底瞬间闪过一丝的失望,却也挽着贺老夫人的手臂,一起往外走。

    “奶奶,听说厨师提前三天就开始炖汤了?”沈柒笑着问道:“今天这顿大餐,可是丰盛的很呐。”

    “对,今天这一天呐,吃不饱不准走。哈哈哈。”贺老夫人爽朗的笑着。

    她今天穿着沈柒设计的服装,带着沈柒和孩子们一起设计定做的首饰,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精神。

    沈柒笑着对蔺馨说道:“嫂子虽然第一次来,可别拘束啊!”

    “啊,不会不会。”蔺馨笑着摇摇头。

    蔺馨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看看沈柒一身精致漂亮的高定,再看看沈柒保养的如同二十岁少女般的肌肤,玲珑的身段完全不像是生过一双儿女的样子。

    蔺馨又看看自己手上的皮肤,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她原本还是挺骄傲自豪的。

    她是同学们中间的佼佼者,是当之无愧的系花,也是同龄人中保养的最好的。

    可是跟沈柒比起来,她终于感受到了差距。

    沈柒是精致到了每个毛孔,而她只是看起来还好而已。

    沈柒的这一句嫂子,听的蔺馨的心里,多少有点不太自在。

    贺老夫人也笑呵呵的说道:“是啊是啊,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就该亲近亲近!蔺馨啊,别看你弟妹岁数跟你差不多,可是年轻有为啊!自己在德国进修,然后成立了自己的品牌公司s.a,现在也都敢跟一线品牌pk了。近期在准备推出珠宝系列,看,我身上的首饰,就是她们设计的!”

    贺老夫人到现在都不忘记显摆显摆沈柒设计的首饰。

    蔺馨听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原来她还觉得她挺骄傲的,现在比起来,她的那点骄傲算什么?

    她以前只是单纯的知道贺逸其是出身豪门,可是从没想过是如此顶级的豪门。

    她以前一厢情愿的认为,豪门里的女人都是苦逼的,都是悲惨的,都是被男人欺骗玩弄却不得不为了生活委曲求全的。

    甚至她还觉得很可怜沈柒,觉得她为了豪门生活,一定活的很悲惨一定活的没有自我一定活的很憋屈。

    可是今天一见,她忽然发现她想的都错了。

    娱乐新闻误导了她对豪门的印象。

    以至于大错特错。

    沈柒非但活的很精彩,而且还很得到贺家上下的爱戴和宠爱。

    丈夫疼爱,儿女可爱,家里的老太君更是疼在了骨子里。

    蔺馨的心里,忽然有点不平衡了。

    如果四年前她不是高傲的吊着贺逸其的话,那么现在的她,是不是也可以像沈柒这么高贵精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