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52 邀请
    黑狼不是不杀我了,而是不敢动了。

    他站在我身后,看着角落的人,甚至有些哆嗦起来,剔骨刀都快拿不住了。

    角落的人一身绿装,衣服是绿的,裤子是绿的,鞋子也是绿的。他的年纪已经不小,至少有个四五十岁,但却细皮嫩肉,而且很白,像个俊俏小生。他坐在椅子上,一副很慵懒的样子,手里端着咖啡杯,腿上还搭着一把剑,好像坐在海边,正在度假。

    “春……春少爷……”黑狼哆哆嗦嗦地说着:“您怎么会在这?”

    没错,坐在角落的人就是春少爷,我很震惊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黑狼都快要吓死了,即便他已经退出杀手门好多年,看到春少爷还是忍不住的浑身发抖。

    “滚。”春少爷轻轻说道。

    黑狼如获特赦,转身就跑,噔噔噔噔,就没影了。

    一场危机,就这样轻松地化解了,我担心了一天一夜,刚才几乎濒临绝望,还没有春少爷的一个字分量重。

    这就是人的名、树的影啊。

    “你……你怎么会在这?”我疑惑地问。

    春少爷喝了口咖啡,淡淡地说:“我查了下,黑狼现在实力还挺强的,即便赵虎过来,你们也未必斗得过他。所以我想了下,决定亲自过来,为你解决这个麻烦!”

    原来如此。

    “那你怎么没告诉我?”害我紧张了这么久!

    “你也没问我啊。”春少爷一脸无辜。

    确实,赵虎没来,按理来说我该质问春少爷的,但是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做这些。

    无论怎样,春少爷是救了我,但他没有杀了黑狼,这点让我有些不爽。

    不过,我也不会表现出不爽来,只是冲着春少爷道:“谢谢!”

    春少爷说:“不用谢,举手之劳罢了,如果你加入杀手门,黑狼就不敢对你放肆了。”

    靠!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头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这是看我成天阶了,又邀请我进杀手门?当老子是狗啊,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我说他怎么亲自过来了,原来是想拉拢我啊。

    但,我脑子进了水才会答应他!

    被他坑过一次就算了,绝对不会给他第二次的机会。

    我都没搭理他这一茬,直接说道:“最近不是有萨姆的消息了吗,你怎么还有空跑到额尔古纳?”

    春少爷笑着说道:“是啊,我在百忙之中还能赶过来救你,你是不是挺感动的?”

    “还好。”我说:“你本来就欠我的。”

    春少爷点了点头,也不否认这个说法,继续说道:“怎样,要不要加入杀手门?黑狼可是还活着啊,他这个人一向锱铢必较,说不定以后还会找你麻烦,只要你加入杀手门,他就不敢再找你了。”

    这都直接邀请了啊。 我不冷不热地说:“不用了吧,我的实力可不够强,帮不上你什么忙的。”

    这是他当初对我说过的原话,我说这个也是为了嘲讽。

    春少爷很正经地说道:“你的实力足够强了,已经进入天阶,有资格帮我了。”

    我都笑了,还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真把我当狗了?

    我说:“当初你不要我,还利用我,将我贬得一无是处,现在看我进入天阶,又来找我。怎么,我看上去很贱么,任由你踢过来踢过去的?”

    说到最后,我都有点激动了,甚至咬牙切齿。

    我可不是老乞丐,差点被春少爷杀了,还要继续为春少爷效劳!

    春少爷依旧很淡定,平静地说:“你先不要激动,坐下来吧,咱们聊聊。”

    我还挺想丢一句“跟你有什么好聊的”,然后转身就走,但春少爷毕竟刚救了我,而且他的语言有种魔力,让我不知不觉就听话了,想听听他要说点什么。

    我便坐了下来。

    春少爷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后,也给我来了杯咖啡。

    “同样都是不要你。”春少爷说:“为什么你生我气,不生南王的气?”

    我说:“那能一样么,你是嫌弃我,南王是担心我!”

    “但结果是一样的。”春少爷说:“无非是南王更会包装罢了,如果我当时也说担心你会受伤,你是不是就很感动,屁颠屁颠来找我了?”

    我张张嘴,想反驳他,但又不知说什么好。

    春少爷继续说道:“现在杀手门和隐杀组联手对付萨姆,理论上来说你加入哪边都是一样的。而且这边有你的兄弟,还有你的女朋友,选择哪边,根本不用去考虑吧?”

    确实,赵虎、程依依都在杀手门,能和他们在一起的话当然很开心了。

    但我已经想了好久,等入天阶以后,就去帮南王的!

    看我有些犹豫,春少爷说:“你不用急着答应我,可以多考虑几天,我这里随时欢迎你。”

    我立刻说:“没什么好考虑的,我不会去杀手门了!”

    还是那一句话,我又不贱,当初加入杀手门,还得罪了隐杀组,结果春少爷是怎么对我的?我可一丁点都没有忘,让我再去杀手门,除非我脑子进水了!

    我这么一说,春少爷立刻就变了脸。

    春少爷阴沉沉道:“张龙,我是不是给你脸了?我都亲自邀请你了,还想怎样?”

    这家伙真的是,翻脸跟翻书一样快,不过他翻脸了,我也没必要再伪装,同样冷嘲热讽地说:“我就不去杀手门,你要怎样?来来来,有本事杀了我。”

    春少爷要弄死我,如同弄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但他不可能杀我的,就冲我是红花娘娘的儿子,他也不可能杀我。更何况,杀手门和隐杀组如今合作,春少爷要杀了我,南王也不会放过他的。

    “你考虑好。”春少爷缓缓站了起来,淡然地说:“如果你不肯加入杀手门,以后也别联系赵虎和程依依了!”

    春少爷真是太混蛋了,竟然用这种事威胁我!

    赵虎和程依依都是杀手门的人,只要春少爷想,我们永远都见不了面。

    “你……你……”我很愤怒,双手在发抖,眼睛里也冒着火。

    “好好考虑一下。”春少爷冷冷说着,起身离开。

    就在这时,两个人突然一前一后冲进大厅。

    竟然是锥子和胡图,他俩全都敞胸露怀,腰上各捆一圈雷管,手里还拿着打火机,咆哮着说:“黑狼,立刻滚蛋,不然咱们同归于尽……”

    显然,锥子、胡图并没真的离开,调走兄弟之后,两人又回来了,准备采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逼走黑狼。

    他俩话没说完,就愣住了,因为他们发现黑狼不在这里,却多了一个绿衣服、绿裤子,手里还拎着把剑的男人。

    锥子疑惑地朝我看来,想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春少爷都没搭理锥子和胡图,冷哼一声,继续往前走去。

    而我也没空和锥子解释什么,咬牙切齿地看着春少爷的背影,这家伙真的快要气炸我了,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无耻的人!

    让我永远不能见到赵虎和程依依,这比杀了我还难受,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和程依依结婚,然后买一个大别墅,大家都在里面住!结果春少爷一席话,几乎断绝我的梦想,我真的是快恨死他了,可也一点辙都没有。

    难道真要加入杀手门吗?

    不,我不!

    “怎么回事?”锥子和胡图走了过来,问我:“那人是谁?”

    我便把刚才的事讲了一下。

    锥子和胡图没见过春少爷,但对这个名字已经很熟悉了,得知刚才那人是春少爷,也是大吃一惊。听到春少爷一个“滚”字就把黑狼吓得落荒而逃后,直呼真是太霸气了,又听说春少爷威胁我,说我不加入杀手门,就让赵虎、程依依和我断绝联系,也是气到不行,骂春少爷不是个玩意儿。

    骂归骂,并不解决问题,到最后还是要回归到现实来。

    锥子问我:“你打算怎么办?”

    我咬牙切齿地说:“反正我是不可能加入杀手门的!”

    这句话刚一出口,一阵猖狂的大笑声突然传来。

    竟然是黑狼又回来了!

    “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黑狼一边走,一边大笑着道:“这么多年了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拒绝春少爷的!张龙,我服你、真服你!别人都是被春少爷撵走,你是撵走春少爷!”

    “不要过来!”

    看到黑狼,胡图和锥子都很紧张,同时怒目圆睁、目眦欲裂,“吧嗒”一声,把火机都点着了,仿佛随时都能引爆雷管。

    “真他妈烦……”

    黑狼骂了一声,突然将手里的剔骨刀左右一削,两道劲风登时刮了过来,接着又是“飕飕”两声,胡图和锥子手里的打火机竟然都削断了。

    两人吃惊地看着这一幕,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了。

    而我则很熟悉,春少爷也用过这一招,这是将体内的源力外放之后,又附着在武器上挥出来,剑上就是剑气,刀上就是刀风。黑狼刚才就是用刀风,削断了胡图和锥子的打火机。

    接着,黑狼笑脸盈盈地看着我:“张龙,这次我看谁还救你?”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