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九章 这个年大家都不开心
    或许在跟他的家人团聚?

    家人?呵呵,真是让人讨厌的词汇呢。

    崇明漫无目的的在街头乱晃。

    不可否认,在这一刻,他突然很想见到沈陆。

    想看看他一脸不耐烦却为了赚钱,带着一脸嫌弃却愿意为钱留下的表情。

    再看看大街上的那些行人,真是庸俗的让人想吐啊。

    在崇明觉得孤单的时候,贺逸宁也好不到哪里去。

    明明是结婚后的第一个新年,却又变成了孤家寡人。

    整个贺家大宅的气氛都变得很紧张。

    所有人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表情。

    因为是除夕,贺国祥跟尤沁月被特许过来吃团圆饭。

    可是,贺国祥跟尤沁月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贺逸宁也不吭声。

    贺逸其心里想着别的心事,也不开口。

    于是,一家人沉闷的坐在一起,谁也没开口说话。

    贺老夫人转头问贺逸其:“逸其,你当初宁肯放弃贺家一切继承权都要出去流浪,这半年有什么收获?”

    贺逸其抬头看着贺老夫人,饶有兴致的回答:“奶奶,我觉得我的选择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情了。”

    “喔?说说看。”贺老夫人脸上也带着一丝的笑意,问道:“能有什么样子的收获,让你这么开心?”

    贺逸其笑眯眯的回答说道:“我这半年走了很多很多的地方,拍了很多很多的风景,见识了很多的美色。这是以前在贺家所不曾见过的风景。我突然觉得,我根本不适合经商,而是适合做一个闲散的游历者。在这次游历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女孩子。她非常的独立自主、聪明大方、最最关键的是,她跟我有着非常相似的理念。可惜,我们只是匆匆一别,却错过了询问她的来历,只知道她也是h市的人。所以前几天我早点回到h市,就是为了寻找她的下落。奶奶,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带回来给您看看吗?”

    贺老夫人惊讶的看着贺逸其:“逸其,你是认真的?”

    贺逸其郑重的点点头:“非常认真。”

    贺逸宁手里的筷子突然掉在了桌子上。

    桌子上的人,同时转头看着贺逸宁。

    在餐桌礼仪中,这是非常失礼的行为。

    可是此时贺逸宁却已经顾不得了,直接问贺逸其:“哥,你说你提前回来是为了找别的女人?”

    贺逸其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那你.那几天有没有见过崔月岚?”贺逸宁心头闪过一个不好的预感。

    不好,被崔月岚利用了!

    尤沁月的眼神也刷的射向了贺逸其。

    贺逸其被问的莫名其妙:“没有啊?我见她干嘛?我都不知道她已经回国了。这都好几年没联系没见过面了。啊,对了,那天见她还不是你跟我说,岚岚在那边,距离我很近,让我过去接的吗?然后她跟我说身体不舒服,恐怕没办法回家,所以我就陪着她去了医院。逸宁,妈,你们干嘛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贺逸宁跟尤沁月的心底,同时一沉。

    怎么回事?

    为什么两个人的说辞完全不同?

    崔月岚分明告诉所有人,她那几天是跟贺逸其在一起的,而且这个孩子也是贺逸其的。

    可是贺逸其直接说,在去医院的那天才见到的崔月岚!

    那么,到底是谁在说谎?

    贺逸宁再也没有吃饭的性质了,直接站了起来,说道:“哥,你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贺逸其一脸的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对贺老夫人点点头说道:“奶奶,我先过去一下。”

    贺老夫人眼神闪了闪,点点头。

    别看她岁数大,可是很多事情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有人在挑事儿,她可不会轻饶。

    贺逸宁等贺逸其过来,不等对方发问,直接问道:“哥,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贺逸其还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真的假的?逸宁,你在担心什么?我已经放弃了贺家继承权,我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威胁。你为什么还要问我这样的问题?”

    贺逸宁凤眸轻轻一闭,双拳紧握,手背上青筋爆出。

    比起崔月岚,他更相信贺逸其!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为了维护贺逸其的名誉,亲自监督崔月岚拿掉那个孩子!

    现在贺逸其又这么说,那么可想而知,撒谎的一定是崔月岚!

    因为,贺逸其在单独面对贺逸宁的时候,没必要撒谎!

    贺逸其看到贺逸宁的表情不对劲,马上也意识到了什么,追问说道:“逸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完这句话,贺逸其紧接着又追问了一句:“是跟岚岚有关系的?我刚还想问你,岚岚在奶奶生日上的那些视频和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

    贺逸宁深深呼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贺逸宁终年打雁,没想的这次却被雁啄了眼睛。崔月岚告诉我说,你前些日子一直跟她在一起,而且你们在一起了。她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

    贺逸其整个人都呆住了。

    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这个词来形容了。

    “开什么玩笑!我们是兄妹!”贺逸其整个人都懵逼了,来回转了好几圈:“我得多禽兽,会对自己的妹妹下手?就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从小到大都是兄妹!”

    贺逸其双手捂住脸:“这种事情,如果被蔺馨知道的话,我就完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贺逸其一把抓住了贺逸宁的肩膀,咬牙切齿的说道:“逸宁,这个事情还有谁知道?”

    贺逸宁垂眸:“大概,还有爸妈知道,除此之外,应该就是外面的那些人了。那天你陪着她去医院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了。”

    贺逸其蹬蹬蹬后退几步,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怎么会这样?”贺逸其摇摇头:“我一直把她当亲妹妹,她怎么可以这样陷害我?”

    贺逸宁苦笑:“我何尝不是把她当亲妹妹?”

    贺逸其跟贺逸宁对视一眼,突然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如果说一开始,贺逸宁只是怀疑自己的母亲跟崔月岚联手炮制了一个谎言,只是为了逼走沈柒的话。

    那么现在,贺逸宁开始有点确信这一点了。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他能找到真正杀死林宇翔的凶手.

    那他跟沈柒之间,所有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贺逸宁突然找到了希望。

    他一定要找出那个真正的杀手!

    餐桌上,贺老夫人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尤沁月,轻轻说道:“当年不让你进门,或许是我最正确的选择。”

    “妈”贺国祥为难的叫了一声。

    贺老夫人叹息一声。

    谁让她生了个这么怕老婆的儿子呢?

    处处掣肘啊!

    贺老夫人说道:“罢了罢了。今天是大过年的,这些话不说了。”

    尤沁月一脸的委屈。

    难道就只允许贺老夫人干涉她儿子的婚姻,就不允许她尤沁月干涉自己儿子的婚姻了?

    做人不要这么双标好不好?

    这句话,尤沁月在嗓子里打了个转,还是咽了下去。

    她既然选择跟着贺国祥回到了贺家,她就得收起以前的棱角,乖乖的做个好媳妇。

    贺国祥在桌子下面拉了一下尤沁月的手,给她一点安慰。

    尤沁月这才垂下头,收起了委屈的表情。

    比起贺家的气氛凝重和低沉,沈柒这边就要好很多了。

    刘义跟徐云溪坐在沙发上,跟她们视频聊天。

    两家人一起互动一起看春晚,刘义跟沈柒一个人抱着一个电脑玩着同一个游戏。

    两个人一起升级,速度果然快了很多。

    出了新手村,沈柒终于找到诀窍,升级速度明显快了很多。

    徐云溪跟沈子瑶聊着家长里短,沈陆在旁边微笑以对。

    “子瑶,你们过完了除夕真的不打算回p市玩玩?”徐云溪问道。

    沈子瑶笑着摇摇头,说道:“好不容易回来了,我第一个春节想回沈家。原本是为了小七才留在这里的,现在小七.跟小六,也要跟我一起回东北呆一阵子了。”

    徐云溪点点头说道:“也好,在国外那么多年,是该回家过个年了。对了,小七跟贺逸宁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子瑶看了一眼正在打游戏的沈柒,低声说道:“孩子不说,不管怎么问,她总是藏着一个心结。好像除了因为尤沁月的关系之外,还有别的事情。”

    徐云溪皱着眉头说道:“难道是贺逸宁那边出了问题?当年我们家刘云也是这样,跟他的一个女下属不清不楚。哼,贱人!”

    刘义在旁边开口说道:“妈,爸爸当年不是解释了嘛,那只是误会!爸爸根本没有给那个女人机会!”

    徐云溪却不领情:“骗谁呢?内衣都扔家里的衣橱了,当我是傻子吗?行了,你也别替你爸爸辩解了!你到底是谁的闺女?”

    刘义吐吐舌头,不敢吭声了。

    两边的通话,沈柒都听在了耳朵里,她只是跟刘义默默的刷着怪,一言不发。

    她的情况跟干妈可是不同的。

    当年干爸只是疑似跟女下属有点暧昧,而贺逸宁跟崔月岚,孩子都有了

    崔月岚那张验孕报告可是清清楚楚,贺逸宁陪着崔月岚做产检的照片也是清清楚楚。

    事实已经如此清晰,无可辩驳,自己继续赖着还有意思吗?

    不如彻底成全了他们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