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83 南海观音
    就在向大力一步步逼近的时候,红花娘娘突然喊了一个名字,并且询问对方还不肯出手帮忙么?

    一般人听到这个名字,估计会觉得红花娘娘失心疯了,竟然想叫南海观音出来,怎么不叫如来佛祖?

    但我和向大力,却是同时感到一震。

    我们都知道红花娘娘说的这位“南海观音”是谁。

    华夏的S级通缉犯里,有位称号“南海观音”的何红裳,也是这个级别的通缉犯里唯一的女人。之所以叫南海观音,是因为她常出没于两岸三地,是比南方更南方的地方,而且长得非常美丽,所以才被众人叫了这个称号。

    我从没见过南海观音,关于她的故事却是听了不少,她和红花娘娘一样,都喜欢穿红衣裳,而且年龄也差不多,也是四十多岁。据说何红裳追求者众,却终身未嫁,因为她恨透了男人,尤其是恨负心男,杀过不少在婚姻和恋爱中欺骗感情的男人。

    嗯……总得说来,她和童耀干得事情一样。

    只不过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何红裳当然是非常厉害的,善于使毒、擅长驱虫,据说能够操纵各种毒虫,杀人于无形之中。当初南王和春少爷提起她来,也是大感佩服,直言不敢和她交手,根本不知道她会从什么地方操控出几只毒虫来。

    同时,两人也庆幸自己对待感情比较专一,否则以二人的名气和地位,早就被何红裳盯上了。

    此时此刻,红花娘娘竟然喊出了“南海观音”这几个字,难不成是何红裳到了?

    不光是我,向大力都惊得不轻,猛地往后退了几步,谨慎地看着四周。

    四周依旧是一片荒原,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

    向大力左右看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再次朝着红花娘娘走了过去,阴沉沉道:“红花娘娘,你吓唬谁呢,南海观音常在两岸三地活动,怎么可能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红花娘娘再次大声喊道:“南海观音,你出来啊!”

    向大力再次谨慎地看向四周,依旧没有什么动静。

    “呵呵,你吓唬谁呢?就是南海观音真的来了,我也未必怕她!”向大力再次阴沉沉地走了过来。

    同为S级的通缉犯,又号称华夏第一神力,向大力确实没有必要害怕南海观音,可他的声音中透露着一丝不太足的底气。

    就连我都觉得奇怪,红花娘娘喊了两遍,南海观音却一点踪迹都没,我都忍不住怀疑起来,红花娘娘是不是在冒用南海观音的字号,吓唬向大力?

    向大力一步步地走了过来。

    “南海观音,你真的要见死不救吗?!”红花娘娘略显绝望地喊道。

    向大力这次没有再往四周看了,仍旧朝红花娘娘走着,还用舌头舔着嘴唇,淫笑着说:“小美人,别费力气了,你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我看得着急,又忍不住朝着红花娘娘爬了过去,我宁肯死,也不愿意看到红花娘娘被人凌辱。

    但是就在这时,向大力突然站住脚步,一双眼睛呆呆地看着地上。

    我也立刻看了过去,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在红花娘娘和向大力之间的土地上,不知何时爬过来一条眼镜蛇,不,不是眼镜蛇,要比普通的眼镜蛇大多了,看上去也更凶猛,显然是眼镜王蛇。这条眼镜王蛇至少有三四米长,粗大的身子盘在地上,上半身高高挺起,头部正冲着向大力,还“嘶嘶”地吐着信子。

    任何人在野外,看到这样一条粗大的眼镜王蛇,都会发自内心地感到胆寒!

    可这种蛇,一般都生活在西南部的雨林之中,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的,齐鲁大地算是标准的华北和华东的交界地带,按理来说绝无可能出现这种大型爬虫动物的啊。

    以向大力恐怖的实力,当然不至于害怕一条眼镜王蛇,但他额头上还是不可避免地冒出了一些汗珠。

    这条突然出现的眼镜王蛇代表着什么,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那条眼镜王蛇让我害怕,但更让我兴奋,我的一颗心砰砰直跳,心想南海观音难道真的来了,红花娘娘所说的高手就是她么……

    红花娘娘看到这条眼镜王蛇以后,都长呼了一口气,放心地趴在地上,似乎知道自己一定是有救了。

    “咣”的一声,向大力突然将禅杖往地上一戳,看着四周阴沉沉道:“南海观音,你要真的来了,不妨就现身吧,和我金刚罗汉一战,不要鬼鬼祟祟地藏在暗处!”

    四周依旧悄无声息,只有那条眼镜王蛇不时“嘶嘶”地吐着信子。

    让人不寒而栗。

    向大力再次说道:“你我都是S级通缉榜上的人,虽然从没有见过面,但我闻听你的大名已经很久!这是我和红花娘娘之间的事,劝你最好还是少管,不要惹得咱们两个兵戎相见、两败俱伤!”

    四周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声音。

    向大力冷哼一声,以为南海观音怕了自己,继续朝着红花娘娘走了过去。

    但是就在这时,那条眼镜王蛇突然“嘶”的一声,朝着向大力扑了过去,嘴巴张得贼大,像开了一百八十度的角,四颗毒牙犹如倒刺一般惊悚。眼镜王蛇的攻击速度极快,犹如一条闪电,但是向大力的反应更快,狠狠一禅杖就砸了下去。

    “畜生,你也敢来惹我?!”

    向大力面目狰狞,别说是一条蛇,就是一头虎、一头狮,在他面前也不畏惧。

    但在禅杖即将落地的时候,眼镜王蛇突然急窜而起,反而缠到了禅杖之上,接着又盘旋着朝向大力的手咬了过去。

    唔……这一招,我在童耀身上也见到过。

    看来有些攻击本能,是生物之间共有的啊。

    向大力见招拆招,猛地将禅杖往地上一戳,“当啷啷”的声音响起,土地登时被戳出一个大洞,眼镜王蛇便被震了下来。

    “该死的畜生,活得不耐烦了!”向大力怒骂一声,再次狠狠一杖砸了过去。

    到底是S级的通缉犯,哪怕对面是一条巨大的眼镜王蛇,向大力也完全不放在眼里,而且也确实拥有反杀的实力。

    这一杖下去,眼镜王蛇显然来不及躲避了,它的速度再快,也没向大力的速度快。但是就在这时,两边突然又“沙沙沙”地响起不少声音,向大力眼睛一瞥,赫然发现地面上至少有十多条毒虫朝着自己爬了过来,其中不仅有色彩斑斓的毒蛇,还有浑身黝黑的蝎子和蜈蚣,个个都是大块头,至少有人的拳头那么大,轻松放倒一头大象都没问题。

    它们破土而出,在土地之中蜿蜒爬行,这一幕别说是向大力,就连我都看得惊悚不已,忍不住看着自己左右,不会也有什么毒虫在吧?

    “砰砰砰!”

    “啪啪啪!”

    向大力的禅杖迅速扫向四周,到底是S级的通缉犯,那些毒虫不是对手,登时个个歪倒在了一边,红的、绿的、黑的液体四处喷溅,洒在地上还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并且飘起一股青烟。

    被液体浸染过的地面,也迅速染成了墨汁一般的黑色。

    可见之毒!

    虽然向大力将这些毒虫全干掉了,但他显然很怕四周还有毒虫,“噔噔噔”地往后退了好几步,确定没有了后,再大声喊道:“南海观音,你他妈到底搞什么鬼,有能耐就出来跟我面对面地决战,老是躲在背后有什么意思?”

    向大力的声音极大,响彻四野。

    但是依旧没有一点回应。

    那条眼镜王蛇倒是没有继续追击向大力了,而是像头忠犬一般守在红花娘娘身前,时不时还绕着红花娘娘游上几圈,头颅高高昂起,仿佛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喏,这个女人是我的!

    一般人看到这么粗大的眼镜王蛇,早就吓得魂飞魄散,更别提这蛇还绕着自己游几圈了。

    还不当场吓得尿失禁啊?

    但是红花娘娘却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不仅没有害怕,反而特别安心,脸上布满轻松、踏实,甚至伸出手来拍了拍眼镜王蛇的头,微笑着道:“小乖,谢谢你啦!”

    小乖?!

    红花娘娘竟然叫一条至少三四米长的眼镜王蛇是小乖?!

    我觉得我的世界观要崩塌了。

    最稀奇的是那眼镜王蛇,在被红花娘娘拍过脑袋以后,登时便把脑袋挺得更加高了,拖在地上的尾巴都来回摆了起来。按理来说,这种冷血动物是不可能露出什么表情的,但我从它的眼神之中明显读出了得意。

    嗯,实在是太得意了,完全掩盖不住的得意啊。

    一条蛇竟然也能得意,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又扩大了一步。

    “还不肯回应是吧?!”向大力“咣”的一声,将禅杖狠狠往地上一戳,“南海观音,看来你今天是铁了心要护着红花娘娘了,好、好、好!那咱们两个S级通缉犯,今天就一决高下吧!”

    说着,向大力再次朝红花娘娘走了过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