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六章 崇明的恶作剧
    冯可欣在来的时候就被冯曼伦狠狠的警告过了,如果她今天敢让沈柒下不来台,那么她这辈子都别想回国了。

    冯曼伦总是一副谦谦君子的形象,很少这么恶狠狠地警告。

    所以,冯可欣是被吓唬住了,真的不敢针对沈柒了。

    不过,不针对沈柒不代表放过沈柒啊。

    所以,冯曼伦还是没忍住,在沈柒耳边嘀咕了这么几句话。

    不过,她也只能说到这个程度了,别的就不敢多说了。

    然而仅仅的这几句话,让沈柒的脸色骤然一变!

    她当然知道知道贺逸宁是国际上公开认可的顶级颜值!

    可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顶级颜值的存在,那就是她的亲哥,沈陆!

    沈陆以前是个自闭症的病人,所以从未在陌生人面前出现过。

    可是再过几天,沈陆将一个健全正常人的身份回归。

    他回归之后,势必是要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之中的。

    他的脸蛋可是同样很逆天!

    他不比贺逸宁,贺逸宁有自保的能力,而沈陆没有!

    沈柒听到冯可欣说的这些话,如何不惊恐,如何不色变?

    刚才看贺逸宁和冯曼伦两个人都很忌惮的样子,沈柒就知道这个崇明不简单。

    贺逸宁是何等人物?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强势强横的男人,都为之忌惮的存在,如何不让沈柒心惊胆战?

    敌人是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沈柒如何不惊惧?

    可是哪怕心底惊涛骇浪,面上却不能露出分毫惊恐之意。

    这点起码的对战知识,沈柒还是知道的。

    这个时候有别的来宾过来,沈柒不得不强打精神,含笑迎客。

    看到沈柒没被打击的一蹶不振,冯可欣一脸遗憾的离开了。

    那个崔月岚不是一直都在跟沈柒竞争吗?

    怎么尽没有看到她的影子?

    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冯可欣的心底,恶狠狠地想着。

    其实,全世界都在找崔月岚。

    没人知道,此时的崔月岚,正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一团绝望。

    崔月岚第二次被一伙地痞流氓侮辱之后,瞬间黑化,沉浸在了毁坏的快乐之中,没有及时清理身体。

    因此,她并没有察觉到她年轻的身体,在发生着悄悄的变化。

    等到了两天后,等她用围巾捂着脸,毁掉了不少公共设施发泄怒气之后,突然感觉到身体有点不对劲。

    她下意识的开车去了郊区一个小医院。

    然而医院的检查结果,简直是晴天霹雳!

    她染上了脏病。

    崔月岚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倒霉!

    侮辱她的人其中之一,竟然是病毒携带者!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一切不都是应该沈柒来承受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她来承受?

    她只是来看热闹的啊!

    崔月岚拿着检查单的那一刻,双手狠狠的抓着头皮,站在原地疯狂的尖叫了起来:“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与我无关的!不会是我的!不!不是我!沈柒!是她!是她毁了我!沈柒,我完了,你也别想好过!我要毁了你!啊……”

    崔月岚的尖叫顿时引来周围无数人的侧目。

    来这个地方做检查的,基本上都是有着不能言明的原因的。

    看到崔月岚的表现,大家也都猜个**不离十。

    要么是意外怀孕了,要么就是染上脏病了。

    崔月岚咆哮了一会儿,整个人虚脱般的坐在了冰冷的地面上,过了很久才回过神。

    她狠狠将手里的检查单揉皱,扔进了垃圾桶,从地面上爬起来,蹒跚着离去。

    在她走出医院大门的那一刻,她暗暗发誓,她一定要毁了沈柒!

    她一定要报仇!

    她本来想联系贺夫人的。

    可是她现在哪里还敢见人?

    一身的痕迹,还有一身的脏病!

    她必须要躲起来,过了这段时间,至少要先控制的让人看不出来才能再次出现!

    所以,这就是崔月岚一直消失的原因。

    在贺家老夫人举行八十大寿的寿礼,崔月岚只能躲在角落里暗恨不已。

    尤其是当她看到沈柒笑靥如花的站在贺逸宁身边,两个人手拉手甜甜蜜蜜的迎客的时候,崔月岚觉得心底那个叫做报复的种子,迅速生根发芽,瞬间茁壮成为参天大树。

    崔月岚觉得她不能再偷看下去了。

    否则,她心底的怒火,都要控制不住的要冲上去,守着所有人撕烂沈柒的那张脸!

    崔月岚悄悄的离开了。

    没人知道,她曾经来过。

    而此时,贺家重要的宾客都已经到齐。

    剩下不是很重要的客人,都交给了管家代为迎接。

    贺家这次并没有邀请太多的人,只是邀请了跟贺家有关系的名门望族。

    在一个就是,各国一些重要人士。

    所以,最重要的宾客都集中在了贺老夫人的别墅前,挨个过去祝寿去。

    贺老夫人身为贺家的主心骨,今天一身的大红喜庆唐装坐在上首i,看着前来祝寿的人们送来的贺礼,笑容满面的点着头跟对方寒暄客套。

    今天来的客人们,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随便拎出来一个,跺跺脚,都能在自己的地盘上震三震的。

    这可不是夸大其词。

    而是真的震三震。

    其中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他曾经冲冠一怒为红颜,直接豪掷数十亿,收购了一个公司,只是因为他看上了这个公司的一个前台。

    而这个前台不肯答应跟他。

    于是,他做不成她的男人,就做了她的老板。

    这个梗,可是被广泛流传了很久。

    到后来,这个小前台终于经受不住自己家新老板的攻势,头一昏,就点头答应了。

    要知道,当时收购这个公司的时候,这位爷可是顶着无数的压力。

    那个公司可是央企啊!

    敢动央企的人,想想,这是多大的底气。

    可是最后,还是被收购了。

    据说这位爷跟上面达成了一个交易,交易的内容不得而知,反正这位爷非但没有受到打压,反而越混越好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

    昔日的白月光变成了白米饭,那个红玫瑰变成了蚊子血。

    这位爷突然发现,他对这个小前台并不是真爱,然后正在筹划着跟这位小前台离婚的事情了。

    这位爷的丰功伟绩,那简直多的数不胜数了。

    简直可以当一个电视剧来看了。

    就这么一个牛逼哄哄的人物,来到贺家给贺老夫人祝寿,还是要恭恭敬敬的。

    看到贺逸宁,不敢自居长辈,跟贺逸宁都是平辈论交的。

    可是现在贺国祥跟贺夫人尤沁月回来,这辈分有点尴尬啊。

    叫贺国祥叔叔?

    还是叫大哥?

    这个,有点为难啊!

    不过大家都是生意场上的人物,脑子转的自然很快,这位爷直接称呼贺国祥为贺先生。

    反正先生这个词,通用嘛!

    除了这位爷,其他的来宾也个个都是各种神秘尊贵。

    因此这些人送的礼物,那都是个顶个的珍奇珍贵。

    送首饰送摆件?

    nonono!

    那不是大咖们玩的!

    大咖们都是直接送豪华游轮级别的东西。

    来自中东的某位大咖,直接将自己麾下的一片沙漠给贺老夫人做寿礼了。

    大家都造的,那边矿产和石油都是宝贝。

    能送沙漠,基本上也就是送资源了。

    当然,也不乏一些逗比,送一些逗比的礼物。

    比如说一个皇室的成员,送了一只刚刚出生不久的小豹子给贺老夫人祝寿。

    这位皇室成员的礼物刚刚送出去,跟着他来的人脸色都差点绿了,赶紧补救,把原本不打算拿出来的东西都一股脑送出去了。

    身为一个皇室成员,居然送一只宠物做寿礼!

    这在平常的家庭来说,在他们国家,是可以的。

    然而,这不是平常的家庭!

    这是中国!

    入乡随俗!

    要跟着大家的步调走!

    哪怕是嚣张到了顶点,无视全球特工的崇明,都得乖乖的送上极其昂贵的礼物。

    崇明恭恭敬敬的将礼物亲自捧到了贺老夫人的面前,行礼说道:“奶奶,祝您寿比南山不老松。”

    贺老夫人深深颔首,说道:“崇明也来了啊!”

    “是,不请自来,还请奶奶不要怪罪。”崇明邪气一笑。

    贺老夫人深深看了他一眼:“怎么会?你能来,可是全世界都请不到的客人啊!”

    估计也因为崇明,整个贺家大宅都被纳入了监控范围之内了。

    没办法,这个家伙太邪性了。

    说句不好听的。

    如果今天有让他不开心的事情,他来个屠杀满门……

    天啊,这么多的重量级贵宾啊!

    真出这样的事情,那岂不是整个地球都要哆嗦成一团了?

    果然,崇明就是个不安分的。

    他来这里,不捣乱一下,如何能配得上他邪祟的性子?

    “我来的路上,很巧,遇到一伙人。声称手里握着贺家少奶奶跟别的男人苟且的照片和视频》”崇明邪气的笑了笑,说道:“这种新鲜事儿,怎么可以轻易错过呢?所以,我就花了重金买了下来,想当做礼物送给贺逸宁。你不会嫌弃这份礼物的吧?”

    崇明的话音一落,在场所有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

    沈柒整个人都是处于懵逼的状态。

    刘义上前一步就想替沈柒抱打不平,被闻一博一把抓住了,低声说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也能轮到你去闹?放心,这事儿估计还有下文!”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