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26 浓郁的杀气
    许飞放弃关正,转而将目标投向吉尔,事实证明是正确的。

    吉尔是b级改造人,也是关正在徽省最器重的心腹,堪称二号人物,很多秘密肯定是共享的。许飞将吉尔灌醉以后,潜入书房,打开了吉尔的电脑,上面果然有份记载战斧派往各处的卧底资料。

    关键是不仅有南宫卓和杀手门的人,还有隐杀组的人!

    绝不可能是伪造的,因为上面清清楚楚地记载了这些卧底的各种信息,什么时候加入的战斧,谁引荐的、谁介绍的,联系人是谁,做过什么贡献,传过什么情报……

    十分详细。

    当时的我真的太惊讶了,我都不敢相信这种事情能发生在隐杀组的身上,当我又问许飞都有谁时,他告诉我,都是些大人物,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大人物!

    能让许飞称之为大人物的,至少也是天阶以上的成员吧,战斧真是太可怕了,竟然都渗透到隐杀组的天阶了。现在,隐杀组也不用笑话杀手门了,无非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而且没准大家都是一百步,半斤八两、不相上下!

    我实在是想不通,战斧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这些不缺钱、不缺权的家伙们纷纷叛变?

    我真的太想知道都有谁了,所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下,但许飞还没来得及说,就有声音响了起来,汉语十分生硬,明显是个老外。

    难道是吉尔吗?

    我的一颗心砰砰直跳,脑子里也嗡嗡直响,不知道许飞怎么应付接下来的局面。

    “啊,没事,我就随便看看……”许飞的声音很是平静,具备一个卧底应有的素质。

    与此同时,许飞把电话也挂掉了。

    我急得抓心挠肝,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样了,许飞有没有逃过一劫,还是被吉尔给抓起来了?但是我又不敢再打电话,生怕给许飞添麻烦,只能站在原地走来走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程依依问我怎么了,我便把刚才的事给她讲了一下。

    程依依对我说道:“许叔叔可是专业的卧底,肯定有法子应付这种局面,而且吉尔不是喝多了吗,脑子肯定不会太清醒的!你也不要太着急了,没准许叔叔一会儿就打来电话了。”

    程依依分析的很有道理,我也希望事情像她说的那样。

    于是我就等着,耐心等着,但是心里依旧翻江倒海,只能不断祈祷许飞千万别出事情!

    这么一等,就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无论出了什么事情,但凡许飞能够解决,半个多小时也够了吧,怎么着也该给我打电话了。我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心里很是着急,可又不敢给许飞打电话,我可是小南王啊,和许飞一联系,不是更糟糕吗?

    “我打。”程依依说。

    程依依之前和老乞丐在徽省混迹,办过一个徽省的号,后来也没换过,由她来打最合适了,哪怕假装打错电话都没问题。

    程依依打过去了,没有人接。

    再打,还是没有人接。

    这可怎么办呢?

    这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

    我更加心急如焚了,许飞是受了我的托付才去找吉尔的,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死一万次都不能抵消我的错失!

    不行,我不能干坐着了,万一错过了救援许飞的最佳时机怎么办?

    我本能地就给老首长打电话了。

    老首长是许飞的上司,由他来救许飞是最合适的——虽然不一定救,确定许飞是否安全总有必要。飞龙特种大队培养、安插一个卧底也不容易是吧,不能眼睁睁看着许飞出事情吧?

    电话很快拨通。

    自从发生过南王被围攻的事后,我一直都不愿意联系老首长,他也知道个中原因,一样不联系我。

    要不是因为许飞,我真不想给他打这个电话!

    “干嘛?”老首长的语气隐隐有些不悦。

    靠,之前他利用了我,他还不悦?

    我强忍着头皮,将之前的事给他说了一下,希望他能派人确认一下许飞的安全,如果许飞真的出了事情,还希望能救一下。

    老首长的能力绝对没有问题,上次卡罗尔设局围攻南王,却被老首长黄雀在后给吃掉了。卡罗尔手下多少b级、c级、d级的改造人啊,就那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足以可见飞龙特种大队的强大!

    收拾个b级的吉尔,救出许飞,更加轻而易举吧?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老首长竟然沉默了。

    我有些着急地说:“老首长,上次没救杨云,可能是你时间上来不及;这次许飞,您派人去调查一下总可以吧?您培养出个卧底也不容易,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出事吧?”

    老首长终于开口,沉沉说道:“第一,帮你调查南宫卓,不是我吩咐他的,他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却去帮你的忙,死了也是活该;第二,还是之前我说的那句话,既然去当卧底,就该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除非他自己主动求救,否则我不会去帮他的。”

    “他被抓起来了,还怎么主动求救?”

    “那就没办法了,我不可能消耗人力物力去调查一个卧底的安危,一不小心暴露了怎么办,不是更加得不偿失?”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

    我很激动,也很愤怒地说:“老首长,你能不能有点人情味啊,这些可都是你派出去的卧底,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很心痛吧!我都跟你说了,许飞有可能处于危险之中,你就不能去调查下吗,调查一下就可以啊!”

    老首长又沉默一阵,继续说道:“这样的事以前不是没发生过,曾经有个卧底并没向我求救,但我听到风声,得知他正处于危险之中,所以赶去救他。但没想到,他本来能自己处理的,因为我的插手,让他身份暴露,反而死得更快了……张龙,你不是这一行的,不知道规矩都是怎么来的,每一条看似冷血无情的规矩背后,都有一桩冷冰冰、血淋淋的案例啊!”

    虽然老首长说了这么多,但我还是无法理解,因为曾经有人死了,就放弃一切可能了吗?

    “向我求救,说明他还有生的希望;没向我求救,说明他没事,或是没希望了……这个道理,你很难懂吗?”

    “我不懂!”我大吼着:“你不救,我救!”

    让我冷静下来考虑老首长的话真的是太难了,而且他说的不一定就对,什么叫做没向他求救就是没希望了,万一许飞手脚被绑,求救不了怎么办呢?

    我要去黄山了,必须要去黄山,除非亲自确定许飞没事,否则我的一颗心根本放不下来,如果许飞有难,正好救他出来!

    都不用我开口,程依依就立刻说道:“我和你一起去,这次你休想甩开我!”

    没有办法,只能一起去了。

    还是老规矩,先到扬州去易个容,否则我们根本进不了徽省。开车已经不能满足我们对速度的要求了,好在慕容家的后院就有辆直升机,我们立即赶去,慕容青青已经安排好了飞行员,先带我们过去扬州。

    本来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不到二十分钟就到达了。

    直升机停在城中村前面的广场上,我和程依依奔向盗圣、盗神两口子居住的地方。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虽然不是太晚,城中村里已经乌漆抹黑。我和程依依奔着奔着,突然停下脚步,因为我俩都察觉到,一股很浓郁的杀气传来,以至于我们俩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这实在是太怪了,扬州这个地方竟然有人想杀我们?

    上次是楚斜阳,这次又是谁?

    还有,李贺春那家伙是吃干饭的吗,怎么老是让这种人进入自己地盘?

    我和程依依并不知道是谁,但都本能地将武器拿出来,同时背靠背地站好,观察着左右和前后。

    现场虽然黑漆漆的,但是那股杀气愈发强烈,主人似乎刻意释放出来,是在警告我们。

    是谁,这么嚣张!

    就在这时,突然有脚步声“噔噔噔”朝着我们这边而来。

    我和程依依握紧了手里的武器,眼睛直勾勾盯着黑漆漆的小巷。

    人影渐渐浮现,竟然是个女人。

    红云!

    没错,就是二条的女朋友,红云。

    红红死了以后,红云作为红红二号,获得了我们大家的认可,从此陪伴着二条闯荡江湖了。

    怎么是她?!

    我很吃惊,刚想问她怎么回事,红云就满脸焦急地冲我们喊着:“快走、快走!”

    “到底怎么了?”我皱着眉问她。

    “二条要杀你们,快走!”红云冲我们大吼着:“他已经在这等你们好几天了!”

    什么,二条竟然要杀我们?!

    与此同时,我果然看到红云身后的不远处,有人正拎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刀,朝着我们这边疾奔而来,杀气也越来越浓郁了。

    没错,就是二条,虽然我们暂时看不清他的脸,但对他那柄杀人无数的杀猪刀可太熟悉了。

    “走!”

    程依依猛地一拉我手,转身就往回跑。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