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三章 樊盛樊篱的心结
    沈柒低声问刘义:“一博告诉你的?”

    刘义嘿嘿笑了一下:“昨晚贺逸宁跟莫哥一走,我就回去问闻一博了。他跟我说的!”

    沈柒朝着刘义的肩膀歪了歪:“你对他严刑逼供了吧?”

    “嘿嘿,没错,我把他扔床上就压那了!”刘义低声笑着说道:“就一下就全招了。”

    沈柒同情的看了一眼闻一博。

    “他们商量好了,要撮合莫哥跟姑姑?”沈柒低声问道。

    “看来是啊!你看,莫哥看姑姑的眼神都蛮特别的。”刘义低声说道:“闻一博说,莫哥就是喜欢姑姑这种类型的,又成熟又英气的。”

    沈柒的嘴巴张的大大的。

    这真的是巧合吗?

    这个时候,小春过来了,对贺逸宁说道:“总裁,樊家两位少爷醒了。”

    大家一听说樊盛樊篱醒了,纷纷转身就朝着樊盛樊篱的房间走去。

    于是,哗啦啦一群人,瞬间就挤进了他们的房间。

    樊盛樊篱一睁开眼,就看到一群人虎视眈眈,啊不,面色不善,啊不,面带紧张的看着他们。

    “你们干嘛这么紧张?”樊盛樊篱不解的看着他们:“只是感冒发烧而已,又不是什么不治之症。”

    这个时候,点滴打完了,护士熟练的拆了针。

    医生端来了水和药,盯着他们俩服下。

    贺逸宁抱着手臂说道:“你们俩还真是有出息啊!又玩小时候的那一套?等病好了,过来跟我一起,跟莫哥较量较量!”

    樊盛樊篱脸色一白:“别,放过我们!我们可不敢。”

    沈柒娇嗔的瞪了贺逸宁一眼:“他们都病了,你i还欺负他们!”

    樊盛樊篱马上附和:“就是就是,还是小七最好,最疼我们。不像某些人,就知道落井下石!”

    贺逸宁一听沈柒向着他们说话,顿时说道:“你可别被他们骗了,他们俩可是柔道高手。不是所有的公子哥都跟一博那么弱的!”

    闻一博马上抗议:“喂喂喂,干嘛又拉我下水!”

    周围的人们顿时笑了起来。

    确定樊盛樊篱没有问题之后,医生和护士都离开了。

    其他人也都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几个人。

    “小七,你跟小义先出去一下。”贺逸宁说道:“我有话单独说。”

    沈柒点点头,拉着刘义的手走了出去。

    刘义低声问沈柒:“你猜他们会说什么?”

    沈柒摇摇头:“不知道啊。总归是一些很隐秘的私事吧。小义,你说上流社会为什么这么复杂?一博的父母没有离婚,却是貌合神离。樊盛樊篱的父母小时候就分开了,但是公司的股份却又互相纠缠,两个人爱了一辈子,却也折磨了对方一辈子。到了贺逸宁那边,倒是夫妻和睦了,却发生了不能回家这样的事情。小义,我突然没什么信心了。”

    “别胡思乱想!那只是个例。”刘义安慰她说道:“贺逸宁对你的坚决,可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更何况,贺家的嫡系一脉家风一直很正的。从老爷子到你公公,再到贺逸宁,三代人都是一心一意的过来的。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沈柒跟刘义搬着竹椅在院子里晒太阳,拖着下巴说道:“可是,总觉得挺心疼他们的。一博还好点。至少他的家庭是完整的。樊盛樊篱可是从很小的时候,就生活在父母的大战阴影之中,难怪他们到现在都至今不相信爱情。毕竟,当年他们的父母也是彼此相爱过的啊!你说,娱乐圈里就没有真爱了吗?当年,怎么就跟女艺人扯上绯闻了呢?”

    “谁知道呢?”刘义叹息一声:“位高权重的人,总是有人不怕死的往上撞的吧?樊氏娱乐那么高的地位,那么多想成名的明星,谁不想让樊氏娱乐成为她们的靠山呢?不过,樊盛樊篱的母亲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发生这个事情之后,马上抖了出来,争夺公司的股份。”

    “是啊,两家势均力敌,谁也不服谁。”沈柒叹息一声,说道:“只是苦了两个孩子。”

    “或许,这就是豪门秘不外宣的一部分吧。”刘义感慨着说道:“不过,好在樊盛樊篱只是惧怕感情,不想接触爱情,却并没有其他的缺陷,该知足了。”

    沈柒点点头:“这倒也是。他们身为樊氏娱乐的少东家,应该不少艺人都想跟他们扯上关系。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和颜值,想要什么样子的明星得不到?可是他们这么多年一直那么自律,也是难得。”

    “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刘义也学着沈柒的样子拖着下巴,慢悠悠的说道:“真不知道他们会在房间里聊什么。不过,能让我们回避的话题,大概是真的不能说的吧。”

    此时房间里,只剩下了贺逸宁、闻一博和樊盛樊篱四个人。

    其他人都被遣出去了。

    樊盛樊篱眼神闪了闪,已经猜到贺逸宁要说什么了。

    樊盛无所谓的看着贺逸宁,樊篱却是低下头,想着自己的心事。

    闻一博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在床前,说道:“你们两个昨晚不是跟那群美女们聊的挺开心的吗?怎么无缘无故的就又难受了?这都过去多少年了,还是打不开这个心结?”

    贺逸宁叫了一声:“一博.”

    闻一博冲着贺逸宁摆摆手,继续对樊盛樊篱说道:“当年,他们不是也没得手吗?我知道你们俩心里有创伤,我们不也是报仇了吗?”

    樊盛看了一眼樊篱,说道:“很多事情,不是可以随着时间的改变,就能抹消掉一切的。当年我们承受的实在是太多了。樊篱他承受的最多,毕竟”

    “别说了。都过去了。”樊篱硬生生打断了樊盛的话。

    贺逸宁也坐在了床边,说道:“樊篱,你还有什么心结,你说出来!我给你摆平!当年伤害过你的还有谁?你这样憋在心里,早晚会出问题。”

    闻一博点点头:“是啊,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小时候无能为力的时候了。”

    “没必要了。”樊篱摇摇头说道:“都已经过去了。”

    贺逸宁看着樊盛:“你说!樊篱变成这样,你做哥哥的,也有责任。”

    樊盛叹息一声,说道:“是,我的责任很大。昨晚很巧的,跟我们聊天的一个女孩子,正是当年那个人的孩子。”

    “他还有后代?”贺逸宁声音猛然拔高:“是谁?我替你们出气!”

    樊篱一脸的郁卒:“好了,别说了。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再说,祸不及子女。她也是无辜的。”

    闻一博看到樊篱这样,马上起身,将贺逸宁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话说,当年我们处理那个人的时候,还留下了尾巴?”

    贺逸宁也是一脸的不解:“按理说,不能。我们做的很干净。”

    闻一博捏着下巴说道:“是啊,怎么会冒出个女儿呢?”

    贺逸宁冷笑一声说道:“谁叫他不长眼,竟然还想对樊篱动手。”

    闻一博说道:“当年的樊盛樊篱也是圈内有名的小正太,颜值又高,有人会动心思是正常的。可是问题的关键是,真是好大的胆子,樊家少爷就算是被判给母亲,那也是名门大少。这样的身份,竟然都敢染指,也的确是不要命了。”

    “只能说是色令智昏。”贺逸宁冷冷说道:“去调查一下那个女孩子,让她永远消失在上流阶层。”

    “好。”闻一博点点头。

    床上的樊盛看着自己的弟弟,说道:“樊篱,对不起。当年我没有能够保护好你。”

    樊篱笑了笑:“说什么呢。这种事情怎么能怪你?我们俩兄弟一模一样,对方绑了谁都是一样的。不过,好在那个混蛋并没有得手。”

    “可是你小时候哭了好几个晚上。”樊盛说道。

    “都过去了。”樊篱还是这句话:“不提了。”

    “如果你还是放不下这个心结的话,我让人把那个女孩子给处理了。”樊盛说道:“当年那个人已经被处理掉了,我们也算是报仇了。”

    “不用了。”樊篱眼神有点游移,一下子就看到了院子里的沈柒和刘义,樊篱的眼神定定的看着她们,轻轻说道:“我没你们想的那么脆弱。只是昨晚让我想起了那个肮脏的夜晚。”

    樊盛主动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弟弟:“这个事情,交给我们处理吧。”

    “嗯。”樊篱无意识的点点头,依然看着沈柒和刘义的方向。

    到了下午的时候,沈柒敲敲门进来:“来吧,两位病号,喝点粥,好的快。”

    沈柒端着一个托盘过来,将粥放进樊盛樊篱的手里,说道:“不准不喝!这可是我熬了两个多小时呢!”

    樊盛樊篱在面对沈柒的时候,好像再次恢复了从前那个乐观开朗玩世不恭的样子,笑眯眯的回答:“好啊,小七熬得粥,那可是必须要喝光的!这可是一般人喝不到的!”

    沈柒没好气的说道:“知道就好!这几天你们发烧身体虚弱,就只能吃点容易消化的东西了。小义正在盯着厨师给你们煲汤,一会儿喝完了粥就能喝了。”

    樊篱眉眼一弯,细长的嘴角抿出一道弧线:“好啊。”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