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七章 卤水点豆腐
    沈柒跟刘义听到门铃响,两个人下意识的,瞬间挺直了后背。

    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同事站了起来。

    “还是我去开门吧。”沈柒抬手压住了刘义的手背,然后转头跟刘云说道:“干爸,您可是答应过我的,不许反悔啊!”

    刘云点点头:“乖丫头,你放心,干爸不会让你难做的。”

    有了刘云这句话,沈柒这才转身去开门。

    一开门,沈柒就看到闻一博站在门口,紧张的脸色都不对了。

    贺逸宁一脸的无奈,站在一边说道:“我已经劝了,没用。堂堂闻家大少,也就这个出息了!”

    闻一博瞪了他一眼:“等你去沈家的时候,我一定在旁边围观。”

    沈柒娇嗔的瞪了贺逸宁一眼,对闻一博说道:“好了,别紧张了,丑媳妇也得见公婆!进来吧!”

    沈柒闪身让出了路,闻一博跟贺逸宁一起并肩走了进来。

    “伯父好。”闻一博一副拘谨的表情,看的刘义各种想笑。

    贺逸宁就比他自在多了,而且关系还更亲近,贺逸宁直接打招呼:“干爸,好久不见!”

    沈柒是刘云的干女儿,贺逸宁就是干女婿啊!

    这关系没错啊!

    刘云看到贺逸宁,原本板着的脸,瞬间一松,站了起来跟贺逸宁握手:“贺总,好久不见。”

    “都是自家人,干爸也要跟我这么客气吗?”贺逸宁另外一只手拉着沈柒的手指说道:“在家,我们可是晚辈。”

    刘云哈哈一笑,用力一握贺逸宁的手,也不跟他客气了:“说的好。今天我们就只谈家事,不谈公事。”

    刘云松开贺逸宁的手,看了闻一博一眼。

    一看到闻一博那双桃花眼,刘云就觉得不喜欢!

    这么花心的家伙,会是真心对待小义吗?

    “坐吧。”刘云招呼孩子们坐下。

    在家里,目前,他是唯一的长辈了啊!

    贺逸宁拉着沈柒坐在了左边的沙发,刘义拉着紧张的闻一博坐在了右边的沙发。

    刘云坐在了中间的沙发上。

    沈柒忍不住感慨的说道:“为什么总觉得我们现在的气氛有点皇帝上朝的感觉啊?”

    沈柒的话音一落,除了闻一博之外,其他人脸上都是一团笑意。

    因为沈柒的这么一打岔,大家的气氛缓和了一下。

    刘云直截了当的对闻一博说道:“闻少,我是个粗人,也不会说一些弯弯绕的话。这么多年,我身边的人也都习惯了。”

    闻一博马上回答说道:“是。”

    “我就直接问你了。你能给我女儿幸福吗?想好了在回答,我不想听那些空泛没有意义的话。”刘云倒是真直接,这个问题可是大的很,接不稳,可就谈崩了。

    闻一博虽然紧张,可是他毕竟是久经沙场的战将,面对这么看似宽泛实则刁钻的问题,反应速度和反应能力也是杠杠的。

    闻一博当即回答说道:“我不知道伯父您对幸福的定义是什么。我对幸福的定义,就是不管发生什么时候,都要像贺家男人一样,不离不弃、风雨同舟。如果我做错了,我一定改。不,我不会给我自己做错的机会!我的朋友,我的家人会一起监督我的!”

    “每个人对幸福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定义。对小义来说,自由、安全感、对事业的追求、对感情的守护、对理想的追求,大概就是她的幸福方向。我不能保证让她一辈子不生气,却能保证在这些方面,做到最好。”闻一博继续说道:“对我来说,我对幸福的定义就是有一个人,知心一辈子。两个人或许会吵架或许会拌嘴或许会有一些生活理念上的分歧。可是那又能如何呢?求同存异,互相迁就就是了。我愿意为了小义,跟其他的女性朋友保持距离,跟过去断绝关系。小义也愿意为了我,重新捡拾起女孩子的羞涩,跟我一起面对您的考验。我想,这对我们来说,这就是幸福。”

    沈柒跟贺逸宁真心想给闻一博鼓掌点赞啊!

    尼玛做生意的就是嘴甜啊!

    尼玛国民老公了不起啊!

    果然,刘义的脸上一红。

    闻一博情话水准果然是极高的,就算是刘义都被打动了。

    刘云看到自己女儿跟抢走闺女的小子那么默契的样子,心底虽然不爽,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

    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确实不同。

    他自己的婚姻都是一塌糊涂,在这方面,他自己都没有什么发言权。

    可是他做父亲的,只是单纯的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不放心而已。

    可是闻一博的话,又没有任何漏洞。

    然而,刘云就是不想这么轻易的让闻一博得逞。

    “你说的话倒是很漂亮,你确定你能真的做到吗?”刘云问道:“婚前说大话,婚后就变脸的男人,我可是见的多了!”

    这个问题好现实!

    沈柒都想给干爸点赞!

    贺逸宁抬手捏捏沈柒的手指,给沈柒一个你放心的眼神,沈柒忍不住冲他做了个鬼脸。

    闻一博谨慎的回答说道:“我所能保证的只有几条。第一,对小义永不变心!如果您答应将小义托付给我,我可以在婚前设置财产公正,如果我做了任何背叛爱情和婚姻的事情,我愿意将我名下所有财产都送给小义!虽然爱情中谈钱很俗,可我就是一个俗人,我觉得用这个方式证明我的爱情,还是挺具有意义的。”

    “第二,我会爱惜自己和她的身体。在她努力追求拳击的乐趣的时候,我也会跟着一起健身、保持健康。我比小义大几岁,将来早走的可能会很大,所以我会好好保重自己,不会早早死去,让她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孤苦伶仃。如果说我们将来老了注定要有人先走,我想自私一回,让她先走,这样孤苦的人就是我了。”

    刘义的眼眶一红。

    “第三,闻家的那些是非恩怨,我都会处理好。不会让任何人成为我们婚姻中的阻碍。事实上,伯父应该也已经了解了,我在闻家有绝对的话语权。我的父母对我的婚事,几乎没有干预的能力。如果小义跟长辈们住不到一起,那就不住一起!这个权利我还是有的。”

    “第四,对您,对伯母,我会以儿子的身份,侍奉终老。小义的所有人际关系,我来打理。她只需要开开心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以及好好的爱我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我来做。我是男人,理所应当的。”闻一博郑重的说道:“我所能保证的就是这四条。我知道伯父不喜欢说大话的人,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绝非大话戏言。”

    闻一博这一番话说的,沈柒都有点动容了。

    沈柒忍不住给闻一博求情:“干爸,他真的很有诚意的。”

    刘云看了沈柒一眼,说道:“乖丫头,你先别急着心软。我的问题还没问完呢。”

    闻一博后背一层汗,还没问完啊?

    这得问到什么时候啊?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声再次响起。

    沈柒马上站了起来:“我去开门!”

    这个时候来的,除了徐云溪就没别人了!

    干妈呀,你可来了!

    你再不来,这里都要冻成冰窖了!

    沈柒跑过去一开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徐云溪!

    徐云溪拖着箱子一只手拥抱了一下沈柒:“宝贝儿,真是抱歉,刚刚从新西兰飞回来。原本要早点回来的,结果那边的航班误了时间。”

    “干妈,平安回来就好。”沈柒拥抱了一下徐云溪,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您快点救场吧!闻一博简直都要坐不住了!”

    果然,徐云溪柳眉倒竖:“哼,他就这么点本事了!敢搅和黄了我的女婿,看我怎么跟他拼命!”

    徐云溪拖着沈柒就进去了。

    踩着高跟鞋的徐云溪,那气场绝对了!

    贺逸宁马上站起来过来打招呼:“干妈!您怎么又年轻了好几岁?”

    徐云溪松开沈柒的手,将手里的箱子递给了贺逸宁,也不跟他客气:“还是女婿会说话!所以才说,好女婿是多么的重要!”

    贺逸宁接过了箱子,轻车熟路的送进了客房。

    “伯母好。”闻一博也站起来行礼。

    这回不是叫徐老师了,而是叫伯母了。

    徐云溪看着闻一博,越看越满意啊!

    闻家少爷的基因也是很好的,两个人都是高个子,将来生个孩子一定的长胳膊长腿的,绝对会是个跳舞的好苗子!

    “好了都坐下吧!一博,我们也算是老熟人了,跟我还这么见外?”徐云溪看都不看刘云一眼,拉着刘义跟闻一博的手,就放在了一起:“把小义交给你,我放心!”

    刘云看到他好不容易营造的紧张气氛,被徐云溪两句话就给破坏了,顿时不依了:“考验还没结束呢!”

    徐云溪猛然回头,就那么冷冷的盯着刘云:“怎么?自己的事儿都没整明白,就想搅和黄了我闺女的亲事?刘云,你是故意跟我对着干的吧?”

    看到徐云溪这个表情,刘云哪里陌生?

    当年要离婚的时候,徐云溪就是这个表情啊!

    刘云马上说道:“小溪.”

    “大河长江也不管用!刘云,我就问你,你凭什么反对?”徐云溪气场是真的好强啊,一句话就把刘云给逼问住了:“你非要小义走你的老路,落得离婚下场你才满意?”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