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8 钦定,小南王
整个现场当然鸦雀无声。

除了南王身边的几个人外,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他,包括戴威,包括我。

给我起“小南王”这个绰号的人竟然就是南王?!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任谁都没想到“小南王”的始作俑者会是南王。

戴威彻底傻了,呆呆地看着南王:“为……为什么?”

其实最傻的是我,因为谁都知道“小南王”这个绰号代表着什么,如果不是故意捧杀,这在隐杀组中绝对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了。尤其这个封号还是南王亲自给的,足以说明南王有多器重和看好我,含金量更是无穷大,谁敢再质疑半个字,谁敢对我再有半分不敬!

可是,为什么呢,南王明明不想看见我的,看见了我也会当不认识,他为什么会给我起这种绰号呢?

我想问的为什么,和戴威想问的为什么显然不太一样。

南王回答戴威:“这有什么为什么的,就因为张龙的功劳大啊,江苏那么富庶的一个省份,能拿下来对隐杀组的帮助可太大了。没有张龙的努力,能有这一天吗,封他一个小南王有什么可奇怪的,你要能够做到,我也封你!再说,只是一个封号,又没有什么实权,你至于气成这样子么,三番两次地为难他,还打算叫人去收拾他……唉,你的嫉妒心真是太强了!”

戴威傻了,彻底傻了,呆呆地看着南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南王却又抬起头来,冲着灵堂内和灵堂外的众人朗声说道:“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跟大家宣布下,鉴于张龙为隐杀组做出的突出贡献,从今天起我敕封他为小南王,整个江苏的地下势力都归他管!”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惊了、呆了。

直接掌管一整个省的地下势力,在隐杀组中就是地阶高手都没这个资格,我一个玄阶高手竟然享有这种殊荣!

南王继续淡淡说道:“张龙的级别虽然不高,但是他的功劳到了,直接封给他一个省,我觉得很应该。其他人要是有意见,也可以拿下一个省,我将那个省封给你,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在隐杀组,不存在关系和背景,只要你有能力,随时都能上位!就包括我的女儿蓝凤凰,考过了上品工艺师,才有资格和我站在一起!”

有了南王这一句话,众人顿时欢呼起来。

“我们没有意见!”

“以后张龙就是小南王,这都是小南王应得的!”

“我们以后也会努力,南王您就等着瞧吧!”

这是许大师的追悼会,按理来说现场应该是沉重而肃穆的,但因为南王的这几句话,现场成了一片欢腾的海洋,每一个人都很开心,每一个人都乐开怀。也有一些人过来恭喜我,比如祁旺、萧潜、炎爷,还有大飞,来到我的身前,喜气洋洋地说:“小南王,恭喜你啊!”

“哈哈,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叫你小南王了!”

“我就说嘛,你绝对有资格做小南王!”

除了他们以外,蓝凤凰、孟晚荣、宋万年也过来了,挨个的恭喜我。“小南王”虽然只是一个封号,但也不能说是没有实权,毕竟整个江苏都归我管。而且这三个字的份量可太重了,足以说明南王对我的重视程度,谁又敢看轻我呢,所以大家都对我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孟晚荣乐呵呵说:“隐杀组近十年来,能够享受此殊荣的,你张龙是第一个啊!哎,我不能叫你张龙了,得叫你小南王!”

战斗部的老大宋万年,也笑着说:“没想到我手下里还能出这么厉害的人物,以后咱们可要多亲多近!”

别说我是一个玄阶上品,就是到了地阶,都未必能和这些隐杀组的大人物说上话。但是现在,他们一个个都来主动和我搭话,确实是人生巅峰了。其中最高兴的是蓝凤凰,毕竟她才十七岁啊,还是有些小女孩的性子,开心地几乎要跳起来:“小南王,恭喜你啊,我就知道你会有这一天!”

每一个人看上去都很开心,我也很配合地笑着,并且说着谢谢。

但实际上,我心里并没觉得有多高兴,可能是因为南王刚才说了一句“我的女儿蓝凤凰”吧,让我心里着实酸溜溜的,忍不住想:如果南王能说一句“我的儿子张龙”该多好啊。

当然,这个念头迅速被我压了下去,我告诉过自己以后别再想这事的,南王已经不认我了,我又何必折磨自己,何必赖在回忆里不出来呢。

但是,南王到底为什么封我当小南王呢,仅仅因为我有能力、又立了许多功吗,他真的就这么大公无私,丝毫不计较我以前的身份,只要我对隐杀组有利,该给我的就会给我?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南王已经朝我走了过来,跟着他的还有杀神罗子殇。

这次没有错了,确实是朝我走过来的,毕竟是他亲自封了我做小南王,无论如何也没法再装作不认识我了,亲口恭喜我一下总是要的。虽然我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南王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不要再因为他浪费感情了,可他朝我走过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心里砰砰直跳,不过我面上做的很好,起码看上去很冷静。

南王走了过来,冲我说道:“恭喜啊,小南王,以后江苏就归你管,要继续为隐杀组出力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南王没有再避着我,而是直视我的眼睛。

但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感情,就是很正常的上级看待下级的样子,有一丝丝的欣赏,但更多的是疏离和高高在上。

我不相信南王不认识我,虽然已经十年过去,我的身高、模样都有变化,可蓉城的耿直都能一眼认出我来,更何况南王还做过我十多年的父亲!而且,之前在天城的工艺师协会时,大飞曾那样痛骂南王,质问他为什么不肯认我这个儿子,南王一下头都没回,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谁呢?

但他的眼神里真的没有任何感情,就好像那十多年的回忆从来没存在过。

就是这么的公私分明吧。

我叹了口气,苦笑着对南王说道:“谢谢!”

这是我和南王分别十年以来第一次说话,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丝毫情感上的羁绊。罗子殇也冲我点了点头,算是表达祝贺,我也点了点头,表示谢意。在我看来,我和南王没什么好说的了,虽然曾经做过父子,但那已经过去,没有必要再提,现在将二叔的事告诉他就好。

但我还没开口,南王已经迅速移开目光,冲旁边的罗子殇说:“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罗子殇点了点头,说好。

接着,罗子殇又看向灵堂外的众人,他的目光十分渗人,甚至带着杀气。他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威压已经扩散出去,所有人都立刻安静下来。罗子殇这才低下头去,看向跪在地上,还在傻傻发呆的戴威。

戴威知道自己完了。

罗子殇冷冷说道:“戴威,你嫉贤妒能,屡次挑衅、为难张龙,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但你这样人品败坏的人,实在不适合留在隐杀组,还是离开这吧!”

这就将戴威撵出隐杀组了。

戴威无话可说,艰难地爬了起来,往外走去,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接着,罗子殇又说:“萧潜,到你了!”

萧潜面色一凛,走了出来。

“许大师在你的地盘上身亡,虽然你不是主因,但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故意知情不报,瞒了一月有余,更是罪加一等!不过,念在你拿下杭州有功,降下一级,继续镇守杭州!”

“是!”

只是降了一级,对萧潜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不过也符合我们之前的推断。

办完这两件事以后,罗子殇回头看向南王。

南王接着说道:“好了,咱们继续为许大师举行追悼会!”

刚才的一段小风波过去,追悼会得以继续进行,我想和南王说二叔的事,但是迟迟等不来机会。不过我也并不着急,反正南王一直在这,总能找到机会。等到追悼会举行完后,就要火化许大师的遗体了,大飞送了许大师最后一程,哭得像个泪人似的。

整间火葬场已经被我们隐杀组包下来了,所以速度非常的快,遗体很快就烧完了,出来一堆骨灰,被大飞用盒装好。

接着就是下葬。

大飞已经给许大师找好了陵园,就在火葬场背后的树林里,依山傍水,非常不错。

许大师一辈子居无定所、四处流浪,也没什么老家,谈不上落叶归根,只能安葬在这里了,还好有大飞这个徒弟给他送终。

大飞抱着许大师的骨灰盒走在第一个,接着就是南王等人陪同,再往后是隐杀组的一大群人。哀乐响起,大家正准备前往陵园时,南王突然回过头来,冲我说了一句:“张龙,你跟在我身边吧!”
好看小说"buding7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