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71 四大皆空
    少林寺号称天下第一名刹,距今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诞生过无数的高人、奇人,自古以来就在华夏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少林寺在唐朝时发扬光大,因“十三和尚”助唐有功,受到唐太宗的封赏,有地一万多亩,楼台殿阁五千多间,甚至寺中僧人也被称为僧兵,在民间的地位一直都非常高。

    甚至在明朝时,多次帮助官府剿匪、抗倭,可谓战功赫赫,朝廷多次树碑、立坊、修殿,在武术界的权威地位也得到确立,自古就有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功夫甲天下之说。

    只是到了近代,随着各种高科技和枪炮出现,武力渐渐式微,僧人也变少了,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少林寺甚至一度到了运营不下去的地步。老话说得好,每逢乱世必有英雄问世,释方丈就是在这个时候挑起大梁,率先把少林寺注册成了公司,并且改造成了旅游景点,迎接天下游客,解决了温饱的问题后,开始发展少林寺的方方面面,才让少林寺恢复了往日的繁盛局面。

    这件事上,释方丈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当然,因为释方丈体态有些丰腴,民间总少不了对他的一些恶意调侃,认为他是借机肥了自己。实际上只要了解过他、接触过他,就知道他是一位真正的智者,能以一手之力拯救衰败的少林寺,本来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完成的事!

    少林寺上千年的历史,挂过名的主持不知道有多少位,但是这位释方丈,一定能够名垂千古。

    对,这就是我对他的评价!

    因为中原地区也是龙虎商会南门的地盘,我就免不了要和这位释方丈接触,之前就曾经来找过他,和他一起喝茶聊天。即便中原地区的地下势力归我掌管,可少林寺可不属于地下势力,少林寺的地位十分超然,我都不敢对其不敬,所以整个过程都对释方丈恭敬有礼。

    释方丈对我也是一样的,我们属于相敬如宾、河水不犯井水的典范,而且我自己觉得,上次聊得还不错,颇有种知音的感觉。

    所以我想,这次有求于释方丈,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少林寺如今家大业大,是国家钦定的5A级景区,也是国内最热闹的景点之一,基本每天都是游人如织。很多人吐槽佛门不清净了、功利化了,其实佛门也是人啊,总要先生存下去吧,有钱填饱肚子,才能普渡众生不是?

    所以还是那一句话,我双手双脚支持少林寺功利化。

    上次我和释方丈还说过这个问题,释方丈点头微笑,十分感谢我的理解。

    这次我带着赵虎、程依依和祁六虎,来到少林寺后,都没在前门停留,直奔后山。因为我知道,除了特别的大人物外,释方丈已经不在前门呆了,经常一个人在后山修行、打坐。

    后山就荒凉多了,庙宇虽然不是那么的多,也不是那么的新,好在足够安静,游人走不到这里来,终于有几分佛门清净的味道了。

    只是后山,也不是那么容易进的,我们很快就被守山的僧人给拦住了。

    我双手合十跟对方说:“我是张龙,龙虎商会南门门主,上次和释方丈见过面的,麻烦您通报一声,说我有事找他。”

    守山的僧人便匆匆去报信了。

    不过一会儿,僧人便回来了,冲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施主,请!”

    我们几个便往后山走去。

    走了二里有余,一路上始终都有僧人把守,但是已经不再阻拦我们。很快,一栋破旧的茅草屋便出现在我们面前,屋前还有溪水流过,四周竹林沙沙,我指着那栋茅草屋说:“释方丈就在那了。”

    上次我们就是在这里见面的。

    我们几个走过小桥,走进了茅草屋中,释方丈果然就在屋中打坐,听到声音之后睁开眼睛,双手合十笑着说道:“张龙施主,好久不见。”

    我也赶紧还礼,说释方丈,好久不见了。

    屋中十分简朴,几乎什么现代设备都没,只有几张桌子,和几个垫子。释方丈的体态有些肥胖,想站起来也挺吃力,双手撑着地面才站起来,额头上甚至都起了层汗,一看就是平时缺乏锻炼。

    这很正常,少林功夫虽然甲天下,但寺中不是人人都练武的,方丈也未必就非得是高手。

    释方丈这样的人,有思想、有智慧、有胸怀、有能力,已足够了。

    我赶紧过去将他搀扶起来。

    看到释方丈的窘样,赵虎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释方丈擦着汗,双手合十说道:“见笑啦!”

    赵虎更加忍不住了,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这对释方丈真是大不敬,我赶紧抬腿踢了赵虎一脚,让他不要这样。

    赵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捂住嘴巴,摆着手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没事,我给你们倒茶。”释方丈往前走了几步,竟然“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我吃了一惊,赶紧伸手去搀扶他,问他怎么回事,释方丈摆着手说:“坐得太久,腿有点麻!”

    “妈呀!”赵虎都笑倒在地上了,捂着肚子滚来滚去。

    我实在是很尴尬,但又管不了赵虎,他一向就这个性格,想笑就笑、想怒就怒。我只好给释方丈道歉,说不好意思,我朋友就这样,他从小没父亲管,所以有点野性难驯。

    赵虎怒道:“你才没父亲管呢!”

    我说:“我本来就没父亲管。”

    程依依一头黑线地说:“你俩行了,都是缺爹少妈长大的,谁也别说谁了。”    释方丈微笑着道:“没关系,这位施主才是活通透了,人生本来就该这样,想笑就笑、该哭就哭,这才是真正的四大皆空!不知这位施主名姓,我看你很有慧根啊,方便的话或许可以跟我修行。”

    赵虎立刻大摇着头:“我才不要当和尚呐,我有老婆!”

    “做个俗家弟子也行。”

    “不行不行,我爱吃肉,还很好色,六根也不清净,整天就想打打杀杀,你还是选别人吧。”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总有一天会来找我,你和佛门有缘,和佛家有缘。”

    “那你可等不到我,吃肉这个毛病我就改不了。”

    “喝酒吃肉的和尚,从古到今也没少过。”

    “反正就是不当和尚。”

    释方丈只是笑笑,不再说话。

    我便给释方丈介绍,说这个是谁,那个是谁,将赵虎、程依依、祁六虎都介绍给他了。

    释方丈看着众人挨个点头,最终还是落在赵虎身上:“看来看去,还是你跟佛门有缘,不出家真的是可惜了……”

    “我不!”赵虎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释方丈也不再劝,让我们先坐着,他提着一个桶,走到门口将桶放到溪里,接了桶水回来给我们泡茶喝。门口溪水泡出来的茶,确实充满清香、沁人心脾,我们几人喝了都是赞不绝口。

    赵虎的关注点却永远都不一样,他看看左右,疑惑地说:“释方丈,这里什么都没,你平时在哪里如厕啊?”

    释方丈笑着说道:“天地之大,哪里不能如厕?”

    “会很臭啊!”

    “不会,这不是有溪水吗,会冲走的。”

    赵虎看了看手里的茶杯,又看了看门口的溪水,“哇”的一声冲到外面去呕吐了。

    我和程依依、祁六虎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也面色非常难看。

    释方丈这才低声说道:“我骗他的,其实几十米外有卫生间。”

    我们几个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释方丈幽幽地说:“谁让他刚才笑我来着……”

    嚯,闹了半天是报仇啊!

    不过,我们并不觉得释方丈心胸狭窄,反而觉得他很有趣,有着一颗不老童心。

    趁着赵虎还在外面呕吐,释方丈问我这次过来有什么事?

    我说:“释方丈,还记得上次和您说过的‘金刚罗汉’向大力么?”

    向大力是从少林寺叛出去的,之前我和释方丈聊起这个人,释方丈就摆手不让我再多讲,说是不愿意聊这个人,会脏了佛门净地的。

    这次也是一样,我一提向大力,释方丈的脸就黑了,说道:“他怎么了?”

    我说:“他最近跑到齐鲁了,和我们之间发生了点摩擦,我来这里想跟你借点武僧去对付他。”

    释方丈轻轻“哦”了一声,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也并不着急,等着他想问题。

    过了一会儿,释方丈突然站起身来,说道:“不好意思,我去趟卫生间。”

    我点点头,说好。

    释方丈便走了出去,我们还在原地等他。

    “老头,你去哪啊?”门口还在呕吐的赵虎问道。

    “我去解一下手。”

    “你不是说天地之大,哪里都能如厕的吗?”

    “我逗你的,前面就是卫生间。”

    “哎,你……”赵虎那叫一个郁闷和无奈,一般都是他耍别人,这次竟然叫别人给耍了。

    过了一会儿,赵虎突然在门口叫了起来:“哎,老头,你跑什么?张龙,你快来啊,释方丈跑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