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7 秀恩爱
原来他就是楚斜阳!

我吃惊地看着新进来的年轻人,似乎明白过来一点什么。

楚斜阳是程依依的朋友,之前程依依就建议我们找他,但是我没同意,因为我凭直觉,楚斜阳肯定不怀好意。楚斜阳未必是个坏人,但他对程依依八成有想法,动机就不单纯,靠他还不如靠自己。

而且潜意识里,我也把楚斜阳看成了情敌。我不像程依依那么自信,她就觉得我不会背叛她,所以并不在乎慕容青青等人;因为儿时的经历,我骨子里还是挺自卑的,从小缺乏父爱母爱的我,很没有安全感,总是担心程依依会离我而去,所以本能地排斥楚斜阳。

楚斜阳突然现身救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程依依让他来的。

程依依一觉睡醒,发现我不见了,肯定到处找我。联系不上我后,又要询问江省的人,问来问去,问到盗圣和盗神两口子身上,也很容易猜到我去哪了,接着再求助楚斜阳,也就理所应当。

我是盗圣和盗神给易容的,不难知道我长什么样子,楚斜阳过来关正这里一看,发现我还真在,当然出手救我。

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和楚斜阳见面,关键是这小子还长得那么帅,其实我也不丑,但是和他一比,相形见绌。而且他还风度翩翩、潇洒不羁,更将坐在地上使劲搓喉咙的我比下去了。

好歹我也是小南王,比气场不输给任何人的,而且他就是一个市的老大,我可是一个省的霸主啊!

但在此时此刻,我就是不如他,不仅狼狈,还得靠他来救。

这真是太让人沮丧了。

面对关正的质问,楚斜阳笑呵呵道:“我在附近吃饭,听说关爷你在,就过来看看呗!又看到吴总也在,就让手下和你们开个玩笑,结果关爷还动上手了,得亏我来得及时,不然我兄弟就死啦!”

楚斜阳一边说,一边走到我的身前,将我拉了起来。

楚斜阳的眼神里满是关切,我也用眼神回馈他,意思是我没事,谢谢。

不谢不行,人家毕竟是救了我。

一码归一码,再有敌意也得谢谢。

关正相信了楚斜阳的解释,否则我不会进来就说自己是山水集团吴总的秘书,明显就是跟吴总开玩笑的嘛——天知道我这随口一说,反而又圆上了!

关正笑着说道:“你可真无聊的,坐吧!”

吴总也笑着说:“难得楚公子这么有雅兴,咱们今晚一定要喝两杯!”

楚斜阳坐了下来,和关正、吴总等人谈笑风生,作为楚斜阳的“手下”,当然没人关注我了。我就站在一边,默不作声,帮他们倒个酒、斟个茶什么的,我还挺希望他们说说战斧和杀手门的事,这样我就能录音了。

但这显然不是战斧内部的饭局,关正和他们谈论的也只是生意而已。

楚斜阳也不会把话题往南宫卓的身上引,程依依不可能这么快就和他交了底。

所以一个晚上下来还是一无所获,但能看得出来楚斜阳这人还是挺擅长社交的,不一会儿就和关正、吴总他们称兄道弟了,开起玩笑来也肆无忌惮。我心里想,或许我不能那么狭隘,就算他喜欢程依依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喜欢我的女孩子有好几个,程依依也没有生气啊。

我得自信一点才行,我们那么相爱,程依依不会离开我的。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我发现了楚斜阳的可取之处,没准他真能帮我完成这件事情。看到他和关正那么亲密,仿佛无话不谈的样子,我对他的好感多了一些,心想这人确实是个人才,或许我不该那么排斥他。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楚斜阳喝得醉醺醺地站了起来,冲关正和吴总拱着手:“走啦、走啦,改天再喝!”

我连忙过去搀扶着楚斜阳,陪他一起走出了门,关正和吴总也出来送。

一直送到大门外面,服务生已经帮忙把车开了过来,是辆奔驰S级的轿车。我把楚斜阳送上车子,接着坐上驾驶座,楚斜阳放下窗户,醉醺醺地和关正、吴总道别,等到他们说完了话,我才一脚油门,驶离了水月山庄。

刚出水月山庄的大门,楚斜阳突然就精神了,不再醉醺醺的,两只眼睛也放光了,他把身子凑过来,小心地问:“张龙,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说没事,谢谢你!

楚斜阳松了口气,说:“得亏我到的及时,不然要糟糕了!”

我说是啊,又说了一声谢谢。

楚斜阳又拿出手机,不知要给谁打电话,但他一开口我就知道了。

“依依,你放心吧,我已经救出张龙了……嗯,嗯,正要回去,你在家里等吧。”

原来是给程依依打电话报平安的,这是程依依交代他的事情,说一声也很正常。但是听到最后,我的一颗心紧张起来,原来程依依在楚斜阳家里啊。但是这也正常,程依依紧张我嘛,当然要亲自来徽省了。

有楚斜阳的帮忙,进来不难。

“好、好……你和他说。”

楚斜阳又凑过来,把手机放到了我耳边。

“喂?”

电话里面沉默一下,接着传来程依依恶狠狠的声音:“等你回来再收拾你!”

我浑身的毛都立起来了。

楚斜阳也听到了,哈哈笑了起来,将手机拿过去说:“你温柔点,这么厉害干什么啊!”

我心里想,你算什么,凭什么叫程依依温柔,我就喜欢她的暴脾气不行吗?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这话是赵虎说的,恐怕我也没那么大意见了,就是朋友之间随便开句玩笑,我也不要太敏感了,显得我心胸狭窄似的。

又说了两句后,楚斜阳挂了电话。

“张龙,回芜湖吧。”

“好。”

我开上了高速公路,朝芜湖的方向去了。

庐州到芜湖两个多小时,从时间上推算的话,我和程依依几乎是一前一后到徽省的,她肯定特别紧张我,得知我易容去了徽省,立刻就求助楚斜阳了。到关正处只是碰运气,没想到碰对了,真让楚斜阳撞上了。

在接下来的聊天里也印证了这一点。

两个多小时,足够我和楚斜阳聊很久了。

楚斜阳告诉我说,程依依很着急地给他打电话,说男朋友去找关正了,可能有生命危险,求他帮忙。

楚斜阳问清楚我长什么样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庐州。

一句话就能让楚斜阳如此奔波,程依依的魅力确实大啊。

今晚也是我运气不好,随口编个身份都能撞枪口上,不然也不至于那么狼狈。不管怎样,楚斜阳救了我总是事实,我又向他道谢。

“没事,依依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楚斜阳拍着胸口,做出一副很讲义气的样子。

我继续开着车。

楚斜阳又小心翼翼地问:“张龙,你和依依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我很惊讶:“以前依依没和你说过吗?”

“没有。”楚斜阳摇着头,说道:“之前我救了她和她师父,就是那个和乞丐一样的人,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

楚斜阳继续说道:“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和金振华作对的!哎呀,差点没吓死我!金振华那是什么人,省委的大红人啊,我可惹不起他!但是也没办法,人都救了,送佛送到西嘛,而且依依这人确实不错,我也愿意交她这个朋友,所以就帮到底了……”

说着说着,楚斜阳的语气变得奇怪起来:“后来金振华死了,卡罗尔死了,桑迪死了……现在又来了个关正,你们也跟着来了……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难道是杀手吗?”

显然,程依依什么都没和楚斜阳说过,我们是什么身份他也不知道。

虽然我叫张龙,满大街也贴着张龙的通缉令,但是因为我易了容,楚斜阳并没办法把我和通缉令上的那个小南王划为等号。

我点点头,说:“是的,我们是杀手。”

楚斜阳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又轻声说:“那你们干嘛老和战斧的人过不去啊,是有人要买他们的命么?”

“战斧集团”在华夏是公开的,到处投资,是个知名公司。

我很认真地说:“他们表面上做生意,实际上想侵略华夏,想杀他们的人多了,不止我们!”

“哦!”楚斜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显然才知道这件事,但又显得不可思议。

南宫卓的事,我还不打算现在就和他说,等见了程依依再商量吧。

“那你们……这一行挺危险的吧?”

“是的。”

在对楚斜阳这个人不了解前,还不能事事都对他坦白,程依依都说他是好朋友了,也没什么都说。

楚斜阳不说话了,缩在后排一声不吭,显然有点被吓到了。

两个多小时一晃而过,终于到了芜湖,在楚斜阳的指点下,来到他家。楚斜阳的住宅当然阔气,在某别墅区里,独门独栋,有五层高。我刚把车停下,刚和楚斜阳一起下了车,程依依就奔了过来。

我笑起来,之前在电话里那么凶,见了我还不是激动得求抱抱?

行吧,正好在楚斜阳面前秀一下恩爱。

我张开手,准备迎接她的拥抱,结果她直接飞起一脚,当场把我踹得飞了出去……
添加"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