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30 终有一战
    没错,我确实看到许多熟悉的名字。

    我在隐杀组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到现在也还是隐杀组的,所以认识上面不少的人,其中还不乏大人物。

    许飞说得没错,这不可能是伪造的,一来战斧没必要伪造这个,放在这里也欺骗不了谁,二来这上面记录的清清楚楚,什么时候加入战斧,有谁引荐、介绍和联系,曾提供过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简直真的不能再真了。

    不用多说,其他分类里的资料也差不多,记录着各种各样的卧底信息,战斧真的是渗透到华夏的方方面面了,一些重要部门、机构、组织基本都有涉及,就没有他们进入不了的地方!

    按照老首长之前说的,国家早就知道战斧的阴谋,只是没有急着下手,处于“放养”阶段,还想从战斧身上捞些好处。

    当时我就在想,这就相当于是养蛊啊,最后是为我所用,还是被蛊反噬,那就说不准了……

    只是此时此刻,我对其他分类里的信息不感兴趣,就盯着隐杀组的信息看着,不停地看、不断地看,人也完全呆滞。因为真的太震撼了,谁加入战斧我都不觉得稀奇,怎么会有他们……怎么会有他们!

    我发着呆,完全忘记了自己该做的事。

    就在这时,书房里的灯突然“唰”一下开了,本来黑漆漆的房间突然亮如白昼。

    我猛地一抬头,是程依依进来了。

    “还没好吗?”程依依匆忙地说:“吉尔问过你两次了,都被许飞和苏南坡按住了!”

    “马上!”

    我说着,立刻复制这份文件。

    但想粘贴,整个人又懵了,我根本没u盘啊,拷贝到哪里呢?

    我在来之前,也没想到要复制这份文件,所以压根没有准备u盘。我又立刻去看网络,如果这能联网,还能传到我邮箱里,文件不大,就是一些名字,占不了多大空间,应该一会儿就能好了。

    但让我失望的是,网也没有。

    “怎么办?”程依依急了。

    “拆硬盘!”我一咬牙,立刻蹲下身去。

    以前我在二叔的厂里干活,我负责后勤嘛,基本什么都干,电脑也没少接触,所以懂得一点粗浅的硬件知识。我把机箱拆开,将硬盘取了出来塞在怀里,接着就和程依依匆匆忙忙地下楼了。

    来到楼下客厅,吉尔他们还在喝酒,吉尔看到我后,疑惑地说:“你上个厕所咋那么久?”

    我笑着说:“有点闹肚子,不好意思啦!”

    “没事、没事,继续喝啊!”

    我便坐了下来,和吉尔继续喝着,同时也用眼神告诉许飞:都搞定了。

    过了一会儿,苏南坡也说:“吉尔,喝得不少了,我们真得走了,还有案子要办!”

    吉尔拦了几次没有拦住,只能说道:“好吧,你们先走,我和许飞再喝一会儿!”

    吉尔将我和程依依、苏南坡送到门外,便回去和许飞接着喝了。

    苏南坡开车,载着我和程依依驶离别墅区。

    路上,苏南坡问我:“怎么样?”

    苏南坡不知道我干了些什么,但直觉告诉他,我肯定做了些事。

    怀揣着吉尔的硬盘,我颇为激动地说:“搞定了,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了。快走,我要离开黄山!”

    许飞那里不用担心,他会自己脱身。

    “好。”

    苏南坡踩着油门,车子飞一般往前驶去。

    有了这块硬盘,就掌握了战斧最大的秘密,无论杀手门还是隐杀组,亦或是其他的一些组织、机构,现在都能联起手来对付战斧了,将这个以祸害华夏为己任的外国组织赶出国门!

    我不算是什么好人,但就像老乞丐一样,如果能为这个国家做点事情,我会觉得十分荣幸,甚至荣耀。

    尤其是杀手门,我看看春少爷现在还说什么;至于隐杀组,能为南王做些事情,我也很知足了。

    车子在别墅区的内部道路上飞驰着,一直到出口时,才被拦了一下,这里有减速带,还有机械门,我们缓慢通过。就在这时,一辆汉兰达突然疾速驶来,经过我们身边时才减了下速,接着窗户放了下来,竟然是吉尔!

    苏南坡都有点懵:“吉尔,大晚上的你去哪啊?”

    吉尔阴沉沉道:“我刚发现,许飞有可能是奸细,我要把他带到庐州,交给关爷处置!”

    吉尔一边说,一边把后排的窗户放下来,许飞果然躺在后排,身上绑着绳子,嘴巴里还塞着快布,正冲我们“呜呜”这边叫着,似乎是在求救。但只有我能看懂他眼神的意思,他是在说:不用管我,快走!苏南坡当然吃惊不已:“怎么就成奸细啦,不是你们战斧的人吗?”

    “是战斧的人,但这小子不老实,之前偷偷摸摸进我书房,我问他干什么,他还不承认。我就假装没事,继续和他喝酒,直到把他灌得差不多了,才把他给绑了,准备送到关爷那去!好了苏局,没你的事,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还要连夜去庐州呐!”

    “你喝了酒,没事吧?”

    “没事,不算什么!”

    说着,吉尔便把窗户升起,开车走了。

    “追、追!”我着急地说:“苏局,快追!”

    苏南坡却没有追,转头说道:“要去追吗,你们打不过他……刚才许飞也示意你俩赶紧走了……”

    原来苏南坡也读懂了许飞的潜台词,不愧是老刑警,对眼神和肢体语言了如指掌。

    “快追!”眼看着吉尔的车子越来越远,几乎都快没影子了,我着急了:“打不过他也要打,不能让我朋友牺牲!”

    “张龙,你冷静点,你不是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跟苏南坡简直没什么好说的。

    我将硬盘拿出来交给他,接着把他推下了车,说道:“苏局,这个东西交给你保管,一定要保存好,回头我再找你来拿!”

    接着,我便跳上驾驶座,疯狂地朝前驶去。

    “张龙、张龙……”苏南坡在后面追,当然没有追上。

    吉尔的车已经没影了,但我坚信他走不远,只要我开快点、再快点,一定能追上他!

    我一边追,一边对后座的程依依说:“一会儿追上去,我想办法缠住吉尔,你把许飞的绳子解了,咱们三个一定能打过他!”

    这就是我的计划,吉尔是b级改造人,靠我和程依依肯定不行,但再加上许飞就没问题了。

    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先把许飞给救出来。

    我不是吉尔的对手,在他手上可能一招都过不了,但是我会拼尽全力,无论如何都要“缠”他一段时间!

    商量好了计划以后,我又疯狂地往前驶去。我们和吉尔之间,终究是有一战。

    我这个人可能什么优点都没,无论实力还是智谋,都不是最突出的。但说开车,我绝对当仁不让,除了专业的赛车手外,一般人绝不是我的对手,当初可是做了五年的司机啊。

    更何况,吉尔也喝了不少酒的,他又不是神仙,真就一点事都没有?

    所以不出一会儿,我就看到了那辆汉兰达的后尾灯。

    漂亮,就是那辆车子!

    我更疯狂的追上去,同时在心里盘算着汉兰达的后尾箱有多硬,以及我这台车的结实程度,最终选择了某个角度,狠狠一下撞了上去……

    这一下,确保躺在后排的许飞不会有事!

    咣!轰!

    两台车子损毁严重,一起翻了出去。

    别墅区外的马路十分僻静,尤其这都凌晨一两点了,也没其他车子。

    两台车子一起翻到路边的沟里,还好这沟不深,也就两三米的样子,我们的车一起骨碌碌地滚着,最终停到了密林里,两辆车都四脚朝天。我和程依依提前就系好了安全带,所以并没怎么受伤,我俩一起从车里爬了出来,恰好看到吉尔也从驾驶座爬出来了。

    吉尔没系安全带,撞得头破血流,但他是b级改造人,身体可比一般人结实多了,所以看着可怕,其实并没什么大碍。

    我和程依依分工合作。

    我拔出饮血刀来,朝着吉尔冲了上去。

    程依依则冲向汉兰达的后排。

    汉兰达的后尾箱彻底烂了,但是后排没有什么大碍,程依依冲上去就拉开车门。

    我则和吉尔斗在一起。

    我有个优势,就是一切都在我掌握中,反应也比吉尔快得多了。吉尔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也有点发懵,仍在地上趴着,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刀劈过去,吉尔倒是反应迅速,毕竟是比天阶中品还要厉害的存在,当然猛地一滚就躲开了。

    我也没计划一刀就劈死他,那我就成神了!

    我唯一的目的就是拖延时间,纠缠他一会儿。

    只要一会儿,许飞脱离束缚,我们就能一起干掉他了!

    解开许飞身上的绳子太容易了,程依依只要用匕首轻轻一割,一切万事大吉,前后不需要三秒钟。

    我又朝着吉尔扑上去,一刀又一刀地劈着,吉尔也一下又一下地滚着。

    够了,绝对够了!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程依依绝望的声音:“许飞不在车里!”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