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98 厚脸皮的南王
其实也不能怪刘未未,他哪知道南王是我爸爸,哪知道红花娘娘根本看不上春少爷!

但他嘴上也确实没个把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往外说。

这是往枪口上撞啊。

刘未未走了以后,红花娘娘就领我和程依依回家,在路上她就问我:“是不是你叫南王去那里的?”

我知道瞒不住红花娘娘,只能说了声是。

“为什么?”

红花娘娘隐隐地有些不高兴,我也只能老老实实承认,说我希望她跟南王和解,感觉这样才像个家。

红花娘娘说道:“当初他带你去做亲子鉴定,完了跟我离婚,接着不声不响南下,那么多年一点消息都没,你就一点不生他气,反而还帮着他?”

我心里想,你不也一样吗,离婚以后就消失了,这么多年也没管我,你俩半斤八两好吧。

我低着头,说道:“你俩的气我都生,在找到你们之前,我挺恨你们的,觉得你们不负责任。但是见到你们,我就一点气都没有啦!因为你们对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好,我能见到爸爸妈妈,已经很幸福、很满足了,哪里还有气啊……”

其实我都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了,还把爸爸妈妈挂在嘴边挺丢人的,但天知道我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一个从小就失去父爱母爱的孩子,看到爸爸妈妈能不激动吗,能不开心吗?

红花娘娘终于有所触动,张开双臂抱住了我,轻声说道:“龙,对不起,这些年你受苦了!”

因为这一句话,我的眼圈又红起来,忍不住声音都哽咽了:“没关系的,妈,只要你能跟我爸和解,我们还能回到过去,还做和和美美的一家人……”

我真的好期待有这么一天的发生啊。

但,红花娘娘摇了摇头:“回不去了,我和你爸不可能回去了……从他开始怀疑我,带你去做亲子鉴定,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确实,当南王开始怀疑红花娘娘,这份感情就已经变质了,就像有了裂痕的镜子,再也不可能复原了。

可我确实不是南王的亲儿子啊,这个事情南王说不清楚,红花娘娘也说不清楚,春少爷的嫌疑也排除了,天知道我究竟是谁的儿子?

我也不想计较这件事了,就希望红花娘娘能和南王重新在一起,但是现在看来不可能了,红花娘娘不会原谅南王。

红花娘娘拥抱着我,轻轻摸着我的头说:“儿,有妈就够了,妈再也不会让你吃苦了!”

就这样吧,能再见到南王和红花娘娘,我已经很满足了,不指望他们能和解了。

所以我轻轻“嗯”了一声。

红花娘娘又把程依依的手拉过来,说道:“过段时间,妈给你俩举办婚礼!咱们不靠别人,也把婚礼举办的风风光光!从此以后,咱们娘仨相依为命!”

我和程依依点了点头,眼睛都红起来。

“咱们回家。”

红花娘娘牵起我和程依依的手,往家走去。

我和程依依一左一右地跟在红花娘娘身边,心里别提多幸福了。

要是南王也在就好啦,不过不可能了。

我们一路走,一路聊天,春天的天城也很美丽,到处都是花香味,叶子都绿了,风也柔和,十分舒服。

快到家的时候,红花娘娘突然想起什么,问我:“你没跟南王说咱们家在哪吧?”

我摇摇头,说没有!

不是我不信任南王,只是知道这么做会让红花娘娘不高兴的。

红花娘娘笑着说道:“那就好!”

回到家里,我们各自洗涮,准备睡了。途中,红花娘娘接了个电话,是去院子里接的,也不知道谁打来的,反正接完以后回来,有些忧心忡忡,对我和程依依说:“我得去杀手门的总部一趟,你们早点睡吧。”

我问她怎么了?

她摇摇头,说:“没事,你们早点休息。”

我和程依依毕竟不是杀手门的人,也不好多打听,便说了一声好。

“妈,我送你到门口。”

我陪着红花娘娘出了院子,打开院门,当时就惊住了,南王竟然站在门口!

他的一只手还举在空中,看样子准备敲门,看我们恰好出来,显得十分尴尬:“啊,这么晚了你们还出门啊?”

红花娘娘立刻回头看我,以为我把南王给叫来的,我马上摇着头说:“不是我!”

南王不好意思地说:“是我自己跟过来的。”

嚯,南王还挺贼的。

不过,干得漂亮。

南王显然很有心机,偶遇地点虽然是火锅店,但他顺藤摸瓜,又找到了红花娘娘的住址,显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为了追回红花娘娘,南王确实煞费苦心。

不过我想,他这么干也是白搭,红花娘娘已经铁了心不理他啦!

这根铁杵怕是磨不成针了。

果不其然,红花娘娘一脸的不耐烦,凶巴巴道:“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的?”

说着,红花娘娘就要关门,要把南王关在门外。

但是南王机灵的很,立刻用手挡住了门,可怜巴巴地说:“杜鹃,你就给我个机会吧,咱俩好好谈谈还不行吗?”

看来南王是要把厚脸皮进行到底了。

红花娘娘冷冷地说:“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我就是想跟你道个歉,当年是我做得不对,不该和你离婚,不该丢下你和孩子,你就原谅我吧,我是真的知道错了……”

“当年那些事情我早忘了,无所谓原谅不原谅的,我也根本不认识你,请你立刻离开这里,否则我报警了!”

跟南王说报警,确实挺搞笑的。

南王当然不怕,仍旧死皮赖脸地说:“我不走,我就不走,我好不容易见你一次,才不会放过这个和你说话的机会……杜鹃,我真的好想你啊,你不知道我这些年来是怎么过来的……”

我去……

这话也太肉麻了吧,虽然我已经长大了,但是这话当着我的面说,真的好吗?

关键是他一边说,还一边伸出手来,准备拥抱红花娘娘。

红花娘娘但凡对他有点感情,也就顺水推舟让他抱了,接着借坡下驴就和解了。

但是,红花娘娘显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就见她“唰”的一声,两手之间出现许多红色花瓣,有些花瓣甚至在她手中疾速旋转,发出“飕飕飕”的声音,接着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

南王显然挺害怕的,立刻收回了手,苦着脸说:“杜鹃,你要动真格的呀,你舍得往我身上飞吗?”

红花娘娘冷冷地说:“你可以试试看!”

显然不是开玩笑的。

南王无可奈何,只好往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地说:“当着孩子,你好歹给我点面子啊……”

听到这话,红花娘娘更加怒了:“给你面子?当年你带张龙去做亲子鉴定,闹得邻里都知道了,有没有给过我面子?”

这一句话把南王噎得够呛,垂头丧气地说:“杜鹃,我知道当初是我做得不对……”

“做得对呀,谁说你做得不对了?”红花娘娘冷嘲热讽地说:“你不是检测出来,张龙确实不是你的孩子吗?我出轨啦,背着你搞男人,你和我离婚没错呀,邻居不都夸你是真男人吗?”

南王有些激动起来:“我那是一时糊涂!杜鹃,十年啦,我一直在反思,想我自己,也想你。我很确定,你绝不是那样的人,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以我对你人品的了解,你绝对、绝对不可能出轨的!千错万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怀疑你,不该带张龙去做亲子鉴定!张龙不是我儿子又怎么样,可能是咱们在医院抱错啦!我就拿他当亲的看,这和我亲儿子是一样的,隐杀组以后就是他的!杜鹃,你就原谅我,给我一次机会吧……”

说句实话,亲子鉴定出错的可能性太小了,基因对比这玩意儿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存在什么搞错不搞错的,所以南王怀疑我是医院抱错了的也有可能,俗话说生恩不如养恩大,他把我当亲儿子,我也把他当亲爸。

但是,这就要把隐杀组交给我啦?

这一席话,触动了我,却没触动红花娘娘,她还是气鼓鼓道:“怎么可能是医院抱错了的,你以为镇上的医院有多大吗,当初就我一个人生孩子,怎么可能会抱错啊!再说,我自己身上的肉,我还能不认识吗?张龙就是我亲儿子,你爱认不认,和你没有关系,我也不想和你多说,你出去吧、出去!”

红花娘娘一边说,一边往外推南王。

南王却又顺势抓住红花娘娘的手,柔声说道:“杜鹃,我不走,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红花娘娘本来准备发火,但是就在这时,有脚步声响起,原来是程依依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出来看看怎么回事。

红花娘娘可能觉得有点丢人,低声说道:“你放开我,当着孩子的面不要这样。”

“那你别赶我走……”

“好,咱们到外面谈。”

说着,红花娘娘把南王推到门外,又关上门,把我和程依依留在了院子里,显然不想让我们听。
好看小说"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