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04 好闺女,有妈在
    援兵之所以还没有到,不是因为赶不上了,也不是因为他们不肯听我调遣。

    而是因为有人横插一脚,制止了援兵的行动。

    这人不是宁老,而是魏老!

    我刚挂了电话不久,魏老就打电话来了,骂骂咧咧地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调遣军队?你以为军队是儿戏吗,说调就调?”

    我着急地说:“赵虎和程依依有麻烦了,不帮他们的话,蒙内和齐鲁都要失守!”

    “那又怎样?”魏老说道:“你要让军队去掺和这种江湖纷争?你把魏家当什么了,你把这个国家当什么了!”

    我一时被噎得有些哑然,但还是说:“魏老,您到底是什么意思,还用不用我除萨姆了?”

    “别给我来这一套。”魏老阴沉沉道:“除萨姆和龙虎商会的地盘有什么关系,你只是不满足当小南王,想趁机给自己谋私利吧?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想在我面前玩花样,门都没有!我告诉你,让你假扮我孙子,别把自己真的当我孙子!还调遣军队,你怎么不上天呢?”

    我的脑子顿时嗡嗡直响,什么叫做暴君,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我今天也算见识到了!

    原来魏老一点都不相信我,在让我做事的同时,也在提防我、戒备我。

    我真想狠狠地骂他一顿,然后说声老子不干了,你爱找谁找谁,但是魏老已经挂了电话。

    我还想再打过去,但是转念一想,我跟他置这个气干嘛,还是想想赵虎和程依依该怎么办吧!

    我立刻给莫鱼打过去电话,莫鱼也很快就接了起来:“魏公子,怎么样?”

    我很惭愧地说:“不好意思,刚才被我爷爷骂了一顿,说是不让我掺和到这种江湖纷争中去,所以军队是不可能派过去了……”

    “啊……那怎么办?”

    我满腹憋屈,但还是咬着牙说:“让他们赶紧逃吧,先去你的江省避避。跟他们说不用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以后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好。”莫鱼挂了电话。

    莫鱼第一时间给赵虎和程依依打电话,但是两人都已进入了战斗中,哪还有空接电话啊,所以两人并不知道援兵已经到不了了,还在苦苦等待。

    莫鱼也猜到了现场的情况,握着手机默不作声,只能唉声叹气。

    他并没告诉我,已经没那个必要了。

    锥子和祁六虎站在莫鱼身边,心急如焚地问:“那赵虎和程依依怎么办?”

    “应该没有太大问题。”莫鱼说道:“酒中仙和老叫花子都不会伤害自己徒弟,顶多被俩老头带走,就是蒙内和齐鲁肯定要失守了……”

    锥子和祁六虎均是沉默、无奈。

    回想龙虎商会最辉煌的时候,吞并隐杀组和杀手门,势力延绵十多个省,那是何等的风光啊!结果半个月不到,怎么吞进去的,又怎么吐出去了,别的地盘也就算了,本来就是人家的嘛,物归原主也没什么毛病,可蒙内和齐鲁明明是我们自己打下来的,也被杀手门夺走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弱!

    蒙内、呼市。

    赵虎已经被酒中仙按在地上,胡图、韩晓彤等人也都被抓住了。

    “好徒弟,这回认输了吧?”酒中仙坐在赵虎背上,愉快地喝了一大口酒。

    赵虎很憋屈地趴在地上,数次想要爬起,但都动弹不得。

    杀手门取得了全面性的胜利,成功占下了蒙内这块地盘,说起来杀手门之前看不上这里,只是现在要和隐杀组竞争,力量当然越多越好,所以才来占领这里。

    “收工喽!”酒中仙大叫着,一手将赵虎提了起来……

    而在另外一边,齐鲁、济城,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二条和红云已经受伤被人按住,程依依也被老乞丐戳伤肩膀倒在地上。

    老乞丐心疼不已,连忙扑了上去:“好徒弟,你没事吧?”

    “让开!”程依依怒火中烧,仍旧手持匕首刺去。

    老乞丐轻松躲开,叹着气说:“好徒弟,你别怪师父了,不就是块破地盘吗,等我们把萨姆干掉,再吞并了隐杀组,想要多少地盘,就有多少地盘!”

    老乞丐伸手去抓程依依的衣领,准备把程依依带走,但是就在这时,突听“飕飕飕”的声音响起,数朵红花突然朝着老乞丐去了。

    老乞丐当然大惊,连忙撩起拐棍“叮叮”击落,整个人也往后退出了好几步。

    “红花娘娘?!”老乞丐吃惊不已。

    “不错,还记得老娘啊?”一道阴沉沉的声音响起,果然是红花娘娘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妈!”程依依大叫着,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好闺女,放心吧,有妈在,谁都伤不了你。”红花娘娘走了过来,站在程依依的身前。

    在济城也一样,杀手门已经获得了全面性的胜利,正准备收工了,红花娘娘却出来了。在杀手门,红花娘娘的威名极盛,大家一时有些发愣,不知怎么办好。

    老乞丐却沉沉地道:“红花娘娘,你还是不是杀手门的人?”

    “你觉得我是不是?”红花娘娘冷笑着说:“就春少爷那个德行,我还有可能为他卖命吗?”

    之前春少爷屡次利用我、欺辱我,终于激怒了红花娘娘,一气之下退出了杀手门……

    这事很多人都知道。

    “好!”老乞丐说:“既然你不是杀手门的人,那就别管我们杀手门的事,否则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来啊,我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

    红花娘娘摊开双手,无数红花在她掌心旋转。

    “以前我看在春少爷的面子上不想和你计较,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是么?”老乞丐猛地举起拐棍,朝着红花娘娘呼啸而去。

    红花娘娘也毫不犹豫,“飕飕飕”地朝老乞丐飞出红花。

    老乞丐虽然坐了一段时间牢,但功夫可一点都没落下,别看红花娘娘的红花来势汹汹,老乞丐却一点不惧,身形冲出的瞬间,无数红花也被击落,也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老乞丐已经奔到红花娘娘身前,举棍便刺!

    老乞丐对红花娘娘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主要是以前被红花娘娘欺负的太惨了,现在终于能报仇了。

    别看他们一个是我师父,一个是我妈,但也说打就打,毫不留情。

    红花娘娘当然也不惧老乞丐,立刻往后退了几步,手中红花不断朝老乞丐飞着,“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红花虽然伤不到老乞丐,老乞丐却也近不了红花娘娘的身。

    两人激斗在一处,暂时看不出什么高下,每次老乞丐想要冲上去时,都被红花娘娘的红花所逼退。

    四周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可是天阶上品间的战斗,一辈子都难得能够看上几次。

    “都愣着干什么!”老乞丐咆哮道:“一起上啊!”

    毕竟要进攻一个省,老乞丐这次过来,还是带了不少高手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朝着红花娘娘扑上去,眼看红花娘娘就要陷入重围,倒在地上的程依依都忍不住叫了起来:“妈……”

    就在这时,一连串“啊啊啊”的惨叫声响起,准备扑向红花娘娘的那些人,竟然不约而同地倒在地上,各自捂着手脚痛苦哀嚎、打滚。

    “怎么回事?!”

    老乞丐当然大吃一惊,再定睛一看,那些人手脚上,竟然都趴着不少毒虫,有蜈蚣、蝎子、毒蛇……

    不仅如此,甚至还有成百上千只毒虫,正朝老乞丐爬过来,各个龇牙咧嘴、气势汹汹。

    齐鲁这个地方,不南不北、半南半北,有些地方干冷,有些地方潮湿,倒也适合毒虫生长,但同时出现这么多的毒虫,也太匪夷所思了点!

    饶是老乞丐这么多年走南闯北,也没见过这种阵势。

    “这是怎么回事?!”老乞丐吃惊地大叫着,哪里还敢和红花娘娘对战,迅速几个起落跳到一边去了。

    而那些毒虫竟也如影随形,继续朝他爬了过去。

    “谁,是谁!”老乞丐到底见多识广,知道这些毒虫一定是人操控的。

    “你有没有听说过何红裳?”红花娘娘幽幽问着。

    “何……何红裳?!”老乞丐似乎想起什么:“S级通缉犯,擅长驱虫的那个‘南海观音’何红裳?”

    “不错!”红花娘娘沉沉地道:“要是没有两把刷子,我敢独自来到这里对付杀手门?老叫花子,看在你是我儿师父的面子上,老娘这次就饶你一命,立刻给我滚出齐鲁,否则要你好看!”

    话音落下,一条巨大的眼镜王蛇,张开血盆大口朝着老乞丐扑了上去。

    一条眼镜王蛇没有什么可怕,但想到这是何红裳的毒蛇,老乞丐就浑身战栗起来。

    “走,走!”老乞丐惊慌失措地大叫着,率先几个起落逃出毒虫圈,其他人也纷纷逃之夭夭……

    “依依,你怎么样?”红花娘娘立刻扑向程依依。

    “妈……”这些日子以来的无数委屈,终于有了一个发泄的场所,程依依一头扑在红花娘娘怀里痛哭起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