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二章 传说中的地宫钥匙
    沈柒犹豫了一下,马上坚定的点了点头。

    费尽心机,总是要看看是什么东西的吧?

    贺逸宁将箱子摆在了桌子上,从保险箱里拿出了钥匙,慢慢开了那把小锁。

    贺逸宁跟沈柒的手指都有点抖。

    如果这个箱子里的东西不是青铜器,该怎么办?

    如果里面的东西已经损坏,又该怎么办?

    现在查林笃定东西就是在他的手上,如果交不出来的话,那么,后果会是什么?

    毕竟是几千年的东西了,真的还能保存完好吗?

    如果有点点的损伤

    两个人都有点不敢往下想了。

    沈柒跟贺逸宁交换了一下视线,都看到了彼此的紧张。

    “开吧!早晚都是要面对的!”沈柒给贺逸宁打气:“不管是什么,我们都要用它来交换!”

    贺逸宁点点头,手指一抬,将箱子彻底打开。

    在箱子打开的那一刹那,两个人的眼睛瞬间都直了!

    一件精美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葫芦形状的方樽,瞬间出现在了两个人的眼前。

    沈柒有点庆幸,自己没有暴力破开这个箱子。

    任何暴力,都会损伤这个方樽上的每个微小的细节。

    这些细节到底有多微小呢?

    纹理就像是头发丝那么细。

    上面的四神兽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就会腾空而去。

    沈柒忍不住抬手轻轻触摸着这个方樽,对贺逸宁说道:“逸宁,这是我见过的,最为精美的青铜器。我都怀疑,在当时那个年代,真的有这么好的铸造技术吗?很让人难以置信啊!以现在的生产力和生产水平,造出这样精美的器具,大概也需要很久吧?这上面的这些痕迹,竟然是人工雕琢。天啊,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把青铜器像豆腐一样的雕刻出来的?”

    贺逸宁也是一脸的惊叹:“是啊,真是让人费解!难怪姑姑曾经说过,在大帝的墓地周围发现了很多器具,明显是超过当时生产水平的。以前我还不理解,现在这一刻,我才明白姑姑说的有多含蓄。”

    沈柒点点头,说道:“是啊!真的是太让人震惊了!对了,我们拿到这个青铜器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姑姑了。她一生都致力于古文化研究。如果让她知道我们把这么精美的器具给了查林,她大概要心疼死了。”

    贺逸宁充满歉意的看着沈柒:“对不起,小七。是我让你为难了。”

    沈柒摇摇头:“不要跟我说这样的话。除非,你打算跟我见外。别说是你母亲,就算是普通的一个朋友,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沈柒继续说道:“这个东西,放在那里,也就是当成一个普通的旧物,我们也不会多么重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妈这边也算是因我而起,才被查林绑架。所以,根源还是在这里。算了,不要计较这些了。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一家人平平安安最重要。因为这个事情,爸爸妈妈都扯进来了,我也很不好意思的。”

    贺逸宁抬手握住了沈柒的手指:“为什么总是要这么善解人意?小七,你这样好,让我怎么舍得放开你?”

    贺逸宁垂眸,凤眸里藏不住的情意浓浓。

    沈柒苦笑:“可是妈妈还是不喜欢我.”

    “对不起,小七。”贺逸宁站起来,坐到了沈柒的旁边,轻轻抱住了沈柒:“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沈柒眼眶也是一红:“快点调查清楚当年的事情,也让我们彼此有个心安。”

    贺逸宁轻轻摇头。

    他已经下定决心。

    就算当年真的是自己的亲妈杀死了林宇翔。

    哪怕付出所有一切的代价,他也不会放沈柒离开!

    绝不!

    永不!

    人生在世,爱一次不容易。

    他不会让自己的幸福,眼睁睁的从眼前溜走的!

    到时候哪怕是给岳父跪上三年,他也要求得沈柒留在自己的身边!

    “只是,我们好不容易沉入水底的地宫,只怕又要不得安宁了。”沈柒叹息一声说道:“一想到那些无聊的人,要去打搅大帝和七仙子的安息,我就觉得好难过。”

    “七仙子?”贺逸宁惊讶的问道:“她是谁?”

    “就是那个少女啊!啊,我做了个梦,梦见了大帝和少女的故事。”沈柒低声说道:“那个梦境好真实,就像是亲眼所见一样。就是感觉怪怪的。好像走错了片场,看着你跟我,穿着戏服,在演绎着别人的故事。”

    沈柒当即将这个梦境的内容告诉了贺逸宁。

    说完之后,沈柒说道:“你是不是也觉得很神奇?那个大帝跟你一模一样,却是银发红眸。那个少女跟我一模一样,她却是气质冰冷,生人勿近。我们四个人,看着模样一样,然而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所以我才说,像走错了片场一样。”

    “确实有点。最让我感慨的是,那个少女竟然是七仙子,她在炎帝那边排行第七,而你在沈家也是排行第七。”贺逸宁笑着说道:“这巧合也简直了。”

    沈柒笑着回答:“是啊。我也觉得好巧啊!”

    两个人相视一笑。

    “希望大帝跟七仙子,会有一个好结果吧。”沈柒感慨一声,将青铜方樽重新小心翼翼的放回了盒子之中。

    这个盒子恰到好处的,将这个方樽保护的很好。

    如果没有这个盒子的话,只怕就会有所损伤了。

    飞机很快在下面降落。

    贺逸宁跟沈柒一下飞机,马上就跟贺国祥汇合了。

    对方似乎知道贺逸宁来了,马上停止了对贺国祥的围追堵截,快速撤退离开。

    贺国祥急切的问道:“东西拿来了吗?”

    贺逸宁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小七亲自给沈家打电话,要来了这个方樽。爸,这一次,小七付出了很多。”

    贺国祥冲着沈柒点点头,说道:“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我也算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既然我跟你妈,没办法跟这个家里融入到一起,等事情解决之后,我就带着她继续游遍天下明川。或许,出去转转,她的心胸就开阔了。”

    沈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咬着嘴唇默默点点头。

    “我们赶紧过去吧!”贺逸宁说道:“看看查林到底想要干嘛!”

    贺逸宁的话音刚刚落下,小冬突然跑了过来,对贺逸宁说道:“总裁,您的卫星电话!”

    贺逸宁一凛,马上接了过来。

    电话是查林打过来的。

    “贺总,东西到手了吗?”查林的声音在电话里是那么的冰冷,却又带着一份戏谑:“贺总就是贺总,出手不凡。要么不出手,一出手便是手到擒来啊!”

    贺逸宁左右看了看,知道附近一定有查林的耳目。

    不然的话,他不会知道的这么快。

    “东西已经到手了,在哪里交易?”贺逸宁问道。

    “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就一起进来吧!”查林轻笑了起来:“我在地宫门口等你!”

    贺逸宁神色不变:“查林先生有所不知,地宫的门在不久之前已经沉没水中了。”

    “那是强行破开的通道,都被你贺逸宁沉入了水中。可是还有一条隐秘的通道,是可以直接越过外围地宫,直接进入地府的。我把地址发给你,我在地宫门口等你。贺总,你最好不要耍花招。你母亲可是在我的手里!”查林末尾威胁了贺逸宁一把。

    贺逸宁手指骤然收紧,强忍着心底的怒气,平静的说道:“好,地址发过来!我自己过去!”

    “啊不不不,你们都来!一家团聚的时刻,怎么可以错过呢?”查林笑的很是奸诈:“你,你的妻子,你的父亲。你们三个都要来!”

    查林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

    那就是,让你们一家人都葬在这地宫之中,永远的团聚吧!

    “我要先听见我母亲的声音!”

    贺逸宁提出了要求。

    “可以。”查林回答之后,电话很快交给了另外一个人。

    尤沁月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嗓音有点低哑的说道:“逸宁,我没事!”

    “妈!”贺逸宁急切的叫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你快点带东西过来吧!查林只是要东西,并不打算要我的命。”尤沁月回答说道。

    听到尤沁月没事儿,在场的几个人都松了口气。

    可是紧接着心又提了起来。

    地宫凶险。

    此去地宫,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次带的人,基本都是以作战为主的,却没有几个是会盗墓的!

    这次,真的能平安回来吗?

    所有的心底都在打着鼓。

    挂了电话之后,尤沁月对崔月岚说道:“你满意了吧?”

    崔月岚马上说道:“妈,这是打击贺老夫人最好的时机啊!她压制了你几十年,到现在竟然做出将你开除身份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容忍的下去?她不允许你回到贺家,不允许你以贺夫人的身份行走,这摆明了就是在制衡你啊!这要是在过去,这就等于把原配的位置撸掉,变成没有名分的小妾呀!妈,虽然这次是我不好,瞒了你一些事情。可是,贺老夫人和沈柒,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妈不忍心对贺老夫人下手,但是可以对沈柒下手啊!”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