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九章 不安的预感
    冯可欣离开餐厅之后,站在街头矗立了很久。

    她绑架了沈陆,就意味着她将永远都不能回到国内了吧?

    不过,回来又能怎么样呢?

    冯家对她来说,已经形同鸡肋。

    那个只知道利益的家人,还不如没有。

    她不如用沈陆换一个安稳后世。

    只要拿到了珠宝行全部的股份,那么她未来的下半辈子也就有所依靠了。

    就算不靠男人,她也能活的很好了。

    当然,前提是她要学会隐藏自己,从此不再以真面目行走。

    冯家大小姐的名头?

    呵呵,见鬼去吧!

    她才不稀罕!

    还是踏踏实实的赚钱最重要!

    就让那群辜负了她的人,都去死吧!统统都去受死吧!

    冯可欣的眼底闪过一团狂热,让她整个面孔都跟着开始变得扭曲,几乎让人无法相信,她蜕变的如此厉害。

    比起崔月岚的愚蠢,冯可欣确实聪明多了。

    她不会明着对沈柒或者刘义下手,她会采用隔山打牛的方式,针对沈陆,从而击垮沈柒,再而击伤刘义。

    反正,所有伤害过她的人,她统统都不会放过!

    冯可欣招停了一辆出租车,很快便离开了。

    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

    另一边,沈陆一个人在公司里,对着电脑屏幕呆呆的出神了很久了。

    此时,公司的其他人都已经下班离开,就只剩下沈陆一个人在这里发呆。

    直到感觉一丝凉意,沈陆才意识到,天色黑了。

    沈陆慢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拿起外套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一封邮件叮咚到达。

    沈陆轻轻一点鼠标,一封全德文的邮件出现在他的面前。

    “我在上次一起吃饭的地方,还是那个位置,还是那个套餐。只是,吃饭的人,从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只是,这里似乎变得更冷了。”

    邮件没有署名,可是沈陆却知道这个邮件是崇明发过来的。

    原来,他现在在德国。

    那一年,德国也是大雪纷飞的季节,在沈陆最疲惫的时候,崇明从天而降,硬拖着沈陆顶着大雪出来吃东西。

    尽管沈陆又气又恼,却也因为突如其来的放松,从而获得了灵感,让《梦幻人生》这款游戏正式形成。

    所以,那一顿饭,沈陆记忆犹新。

    沈陆点了回复,用德文回复了一句话,想了想,却又删掉了。

    关掉邮件,关掉电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正在德国的崇明盯着电脑已经很久了,可是等了那么久,都没有等到沈陆的邮件回复。

    崇明的眼神变得越发阴郁邪祟了。

    崇明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刚要砸碎眼前的电脑。

    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警兆,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心慌。

    崇明的瞳孔瞬间收缩,一下子捂住了心脏的位置。

    这个警兆不好!

    是哪里要出问题吗?

    这是危险来临来的预警。

    他以前就是靠着这个预警躲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暗杀和追捕!

    他反复想了自己的路线,确定绝对没有可能被抓到。

    既然不是他的问题,那么.到底是谁会有危险呢?

    崇明马上想到了沈陆。

    毕竟他现在最在乎的人,也就只有沈陆了!

    难道说沈陆有危险?

    崇明一下子打开电脑,再次给沈陆发了个邮件:“你在哪里?你那边是不是有危险?这几天你哪里都不要去,等我回去找你!”

    邮件发出去,依旧泥牛入海不见踪影。

    崇明并不知道,沈陆的电脑已经关机,再也收不到这封邮件了。

    崇明原地等了片刻,马上命令了下去:“马上去中国!他有危险!”

    属下转身去了片刻再次回来:“崇明先生,直飞中国的航班都取消了,整个德国一半的疆域都在下雪,飞机无法起飞!”

    崇明的眼眸再度收缩:“转路去法国,从法国飞!”

    “是,崇明先生。”属下们快速收拾东西准备转移。

    天空的雪,还在纷纷的下个不停。

    崇明觉得这个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沈陆,你千万不可以有事,不可以!

    崇明几乎是不顾暴露行踪,疯了似的赶往法国。

    这一刻,他不想赌气,不想未来,只求沈陆平安。

    此时此刻的景华庄园。

    沈柒,刘义带着孩子们去吃饭,一进门,贺逸宁跟闻一博正在沙发上低头谈着事情。

    看到她们过来,同时朝着她们挥挥手,说道:“我们一会儿就好。”

    沈柒跟刘义带着孩子们去洗手,管家已经指挥厨师们将晚餐摆好了。

    贺逸宁对闻一博说道:“冯曼伦虽然起死回生,不过也不足为虑。现在想跟我们争,还是底气不足的。樊盛樊篱昨天过来的时候,也跟我提过这个事情,我觉得,还是可以观望一下的。”

    闻一博点头说道:“我也赞成观望一下。毕竟你帮了赵雯雯一次,赵雯雯没道理坐视不管。”

    “就是这个道理。”贺逸宁压低声音笑着说道:“毕竟,赵雯雯喜欢的人,可不是冯曼伦。而且冯曼伦恢复的越快,对赵家就越不利。所以,我暗中扶持了赵家,赵雯雯如果是个聪明人的话,不会自毁长城。”

    闻一博点点头。

    两个人商量了一会儿,终于决定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大家就不谈工作了,只聊明天的寿宴。

    闻一博跟樊盛樊篱因为从小就是跟贺逸宁一起在贺家大宅吃喝睡,所以也算是亲友,因此才会被邀请一起参加这次的寿宴。

    而且是以亲属的身份,不是以闻家大少和樊家少爷的身份。

    所以,大家都在讨论怎么在明天让老夫人开心。

    大家正吃着饭,小春快步走了进来,在贺逸宁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崇明突然现身法国,似乎打算从法国转机回来。”

    贺逸宁凤眸一挑。

    崇明突然从法国转道?而且还是走明路?

    他疯了吗?

    不知道这样会被狙击?

    还是说,国内发生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以至于让他顾不得自身的安危,疯了似的回国?

    莫非是沈陆有危险?

    贺逸宁马上从小春的手里接过手机,拨通了沈陆的电话。

    沈陆电话很快接通了:“逸宁?有事?”

    贺逸宁反问:“你没事吧?”

    沈陆笑了笑:“我能有什么事情呢?如果说有事的话,大概就是准备明天的礼物。毕竟,我是以娘家人的身份去祝寿的。礼物不能太轻。”

    贺逸宁也笑了:“你没事就好。”

    挂了电话,贺逸宁也没多想,将手机递给了小春,说道:“他没事。”

    小春收回手机,转身离开。

    这一夜似乎很平静,也似乎不是那么的平静。

    景华庄园跟贺家大宅热闹的很,大家都在讨论着明天的寿宴。

    在一个被大家所遗忘的角落里,冯可欣正在做着紧密的部署。

    想要在半路上拦截沈陆,可不是多么容易的事情。

    所以,必须要把沈陆吸引过来。

    而想要沈陆主动上钩,那就只能对沈柒下手。

    对沈柒下手,现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可是,沈柒也是有软肋的。

    她的软肋就是她的一双儿女。

    换句话说,只要绑架沈睿跟沈禾,沈柒必定上钩,沈柒一旦上钩,沈陆就会跟着过去。

    一环扣一环,一人扯一人。

    可是问题说回来了,想绑架沈睿跟沈禾,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冯可欣原本很为这个问题头疼,可是,当她无意中跟踪沈禾的时候,听到沈禾称呼贺逸宁为准爹地,而不是爹地或者叔叔。

    冯可欣稍微一打听就知道,沈禾压根不知道贺逸宁就是她的亲生父亲。

    而且沈禾在东北的时候,就公开给沈柒找过男朋友。

    那么显然,沈禾是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有着很大的不满的。

    而现在所有人似乎都瞒着沈禾这个事实,沈禾也一直不知情。

    那么,如果由她来挑破这个秘密的话,激怒沈禾,让她做出什么事情的话,那不就有机会了吧?

    冯可欣现在做的部署,就是这个事情。

    说来也是巧,贺家大宅那边有个专门做清洁的大婶,她老公正好是在冯家上班。

    冯可欣利用冯家大小姐的身份,找到了他,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个清洁大婶,威逼利诱,让她到时候引导沈禾做出错事。

    只要沈禾犯错,她就有机会了!

    冯可欣的部署一步步,全都设置好了陷阱。

    现在她张开了这个陷阱,就等着他们进来了。

    斗转星移,新的一天终于到了。

    狩猎者,已经开始布网。

    早上一大早起来,沈禾就跟沈柒腻歪:“妈咪,我要跟你穿母女装。”

    “小禾乖,今天不可以哦。”沈柒笑眯眯的捏捏沈禾软嘟嘟的小脸蛋,说道:“今天是老夫人的大寿,我们都要穿的喜庆一点。而且,今天还会有别的客人,我们不能任性哦!”

    沈禾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好吧,妈咪,曾祖母喜欢小禾设计的花朵吗?”

    “喜欢啊!她可开心了,戴上就不舍得摘了呢!还夸奖小禾有天赋呢。”沈柒替沈禾梳好了辫子之后,挑选了一个钻石镶嵌的发卡,别在了耳际,整个人清清爽爽,又可爱又庄重。

    沈睿就简单多啦。

    一身帅气的宝蓝色小西装,就帅的不要不要的。

    随着年岁的增长,沈睿的五官也越有趋势像贺逸宁靠拢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