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8 战,萧潜
这个场面当然让我和大飞十分震惊,我俩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殡仪馆的大门怎么突然就关上了?

我俩正纳闷的时候,突然有脚步声传了过来,我们立刻循声看去,就见萧潜正从殡仪馆内部走出。如果萧潜正常地走也就算了,可他手里还持着柄一人多高的关公大刀,浑身上下还散发着腾腾杀气,脸色也是无比阴暗。

我的心里顿时往下一沉,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立刻把饮血刀拔了出来。

大飞却还不明白,惊诧地说:“萧老大,你这是干什么?”

萧潜在七八米外站住了脚步。

“许大师死了。”他说,他的脸上布满悲伤。

“我知道啊。”大飞疑惑地说:“我就是来安葬我师父的,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飞看着萧潜手里的刀,百思不得其解。

“许大师是为了救你才死去的。”萧潜继续说道:“本来他是不用死的,但他为了让你活下去,不惜牺牲自己!”

这事,我们当然知道。

抢救之前,秦卫国就明确说了,因为时间来不及,只能救活两人。许大师主动放弃这个机会,将生的希望留给大飞,因为这事,大飞已经哭了好几天,萧潜还说这个干嘛?

“所以,你也得死。”萧潜说道:“你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你该为许大师的死付出代价!”

又是一个逻辑莫名其妙的人。

许大师死了,为什么大飞就得付出代价?

大飞恼火地说:“你有毛病是吗,我师父为了让我活下去,自己把命都丢了,你却反过来要杀我,你是不是有毛病?”

萧潜并不说话,仍旧直勾勾盯着大飞,并且一步步朝大飞走来。

大飞还是比较怂的,他知道萧潜实力很强,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躲在我的身后。

我也责无旁贷,护住身后的大飞,冲萧潜说:“你杀了他,我呢?”

萧潜说道:“你,当然也要一起杀了。”

“这是为什么呢?”

“是你把大飞和许大师带到姑苏的,可是你俩活了下来,许大师却仙去了,你说你该不该死?我这是为许大师报仇,好让许大师的灵魂可以安息!”

简直莫名其妙。

这个逻辑到哪都说不通,凭什么啊就要杀了我俩?大飞这个一向思维混乱的人都忍不住了,正要痛骂萧潜两句,但是被我给拦住了。我冷笑了一声,冲萧潜说道:“你拉倒吧,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其实你就是为了自己而已!”

萧潜又站住了脚步。

“为什么我是为自己呢?”

我冷冷地说:“许大师去世了,你深感自己责任重大、难辞其咎,隐杀组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不杀了你,也会给你降级,甚至一降到底!你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所以决定玩一出瞒天过海,反正你的上品融气丸已经炼制完毕,你完全可以说许大师已经离开杭州,具体去了哪里你也并不知道,这样许大师的消失就怪不到你身上了。

但是这办法有个漏洞,因为知情的人不少,那天跟着你去姑苏的就有好几个。如果不出我的所料,你已经把他们给杀掉了,现在就剩我和大飞这两个知情人了,只要再干掉我俩,堵住我俩的嘴,你的计策就成功了,没人知道许大师是在你的地盘被杀手门给暗害的……”

听我说完,大飞恍然大悟。

“好啊,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你他娘的可真不要脸啊!”大飞狠狠骂着。

萧潜也很惊讶地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能参透他的想法。废话,我能不清楚吗,我也是隐杀组的人啊,看他关上殡仪馆的大门,又拎着刀出来时,便已猜个七七八八了。

萧潜上上下下地看了看我,接着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也不想杀你们的,可是没有办法,只要你们活着,消息迟早会捅到我上面去,为了我的安全,只能对你们下杀手了……”

萧潜说着,突然又从怀中摸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来,喃喃地说:“这颗上品融气丸,是许大师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作品了,可我还没来得及吃,就传来许大师身死的噩耗,这让我可怎么办啊……”

“我真的很想拿下杭州,我已经停留在玄阶下品很久了,真的特别想再晋升一级!可是杀手门的那个家伙太难对付,他叫金鹰,是个玄阶中品,我不是他的对手!我拼死拼活,才守住了萧山这块地方,并在机缘巧合之下,搞到了上品融气丸的原材料——你俩都是许大师身边的人,知道这东西有多难搞!我真是开心坏了,只要吃了这颗上品融气丸,我的实力就能达到玄阶中品,就能和金鹰一战了!”

“只要我能打败金鹰、拿下杭州,我也是个玄阶中品了!”

“可是、可是……”

说到这里,萧潜说不下去了,又长长地叹了口气,接着咬牙切齿地看向我和大飞。

“总之,绝不能让上面知道许大师是在我这死的,我要杀了你们两个,堵住你们的嘴!”

萧潜已经动了杀心,眼睛也血红血红的,整个人都杀气腾腾,显然已经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劝回来的。

大飞看到这幕都吓傻了,缩在我的背后不敢露头,轻声问道:“龙爹,你现在是什么级别啊?”

我低声说:“玄阶下品!”

“哦!”大飞松了一大口气:“那你和他平级啊,咱们不一定会死了!”

其实我和萧潜不止平级。

距离玄阶中品,我只差一步之遥,要不是那条中品手链实在没效果了,我早升上去了。所以,我有信心战胜萧潜!——得亏萧潜还没吃那颗上品融气丸,不然真就不好对付他了。

萧潜再次一步步走来,手里的那柄关公大刀甚至都在微微颤抖,已经铁了心要杀死我们。

“龙爹,交给你了!”大飞迅速往后退去,一连退出去十多米远。

大飞一向欺软怕硬,我也早习惯了。

我则举起饮血刀来,指着萧潜说道:“你哪来的底气,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杀死我们两个?”

萧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们两个都是许大师的人,我还没见过工艺师有武力的,来来来,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迄今为止,我也没暴露过我的身份,萧潜一直以为我和许大师是一起的,都是“工艺师”这个圈子里的人,所以才有这种错觉,以为可以轻易杀死我们。我还没说什么,大飞已经乐得快发癫了:“你傻了吧,我龙爹也是隐杀组的,而且和你一样是个玄阶下品!”

唉,大飞是真能嘚瑟……

萧潜当然大吃一惊,上下看着我说:“你……你是隐杀组的,还是个玄阶下品?你在哪里活动?”

我不说话,只是冷冷笑着。

萧潜突然明白过来什么,恍然大悟地说:“姑苏,你是姑苏那边的!”

接着,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有些吃惊地说:“你……你就是隐杀组这段时间以来风头最劲的那个小南王?”

好嘛,“张龙”的名字没传多远,“小南王”的名字倒是人人都知道了。

我记得祁旺的教诲,在没彻底拿下江苏以前,不要妄称自己是小南王,哪怕别人提起也不承认。

我便说道:“什么小南王,都是别人谬赞,其实我还差得远呢。”

萧潜震惊过后,也没纠结这个名字,而是咬着牙说:“既然如此,那我更不能留你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其实萧潜说得也没有错,既然我是隐杀组的,想要举报他可太容易了;不过他说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他活也太过分,凭什么只有这两个选择啊?

当然,我也不会跟他计较这个。

“萧潜,你现在回头是岸还来得及,只要你诚恳地和上面认个错,说清楚许大师的死到底怎么回事,上面就算还处罚你,也不会太过分的,毕竟许大师是自己选择死的……萧潜,咱俩同门,而且同级,我实在不想和你动手,叫杀手门的看了笑话咱们!你别再执迷不悟了!”

“放你妈的屁!”萧潜骂道:“老子今天就是要弄死你,必须要弄死你!”

萧潜就像走火入魔似的,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疯狂地朝我扑了上来,举起手里的关公大刀便砍。我没办法,只能迎战,提起饮血刀来抵挡,我们两个很快打在一起,“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大飞则在旁边为我加油,他离得远远的,不断喊着:“龙爹,威武!”

而我这边,一交手就发现了,萧潜确实不是我的对手,不说差着一个档次,起码确实没我厉害。还是那句话,得亏他还没吃上品融气丸,不然现在谁高谁低就不一定了。

我一边压制着他,一边说道:“萧潜,你确实不是我的对手,还是放弃吧,我也不忍心伤你!”

萧潜咬牙切齿,他也看出我们俩的差距,却还是不断地攻击我,而且刀刀都往我致命处砍,似乎不杀死我就不罢休。

我终于撑不住了,我也不能老让着他,一不小心真被他杀了可怎么办?

我一咬牙,不再手下留情,而是抓住一个机会,趁着萧潜没防备住,突然狠狠一刀捅出,贯穿他的小腹……
添加"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