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36 真正的魏子贤
    最终,我被拖入了某间客房之中,他们倒也不敢对我太过无礼,毕竟我是魏老的亲孙子。但有宁老的命令在,他们也敢稍微放肆一些,起码不让我再出去,众多护卫守在门口,就看我一个人。

    而我一颗焦躁的心却始终没法平静下来,我不断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想通过什么方法去见程依依。我不知道程依依为什么没认出我,可能是我对她太过理想化了,以为自己一个眼神就能让她明白一切,可惜现实就是这么骨感,哪怕我已经摘下墨镜,哪怕我直视程依依的眼睛,她也还是无动于衷。

    但我必须阻止程依依和宁公子的结婚,否则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可是我出不去,宁家一大半的护卫都看着我。

    或许是安顿好了程依依,宁公子过来找我了,他一见我,就很生气地说:“魏公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我也喜欢程依依,我要得到她。”

    “你疯了吗,你已经有陈冰月了!”

    “我更喜欢程依依不行吗,再说我和陈冰月只是订婚,又不是不能退婚了!”这番话本来只是随口说的,实际上我并不是真正的魏子贤,更没资格说什么退不退婚的话题。

    但我刚说完这句话,一抬头就看到了陈冰月,不知什么时候她也来了,就站在屋子的门口,似乎是来看我的。

    陈冰月的眼睛通红,泪水都快浸出来了。

    我突然觉得很懊恼,想要说几句话安慰陈冰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眼睁睁看着陈冰月转身跑走。我很无奈,我想挽回程依依,却伤害了另一个女人的心,等以后真正的魏子贤回来,两人再重归于好吧。

    至于现在,真的对不起了,我没那么大精力顾及太多事情。

    “你简直是疯了!”宁公子怒气冲冲地说:“本来还想结婚的时候叫你,现在看来也不用了,你离我们家越远越好,我不再把你当朋友了!对了,我告诉你一声,我和程依依明天就结婚了!”

    说着,宁公子便往外走。

    明天结婚!

    我的脑子嗡嗡直响,我和程依依相恋那么久了都没结婚,他们凭什么啊,这才几天就要走上婚姻的殿堂?就算我将来除掉萨姆、做回张龙又怎么样,程依依已经做了别人的妻子,我这辈子过得还有什么意义!

    我是真的急了,什么都不顾了,猛地冲到宁公子身后,一把抓住他的后领,接着用手扼住他的喉咙。

    门口的护卫当然大吃一惊,纷纷朝我冲了上来。

    “都别过来!”我大叫着:“否则我杀了他!你们见识过我的实力,知道我要杀他易如反掌!”

    众人谁都不敢动了,万分惊恐地看着我。

    “魏公子,你一定要闹得这么绝吗?”宁公子咬牙切齿地说。

    “少废话,给我走!”

    为了程依依,我什么事做不出来?

    我一手掐着宁公子,一边推着他往前走,众多护卫纷纷让开了路,当然也有腿脚快的,立刻去通知了石天惊和宁老,他俩才刚歇歇,听说这边又出状况,两人赶紧奔了过来。

    一看,更是气得不轻。

    “魏子贤,你是不是疯了!”宁老冲我咆哮。

    “魏公子,你别这样,闹到这种地步谁都不好看啊……”石天惊则苦口婆心地劝着我。

    而我什么都顾不上,我就像是疯了一样,我只知道再不做点什么,程依依就成别人的妻子了。

    “都让开,让开!”我冲他们咆哮着:“我要见程依依,让她出来见我!”

    为了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开玩笑的,我使劲扼着宁公子的喉咙,宁公子便发出“呃呃呃”的惨叫声。其实自始至终,宁公子并未做错什么,他就是喜欢一个女孩子,又去追求一个女孩子而已,但我就是接受不了,因为我也喜欢这个女孩。

    所以这不是对错问题,而是立场问题。

    程依依很快就过来了。

    “魏公子,你到底想干什么!”看到我绑架宁公子,程依依都急了。

    “跟我走!”我对她说:“你不能嫁给他!”

    “魏公子,嫁给谁是我的自由,请你不要再干涉我了。”

    “你嫁给他,会后悔的!”

    “我既然做出这个决定,就是经过深思熟虑,不存在什么后不后悔。”

    程依依的表情十分坚定,完全听不进去我说的话。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背后突然受到一记重击,不知是谁踹了我一脚,我和宁公子当场一起飞了出去,还在地上连续打了好几个滚。

    我刚想爬起来,再去抓住宁公子,但是已经迟了,一众护卫冲上来,七手八脚地将我按住了。

    回头一看,竟是剑神。

    “剑神,又麻烦你出手了。”宁老长呼了一口气。

    “没事。”剑神回头走了。

    接着,宁老走到我的面前,用手揪着我的领子恶狠狠说道:“知道吗魏子贤,如果你不是魏老的孙子,现在已经没有命了!”

    这个我信,换成别人的话,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把他带回去,绑起来!”

    于是我又被拖走,并且这次被绑起来,之前好歹还能来回走动,现在连胳膊都不能动了。没人再来看我,门口站着诸多护卫,一只苍蝇都不会放出去。

    宁公子和程依依是真的要结婚了,我眼睁睁看着宁家的人里外忙活,挂红灯笼、贴大喜字,处处张灯结彩。

    我的脑子实在有些晕眩,这一幕是我期盼了多久的场景啊,怎么就让别人领先了呢,老天这是要绝我啊。

    理论上来说,我在宁家闹成这样,魏老早就来把我领走了,没准还要当着宁老的面,狠狠扇我一个大耳刮子。但今天不知怎么回事,魏老迟迟都没有来,听外面的护卫闲聊,好像是在开什么重要的会。

    宁老是真的发了脾气,不给我吃、不给我喝,我这才刚大病初愈,精神又受到严重的打击,整个人蓬头垢面、萎靡不振,趴在地上混混沌沌,像是一条快死的狗。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慢慢降临,整个宁家一派喜气祥和,红灯笼都点亮了,看上去很漂亮的样子。

    可是这一切和我无关,我好像又开始发烧了,躺在地上昏昏沉沉,脑子都不太清楚了。这就是失恋的感觉吗,原来精神上的折磨,真的可以转化为生理上的痛苦,足以把一个人变得神经兮兮、人鬼不分!

    昏昏沉沉之中,似乎听到有人站在旁边说话。

    “确定这是个冒牌货了吗?”

    “基本上确定了,真正的魏子贤已经回来了。”

    “我就说嘛,最近老觉得魏公子不对劲,原来这是有人冒充的啊!”

    “可不是嘛,现在的易容术也太厉害了,竟然能够以假乱真……等真正的魏公子来了,让他亲手处置这个冒牌货吧!”

    “好的……”

    声音渐渐远去。

    而我却意识逐渐清醒了,巨大的震惊和恐惧逐渐笼罩我的心头。

    真正的魏子贤竟然回来了?!

    恍惚记得,之前魏老就说过,真正的魏子贤快回来了,让我抓紧时间搞定佩蒂。但我怎么都没想到,真正的魏子贤回来了,魏老竟然也没通知我一声,这不是往死里害我吗?

    真正的魏子贤一看到我,还不当场把我杀了?

    什么叫做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今天算是亲眼见识到了,程依依和宁公子要结婚,本来就够让我糟心的了,结果现在魏子贤又回来了,简直不给我一丝喘息的机会。

    性命攸关,我肯定不能再混混沌沌的了,我立刻坐了起来,大声喊道:“来人、来人!”

    很快有一个护卫走进来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问。

    “晚上八点。”

    “我爷爷怎么还没有来?”我继续问。

    “不知道,刚才听人说好像是在开会。”

    “行,我知道了,你出去吧。对了,把门关上,我有点冷。”

    护卫出去,便把门关上了。

    我当然是忧心忡忡,必须想办法离开这了,真正的魏子贤一过来,想再活命可就难了。我身上绑着普通的麻绳,想要脱离还挺容易,之前之所以没走,还是因为状态低迷,现在涉及自己的性命,必须得打起精神了!

    我悄悄解开自己身上的绳子后,趴在门口好好观察了下外面的护卫,到底是晚上了,他们的警惕有些放松了,我找了个机会,偷偷跳窗逃了,借着夜色往外逃去。

    宁家的护卫不少,摄像头也不少,所以也挺吃力。

    我躲在某个角落,趁着自己还算安全,赶紧给魏老打了个电话。

    果不其然,没接。

    要是能联系上魏老,恐怕他早就来了,关键是现在怎么办呢,真正的魏子贤已经到天城了,我俩一旦碰面,必然是火星撞地球,不死一个不算完,对我这个李鬼来说,肯定是最心虚的,不如先躲一躲。

    这么想着,我便继续往外逃去,但说来就是这么的巧,在经过其中一间屋子时,赫然听到里面传来程依依的说话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