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84 他不是魏子贤
    如果是我平时睡觉,肯定没人能够轻易接近我的,但一来这是魏家,肯定非常安全,二来我喝了不少酒,确实比平时要迟钝些。

    温软的身子在我身上蠕动,让人沉醉的幽香侵入鼻间。

    是个女人。

    卧槽!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难道魏子贤在家还有这个待遇?!

    我脑海中瞬间闪出许多龌龊想法,一些王公贵族家里是有通房丫头的,比如《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就和几个丫鬟不清不楚……难道魏家也有这个门风,晚上会有人陪魏子贤睡觉?

    真是这样的话,魏子贤可以做,我肯定不能做,我是张龙!

    我赶紧将身上的人推开了,低声问道:“谁啊?”

    “是我!”一个轻轻的声音响起,又靠过来。

    黑暗之中,我的视线慢慢清晰,眼前的人让我吓了一跳,竟是陈冰月!

    陈冰月身上穿着很少的衣服,几乎只遮住重点部位,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在我眼皮底下一览无余。之前看她外表,就知道她身材不错,现在更是清晰地显现在我面前。

    我都有点脸红心跳,赶紧挪开眼睛,说你怎么来了?

    “不是说好了吗?我随后来找你……”

    陈冰月又爬过来,抱住了我。

    之前我俩分别的时候,陈冰月确实说了随后找我,但我以为就是普通的客气话,没想到陈冰月真的来了,还是大半夜的爬我床上!

    陈冰月的身子温软、皮肤细腻,哪怕不用眼瞧,也知道她是个完美的女人。

    真的,我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不知道多少男人能在这种场合下还把控得住,好在我是其中之一。

    我赶紧把陈冰月推开了。

    陈冰月很意外:“怎么啦?”

    我还是不看她,说:“没什么,就是不合适,咱俩还没结婚呢……好了,你先回去吧,以后别这样了,还不到时候呢……”

    我不光这次拒绝她,以后也拒绝她,省得再有这种麻烦。不只是因为我心里有程依依,退一万步说哪怕我没对象,也不能做这种事啊,我又不是真正的魏子贤,我只是个挂皮的啊,真对陈冰月做了什么的话,魏老还不活活吞吃了我?

    当然,我也不会允许自己做出这么丧德的事。

    听了我的话后,陈冰月并没离开,反而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知道啦……”她说着,往我手里塞了个东西。

    “???”

    我很奇怪,低头一看自己的手,竟然多了一根木棍。

    木棍???

    这是什么玩意儿,这是什么意思?

    我再扭头一看,就见陈冰月已经趴了下来。

    “来吧。”

    来吧?什么来吧?

    在我还迷茫的时候,陈冰月继续说道:“你不是很喜欢打我吗,每次回来都会打上一次……当然,我希望你这能轻点,别像以前一样打得太狠,疼一点我倒是能接受,就是伤要很久才能恢复……”

    什么?!

    我的脑子顿时嗡嗡直响,我也不是个小孩子,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看样子,魏子贤和陈冰月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子了,而且魏子贤下手还特别狠,每次都把陈冰月打得伤痕累累。我靠,这是什么神经病啊,心里阴暗有毛病吗,这么如花似玉、温顺如水的未婚妻,魏子贤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手,是太压抑了么?

    有些爱好在夫妻之间是存在的,但要建立在双方都愿意,而且不会伤害谁的情况下。

    但从陈冰月的话听,魏子贤已经很过分了,而且陈冰月也不愿意,只是为了配合魏子贤才答应的。关键是,魏子贤和陈冰月都这样了,还在外面把她当做下人一样对待,简直不是个东西啊。

    我不像童耀和何红裳那样痛恨渣男,不至于到处去杀渣男,但我也接受不了魏子贤的行为,看着唯唯诺诺、惶恐紧张,甚至有些瑟瑟发抖的陈冰月,我气得手都在发抖了。

    魏老之前让我不用担心,说魏子贤和陈冰月并不熟悉,而且相敬如宾,不会有太亲热的动作。

    现在看来,魏老对自己的孙子完全不了解啊,更不知道魏子贤私底下有什么嗜好……

    我也是成为了魏子贤,才知道他身上还有这么多的秘密。

    说真的,我都开始心疼陈冰月了,我知道她这么做,是想保住陈家的地位,才会在魏子贤身前这么低三下四。我不管魏子贤是怎么对她的,反正我是做不出这种事,于是我把木棍扔掉,接着“哗”地掀起床单,盖在了陈冰月的身上。

    陈冰月回过头来,十分诧异地看着我。

    她的身体不再暴露,所以我也敢看着她了。

    黑暗之中,我看着她,很认真地说道:“冰月,之前我和你说过了,我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我希望你以后也别再这样,我希望你能做自己,在我面前不要这么卑微,哪怕以后我让你干什么,只要你不愿意,就可以对我说不!”

    陈冰月呆呆地看着我。

    “答应我!”我很认真,我不是灌什么鸡汤,而是我实实在在觉得,这是每一个人应有的尊严。

    我以为陈冰月会醒悟的,但她看了我许久后,突然说了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

    “你是谁?”

    “我……我是魏子贤啊!”

    “不,你不是魏子贤!”陈冰月坐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地说:“你不可能是魏子贤,魏子贤不是这样的人,你到底是谁?”

    一股凉气直串我的颈椎。

    我的冷汗都下来了。

    “你到底是谁!”陈冰月猛地蹿下了床,“噔噔噔”往后退了几步,顺手捡起地上的衣服,很快地给自己穿好了。

    “我是魏子贤。”我故作镇定地说。

    “不,你不是!”陈冰月坚定地说:“魏子贤绝不是这样的!”

    说着,陈冰月突然拉开了门,奔到门外大声喊道:“来人啊,来人啊!”

    天,她在干些什么!

    我本来就很心虚,她还说这些话,我赶紧追了出去,一手将她抓住,并且捂住了她的嘴。

    但还是迟了,陈冰月这么一叫唤,许多人都走了出来,魏家的护卫、下人,还有魏老的叔伯子侄,杂七杂八地一大堆,看到我们两个拉扯在一起,惊讶地询问我们怎么回事?

    陈冰月猛地把我推开,指着我说:“他不是魏子贤!”

    我的脑子“嗡”一声响,却又没办法当着众人的面做什么,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子就像僵了一样。

    但我就是魏子贤,和魏子贤长得一模一样。

    “冰月,你在说什么,他就是魏子贤啊。”

    “冰月,你什么时候来的?”

    “冰月,你晚上不是还和子贤一起参加聚会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陈冰月急得都快跳脚了,指着我说:“他真的不是魏子贤,今天从接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不对劲,后来我愈发肯定,他真的不是魏子贤,虽然他和子贤长得一模一样,但他绝对不是子贤……”

    陈冰月说话都语无伦次了,反反复复说我不是魏子贤。

    大家只觉得奇怪,纷纷询问陈冰月是不是喝多了,或者是做噩梦了,怎么说这样奇怪的话。

    “你们快给魏爷爷打电话!”陈冰月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我发誓,他真的不是魏子贤!”

    陈冰月好歹地位非凡,既是魏子贤的未婚妻,也是陈家的掌舵人,大家不敢说什么重话,又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冷冷道:“没什么,她喝多了,将她送回去吧。”

    这毕竟是魏家,魏老又不在家,魏子贤说话一言九鼎,几个人立刻走上来,架着陈冰月要送她回去。陈冰月虽然不愿意,还使劲挣扎着,但哪里能拗过几个大汉。

    “我没有喝多,我今晚根本没喝酒,他真的不是魏子贤,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

    不管陈冰月怎么说,还是被几个人拉走了,声音越来越远。

    现场众人面面相觑。

    “没事。”我说:“她发癔症了,明天就好了,都回去休息吧。”

    说着,我便返回屋中,关上了门。

    还好魏子贤的父母也都是高官,常年忙着工作不在家里,否则我真担心自己会被提去问话。

    躺在床上,空气中还有些陈冰月身上的幽香,虽然麻烦暂时解除,我却有点懊恼,真不该和陈冰月说那么多废话的,麻溜地让她滚蛋不就完了,反正她也习惯魏子贤粗暴地对待她。

    我就是太圣母了!

    这回好了,陈冰月知道我不是魏子贤了,虽然她没什么证据,但是难保她会胡乱说话。

    好在应该没人信她,魏老会给我撑腰的。

    只要魏老认我,管别人怎么样?

    这么想着,我便渐渐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起床洗涮,准备找个地方练功,不管我是什么身份,练功都必不可少。

    当然,还是避着点人。

    我刚一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魏老。

    魏老满脸怒火,正狠狠地瞪着我。

    “魏……爷爷!”我心里一个咯噔,差点叫错称呼。

    魏老并没说话,而是抬起手来,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

    “啪!”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