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46 骨灰盒
    说真的,这一连串攻势下来,我还真有点动摇,差点上了老首长的套!

    陈班长有些错愕地说:“你……你怎么知道?”

    我冷笑着:“陈班长,我可没跟你说过我家的事,你怎么准确地知道张宏飞是我二叔,不是我三叔、四叔或是小叔?”

    没错,破绽就出在这,陈班长也没看过二叔后来的日记内容,刚才进来的那两人也没透露过这个消息,陈班长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这两个字,一下就暴露了老首长的用意,让我恍然大悟、如梦初醒。

    陈班长意识到问题出现在他身上,有些脸红而又无奈地说:“张龙,就算这是一出戏又怎么样?日记总是真的吧,你二叔的立场总是真的吧,杀手门和隐杀组是两个邪恶组织也是真的吧,你怎么就不能站在正义的角度考虑问题吗,难道你就要一辈子做贼,将来让老首长亲手抓你?”

    对于杀手门和隐杀组的看法,以及这其中的一些关键、机密,我没法跟陈班长说,根本话不投机。

    其实就算没这个破绽,我也不可能把东西交给老首长的,这点原则我还是有的!

    我摇摇头:“陈班长,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的处境是怎样的,也不知道我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和抉择。好了,多说无益,亏我以前还信任你,教你进阶版的军体拳,结果你却联合老首长来欺骗我,真的让我很失望啊!”

    “怎么是欺骗你了?”陈班长激动地说:“这些事情哪件是假的了?还有,你知不知道,老首长一直想吸收你进飞龙特种大队?他一直说你是个好苗子,可惜被隐杀组给毁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有多少人想进飞龙特种大队而不得啊,你怎么就不把握住这个来之不易、求之不得的机会呢?”

    我很理解这个军营的人对飞龙特种大队的向往,如果我没之前的那些经历,也会很期待加入飞龙的,毕竟是我二叔待过的地方。

    但是现在不可能了,不敢说我的心就在杀手门和隐杀组,但我肯定不希望南王和春少爷有什么三长两短。

    我既有了这份心思,就不可能再加入飞龙特种大队了。

    我无奈地笑了笑:“陈班长,咱俩是说不到一起去的!”

    我能理解他,但他理解不了我,说什么也没用了,就到这吧。

    我站起身,往外走去。

    刚一开门,却发现门口站着几个人,正是白发苍苍的老首长,和面无表情的三英。

    看来一直在偷听我说话啊。

    “简直孺子不可教也!”老首长冲我怒视:“张宏飞一心为国、战功累累,怎么会有你这样拎不清的侄子!”

    “我拎不清?!”我的气也上来了:“我为什么要拎得清,我参军了还是入伍了,我是你的手下吗?还有,当初是你让我接近南王,还劝我加入隐杀组!我加入了,还和隐杀组的人打成一片、称兄道弟,现在让我再退出来,对不起,迟了!”

    “你疯了吗?!”老首长的胡子都要飞起来了:“加入飞龙特种大队是多少人的梦想,我破格招你进来,不需要参加比武,你竟然还不愿意?”

    我笑着道:“算了吧老首长,像您这样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怎么可能破格招我进入飞龙特种大队?不过是看我现在实力还行,还掌握着足以击垮隐杀组和杀手门的东西,才想拉我进入飞龙而已!老首长,您的算盘打得太响,什么都从自身利益出发,我可惹不起您,还是放我走吧!”

    说完,我便转身往外走去,不想再搭理老首长了。

    但我这一番话已经彻底激怒了老首长。

    “把他给我拿下!”老首长怒吼着。

    三英立刻出手,将我按在地上。

    “你还想干什么?”我挣扎着,当然挣扎不动。

    “你需要好好反省反省!”老首长说:“罚你在这间屋子里关禁闭,好好感受一下你二叔的精神,三天!”

    说完,老首长便命三英把我丢进宿舍,陈班长也出去了,门被“咔嚓”一下上了锁。

    “反省吧你!”老首长冲我咆哮一声,带着人走掉了。

    五行兄弟的旧址,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

    如果放在平时,我还挺喜欢在这呆的,毕竟是我二叔他们住过的地方,我肯定愿意“熏陶”下啊。但是现在,距离一月之约只有三天,老乞丐还命悬一线,我哪有心思在这熏陶?

    老首长他们一走,我便立刻奔到门前。

    这门是镂空的,手能伸到外面,研究了一下那锁,发现只是普通的锁,凭我跟赵虎学的技巧,足够打开它了。

    看来这人啊,还是得多学点东西!

    锁能打开,就能逃出去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之前进来飞龙特种大队的院子时,我看到几排平房后面的空地上停着几架直升机。几乎可以肯定,这一定是飞龙特种大队执行紧急任务时用的,而我之前跟南王坐直升机回天城时,路上一时兴起还学了下怎么开!

    你说巧不巧?

    我驾驶直升机的技术当然很烂,只是初学者的水平而已,但能逃离这个地方就足够了!

    所以说还是那句话,人一定要多学点东西,关键时刻能保命啊。

    我很兴奋,老首长这禁闭是关对了,我还求之不得呐,在飞龙特种大队的院子里,距离那几架直升机可是无限近了。不过现在肯定不行,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再行动吧,这样等他们发现再来追时,我早飞上天了。

    如此,我便静下心来,耐心等着晚上的到来。

    我躺在二叔以前的床上,过去了那么多年,这里早就没有他的味道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安逸、很安逸……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开锁,门也开了。

    我立刻一跃而起,是赵英才。

    “有什么事?”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能有什么事,给你送饭啊!”赵英才摇了摇头。

    看看窗外,天已经黑了。

    “谢谢啊。”

    我打着哈欠,上前接过赵英才手里的塑料袋,回到二叔床边,趴在床头柜边吃了起来。

    “这会儿就睡,晚上还睡不睡了?”赵英才问我。

    他还真说对了,我晚上不睡啦!

    饭是三合面,还挺照顾我这个北方人的口味,我一边胡噜胡噜地吃,一边说道:“我年轻,觉多!”

    赵英才无话可说了。

    接着就听“砰”的一声,赵英才往门口的桌子上放了个黑盒子。

    我疑惑地问:“什么东西?”

    赵英才说:“骨灰盒。”

    啊!

    我一下就跳起来,紧张地说:“谁……谁的骨灰盒啊?”

    “一个战友的骨灰盒。”赵英才略有些悲伤地说:“因公牺牲……”

    每年因公牺牲的兵可有不少,我很同情他们的遭遇,也很敬佩他们的精神,但把骨灰盒放在这里干嘛?

    看着我疑惑的模样,赵英才继续说道:“老首长给咱俩下了个任务,明天把这个战友的骨灰盒送回老家。”

    我明白了,老首长又想“改造”我呢。

    这几天训练、唱红歌、展览馆、日记本……手段层出不穷,就是想改造我的思想,让我加入飞龙特种大队,与杀手门、隐杀组为敌!现在,又让我去送骨灰盒,还是玩的这个套路,想让我被感染、被感化。

    我很相信,这位因公牺牲的战士,故事一定十分感人,但想改变我的思想,恐怕不行。

    “不是要关我三天禁闭吗,怎么又要去送骨灰盒啊?”

    “老首长说是送完了再回来继续关。”

    “……”我很无语,只能随口问道:“去几天啊?”

    真是随口问的,因为我根本不计划去送骨灰盒,今晚就要坐直升机拜拜了,任你们飞龙特种大队有多能耐,也不可能在空中给我狙击下来吧?

    所以,对不起了这位因公牺牲的战士,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也很佩服你的精神……但我真的不能去送。

    赵英才说:“两天。”

    “好嘞。”我说:“那你明天上午来叫我吧。”

    “行。”赵英才转身出门。

    “哎,骨灰盒就放在这啊?”

    “是的,老首长说了,让你受受教育。”赵英才出了门,又将门锁上了。

    我彻底无语了,老首长那脑袋瓜也是有意思啊,什么招儿都能想得出来,竟然把骨灰盒放我房间里,这能教育我什么啊?我见过多少死人了,还怕这个?再说这位战士小哥哥,就算化成了鬼,也未必打得过我。

    当然,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

    我真的很敬佩那些为国家付出生命的战士!

    我手头没香,便摸出三支烟来,点好以后挨个倒着放了,然后冲着骨灰盒三鞠躬。

    “哥们安息,不能送你最后一程啦,今晚我就得走……”

    鞠完了躬再一抬头,当时就愣住了。

    我看到了骨灰盒上的照片,虽然很小,但是清清楚楚。

    是杨云啊。

    这一瞬间,我的心像是被千万把刀瞬间刺穿!

    “噗通”一声,我无力地坐倒下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