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冯曼伦咬钩
    林溪越想越开心。

    小春站在一边,都能看到林溪激动的全身颤抖了。

    “这个房间是给我准备的?”林溪一想到贺逸宁可能会藏在箱子里,简直就是开心的飞起。

    她一会儿打开箱子,是不是就可以跟贺逸宁在这个漂亮的房间里翻滚一番,然后在这么如诗如画的公主房里,交出她的第一次?

    天啊,想想简直就要开心死了!

    小春笑容可掬的回答:“是,这是为你特地准备的房间。”

    林溪开开心心的就去开箱子。

    小春如同幽灵一般跟了上去,抬手朝着林溪的脖颈狠狠一砍!

    林溪身体瞬间一僵,紧接着一下子滑到在地。

    小春笑的很谦和:“抱歉,这个礼物不是给你的,相反,你是送给冯曼伦的礼物。”

    冯曼伦收好手机随即就跳上了车。

    可是他在启动汽车的那一刻,突然怀疑了!

    这是不是一个骗局?

    沈柒会不会跟贺逸宁联合起来骗自己?

    他们毕竟是夫妻……

    可是,自己明明打听的很清楚。沈柒嫁给贺逸宁确实是个错误!

    两个人阴差阳错之下才结婚的,他们根本没什么感情的。

    就在冯曼伦反复思考决定不下的时候。

    沈柒无意中又帮了贺逸宁一把。

    沈柒发了条微博。

    沈柒有好几个手机。

    有工作号有生活号。

    早上她出门的时候,贺逸宁要走了她工作号。

    沈柒也没当回事。

    她现在是贺家二少奶奶,已经没人有这个逼格,敢找她做造型了。

    当然,除了贺逸宁。

    所以,沈柒揣着生活号就去见沈家人了。

    但是微博这个东西,是可以用任何手机登陆的。

    所以,沈柒在见到沈家人之后,心情真的是激动的难以平静,忍不住就刷了一条微博:“今天遇到了这辈子最大的惊喜。感恩。”

    就是这么一行字,却让冯曼伦误以为沈柒是看到了朱光潜大师的手札。

    毕竟,沈柒是真的喜欢朱光潜。

    冯曼伦没有再犹豫,马上开车朝着目的地行驶了过去。

    为了避人耳目,冯曼伦甚至都没有带人,只身前往。

    一到目的地,整个度假村似乎都一切如常。

    冯曼伦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冯曼伦掏出手机拨打沈柒的电话,却发现电话竟然打不通了。

    冯曼伦强行定了定神,停好了车,准备挨个地方找!

    他绝对不能让沈柒破坏了今天的部署!

    这个时候,有服务生往这边走着,冯曼伦上前一下子拦住了对方:“贺逸宁在什么地方?”

    服务生一愣,下意识的反驳:“我不知道,我不能说!”

    冯曼伦直接打开了钱夹子,掏出了一叠现金:“现在可以说了吗?”

    “在a座见客。”服务生眼珠子都要黏在这一沓钞票上了,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很好,那么朱光潜的手札在哪里?”冯曼伦又掏出了一沓现金。

    “在c座。”服务生眼珠子已经是一错不错了。

    冯曼伦将这些钱往服务生的手里一塞,转身就朝着c座大步走了过去。

    冯曼伦一走,原本还一脸财迷的服务生马上恢复了表情,调整了一下耳钉,低声说道:“他过去了。大概十分钟后到。”

    冯曼伦一到c座,马上就抓住一个服务员问道:“这边有没有个漂亮的女孩子过来?”

    服务员想了想,说道:“你是说那边的房间吗?今天确实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说是要在这里等人。”

    冯曼伦大喜,问清楚了房间之后,转身就朝着服务员指定的房间大步流星的冲了过去。

    他一定要阻止沈柒!

    冯曼伦急切的敲敲房门:“小七,你在吗?”

    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回应。

    冯曼伦的心一点点的往下沉。

    怎么回事?

    难道沈柒已经发现了贺逸宁去见林溪和林溪的冒牌父亲了?

    冯曼伦顾不得其他,抬手一推房门。

    咔嚓,房门竟然没有上锁!

    冯曼伦的心底闪过一丝疑惑,他很快便将这一丝疑惑甩到了脑后,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漂亮,典型的公主系。

    房间正中央放着一个大箱子,箱子用丝带包扎了起来,系着漂亮的蝴蝶结。

    “小七?”冯曼伦沿着房间转了一圈,房间里什么动静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冯曼伦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一条信息跳了出来:“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这条信息是陌生号码发过来的。

    可是冯曼伦莫名的一阵心跳加速!

    他感觉到自己的耳根都红了起来。

    这条信息是沈柒发给自己的?

    这个箱子是礼物?

    什么礼物?

    她要送自己礼物?

    她……她为什么要送自己礼物?

    难道是因为,自己是她的师兄?

    还是说,还是说……她对自己其实是……

    冯曼伦突然觉得空气的温度上升了一点,嘴里一阵发干。

    这个时候,箱子突然轻轻动了一下。

    冯曼伦的瞳眸瞬间幽深了几分。

    沈柒不会是躲在箱子里,想把她自己送给我吧?

    这个念头,毫无征兆的在冯曼伦的脑海里闪过。

    然后,挥之不去。

    冯曼伦的大脑突然闪现过一个念头:如果他睡了贺逸宁的妻子。那么,这对贺逸宁来说,应该是个致命的打击吧?

    这个念头一旦形成,竟然瞬间牢不可摧,深深的盘旋在了冯曼伦的脑海之中。

    冯曼伦的喉结快速滑动了数下。

    他承认,他被这个念头打动了!

    他真的想去试试!

    那么,箱子里的人如果是沈柒的话,他今天要不要顺水推舟……

    冯曼伦手指颤抖着拉开了箱子上的蝴蝶结。

    丝带滑落,箱子就在眼前。

    冯曼伦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和野心,也控制不住他的思绪,着了魔、发了疯似的,想要在这里毁掉沈柒。

    也毁掉贺逸宁!

    冯曼伦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瞳孔已经开始不正常的涣散着。

    他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楚了。

    手指搭在了箱子边缘,用力一扯!

    哗啦——箱子被瞬间撕烂。

    一个穿着粉红色公主裙的女孩子,骤然出现在了冯曼伦的眼前。

    女孩子侧着头,脖颈间的胎记赫然在目。

    “小七,小七,跟我一起下地狱吧!”冯曼伦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起了这个女孩子转身倒在了旁边的公主床上。

    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股怪异的味道。

    这股味道越发的浓郁,也越发的让冯曼伦神智不清。

    在没有人发觉的角落里,香炉袅袅,燃烧完了最后一块迷香。

    “林小姐?”贺逸宁带着人马站在了房间门外,笑容可掬的说道:“我答应要给你一个满意的礼物,这个房间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还满意……你们在做什么?”

    最后一句,已经从温柔瞬间变成了愤怒!

    哗啦啦,一群人瞬间围了上来,纷纷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屋子里的一切。

    正在运动的两个人,突然神智一清!

    冯曼伦一睁眼就看到了他身下的林溪!

    林溪?怎么会是林溪!

    冯曼伦的心底,瞬间咯噔一声!

    不好,被算计了!

    冯曼伦马上翻身下来,直接拉着被子盖住了自己和林溪的身体。

    下一秒,贺逸宁突然暴怒了起来,指着冯曼伦说道:“冯少,请问你这是几个意思?这是我给林小姐准备的房间,你怎么会在这里?”

    冯曼伦刚要开口,抬头却看到本地一家电视台著名的影评人正一脸惊喜的看着他。

    冯曼伦心说不好,要完!

    这个影评人可是微博上的大嘴巴,只要他知道的事情,都给捅出来了!

    “林小姐,你是不是也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贺逸宁凤眸的怒气瞬间感染了林溪。

    刚刚回过神的林溪还处于蒙圈的状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回答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跟我在一起的是冯少,我以为那个人是你!”

    “你开什么玩笑!”贺逸宁更加的愤怒了起来:“我已经结婚了,我怎么可能背着我的妻子,跟别的女人胡来!”

    “简直是不知所谓!”贺逸宁对其他人说道:“这个林溪对我说,她有个梦想,想要一个梦幻的公主房。我看在她曾经是我儿时玩伴的份上,替她圆了这个梦想。她竟然还对我怀着这么龌龊的心思,简直是让人恶心!冯少,既然你喜欢这个女人,那就带走好了!我贺逸宁不稀罕!”

    甩下这句话,贺逸宁转身就走!

    那个影评人一脸坏笑着也跟着离开了。

    房间里,人来的快,去的也快。

    很快,房间里马上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床上的两个人了。

    林溪怯怯的看着冯曼伦:“冯少,我……”

    冯曼伦反手狠狠一抽林溪。

    啪——林溪整个人狠狠被甩到了床上,脸颊瞬间肿了起来。

    什么都不用解释了。

    他被贺逸宁给耍了!

    冯曼伦用力闭了闭眼睛。

    贺逸宁,贺逸宁!

    你!你很好!

    我竟然上了你的当!

    冯曼伦一把摔开了被子,大步下了床,速度穿好了衣服,转身就要走。

    林溪一下子扑了上来:“冯少,我怎么办?”

    “滚。”冯曼伦冷冰冰的吐出一个字。

    林溪死活不撒手:“我已经跟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贺逸宁不会再要我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