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33 人算不如天算
我们几个的易容术只能维持二十四小时。

之前在芜湖的一个星期,我每天都是在易容中度过,因为人在徽省、身不由己,根本不敢露出自己真身!

以前我将这时间卡得很严,每到二十四小时就往扬州跑一趟,但是现在不用了,有赵虎在身边,随时都能补妆、易容。

黄山到庐州还挺远的,别看都是一个省的,但是一个在最南边,一个在中心位置,开车都得五个小时!这也是我坚信许飞还没出事的原因之一,关正也要休息的吧,不可能半夜从床上爬起来处理这事,怎么着也到第二天早上了。

而且吉尔只是怀疑许飞,并没什么真的证据,关正凭什么一言不合就杀人啊。

当然,不管许飞出没出事,我们都得过去看看。

我们几个轮流开车、休息,到第二天蒙蒙亮时,终于到了庐州。

大家不是第一次来庐州了,程依依也和老乞丐来过这,其中数我来的次数最多。我们到庐州后,先一起吃了个早饭,等到太阳升起来时,我便在路边的电话亭给关正打了个电话。

关正的号,是我从南宫卓手机上扒下来的,也不是第一次给他打了。

关正接了起来,问我是谁?

从他的声音听,应该是刚起床不久。

我说:“关爷,记得我吗,我是小王。”

关正沉默一下,似乎想起来了:“哦,楚斜阳的秘书是吗?”

上次去见关正,就是以楚斜阳秘书的身份,还有楚斜阳亲自现身作证,那肯定错不了。

我立刻说:“没错,是我!”

关正说道:“楚斜阳不是死了吗,你找我有什么事?”

楚斜阳死在我的手上,许飞说了会推在我身上,反正我在徽省恶名昭彰,不差这一件了。

我说:“关爷,楚公子死在小南王手上,楚家上下十分难过,但又报不了仇,派我过去和您谈谈,希望您能帮忙!无论人力还是物力,楚家愿意付出最大代价,只希望关爷能帮楚家报仇雪恨!”

关正本就和我有仇,除了南王和隐杀组外,最恨的人就是我了,又听说楚家愿意耗尽人力物力,当然求之不得,立刻答应了我的见面请求。

楚家在芜湖财大势大,关正恨不得全吞下来!

关正告诉了我住址,让我过去找他。

挂了电话,我松了一口气,这是第二次骗关正了,希望这次能顺利点,别再发生上次的事,这次可没有楚斜阳来救我了!

我便和赵虎、二条、程依依一起赶往关正住的地方。

关正当然也是住在某个别墅区了,只是更大,也更气派。

别墅区的门禁很严格,在门口就被拦住了,报了关正的名字,又和关正通过话后,才放进去。

车子停在关正家的门口,我让赵虎他们就在车里等着,我进去看一看。

如果不出所料,许飞应该送过去了,如果能悄悄地救出他,不用红花娘娘过来,那肯定再好不过了。安顿好了赵虎他们,我便下车,朝着关正的住宅走去,当时我还是比较坦然的,因为车里有兄弟,背后还有红花娘娘,当然真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了。

我还特意观察了下周围,并没发现什么守卫,都没吉尔的排场大。

当然,也是因为关正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吧,毕竟是A级改造人呐。

走到门口,敲门。

门开了,看打扮是个保姆。

“关爷在吗?”

“在呢,请进。”

跟着保姆走进去,屋子里同样没发现什么保镖、守卫,我有点喜,心想关正要是一个人在这住,我们更有把握救出许飞,没准还能杀了关正,再为华夏除一大害!

听到声音,关正走了出来,他还穿着睡衣,明显是刚睡醒。

关正看了我一眼,说道:“小王,坐吧!”

我第一次来庐州找关正时,报得就是“小王”的名,关正对我也有印象。

我冲关正鞠了一躬,坐了下来。

接着保姆给我上茶。

关正问我吃过饭没,我说吃过了,接着他又问我:“楚公子怎么会死在小南王手上的?”

这事传遍徽省,但是没人知道具体细节。

我叹口气,说道:“楚公子不知怎么看上了小南王的女朋友,还把小南王的女朋友绑来了,让小南王单刀赴会……楚公子以为能对付小南王的,谁知却被小南王给杀了!”

关正当然一脸无语:“楚公子也真是的,对自己也太自信了,都把小南王的女朋友绑来了,怎么不叫我呢……就算来不及了,叫许飞总可以吧?”

话题就这么牵扯到了许飞。

我说:“是啊,当时许飞亲自打来电话,说要助我家楚公子一臂之力,但被楚公子拒绝了,说芜湖是他的地盘,手底下千把号兄弟,怎么可能收拾不了个小南王?”

“说得也有道理,后来呢?”

“楚公子安排了许多人守在别墅周围,但是小南王根本没从门走,从窗户上下来了,一脚踢死了我家楚公子!”

“……”

关正无话可说了,除了摇头还是摇头,最后幽幽地道:“楚公子真是太作死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

关正想起什么,又说:“楚家想为楚公子报仇,怎么不通过许飞,直接来找我了?”

我说:“联系不上许飞啊,昨晚到现在一直没信儿,听说去黄山找吉尔喝酒了,可能是喝多了,家里人又着急,所以派我过来和您谈谈。”

我一边说,一边观察关正的脸色。

关正也纳闷地说:“是吗?”

看样子他还不知道这件事,许飞也没送过来么?

这是怎么回事,按理来说许飞早该到了,比我们还要早才对啊。

我还心想关正是不是诓我,但我仔细倾听屋里声音,除了保姆以外,再没发现其他人了。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许飞根本不在这里。

许飞没送到这,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保姆上去开门,进来两个汉子。

关正问道:“有什么事?”

其中一个汉子看了我一眼,走到关正身边,附耳说了句话。

关正面色顿变:“还有这样的事?”

汉子点了点头。

“人在哪里?”

“就在门外。”

“送进来吧。”

“是。”

片刻,又有两个汉子进来,手里还拖着个人,竟然就是许飞!

我的脑子顿时嗡嗡直响,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吉尔的人肯定没有我们着急,一路走走停停,时不时休息下,还要吃个夜宵和早饭,一直到半上午,才把人送过来!

卧槽卧槽卧槽!

早知道这样,不如在半路上狙击他们。

这才叫人算不如天算,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许飞一进来就看见了我,当然十分震惊,对他来说显然也挺神奇,昨晚和吉尔喝酒就碰见我,今天来关正这又碰见我。

我则“噌”的站起,很是惊讶地说:“飞哥,这是怎么回事?”

身为楚斜阳的秘书,不可能不认识许飞啊。

许飞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咬着牙说:“我被人冤枉了!”

“冤枉?!”关正冷笑着:“许飞,你把吉尔灌醉,偷偷跑到吉尔的书房想干什么?”

“关爷……”许飞略有些激动地说:“哪来的灌醉和偷偷啊,我俩就是喝酒,他先醉了我有什么办法,难道我比他喝得少吗?他喝醉了,我还不能四处走走?书房又不是什么禁地,我进去看几本书怎么啦?关爷,我知道您和吉尔关系好,可我也是您的手下,不能听信他一个人的话吧!”

关正点了点头:“也有道理,不过据我所知,吉尔不会无缘无故针对你的,肯定是你哪里做得不对!吉尔说你偷看他电脑上的机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是叫吉尔来和你对质吧。”

“可以!”许飞底气十足。

关正又看向那两个汉子:“吉尔呢?”

其中一个汉子说道:“吉尔大哥说他马上就到,不知怎么现在还没有到,联系他也没联系上。”

“哦?”关正一脸诧异,立刻拿出手机,显然要给吉尔打电话。

当然是打不通的,吉尔已经被我们杀了。

只是,吉尔“身死”的消息不会马上传开,苏南坡会帮我们压一阵子,能压多久就压多久!

“不对、不对……”关正眉头紧锁,起身来回踱步,不知在想什么。

“关爷,我对您忠心耿耿,绝对没有任何反叛之心!我承认昨晚我是开了电脑,但我只是想玩会儿游戏,根本没想偷看什么资料!再说,以我在战斧中的地位,用得着偷看吗,我就是光明正大看,吉尔会不答应?”

我也跟着说道:“关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作为芜湖人我得说一句,飞哥确实对您忠心耿耿,平时什么事都想着您,谁要说您半句不好,哪怕是我家楚公子,他也当场翻脸!”

能让关正放了许飞是最好的,我资料已经到手了,只要许飞安全,我就能够离开徽省。

关正并未答话,而是直勾勾盯着许飞,眼神中的杀气越来越浓。

“取我刀来!”关正突然大喝一声。
FL"buding7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