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50 意想不到的人
    出现在我和童耀面前的人,相貌英俊、器宇不凡,是个标准的帅小伙。

    竟然是祁六虎!

    我和童耀都吃了一惊,同时说道:“你怎么来了?”

    祁六虎自从归队之后,我就给他在龙虎商会安排了一个很高的职位,还在南门拨了一个省让他管——不是我任人唯亲,是祁六虎的贡献太大了,就那一百多颗融气丸,就够他躺在功劳簿上一辈子了。

    所以我才纳闷,祁六虎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祁六虎撩衣服就跪倒在地,我吓一跳,赶紧扶他:“你别这样,不用行这么大礼。”

    “你去一边,谁给你跪啦?”祁六虎将我推开,冲着童耀说道:“师父再上,不孝徒祁六虎给您老人家磕头啦!”

    接着就是“砰砰砰”的声音传来,祁六虎一口气给童耀磕了十几个头。

    我这才想起来,祁六虎是童耀的徒弟啊,徒弟给师父磕头,当然天经地义,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之前童耀被关,祁六虎跟我们走了,一晃也是一个多月,祁六虎没跟他师父见面了。

    童耀非常喜欢他这位徒弟,“哈哈哈”爽朗地笑起来,伸手将祁六虎扶起来:“好徒弟,你怎么来这里啦?”

    祁六虎道:“我听赵虎他们说的,你和龙哥来济城抓向大力了,反正我每天没事干,又好久没见师父您老人家了,就寻思过来帮帮忙呗。”

    童耀哭笑不得地说:“你没事干?我怎么听张龙说,他给你安排了好多事呢?”

    我也说道:“我给你安排了一个省,还没事干?你这是擅离职守啊,出点什么意外能担得起?”

    祁六虎摇了摇头:“现在风平浪静,大家各司其职,能有什么事啊,我每天都快闲出屁来了。”

    我有些不满地说:“等有事就来不及了!现在战斧蠢蠢欲动,又在各地开始活动,你要是因为擅离职守,把地盘给弄丢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吧。”

    童耀也说:“就是,咱们好不容易有个为国效劳的机会,你可别马虎大意啊,要是出点什么意外,咱们师徒把脑袋拧下来都不够赔的。”

    “哎呦,不用这么紧张,我出来之前就跟手下交代了,让他们一定要小心提防战斧的人,我那里跟块铁桶似的,不会有问题的。”说着,祁六虎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笑嘻嘻道:“这次过来济城,我又有新目标啦,你们看这个妞靓不靓,我看她第一眼就爱上了!”

    我真是哭笑不得,祁六虎还说是来帮我们忙的,结果狗改不了吃屎,刚来就有新目标了。

    我正准备骂他几句,祁六虎已经调出相册,给我们看起那个姑娘的照片来了。

    “我在街上偷偷拍的,怎么样啊,漂不漂亮?”祁六虎喜滋滋地说着。

    童耀点点头说:“确实不错,不过你还是别把心操在这上面了,听张龙的话,快回去吧,别弄丢了地盘。”

    “哎呀师父,你可真是老顽固,你不懂我们年轻人啊,爱江山更爱美人,相比美人,地盘算什么……算啦算啦,我不跟你说了,你也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龙哥你看看吧,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难道不值得我去追求吗……龙哥,你这是怎么了?”  祁六虎有些疑惑地看着我。

    童耀也很奇怪地看着我。

    因为此刻的我,盯着祁六虎手机里那张照片,目瞪口呆、瞠目结舌,整个人都傻住了!

    “龙哥?龙哥?”祁六虎叫了两声,看我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便把手机收回去了,嘟囔着说:“龙哥,这可是我看中的姑娘啊,你可不能再跟我抢……再说你已经有程依依了,而且你也说过,除了程依依外,不可能再对其他人有兴趣,怎么还说话不算数了呢……”

    我根本没搭理他这一茬,而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有些激动地说:“你在哪里拍到这张照片的?”

    “干嘛啊龙哥,就是一个小美女,用不着这么激动吧……”

    “快说!”

    我都急了,说话声音都颤抖起来。

    我没法不急,因为祁六虎手机里的照片,竟是周晴!

    没错,就是那个一开始跟我暧昧,后来又跟了吴云峰的周晴,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程依依才走到一起的。我和周晴之间发生过许多牵扯,她做得许多事也是罄竹难书,后来她就和叶良在一起了,又经历了毁容和孩子夭折,整个人算是性情大变,也终于改好了那么一丢丢,让我和程依依没有像以前那么恨她了……

    再后来,我们和叶良在金陵的坞山决战,叶良惨败,还被赵虎砍掉双手,最终周晴将他带走,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俩了。

    之前我和程依依回老家,还去拜访周晴的母亲,周母也说周晴很久没回来了。

    如今,竟出现在了祁六虎的手机里。

    据祁六虎说,这是在济城的某条街上,无意中拍到的。

    我和周晴虽然很久没有见面,但她并没有死,出现在某个地方也很正常。但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我明明记得周晴已经被毁容了,脸上有十多道刀疤,无比狰狞、恐怖,可在祁六虎的手机里,周晴那张脸完好无暇,看不出来任何损伤,甚至比以前更漂亮了。

    或许周晴去做了整容,可现在的整容技术有这么高超吗,那么多的刀疤都能完全抚平?

    这跟换脸没有区别了啊,这比盗圣、盗神两口子的易容术还神奇,他们那个起码有迹可循,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包括现在一些剧组,可能是用同样手法给演员换脸。

    但能做到周晴这样完美还原还是让我称奇,据我所知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只有号称人皮大师,也就是二条和红云的师父南宫卓了。

    那真是个高人,能用死人皮做出一具完美的躯壳,红云之所以和红红长得一模一样,就是南宫卓硬生生造出来的。

    可南宫卓早死了啊!

    手机照片里的周晴精神焕发,穿着打扮也很时尚,走在青天白日之下,却让我有种见鬼的感觉……

    浑身都忍不住毛骨悚然了。  看我这么激动,祁六虎立刻一五一十地交代了这张照片的来历,甚至详细到了某条街上的某个店铺门口。祁六虎虽然很早就和我们在一起,但他并不认识周晴,也没和周晴见过面。

    在老家的时候,我们和祁六虎还不认识;后来在金陵和叶良一战,祁六虎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只拍下这张照片,都没来得及和她要联系方式……”

    “你在她身边有见一个男人么?”我说:“那个男人没有双手。”

    叶良是个很难缠的对手,带给过我们无数的噩梦,我还挺担心他卷土重来的。可惜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敢杀人,或者说没有杀人的资本,只是废了他的双手。不过我们现在个个都是天阶高手,叶良就是真来,也不怕他。

    但也说不上来,叶良的天赋也很佳啊,和赵虎是不相上下的,如果他也跟了个好师父,并没办法判断他现在的实力。

    祁六虎仔细回忆,摇了摇头:“没有见过……”

    看我脸色有些难看,祁六虎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姑娘到底是谁啊?”

    不是不信任祁六虎,但实话说,有些事情我太愿意提起了,便摇摇头:“没什么,你别操这个心了,从哪来回哪去吧。我只提醒你一句,以后再见到这个姑娘,记得离她远点!”

    祁六虎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我没跟你开玩笑!”

    “好!”

    祁六虎立刻认真起来。

    “回去吧。”

    “行。”

    祁六虎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祁六虎虽然走了,但我还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周晴那张照片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倒不是对她还有旧情,我有程依依这么好的女朋友,还惦记别人那不是脑子有坑吗,我就是很好奇她怎么恢复原貌的,以及叶良现在怎么样了,但又希望永远别和他俩再见面了。

    我不想见她,更不想见叶良。

    “是你以前的女朋友?”童耀轻轻问我。

    我不知道该说是,还是该说不是,我和周晴谈过恋爱吗?我们是暧昧过,她也承认考虑过我,要不是吴云峰插手,基本上就成了,但是最终没有成啊。

    我摇摇头,说不是。

    童耀意识到我不想说这件事,也就没有继续问了。

    毕竟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去抓向大力。

    不过,得知周晴也在这座城市,我心里怪怪的。好在这座城市人口很多,好几百万,想和一个人碰面实在难如登天。我再次在心里祈祷,希望别遇见她,也别遇见叶良,大家相忘于江湖,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了。

    但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你越是不想见一个人,上天就越安排你见到她。

    可能这就叫做缘分。

    当时的我怎么都没想到,就在当天晚上,我和周晴就碰面了,还是在一个完全想不到的场所!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