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30 小女子的荣幸
    我本来是很相信程依依的,觉得她不会和宁公子在一起,但从昨天到今天,程依依的种种表现,让我有点信念崩塌、意志也不是那么坚定了。

    我真的分不清,她说的那些是真是假?

    我没走开,而是躲在附近观察。

    过了一会儿,程依依出来了,她已经洗漱完毕,还换了一身穿着,虽然是普通的衬衫加牛仔裤,没有昨晚那么光彩夺目,但也让人眼前一亮,感觉十分清新。

    宁公子十分欣喜,立刻递过去花,接着又主动去开车门,程依依便捧着花坐上了车。

    我也赶紧打了辆车跟上。

    昨天晚上,宁公子就和程依依约好要吃午饭,所以我知道他们是去干什么的。尽管如此,我也想跟上去看看,是种奇怪而又复杂的心理。

    果不其然,宁公子的车停在某个高档餐厅门口。

    这个餐厅我知道,也是一般人不能进的,需要VIP邀请制,只接拥有一定身份的人,所以在这里面用餐的人都是上流社会。

    宁公子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我也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但我不想引起别人注意,更不想引起宁公子的注意,所以进入餐厅以后,就戴上了墨镜。

    这墨镜是我早晨出来时准备好的,为的是跟程依依说话时,不让她看我的眼睛,但是一直没能用上,现在也算是派上用场了。

    宁公子和程依依就没那么多顾忌了,甚至宁公子还生怕别人不知道程依依是他女朋友似的,走得那叫一个昂首阔步、大摇大摆,积极地向每一个认识他的人打招呼。

    在这间餐厅,有谁不认识他呢?

    所以宁公子和程依依的到来,还真引起了一阵轰动,大家都在起身欢迎。这些人里,有昨晚没参加舞会的,也有参加了舞会的,但宁公子还是跟每一个人介绍:“这是我女朋友,程依依!”

    看得出来,宁公子是真的很喜欢程依依了,恨不得昭告天下,恨不得人尽皆知。

    宁公子和程依依坐下来后,我也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一个他们看不到我,但是我能看到他们,还能听到他们说话的位置。

    说真的,我觉得我这样做有点心理变态和畸形了,按理来说一个正常人不该这样子的,可我就是忍不住啊……完全不由自主!

    所以说一个人病不病态,要看他处在什么状态,没有经历过别人的处境,就少劝别人大度。

    两个人坐下后,宁公子就点起了菜,这里中西餐都有,都是高级厨师做的,味道很好。宁公子一口气点了很多,什么鹅肝、牛排、鱼子酱,还有鸡丁、牛肉、东星斑,林林总总十几样,程依依说了好几次够了,才终于劝住了宁公子,否则他真能点一本。

    程依依无奈地说:“点那么多干嘛,又吃不了!”

    宁公子笑着道:“我就是想让你尝尝这里的菜,都是国宴标准,特别好吃!”

    程依依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吃过。”

    宁公子讶异地说:“你和谁来过啊?”

    “张龙。”

    “……”

    宁公子不说话了。

    我和程依依确实来过这里,我们在天城待过一段时间,各种餐厅吃过,各种景点玩过。我们聚少离多,所以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只要在一起了就会抽出时间到处去耍。

    我不知道程依依怎么想的,但我突然听她提起我的名字,心里有些针扎般的难受。

    宁公子和程依依那边也是一片沉默。

    半晌,宁公子才说:“依依,你很想我师父吧?”

    “那当然了。”程依依说:“我们两个虽然没有结婚,但他在我心里就是丈夫,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个寡妇。”

    虽然这是个很沉重的话题,但程依依的语气有些轻松,看样子确实走出来了。

    就连宁公子都笑了起来:“那我算是娶了个寡妇进门喽?”

    程依依一本正经地说:“宁公子,你可不能开这个玩笑,我从来没有答应嫁给你过。”

    宁公子说:“好嘛,就是在谈恋爱。”

    “谈恋爱也没有。”程依依说:“本来昨天是的,但我被你爷爷骂了一顿,现在心情极其不爽,还没打算原谅你!”

    宁公子顿时一脸苦相:“好嘛,那我再继续努力好了。”

    两人一边聊天,菜就一边上齐了,满登登地摆了一桌子。

    “依依,吃吧。”宁公子很开心地看着程依依,嘴都咧的快到天上去了。

    “好。”

    程依依点点头,刚拿起筷子,一串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宁公子拿出手机,赶紧接起电话:“爷爷,什么事情?”

    原来是宁老的电话。

    “好、好……”宁公子的面色有些凝重起来。

    宁公子挂了电话以后,对程依依说:“依依,真不好意思,爷爷突然找我有点事情,我必须得回去一趟。”

    程依依从来不是粘人的性格,立刻点了点头:“你快去吧。”

    “抱歉,你先自己吃吧,吃完了你先回家,我这估计回不来了,等到晚上再去找你!”

    “好的。”

    宁公子收拾了东西,急匆匆离开了。

    偌大的一张桌子,只剩程依依一个人了,她也并没什么不适,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慢吞吞地吃着。而我呼了口气,鬼使神差地朝她走了过去。

    “依依姑娘,你也在这?!”我故作意外地说:“真的是好巧啊!”

    程依依抬起头来,发现是戴着墨镜的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又笑起来:“确实挺巧,魏公子刚做了梁上君子,现在又在这里遇见,简直没有比这更巧的了。”

    之前趴在程依依的房顶上,被她抓个正着,实在太尴尬了,现在宁公子刚走,我就又出现了,说这是个巧合,也得有人信啊!

    但没关系,为了能和程依依多亲近,我已经豁出去了,脸也可以不要。

    再说,这也不是我的脸。

    “真的是个巧合。”我说:“我路过这里想吃个饭,进来就看到了你,这一大桌子的菜,你一个人吃得完吗,要是浪费不太好吧?”

    “吃不完——”程依依明白了我的意思,无奈地说:“那就请魏公子帮我吃一点吧!”

    “谢谢!”

    我心满意足地坐下了。

    我刚才看得清清楚楚,宁公子的餐具根本没有动过,所以我也不拘泥了,直接拿起刀叉、筷子吃了起来。看我一点都不客气的样子,程依依是一点办法都没,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

    “至于吗?”我说:“就这么不情愿和我一起吃饭?”

    “当然不是,能和魏公子一起吃饭,是小女子的荣幸啊……而且之前在荣海,你帮过我们几次大忙,我们都还没来得及谢你。”程依依说:“主要是我挺意外的,你以前根本不搭理我,甚至看都不看我一眼,怎么现在开始接近我了?”

    我戴着墨镜,不怕程依依看到我的眼睛,所以也不心虚,大剌剌说:“以前确实没怎么注意你,但我现在还挺担心赵虎、莫鱼他们的,你又可能是唯一的知情者,我当然要多问问你了……之前计划失败,有我的一部分原因,我还是想弥补你们的!”

    我不心虚的时候,也是舌灿莲花、口若悬河,当然也有真情实感,我确实想知道赵虎他们怎么样了。

    程依依很认真地说道:“魏公子,计划失败和您没有关系,您已经做得很好了,是我们的问题!第一,我们绑架了佩蒂三天,却没能得到想要的东西;第二,我们之所以暴露,问题出在盗圣和盗神的身上,是我们自己考虑不周,真的不关您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另外,我是真不知道赵虎他们在哪,知道的话还能不和您说吗?我醒过来,就和他们失散至今,一点点消息都没有了!”

    虽然程依依很诚恳,但我还是将信将疑,总觉得她瞒了我什么,只恨自己不能立刻变身张龙。

    我又问道:“你没试过找他们吗?”

    “魏公子,这个问题,你昨天已经问过了。我当然找过了啊,整个江省都走遍了,也没发现他们……”

    我不说话了。

    再说下去也是白搭。

    程依依就像一堵墙,身为魏子贤的我,根本走不进她的内心。

    我低着头,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

    程依依也不说话,默默低头吃着东西。

    就在这时,桌边突然响起一道幽幽之声:“子贤,这就是你说的有事吗?”

    我震惊地抬起头来,赫然发现陈冰月不知什么时候来了!

    陈冰月站在桌边,看看我,又看看旁边的程依依,不仅一脸委屈,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之前陈冰月给我打电话,想和我一起吃中午饭,但被我拒绝了,说我还有事情。结果转眼之间,被她在这给堵上了,还是和程依依一起吃饭——昨天晚上她就说我喜欢程依依,我还否认来着——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陈冰月一跺脚,眼泪簌簌而下,接着转身就跑。

    “看来陈大小姐有些误会。”程依依无奈地说:“魏公子,你快去哄哄吧。”

    我也十分无奈,担心这事闹大,只能追了上去……

    程依依继续低头吃着东西。

    没人知道,角落里坐着一个消瘦的身影,他正举着手机说道:“放心吧宁老,我一定杀了程依依。”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