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八章 贺家父母回国
    贺逸宁淡淡的回应:“嗯,我已经报告了上去,就说这次护卫古墓功劳最大的是小七。”

    “为什么这么做?”冯曼伦问道。

    “这样做,你才不会跟我抢功劳啊!”贺逸宁狡黠一笑。

    冯曼伦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贺逸宁,你有种!”

    说完这六个字,冯曼伦转身离去。

    他的确不会跟沈柒抢功劳,尽管他也很渴望这次的功劳。

    如果贺逸宁将功劳揽在他自己身上,冯曼伦说什么都要争一争。

    可是如果是沈柒,没人会争。

    腹黑兔接到了报告,非常满意贺逸宁这次的行动。

    不仅把答应的好处给了贺家,还特殊嘉奖了贺家的二少奶奶沈柒。

    沈柒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就被这个大馅饼砸的头昏眼花。

    腹黑兔不仅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奖牌,还给了她大大的一笔奖金。

    当然,这点钱,贺家看不眼里。

    可是这个奖牌却是含金量非常的高。

    这可不是五百块和一个锦旗所能比拟的存在。

    沈柒可以拿着这个奖牌,任意踏进某些禁地。

    换句话说,腹黑兔承认了沈柒,认可了沈柒。

    再换句话说,贺家的认可不算什么,腹黑兔的认可,才是真正的认可。

    沈柒拿到这些奖励的时候,也不明白,她为什么就成了中科院生命科学处的编外人员了。

    难道就因为自己长了一张跟壁画一样的脸?

    这能说的通吗?

    不管沈柒怎么懵逼,贺家老夫人得知这个消息,顿时高兴的合不拢嘴了。

    因为,这个头衔来的真的是太及时了。

    这天,贺逸宁对沈柒说道:“我们该回去了。”

    沈柒还在蒙圈:“啊?这么着急?”

    “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奶奶的八十岁的寿辰了。我们得回去祝寿啊!”贺逸宁捏捏沈柒的鼻尖说道:“大哥也会回来,而且,我爸妈也要回国了!”

    什么?奶奶要大寿?公婆要回来?

    还没从墓穴里回过神的沈柒,瞬间愣住了。

    怎么办?

    自己还没有足够的能力说服公婆!

    崔月岚一定会再次对自己下手的!

    贺逸宁似乎猜到了沈柒的心事儿,抓起沈柒的手指,放在嘴边惩罚性的咬了一口:“又不相信我了!”

    沈柒狡辩:“我才没有!”

    “还敢说!你的眼神都在说谎!”贺逸宁控诉:“你放心!你现在可是中科院的编外人员了,爸妈就算再不喜欢你,也得掂量掂量这个分量。毕竟,我们贺家可是跟中科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

    沈柒这才心下稍安,说道:“好吧,那我先送妈妈回家去。妈妈这次回国,又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也该回姥姥家里看看了。”

    “那我陪你们去。”贺逸宁不容置疑的说道:“这可是做女婿,应该尽的职责。”

    “那你那边呢?”沈柒不确定的问道。

    “他们要在奶奶大寿之前才能回来,我们还有时间!”贺逸宁笑容甜甜:“所以,你也有时间,做好准备见公婆!”

    沈柒脸上一红:“到时候再说了!”

    大家休整了几天之后,沈柒也跟沈家联系上了。

    沈家听说沈子瑶回国了,说什么都要来接沈子瑶回家。

    沈子瑶原本是不想回去的,可是看到老母亲泪眼婆娑的叫着她的名字,一下子就心软了,同意回家了。

    刘义要回去继续打拳,是不能陪着沈柒一起了。

    闻一博和樊盛樊篱凑完了热闹,也被家里一个电话拎回去了。

    冯曼伦全程参与,却全程保持沉默。

    参与过了这个事情之后,冯曼伦也跟沈柒告别,准备回h省。

    ea表示她也要去h大去报道了,她从此要做一个大学教授了!

    因此,一天的时间,大家散的散,走的走。

    到了晚上的时候,就只剩下了沈柒和贺逸宁,跟着沈子瑶还留在原地了。

    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三个人再次去林宇翔的坟前进行告别。

    沈柒转头看着远处大帝的坟墓,已经彻底沉入水底,伴随着那里面的梦境和那些不甘心的灵魂,一起淹没。

    那个梦境太过虚幻,仿佛从来都不曾发生过。

    而自己站在阳光下,要牵着的手,就在自己的身边。

    珍惜,感恩。

    贺逸宁也跟着沈柒朝着大帝的坟墓看了过去,他轻轻抱住了沈柒的肩膀,在她耳边轻轻低喃:“都已经过去了。”

    沈柒轻笑,点头,回眸:“我知道。那里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梦。”

    对自己来说,只是一个梦。

    对贺逸宁来说,那是一场战役。

    他用自己的计谋和手段,守护了那个坟墓,守护了那个秘密,也间接的守护了自己和他。

    沈柒不打算将那个梦告诉其他人,就当成自己最瑰丽的梦境,独自珍藏吧。

    沈子瑶祭拜完了林宇翔,对沈柒说道:“小七,你姥姥真的会原谅我吗?”

    “妈!”沈柒跑到沈子瑶的身边,抱住了沈子瑶:“我做错了事情,妈妈会原谅我吗?”

    “当然。”沈子瑶理所当然的回答:“对我来说,你跟小六是最重要的!”

    “那么,对姥姥来说,妈妈也是最重要的。”沈柒认真的对沈子瑶说道:“姥姥岁数大了,她或许已经忘记了曾经的不开心,只想开开心心的度完最后的岁月。”

    “难怪你姥姥那么喜欢你。”沈子瑶忍不住捏捏沈柒的鼻尖:“你比我小时候乖巧听话,又懂得体贴。”

    沈柒嘿嘿一笑:“那也是因为,我像妈妈呀!”

    沈柒终于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在自己的妈妈面前撒娇了。

    她将自己的头靠在了沈子瑶的肩膀上,不停的晃着沈子瑶的手臂,眼睛闪亮亮的,让人不忍拒绝。

    此时已经是秋末冬初,沈家所在的g省,尽管也已经到了滴水成冰的季节。

    可是沈家整个家族内都是激动的不行不行。

    听说沈子瑶跟沈柒要回家,沈老夫人早早的就命令了下去,让全家人都回家。

    就算是身居重要职位的沈伍也不例外,提前申请休假。

    上面也体恤沈伍的情况,加上贺逸宁也会去沈家,上面非常爽快的就批了沈伍的假期。

    沈柒跟贺逸宁,与贺老夫人通话之后,贺老夫人速度派人送了一份重礼,声明是要送给贺家老夫人的见面礼。

    于是,一周之后,贺逸宁、沈柒和沈子瑶正式启程,乘坐私人飞机直飞g省。

    一落地,沈柒就感受到了森森的寒意。

    常年生活在气候温润的地带,沈柒第一次见到滴水成冰的画面。

    沈子瑶虽然这么多年一直在国外,可是打小骨子里的抗寒本能还是在的。

    看到沈柒冻的小脸通红,顿时忍不住给沈柒紧了紧领口:“没事,就是让你亲身感受一下温度,等到了家里,暖和着呢!别看东北冬天外面冻成狗,可是家里舒服着呢!家里的暖气足足有二十多度呢!”

    沈柒点点头:“是啊,早就听说了!大学的时候,一个班的同学就是东北来的,她一来h市的第一个冬天就冻成了狗,说东北那是物理攻击,南方这是魔法攻击啊!”

    沈子瑶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没错,就是这样!”

    贺逸宁也跟着笑了起来:“小七果然是有东北人的血统的,一落地,感觉就不同了。”

    沈柒冲着贺逸宁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是啊,我也奇怪呢!”沈子瑶笑着说道:“我是东北人血统,你爸爸是唐山人,按理说都是北方人不是?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一个江南水乡的小东西?”

    沈柒皱皱鼻子说道:“没有啊!哥哥不也是吗?哥哥的长相可是被人说了很久像南方人的!很多人都说哥哥精致如画的五官,简直是从古装剧走出来的男神。”

    沈子瑶充满期待的说道:“也不知道小六什么时候能回来。”

    贺逸宁笑着解释说道:“很快了!德国那边消息传过来说,他恢复的很好。他只是幼时出现了心理障碍,只要解除了这个障碍,他就是个正常人。啊不,是个正常的天才!据说,在治疗期间,他用几个月的时间,读完了研究生的所有课程。”

    沈柒不服气的说道:“明明是一个爸妈所生的,为什么哥哥就比我聪明那么多!”

    “没办法,有的人天赋异禀,有的人就只能笨到家啦!”贺逸宁取笑沈柒。

    “哼!”沈柒转头不搭理他。

    这一转头,沈柒一下子就看到了几个表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沈柒眼前一亮,赶紧挥挥手:“我们在这里!”

    沈伍率先走在了最前面,一看到沈柒,脸上马上绽放了一团笑容。

    几个大小伙子往那一站,规规矩矩的给沈子瑶行礼:“姑姑好!”

    沈子瑶一阵感慨,眼眶微湿:“好好好,都好!”

    沈柒开开心心的拉过了几个表哥,给沈子瑶介绍:“妈,这是三表哥,这是四表哥,这是五表哥。”

    沈子瑶点点头:“我们家的规矩就是好,不用问名字,都知道你们叫什么。”

    沈子瑶的话一落,站在旁边的贺逸宁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哥哥们,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贺逸宁双手合十:“我第一次听到小七名字的时候,我也是愣了很久。第一次见到起名字这么随意的家族。”

    沈叁横了贺逸宁一眼:“你们贺家人讲究啊,可是最后还不是要娶我们家的小七?”

    “是是是。”贺逸宁忍着笑意:“三哥教训的是!”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