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六章 冯曼伦也这一趟车
    沈柒看了一眼孩子们,回复信息:“别闹。”

    “有保镖们看着,他们不会有事。”贺逸宁继续发信息:“不然我让小夏过去守着他们。我在隔壁车厢等你。”

    看着这样的信息,沈柒一阵面颊发烫。

    她挣扎了一会儿,才回复了一个字:“好。”

    沈柒推门出去,小春跟小夏都在外面等着了。

    两个人笑嘻嘻的站在一边,什么都没有说。

    沈柒略有点不好意思的跟他们点点头,转身就去了贺逸宁所在的车厢。

    两截车厢相连,也就两分钟就走过去了。

    贺逸宁站在走廊的位置,看到沈柒过来,大步上前,将沈柒一把拥进了怀中,面孔埋进沈柒的发丝之中,深呼吸一口气,闷闷的说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明明才跟你分开一个小时,却好像分开了很久很久。小七,你说,下辈子我还能找到你吗?好想跟你永远都不要分开,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

    “嘴巴怎么这么甜了?”沈柒拍拍贺逸宁的后背说道:“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甜过?”

    “只要见到你,就自动开启情话模式。”贺逸宁恶作剧的咬了沈柒的耳朵一口:“只对你一个人生效。”

    沈柒只觉得全身一股电流划过,整个人都震颤了一下。

    “说真的,小七。跟你越相爱,我就越觉得,我们认识很久很久了。久到,可能我都不知道多少岁月了。”

    贺逸宁松开沈柒,扶着她的肩膀,低头认真的说道:“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就好像前生我们就认识,就约定了这一生的相遇相守相爱。”

    沈柒脸蛋红红的说道:“哪里有你说的这么玄乎。”

    “我就是这样认为的!而且下辈子,你也是我的!:”贺逸宁故意做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说道:“反正,我就这么决定了,你跑不掉了!”

    火车平稳的前进着,两个人就这么相拥抱着站在走廊的位置,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在眼前不停的倒退。

    太阳逐渐升起,光芒万丈。

    整个世界都暖了起来,人心也跟着一点点的暖了起来。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那么安静的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

    岁月这么美,哪里舍得打搅他?

    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的车厢里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紧接着有人高声喊了起来:“快来人啊!有人昏倒了!”

    沈柒跟贺逸宁一愣,声音是相反的一个车厢传来的,也就是别人的车厢。

    紧接着列车的广播里响起急促的声音:“本次列车请问有医生吗?有病人急需求助。”

    沈柒马上对贺逸宁说道:“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贺逸宁点点头,拉着沈柒的手,就朝着另一外一截车厢走过去。

    一走到车厢相连的地方,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了一起。

    一个年纪大概四十上下的中年男人,面色青紫的躺在了地上,周围的人们个个束手无辞。

    贺逸宁仗着人高马大,很快挤了过去。

    沈柒低头一看,马上说道:“把小春叫过来吧!”

    贺逸宁点点头。

    沈柒马上拨通了小春的电话,小春跟小夏一起过来了。

    小春走在前面,手里拎着药箱和一些工具,小夏啃着苹果跟在了后面,隔开了其他人。

    “我有医生执照。”小春简单的说道:“我检查一下。”

    大家一听来医生了,个个都散开,让小春方便检查。

    小春果然不愧是医学世家的传人,抬手搭了脉相,仔细观察了患者的体征,马上打开了箱子问道:“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他这病已经很严重了,如果不及时手术的话,只怕是有危险了。”

    马上有人回答说道:“我们这就是准备去帝都治病的,没想到在车上就犯了。”

    小春抬头看了对方一眼,从对方的衣着上判断对方经济上似乎并不是多么的宽裕。

    当即从箱子里挑出一直针剂,轻轻一敲,说道:“我这一针,能让他暂时苏醒过来,可是治标不治本。十个小时之内,最好马上手术。”

    这个时候有人跳了出来:“喂,你是不是医生啊!你怎么能随便打针啊?”

    小夏掏出了小春的医师从业资格证以及其他的一些证明:“他怎么不是医生啊?他可是医学世家!”

    小春却站了起来,收好了针剂说道:“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我就不出手了!”

    贺逸宁笑了笑,拉着沈柒就要往回走。

    有些人,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沈柒有点遗憾的看着那个人。

    这个时候,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从人群之后响起:“我可以替他担保,他的确是拥有着极其高超的医术。你们错过了他,可是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了!”

    “你又是谁?”刚才那个不嫌事儿大的人,朝着对方起哄。

    “我叫冯曼伦。”声音穿透人群,轻飘飘的响起:“你可以不认识我,但是你乘坐的这趟列车下走的铁轨,是我投资建设的。”

    人群之中,瞬间鸦雀无声。

    沈柒一愣:“师兄?”

    贺逸宁凤眸一沉。真是走哪都遇见啊!

    不对,他是分明知道小七乘坐火车,他才特地坐火车的吧?

    真是不爽啊!

    今天竟然又让他出了一次风头。

    病人家属听见冯曼伦的身份,再也没有任何迟疑,求着小春:“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家人吧!我给你磕头了!”

    小春看向贺逸宁,贺逸宁轻轻点点头,小春才又重新蹲下身体,打开箱子,挑出针剂,一点点的推进了病人的体内。

    果然,没过十分钟,病人的脸色逐渐好转,也逐渐有了呼吸,险险的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

    “我们走吧。”贺逸宁拉着沈柒的手转身就要走。

    冯曼伦的声音又该死的响了起来:“小七,你也乘坐火车?”

    沈柒只能跟冯曼伦打招呼:“师兄,真的好巧啊!你怎么也乘坐火车了?”

    “听说g市那边大雪,机场都封了,我只能走陆地了。”冯曼伦笑容满面的看着沈柒,又意味深长的看着贺逸宁说道:“我好歹是收到沈家邀请的人,不管大雪封不封机场,我都是要过去贺喜的呀!毕竟,不是有地位就能收到邀请的!”

    贺逸宁凤眸一斜冯曼伦。

    他这是对自己宣战?

    呵呵呵呵。

    看来上次收拾的,还是太轻了点啊!

    沈柒转头看了一眼贺逸宁,一脸的歉意。

    冯曼伦因为跟沈柒是师兄妹,都是师从查尔斯。在德国的时候,也是对沈柒多加照顾,所以沈家特地给了冯曼伦一张邀请函,以家人的身份出席沈壹的婚礼。

    可是这个事情在贺逸宁的眼里,就成了炫耀啦!

    所以,贺总当然非常的不爽!

    不过,贺总怎么会因为这种小事儿就失了分寸呢?

    贺逸宁当即挑眉说道:“是吗?真是恭喜!毕竟被邀请的外人真的不多。”

    贺逸宁咬重了外人两个字,意思是告诉冯曼伦,他就算被邀请,那也是因为他是外人!

    “不管是什么人,能收到沈家邀请的,哪里敢耽误时间呢?”冯曼伦脸上依旧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说道:“小七,真巧,我们竟然拿坐了同一趟班车。虽然我没有买下一个车厢,不过,我那边也算安静。要不要过去坐一下?”

    沈柒摆摆手说道:“不了,孩子们还睡着呢!我该回去看看他们了。”

    冯曼伦的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也好。反正这趟车要走很久,一会儿孩子醒了,一起吃饭?”

    “好啊。”贺逸宁替沈柒接下了话:“确实该吃早餐了。”

    这个时候,小春抬手扶着耳机,听了一会儿,对贺逸宁说道:“总裁,小少爷和小小姐醒了。”

    沈柒一听孩子们醒了,二话不说,转身就回到了车厢。

    一回去,就看到沈睿跟沈禾从房间里跑出来了。

    “哎呀,没穿好外套就往外跑!”沈柒一下子拉着了两个孩子。

    沈禾举着梳子,远远的对贺逸宁挥手:“准爹地,小禾要梳头!”

    “好。”贺逸宁马上换上大大的笑容,大步过来伸手接过了梳子。

    小春摆好了两把椅子,贺逸宁跟沈禾就这么坐在了走廊里,动手给女儿梳头。

    看着他们父女俩和谐的画面,沈柒忍不住掏出手机,咔嚓拍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沈禾开心满足的小脸蛋,跟贺逸宁温柔似水的眼神,简直是和谐的不得了。

    沈柒帮沈睿扣好了最后一个扣子,顺手也给沈睿做了个简单的造型。

    身为世界级设计师,给儿子做造型,简直是再顺手不过的事情啦!

    “妈咪,小睿肚子饿了。”沈睿小手搂住沈柒的脖颈,跟沈柒撒娇。

    “妈咪,小禾的肚子也咕咕叫了。”沈禾一脸严肃的说道。

    沈柒顿时笑了:“好,我们这就去餐厅用餐。”

    “妈咪,火车上也有餐厅吗?”沈禾仰着小脸问道。

    “有啊。”沈柒笑着回答。

    贺逸宁将辫子扎好,从旁边的一堆配饰里挑了个桃红色的蝴蝶结。

    这个时候,沈禾才反应过来:“咦,准爹地,你怎么会在火车上?”

    贺逸宁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穿帮了!

    小春跟小夏默默的转过了脸,他们真的不想笑,可是真的忍不住。

    总裁一听到孩子们睡醒了,压根什么都顾不得了好吗?

    哪里还顾得上伪装不伪装?恨不得分分钟出现在孩子们的面前好吗?

    这么恋家的总裁,真的好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