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6 拥吻程依依
散文是十多年前从农村起家的,虽然现在已经发达了,也在市中心安了家,但还是不习惯住在高楼和别墅里,还是喜欢农村那种温暖的邻里生活,所以特地在某城中村里圈了块地,然后自己盖了个大宅子,和自己的家人、兄弟一起舒舒服服地住着。

散文当然住在最中央、最亮堂、最阔气、最舒适的那间屋子。

不过自从程依依来了以后,散文就让贤了,自觉去住旁边的一间厢房。

我已经对这个大宅子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见到时还是把我给镇住了,因为真的是太丑、太土了啊,完全就是平房,而且一栋连着一栋,关键是还参差不齐,高低胖瘦各有不同,垒了一圈形成一座超级大的宅子。

看上去就像一个孩子胡乱堆的积木,完全没有任何美感,如果这就是散文说的农村温暖生活,那我实在无话可说。

更奇葩的是,院子中央还竖着一根旗杆,上空飘扬着一面五星红旗。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自己在家升国旗的。

不管怎样,看到这面国旗,我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我就说嘛,我们国家的人,虽然也有少部分汉奸,但是九成都有一颗朴素的、诚挚的爱国心,包括散文这样的“黑社会”也是如此!

大宅子里挺热闹的,有不少人进进出出,有拎着油壶的,还有提着菜篮子的,这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正是做饭的时候,家家都飘出来饭香味。还有小孩在院子里玩,打水枪的、玩泥巴的、跳皮筋的,比比皆是。

我跟着散文往里走时,有不少人跟散文打招呼,有叫文哥的,也有叫文叔叔的,散文也笑眯眯地跟他们打招呼。

别看散文在外面挺高冷的,面对自己人时却很融洽。

好吧,我确实感受到一些温暖了,确实比高楼和别墅里那些把门一关,谁都不认识谁的场面和谐多了。

当然,能在这里住的,基本都是和散文特别铁的兄弟,都是当初和他一起打江山的。

我们继续往前面走,很快就来到位于最中央的一栋屋子。门开着,阳光正好照进去,虽然看不真切屋子里的情景,但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确实坐在屋子中央的藤椅上,阳光照在她的身上,一晃一晃。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我还是紧张起来,而且是越来越紧张,一颗心几乎快要跳出来了,同时加急脚步往里走去。

散文走在前面,而且比我走得更快,像是邀功似的,跨进门槛就说:“嫂子,看我把谁带回来了!”

与此同时,我也踏入门内。

“什么乱七八糟的,谁让你叫嫂子了,你该叫我……”她的话没说完,就看到了我,然后就愣住了。

藤椅上的人站了起来,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程依依。

她还是那么的美,小小的嘴唇,小小的鼻子,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每一处都让我着迷,每一处都让我喜欢!

这一刻,我几乎要流下泪来。

我们真的分离太久了啊,在金陵城的时候,她就被老乞丐带走了,后来在姑苏城见过一次,在一起睡了半夜,她又被老乞丐带走了。再之后,就杳无音讯,我辗转各大城市,去了扬州,去了无锡,去了盐城,来了连云港……终于又见到她了!

我浑身都发起抖来,刚才是一颗心快跳出来,现在是心跳几乎要停止了。

而程依依,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我能看到她先是愣了一会儿,接着眼睛就红了、湿润了,然后又化作一脸的愤怒,冲着散文恶狠狠道:“你想死吗,谁让你把他带来的?”

散文本来是抱着一颗邀功的心态回来的,结果上来就被程依依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当时就懵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立刻把他给我赶出……”

程依依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已经走了过去,低头就吻上去。

“呜……呜……”

程依依一开始还想拒绝,还想把我推开,但她后来发现这是徒劳的,因为她的身体被我紧紧抱住,根本脱离不了。我拼命地吻着程依依,把舌头伸进她嘴巴里,报复性地发泄着自己的思念,程依依反抗了一会儿,终于不再试图挣扎,而是很热烈地回吻起来。

吻着吻着,我们两人都泪流满面,咸咸的眼泪淌进我们嘴里,有些苦,又有些甜。

看到我们吻在一起,站在身后的散文“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滚……”我含糊不清地说着。

“滚……”程依依也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声。

散文赶紧退出门去,并且很贴心地帮我们把门给关上了。没有了阳光的照射,屋子里变得有些昏暗了,我慢慢地松开程依依,仔细打量着她挂满泪痕的脸,我就知道她还是爱我的,也知道她的心里一定有我,但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避着不见我呢?”

“你知道原因的……”程依依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你怎么这样执迷不悟呢,你明知道你不是我师父的对手!我已经很努力地把你赶出连云港了,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程依依已经习惯称呼老乞丐为师父了,哪怕是老乞丐不在场的情况下。

老乞丐确实不在。

我进来的时候特意观察过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老乞丐。如果老乞丐在这,程依依早就让位子了,而不是大剌剌地坐在这里。这说明老乞丐已经完全不担心程依依会逃走了,就像南宫卓和酒中仙一样,已经很放心地让二条和赵虎在江湖上自由行走了。

因为他们知道,即便自己并不在场,徒弟也不敢有异心的。

而我抓着程依依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回来,我必须得回来,因为我能保护得了你!我跟你说,我现在可厉害了,我能保护你了,不用再害怕那个老乞丐了!”

“你胡说什么啊,你是不是发烧说胡话了……”程依依还是流着眼泪,甚至伸出手来摸我的额头。

我把她的手拽下来,说:“我没发烧,我是认真的!依依,你告诉我,老乞丐现在在哪?”

程依依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在哪,他说他要锻炼我的能力,让我独自去完成一些事情。”

“既然这样,那你跟我走吧,我有法子保护你的。”

我一边说,一边拉着程依依就往外走。

“不!”程依依用力把我甩开,有些着急地说:“张龙,你快走吧,虽然我不知道我师父在哪,但我知道他一直跟着我的,好几次我遇到危险,都是他出手救了我的!上次我好不容易才求情让他把你放了,如果你还执迷不悟地要带我走,他肯定会跳出来把你杀了的!”

程依依一边说,一边往门外推着我:“快走、快走!”

我们两个拉拉扯扯,我想带着她走,而她只想让我一个人走。

我说服不了她,她也说服不了我。

我决定来硬的。

我伸手就抓程依依的身体,准备将她扛在肩上强行离开,结果她的身子微微一扭,就躲开了我的双手。我再抓,她再躲,再抓、再躲,如此反复了三四次,我竟然没碰到她一点衣服的边,说实话我有点急了,动作也变得有点粗鲁起来,当时我就想不顾一切地带她离开!

而程依依,说什么都不肯跟我走。

我抓、揪、拽,而她避、躲、闪。

这么一来二去,我俩竟然打了起来。

没错,打了起来!

我俩砰砰砰、啪啪啪,一开始还收着手,尽量压着自己的招式,后来发现好像伤不了对方,也有点想要查验对方实力的感觉,就大着胆子更加狠厉起来。当然,我俩都没动刀,说白了就是拳脚切磋,毕竟我俩是情侣关系呢,还到不了动刀的地步。

我俩打了一会儿,愣是不分胜负。

我当然很惊讶了,毕竟我现在已经有玄阶下品,甚至接近玄阶中品了,这还是用了中品手链、吃了中品融气丸呢,没想到程依依进步的速度也这么快,竟然能够和我并驾齐驱。

惊讶之余,其实我也很是欣慰,因为程依依可是公认的顶级资质,而我顶多就是一个中上,现在我俩能够水平相仿,难道还不值得我高兴下吗?

可能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吧,程依依怎么打我都觉得好看,一招一式如同行云流水,举手投足犹如绚烂蝴蝶,要多漂亮有多漂亮。

看别的女人,我是一点感觉都没,感觉就是一具具白骨。

唯独看到程依依,我实在是太喜欢了,从里到外控制不住的喜欢。

“不打了、不打了!”

我说着,便停下手来,程依依也停下了手。

然后我们两人又默契地拥吻在了一起。

嗯……

对,这份默契一直是我引以为豪的,打个粗俗点的比喻,我一撅屁股,她就知道我要拉什么颜色的屎。

我们抱在一起,忘情地、尽情地拥吻着,仿佛要把这些日子以来的思念统统发泄出来……
FL"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