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二章 Ella到了
    “那么,你们知道,这个少女是哪一脉吗?”沈子瑶继续微笑着看着其他人。

    所有人轻轻摇头。

    “是炎帝一脉。”一个声音从门口的位置传了过来。

    沈柒猛然回头,看到ea一身风尘仆仆的站在了帐篷的门口,手里拖着两个非常大的箱子。

    “姑姑!”沈柒瞬间反应了过来,快步冲了过去,跟ea拥抱在了一起。

    ea用力一抱沈柒,抬头冲着沈子瑶点了点头。

    姑嫂几十年,今天却是第一次见面。

    不想,已是物是人非。

    “大嫂,终于见到你了。”ea苦笑一声:“四十多年了,我终于找到家人了。”

    沈子瑶上前,跟ea拥抱了一下:“小七跟我说过你会来,我一直在等你。我们是一家人,自然是要团聚的。欢迎你回国,欢迎你叶落归根。”

    ea跟其他人打过招呼之后继续讲了下去:“如果说这个坟墓的典故历史,我想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ea拍了拍手里的两个箱子:“这是我这么多年的研究成果。我全部带过来了。逸宁,我想,这是你所需要的。”

    贺逸宁苦笑:“姑姑似乎已经知道了。”

    ea点点头。

    “相传那个少女是炎帝一脉,那位大帝的传说五花八门,不过有一条可以证明,这个帝国的文明确实超出了当时的文明很多很多。而且这个帝国陨落的也很蹊跷。按理说,以这个帝国的国力,想要称霸一方的话并不难。而事实上,少女死亡之后,这个帝国也很快就陨落了。有人说,少女的死亡,是为了孕育这一方风水。”

    “帝国的陨落,是为了巩固这一方风水。大家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个坟墓是严格遵从风水学而建的。历经数千年,依然坚固如新。”ea继续说道:“在我们上一次下地底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一点。墓穴建造的格局是墓中墓,局中局的模式。我们都是从右翼白虎位进入的,里面的道路复杂的如同迷宫,不少人都走散了,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这是ea自从那次分开之后,第一次主动提及墓穴的情况。

    所以,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

    “我很侥幸,我活下来了。”ea语气沉重的说道:“可是,那么多人的生命都被吞噬了。”

    “姑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贺逸宁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ea轻叹一声:“我原本不想说的。可是,我又不想让你们白白送命。我四十多岁了,眼看着土埋半截了,最见不得的就是亲人离世。所以,在知道你们没有听我的劝告之后,我也就只能来了。这次来,一来是给你们带来一些有用的资料。二来,我也是来见见大嫂的。”

    “金字塔当年开启的时候,有过很多的传言。”ea继续说道:“很多人都说图坦卡蒙的诅咒是真实存在的。对此,我不发表看法。可是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们,这个墓穴,不能动。”

    帐篷里的人们都没有说话,定定的看着ea。

    “ 我虽然是在英国长大的,可是我没有忘记我是个中国人。所以,我在研究考古学的时候,也研究过中国的风水学。”ea说道:“这个墓地的风水,不仅仅是主宰着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更主宰着一个血脉的传承。中国人,历数上去几千年,是以炎帝和黄帝为主的两大脉系。而这个墓地的风水,就是主宰着炎帝一系的风水。小七,你父亲之所以会埋骨在此,是因为我跟哥哥真正的祖先是属于炎帝一脉。”

    沈柒觉得自己都无法呼吸了。

    沈柒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在被颠覆。

    这一切简直太玄妙了。

    这真的不是在听玄幻故事吗?

    “尽管我曾经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可是经历了那次的事件之后,我开始怀疑我自己的认知。”ea继续说道:“或许这么多年,我们一直都在自欺欺人。我在墓地下,看到了太多颠覆常识的事情,以至于我以为那是我的幻觉。可是当我知道跟我一起逃出墓地的那几个人背后的势力,准备卷土重来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不是幻觉。而是事实!”

    “我的幸运在于,当时发生灾难的时候,我被一个神秘的力量弄晕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一个筏子上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去的筏子上。我想,其他人也是一样。所以,我们没办法解释这个事情。”ea继续说道:“只能说,那个神秘力量放了我们一马。”

    “我回去之后,马上查阅了这个墓地的所有资料,借着工作的便利,借了别人的权限,我从蛛丝马迹之中拼凑出了一个可能跟事实相近的故事。”ea打开箱子,拿起一叠打印出来的资料,递给了贺逸宁,说道:“炎黄子孙之所以历经数千年,繁盛不衰是有原因的。那就是,每个脉系,都是有自己的守护风水。”

    沈柒嘴巴张的大大的,她能说,她以前也是标准的唯物主义吗?

    情感寄托是一回事,理智是一回事。

    “这个墓穴在地下千米的位置,位置隐蔽,地位稳固。象征着炎帝一脉的繁盛昌荣。如果这个墓穴被毁,那么,极有可能会有一场大动荡。”ea语重心长的说道:“这是我们所不希望看到的。”

    沈柒深吸一口冷气,转头对刘义说道:“小义,你掐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刘义伸手捏捏沈柒的脸颊,沈柒这才回过神来:“真的不是在做梦啊。”

    其他人也是一副做梦的表情。

    这些人,除了贺逸宁之外,都是吃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