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22 计中计
在赵虎的计划里,我们先把这批白货给挖出来,接着再等来丁老三,然后连人带货交给金鹏。

这就叫做人赃并获。

然后就顺利攀上金鹏这条线了,再接近他堂哥金振华,还是个事儿吗?

真是完美的计划啊,一切都在赵虎的掌控之中!

但是我们怎么都没想到,我们没有等来丁老三,却等来了一群警察。

至少有二三十个警察,各自都拿着枪,大叫着不许动,迅速就把我们包围住了。我吃惊地看着赵虎,心想这也在他的计划中吗,他玩得这是哪一出,传说中的苦肉计?

赵虎也是一脸茫然,显然并不知道这些警察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心想完了,指不定是上了谁的套呐!

四周来了一群警察,我们是彻底没辙了,我们又是刀又是斧的,怎么和人家拼?再者说了,我们也不到天阶那个级别,躲不了子弹啊。

更何况对方还是警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们也没那个胆子反抗,空有一身功夫也发挥不出来,只能默默地抱头蹲在地上,一群警察围了上来,瞬间就把我们给按住了。

这过程中,我一直看着赵虎,他也没有话说,一脸便秘的样子。

妈了个巴子,还真以为他算无遗策,搞了半天就这德性啊,出师不利也就算了,这么多的白货,足够判我们死刑了啊,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赵虎还玩了一出洋的,穿滑翔伞从山顶上跳下来,何必费这么大劲,直接去警局自首不好吗?

当然,我内心吐槽归吐槽,可我并不真的怪赵虎,我知道他尽力了,他能想出这个法子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半道上出了一点偏差而已……

只是这偏差的代价有点大,很有可能会死!

警察按住我们以后,又有脚步声响起,两个男人走了过来,一个三十多岁,一个五十多岁。

三十多岁的那个相貌堂堂、气宇轩昂,一看就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五十多岁的那个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一脸讨好的笑,眼神之中闪着奸诈。

“鹏哥,这就是您丢的那批货,可算是让我给找着了,并且来了个人赃并获!”五十多岁的男人点头哈腰地说道。

“哈哈哈,丁老三,这事你真是办得漂亮,回去以后一定好好的犒赏你……”三十多岁的男人一脸笑意。

这就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五十多岁的男人就是丁老三,而那个年轻点的男人就是金鹏,黄山市的老大,也是金振华的堂弟。只言片语之间,就知道丁老三玩了一出什么把戏——显然,他知道有人发现这批货了,所以来了个将计就计,反坑了赵虎一把,将了赵虎一军。

所以你看,世上的聪明人可真不少,我们一向自诩聪明,但谁又是傻子呢。

趴在地上的赵虎咂着嘴巴,显然也在为自己阴沟里翻船而感到懊恼。

很快,金鹏和丁老三就来到了我们身前。

“你们好大的胆子啊!”金鹏冷冷说道:“竟然敢劫我的货!”

赵虎努力抬起头来,讪笑着说:“鹏哥,货不是我们劫的,我们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金鹏把眼一瞪:“人赃并获,你还想要抵赖?”

人赃并获……好熟悉的词啊,就在刚才,赵虎也说过这个词,结果却用到我们身上了。

赵虎说道:“鹏哥,不是我抬您啊,您说说在黄山这个地方,真有人敢劫您的货吗?”

“我以前也不信,但我看到你们几个,现在信了!”

赵虎摇头:“鹏哥,真不是我们劫的,我们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胆子。您想想看,您的路子一向保密,我们这些外人怎么会知道呢?我也实话告诉你吧,是您身边有人监守自盗……”

这话还没说完,丁老三突然冲了上来,猛踹赵虎的肚子,一边踹还一边骂:“放你妈的屁!明明就是你们劫的,还想栽赃到我身上来!鹏哥,别他妈的跟他废话,直接把他给毙了吧!”

丁老三一边说,一边从旁边夺过一支枪来,抬手就要毙了赵虎。

这一刹那,我真的紧张极了,就听金鹏幽幽地说:“住手。”

丁老三哪里敢不听金鹏的话,立刻就停了手,回头疑惑地看着金鹏。

金鹏继续幽幽地说:“他也没说是你,怎么你就对号入座了呢?”

丁老三的冷汗“唰”地流了下来。

漂亮!

这句话确实漂亮!

赵虎只说有人监守自盗,从来没说是谁,也没点名道姓,丁老三就冲上来又打又骂的,不是心虚是什么?

金鹏一下就捏住了丁老三的七寸。

所以你看,能当老大的人,无论白道还是黑道,亦或商界、警界,绝对没有一个傻子!

不过,丁老三能在黄山混到二号人物的位置,也不是吃素的,还是有些急智的。

他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鹏哥,这批货是我负责的,从头到尾就我一人知道,他说监守自盗,这还用对号入座么,除了说我,还能是谁?鹏哥,您说我能不生气吗,我简直要气炸了,所以才没忍住对他动手!”

金鹏点了点头,显然认可了丁老三的说法,接着又看向赵虎:“你呢小伙子,你还有什么说的?”

说来也怪,像金鹏这样的人,如果找到劫走他货的人,根本不会多说一句废话,直接拿枪就给崩了。我见过太多老大了,也知道老大们的处理方式,这个金鹏却和赵虎说这么多话,也给了赵虎不少解释的机会……

这就说明一个问题,他也是怀疑丁老三的,只是苦于拿不出证据罢了,如果证据确凿的话,立马就把丁老三崩了。

也是,像金鹏这样的聪明人,身边如果出了内鬼,怎能察觉不到?

现在,就看赵虎能不能把握住了。

赵虎神态自若,显然胸有成竹,抬头对丁老三说:“我说是你监守自盗,你认不认?”

丁老三怒火中烧地说:“我认你妈!明明就是你劫走了我的货!”

赵虎笑了起来:“那你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丁老三说:“我当然有自己的门道,我的眼线遍布整个黄山,找到你们几个宵小不是轻而易举?”

赵虎笑得更大声了:“你可拉倒吧丁老三,你真以为自己有多聪明呢?我告诉你实情吧,你之所以能发现我,还带了鹏哥和警察来堵我,是因为我故意卖的破绽!”

丁老三皱起了眉:“什么意思?”

金鹏则在一边抱着双臂,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赵虎继续说道:“今天,我就明明白白地跟你说清楚。我们几个是河西来的,在我们那旮旯混不下去了,本来想去江省,但也不行,兜兜转转,来到黄山。坦白说吧,我们是想跟着鹏哥混口饭的,但是鹏哥高高在上,我们根本接触不到他,思来想去,就想从你这里入手,先做你的小弟再说……上个星期天的晚上,你领着几个弟兄在醉仙楼吃饭,我们几个想上去和你搭讪,结果……”

结果,丁老三将那几个弟兄全干掉了。

接着,丁老三就扛着大包,趁着茫茫夜色来到黄山脚下,把东西全埋在了这里。这一切,都被赵虎给看到了。甚至,赵虎还听到丁老三给人打电话,想把这批货给出了,就约在今天、今时、今地……

赵虎琢磨着,这事得让金鹏知道啊,好歹赏金有一百万,最好来个“人赃并获”才棒。

毕竟以赵虎的身份,想要接触金鹏还挺难的,甚至极有可能还没接触到金鹏,就先被丁老三给拦下来了。最好是在这里,将金鹏、丁老三都叫过来,大家三方对质。

想到这里,赵虎故意发出了一些声响。

丁老三也是头老狐狸,立刻知道自己这是被跟踪了,但他当即没有什么反应,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匆匆忙忙就离开了。然后就是今天,丁老三果然带着金鹏来了,想把所有罪责都推到赵虎身上。

“以上就是我的亲身经历。”赵虎讲完了。

“放你妈的屁,一派胡言!”丁老三急得都快跳起来了。

金鹏也淡淡地说:“小兄弟,大家都是一张嘴,上下嘴皮子一碰,什么故事也能编得出来。你想让我相信你说的话,没有证据可是不行的啊。”

赵虎还是嘿嘿直笑:“所以,这就体现高科技的好处了。”

赵虎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出一部手机。

“视频在这,鹏哥您可以看看。”

赵虎打开视频,并且高高举了起来,确保现场所有人都能看到。

黄山脚下,茫茫夜色之中,好在星月还算亮堂。就在这个地方,一个身影正在匆忙的忙碌着,他在地面刨开一个大坑,将那些白色的小塑料袋,一个一个都放了进去……

有眼睛的都能看到,这个人正是丁老三。

“噗通”一声,丁老三跪倒在金鹏身前,痛哭流涕地道:“鹏哥,我错了,我不该贪您的货,您就饶了我这次吧……”
加我"jzwx123"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