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80 石天惊,到
    说完,我就把电话挂掉了。

    “你怎么能和老领导这样说话!”二叔赶紧把手机抢了过去,又给古老头拨过去电话了。

    他怕我再捣乱,直接走出门去给古老头解释。

    我无话可说了,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木头他们也都不说话,一个个唉声叹气。

    门外传来二叔小心翼翼道歉的声音,我感觉到无比憋屈,可又没有办法。

    木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没事,我们无论怎样,都不会在你身上做文章的。”

    我当然相信二叔他们了,可古老头真的很让人生气啊。

    “我知道,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门外传来“砰”的一声响,接着是二叔的一声闷声。

    怎么回事?!

    屋内坐着的我们几人均是大吃一惊,立刻拔腿就往门外奔去,木头他们比我和程依依跑得更快,我和程依依刚刚奔到门口,他们已经奔出门外,接着门外就乱起来,“砰砰啪啪”的声音络绎不绝,已经打起来了!

    我和程依依定睛一看,二叔倒在一边,看样子受伤不轻,显然是被偷袭了,而和木头他们对打着的,正是那几个平头青年。

    宁公子的保镖怎么又回来了?

    难道宁公子改了主意,又来对付我们了吗?

    以宁公子的性格,反复多变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我正要冲出去助木头他们一臂之力,程依依却一把拉住了我,接着冲我“嘘”了一声,指了指门外的某个方向。

    走廊上一片混乱,木头他们正在大战平头青年,而在混战之外,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看样子有六七十岁,头发稍微有些花白,长得不太好看,甚至略显狰狞,身上杀气腾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还正纳闷这个老头是谁,就听趴在地上的二叔突然咬牙切齿地说:“石天惊,没想到你也会偷袭!”

    这个名字对我来说真是石破天惊。

    原来这个老头就是石天惊,和南王、春少爷齐名,国家S级的通缉犯之一!

    之前就听平头青年之一说过,他们护卫队的队长是石天惊,也就今天晚上没来,否则五行兄弟肯定跑不掉的。当时二叔还夸下海口,说石天惊要是来了,就将他也缉拿归案。

    不过后来随着我们和宁公子和解,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没想到这个石天惊还是来了,而且来得这么快!

    对付这些平头青年,我们还有胜的希望,但是石天惊一到,简直……

    我的心中咬牙切齿,心想宁公子啊宁公子,你到底什么意思、是何居心?

    难道你真和金巧巧、金妙妙一样,是个精神异常、反复多变的家伙?

    面对二叔的质问,石天惊也说话了,他冷笑着,道:“你们五行兄弟名满天下,抓捕过那么多的通缉犯,不防着点行吗,当然要先偷袭一个!”

    门外依旧一片混乱,木头他们正在大战平头青年,四对六,乍看上去如火如荼,暂时没有分出胜负,可石天惊还没出手。石天惊要是出手,估摸着木头他们也得全躺。

    我和程依依出去也是白送人头。

    这就是程依依拉住我的原因。

    我赶紧退回到屋内,拿出手机就给南王打电话!

    宁公子这个不靠谱的家伙,说了放我们走,结果又派石天惊来对付我们。说来说去,还是南王靠谱,到底是我爹啊,信谁都不如信爹。

    就在这时,二叔也很愤怒地说:“宁公子已经放我们走了,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石天惊恨恨地说:“还不是因为这几个废物?本来都没事了,我也没有放在心上,但听他们讲了一下过程,才知道他们把我给出卖了!我做宁家的护卫队长已经很多年了,这事一直是个秘密,根本没人知道,结果他们就泄露了……所以没有办法,只能杀人灭口,只能怪你们自己运气不好!”

    原来是这么回事!

    石天惊虽然已经失踪很多年了,但他是S级的通缉犯,这事从来没有变过,如果让人知道他为宁家服务,绝对是件举国震动、惊天动地的事——就像魏老绝对不能承认自己和南王、春少爷有联系一样。

    为了隐藏这个秘密,石天惊只能瞒着宁公子,前来杀我们了。

    那就是说,这事和宁公子没关系了!

    只要再找宁公子,他一定能帮我们,石天惊为宁家服务的事,我们肯定不会往外传的。

    所以我又放弃给南王打电话了,转而给宁公子打。

    涉及宁家的秘密,还是不要泄露给更多人了。

    抱着这个想法,我立刻就拨宁公子的号,但是与此同时,就听门外“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木头他们分别发出闷哼之声,接着打斗声也停止了,显然是石天惊出手了。

    ——木头等人当然不弱,就是南王和春少爷,碰到五行兄弟也会头疼,但是一来二叔被偷袭了,二来木头他们正和平头青年纠缠,这个时候石天惊再出手的话,简直无往而不利,木头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这也是我们早就想象到的结果。

    我和程依依躲在门的一边,偷偷往外张望,果然看到木头他们全部倒在地上,各自一脸痛苦。

    几个平头青年都是一脸欣喜。

    “石队长,还是你厉害啊。”

    “是啊,这几个家伙太狂妄了,还说要将您也抓捕归案……”

    “可不是吗,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还想挑战我们石队长!”

    “都给我闭嘴!”石天惊一声大喝,几个平头青年全安静了。

    石天惊咬牙切齿地说:“要不是你们嘴不紧,何至于这么麻烦?他们都是飞龙特种大队的人,将他们杀了后,还要想办法掩盖过去……都是你们闹的,我真恨不得连你们一起杀了!”

    几个平头青年吓得一哆嗦,更加不敢说话了,走廊上一片寂静。

    与此同时,我也在给宁公子打电话,我已经拨通了他的号,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宁公子迟迟没接电话,是俱乐部太乱了,他没有听到么?

    我这边是心急如焚,可宁公子不接电话,我也没有办法!

    门外,石天惊又问:“只有他们几个知道我在为宁家服务么?”

    其中一个平头青年说道:“不是,还有一个叫张龙的,他是南王的儿子,也是‘火拳’张宏飞的侄子。还有张龙的女朋友,好像叫程依依,是杀手门老叫花子的徒弟!”

    石天惊一听,又咬牙切齿地说:“你们真他妈的……好端端报我名字干嘛?现在好了,不仅得罪飞龙特种大队,还要招惹杀手门和隐杀组!”

    “石队长,怕他们干嘛,咱们可是宁家的人!”

    “别废话了,赶紧去找张龙和程依依,务必将他们也杀掉,无论如何不能让我为宁家服务的事传扬出去!”

    “是……那五行兄弟呢,现在就杀掉么?”

    石天惊沉思一下,说道:“先别杀了,把张龙和程依依抓来后,审问清楚有没有告诉别人我的事情,到时候再一起杀吧!”

    “好!”

    众人立刻忙活起来,将二叔等人全部捆起、带走。

    自始至终,他们也没进来房间看上一眼,也根本没想到我和程依依就在房间里面——如果也在,早就出来了吧?

    这就是人的惯性思维。

    得亏程依依关键时刻拉住了我,否则我俩也一并被带走了,更加没人救我们了。这也是我喜欢和程依依在一起的原因,除了因为她长得漂亮,当初对我有大恩外,还因为她特别聪明,总能考虑到我想不到的事情。

    漂亮的女孩子当然惹人喜欢,要是再加上聪明,简直让人着迷。

    我已经不算笨了,再加一个程依依,简直天下无敌。

    说来也巧,石天惊等人刚走,宁公子的电话就接了起来。

    电话里面,宁公子气喘吁吁,说道:“我刚在打拳击,什么事啊张龙?”

    我便把刚才的事完整地和他说了一遍。

    宁公子听完之后当即大吃一惊,立刻说道:“我知道这事了,我现在就找石天惊,你等我的电话啊!”

    有宁公子的这番话,我就放下心来,安心等着他了。

    起码在我和程依依被抓到以前,二叔他们肯定不会有事。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比如石天惊他们又杀个回马枪之类的,我和程依依还是离开了旅店,当然也没回红花娘娘那里。我都能够想到,石天惊他们肯定会去红花娘娘那里找我,所以我又给红花娘娘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我这边出了点事,可能有人会去找她,让她暂时离开。

    红花娘娘当然吃惊不已,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这事不方便和她说,我脑子还是很清醒的,石天惊为宁家服务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终究是个麻烦。

    我便告诉红花娘娘,没什么大事,我能处理好的,你也别再问了,暂时躲了就行。

    红花娘娘还是放心不下,不停追根问底,我对她说:“妈,你就信我一次。”

    “……好。”红花娘娘只能答应:“那你一定要小心啊!”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