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章 冯曼伦表白
    沈柒吓了一跳!

    冯曼伦继续说道:“我知道,我今晚的话,一定会唐突了你。可是,我知道,如果我再不说出这句话我一定会后悔的!我不想让我的一生处于后悔的境地。小七,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说!”

    沈柒一脸的挣扎纠结:“我”

    “当年我认识你的时候,其实我就喜欢你了。只是,我碍于身份不曾提起。后来,你跟贺逸宁走到了一起。我也只能把这份感情藏在心底,谁都不曾提起过。如果你是幸福的,我远远的看着你,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可是事实呢?贺逸宁根本没办法让你幸福!他除了让你痛苦还是痛苦!”

    “一个个无关紧要的人,都可以出来伤害你!他是怎么做的?他怎么保护你的?小七!你看冯家,此时的冯家已经完完全全在我的手心里了。没人可以置喙我的决定,没人可以掌控我的婚姻。哪怕你跟贺逸宁有了孩子,我都毫不在意!我愿意把小睿和小禾,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对待。”

    “贺逸宁做不到的,我能!贺逸宁做不好的,我能!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证明自己比贺逸宁跟更适合你!我真的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你,再次跳入那个火坑!小七,你会疯的!你如何面对你被杀死的父亲,你如何面对自己的心?”冯曼伦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如果你要报仇,哪怕拼了冯家的一切,我也会帮你报仇!如果你要远走高飞,我带你走!永远的离开这里!小七,到我的身边,来我的怀里,让我来守护你,好吗?”

    沈柒单手捂住了脸,微微摇头:“别说了,我的心好乱!”

    “小七.”冯曼伦放慢了语速,轻轻拥住了她:“我会给你时间考虑清楚的。只是,跟贺逸宁保持距离,好吗?我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你自己。哪怕你最后选的人不是我,都没有关系的!只要那个人不是贺逸宁,只要那个人不会伤害到你。我都会支持到底!”

    沈柒胡乱的点点头,说道:“我先回去了,我想安静一下!”

    “好。”冯曼伦说道:“我送你回去。”

    沈柒点点头。

    她的心好乱。

    好乱。

    今晚知道的事情,太多太乱了,千头万绪,乱成一堆。

    难道事实真的是像冯曼伦说的那样吗?

    自己是不是可以跟其他人求证一下呢?

    冯曼伦送沈柒回到酒店房间。

    沈柒将他的外套还给他:“我一个人安静一下。”

    “好。”冯曼伦低头,轻轻吻了沈柒的额头一下:“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能好好的!”

    沈柒闭着眼睛胡乱的点点头:“晚安!”

    “晚安。”冯曼伦说道:“进去吧。”

    沈柒深呼吸一口气,刷了房卡进屋。

    刘义还没回来。

    沈柒一下子靠在门上,整个人的思绪都是乱成一堆乱麻。

    贺逸宁就是自己的前夫?

    他是孩子们的父亲?

    这可怎么办?

    如果让小禾和小睿知道了,他们会做出什么反应?

    简直心累!

    还有,他母亲竟然是杀死自己父亲的凶手?

    为什么家里人知道这个事情,却没有人告诉自己?

    这里面到底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这么乱?

    很多的事情,逻辑上都不对劲的!

    沈柒脱了鞋子,赤脚走到沙发上,往沙发上一歪,脑海里却反复滚动着,今晚在游艇上发生的一切。

    贺逸宁的表白,贺逸宁的霸道,贺逸宁的一切一切。

    疯了,疯了。

    为什么脑子里满满的都是贺逸宁?

    为什么会这样?

    原本自己对贺逸宁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触,只是看到他会紧张,会心跳加速,会手心出汗,会脸红。

    可是现在听了冯曼伦的话,为什么反而脑子里全部都是他了?

    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孝?

    为什么明知道他跟自己不可能,自己反而有点陷进去的感觉?

    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的!

    当年自己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导致的失忆!

    当年的刺激一定不小!

    否则的话,怎么会忘记的干干净净?

    自己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不能,不能!

    这个时候刘义回来了,刘义看到沈柒躺在沙发上,连妆都没有卸,马上过来说道:“怎么?又累着了?要不要我帮你卸妆?”

    沈柒一下子坐了起来,拉着刘义的手,非常认真的问道:“小义,我问你几个问题,别瞒着我,好吗?”

    “好啊,干嘛这么严肃?”刘义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玩笑说道:“你不会是想问问我,你对贺逸宁的感觉吧?”

    “小义,我跟贺逸宁是不是曾经是夫妻?”沈柒问道。

    刘义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卡在了那里,脱口而出:“你都想起来了?”

    沈柒摇头:“没有。小义,我跟贺逸宁曾经真的是夫妻,对吗?小睿和小禾的父亲,是他,对吗?他的母亲,是杀死我父亲的凶手,是不是?”

    刘义反问沈柒:“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柒一下子闭上了眼睛,抱着双腿说道:“竟然是真的?”

    “小七,这些事情,是谁告诉你的?”刘义顿时慌了:“是谁!”

    “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沈柒一下子抓住了刘义的手指:“为什么?”

    “小七.!”刘义坐了下来,一本正经的回答这个问题:“是,这些都是真的。但是也不全是真的!当年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复杂了,三言两语根本说不清楚。我不能替你做任何决定,那对你不公平。你的人生,是你自己来做主的!我做为知己、朋友,亲人,我能做的是保护好你的身体,而你的心,要由自己来守护!”

    “你跟贺逸宁之间,真的是三言两语说不清。你们彼此相爱,爱的刻骨铭心,爱的不顾一切。你爱他,他也爱你。可是总是有那么一些不和谐的东西,横亘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就是那样。你的婆婆的确是杀手,可是当年是不是她动手杀的人,还是未知数。当年她之所以会承认,是因为她不喜欢你。可是后来,她似乎也后悔了。想找你解释,却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当年贺逸宁就是要揭开真相,却没来得及,你们就去了墓地。可是,等你们从墓地里出来之后,都失去了记忆。”

    “我们都不知道当年在墓地里,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有很多人,永远都回不来了。”刘义继续说道:“我们也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要不要告诉你过去的事情。我们讨论的结果是,顺其自然。如果我们不负责的拆散你们,那你们曾经的相爱,又算什么?如果我们一个劲儿的撮合你们,那么当年的伤害算什么?”

    “这个事情真的很矛盾。所以,我们把这一切都交给了命运。如果老天爷认为你们情缘未了,那么你们自然会再次相遇,再次彼此相爱。如果你们缘尽,那么不告诉你,又能如何呢?开开心心的活下去,就足够了。”

    “四年了,没想的兜兜转转你回来了,回来见的第一个人,竟然就是贺逸宁。”刘义叹息一声说道:“当我看到你遇到贺逸宁面红心跳的那一幕,我的心里真的好心酸。大概你们真的是缘分未尽,情缘未了,所以你才会再次的爱上他吧。所以,我们几个人都选择了沉默,静观其变。如果你们都恢复了记忆,那我们一起去解决那些不曾解决的问题,找到尤沁月,好好的问问当年的事情。如果你们都不曾记得过去,却又彼此相爱,那就让那些尘封的过往,永远的尘封起来吧。你们好好的过完这辈子,就足够了。”

    沈柒的眼泪一下子下来了。

    她不知道,她的亲友们竟然因为她的失忆,经历了什么样子的纠结和挣扎。

    “小义,如今我该怎么办”沈柒看着刘义:“我的心里好难受。小义,我可能再次爱上贺逸宁了!”

    刘义叹息一声:“猜到了!看到你们今晚的互动,我就猜到了。”

    “我该怎么办?”沈柒一下子抱住了刘义:“如果我跟他之间真的横亘着一个杀父之仇,我真的没办法跟他在一起。”

    “我知道。”刘义拍拍沈柒的肩膀:“可是当年尤沁月的话含含糊糊,并没有说出当年的细节。极有可能,根本不是她!现在你先沉住气,努力的想起过去的一切。既然不能面对,那就不面对。等这个活动结束之后,我们就离开,等你想起这一切的时候再说。”

    “可以吗?”沈柒泪眼朦胧的看着刘义。

    “当然可以!不管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刘义拍拍自己的胸膛说道:“我可是拳击手,保护你绰绰有余的!”

    沈柒破涕为笑。

    “好了,先去卸妆。洗个澡,我把你过去的事情,都告诉你,好不好?”刘义对沈柒是真的超级耐心。

    她对别人,都没有这么耐心过。

    可是沈柒不同。

    是她的姐妹,是她的亲人。

    是她一生的挚友。

    守护沈柒,也是她的使命之一。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